第一章:背上的恶名声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一章:背上的恶名声

张桂兰对着镜子动了动身子,确信镜子里陌生的面是自己后,傻住了,又不敢置信的打量着眼前的屋子,墙上挂着一面镜子,镜子上还有一张男女的合照,照片里男人穿着军装,看样子像八十年代的军装,女子正是镜中陌生的自己,整个屋子除了一张自己身下坐着的铁架子床,一张桌子两把折叠椅,空的别无它物。 她还记得自己孤孤单单的死在小木屋里时浑身的冰冷,是那样的无助和不甘,可是又能怨得了谁呢,只怪她自己是被鬼迷了眼,自己把自己的一辈子毁了。 不想再次睁开眼睛却回到了开始,打眼也能看得出来眼前这屋里的摆设像极了八十年代的时候的家,同时一些记忆也涌进了她的脑子里。 对这里熟悉又被陌生,张桂兰狠狠的拧了自己一把,感觉到疼,才捂着脸哭了起来,是高兴老天给她重新活一次的机会,这是刚搬到a城后的新家啊。 这事还要从张家说起,张家有两个孩子,张桂兰和哥哥张国庆,张国庆十八岁就跟着本村的罗继军去参军了,一直到死也没有回来过,张国庆为救罗继军而死,罗继军回到村里后要像儿子一样照顾张家父母,被张家父母拒绝了,张家只有一个条件,就是希望罗继军娶了唯一的女儿,就是张桂兰。 张桂兰是村里出了名的悍妇,都十八了还没有人上门提亲,整日里好吃懒做,水杯在她身边倒了也不会扶一把,长的又胖,正八经过日子的人家哪里会娶这样的儿媳妇,娶不上媳妇的穷汉张家又看不上,此时唯一的儿子也没有了,看到身材高拨又长相好看的罗继军,张家就动了这样的心思。 可罗家却早就给罗继军订了亲事,况且一相村住着,一个是村头,一个是村尾,哪有不了解彼此的,就是没有订亲,罗家也不会同意让罗继军娶张桂兰,最后也不知道罗继军怎么劝家里人的,又自己去村子中间住着的米家退了亲事,就娶了张桂兰。 婚结后的第二天罗继军就返回部队了,张桂兰不满刚结婚男人就走了,又看不上罗继军的父母,整日里呆在自己的屋里,只有吃饭的时候出来,却什么也不干,罗家父母前几个月还可以忍着,可到了种地的时候,见这娶回来的儿媳妇还这样,就不同意了,最后闹得家里整日的吵,罗家母亲也被气的病了,部队里的罗继军知道后,他现在是副营长,就申请了随军,张桂兰听说要去大城市自然高兴,就兴奋的来了。 可惜到了部队家属院之后,因为她是从农村出来的,一直被别的家属排斥,特别是她的脾气太悍,几句就能把人给得罪了,好在都是随军家属也没有人当面与她吵,但是也都不与她来往了,最后弄得孤身一人,张桂兰却把错推到了罗继军的身上,怪罗继军官做的小,连她都被人看不起,不像营长家的妻子,走到哪里都被人捧着。 罗继军不愿与张桂兰吵,就越发的不回家,直到有一天张桂兰偷听到别人议论说罗继军与部队医院里的一个医生好上了,张桂兰就闹到了部队医院,还把那医生给打了,因为这事罗继军也被处分了,张桂兰还不肯认错,吵着要与罗继军离婚,不想罗继军竟然应下了,张桂兰见了就又要房又要全部的财产,见罗继军还是同意,又落不下脸来,这才离了婚,张桂兰一边想着罗继军没有一切总有一天要回来求她回去,可一直等到她的日子过的越来越破,而罗继中又结婚娶的还是那个军医,她才知道一切都晚了,又没有脸回村里,最后一个人孤死在小木屋里。 张桂兰呼了一口气出来,想想上一世她真的很混啊,落得那样的下场也怨不得旁人,既然老天重新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的活,不过看看眼前,难不成回到了她刚搬到a市的时候? 张桂兰打量着镜子里自己的面容确实不怎么样,整张脸只能用一个‘胖’字来形容,两只眼睛也只是一条逢,皮肤也干燥的像稻草一样,在看看这身穿着打扮,虽然是八十年代初,可也实在让人看不下眼,两个字‘太土’。 不管怎么样,自己的那一世不珍惜身边的人,这一世知道她一定要好好珍惜身边的人,特别是照片里的男人,阳刚之气,薄唇紧抿,一双眼睛冷冷的,上一世她最不喜欢这样冷又没有笑模样的罗继军,可是现在怎么看都让她喜欢不已,经历上一世,她如今最爱的也是军人了,怎么也得好好把握住才行,既然这具身子也是带着遗憾重生的,那就让她重新开始吧。 张桂兰换下身上的大红呢子的衣服和蓝色的裤子,现在最流行这样的呢子衣服,她也就跟着大流买了,却跟本不知道她这副臃肿的身型,穿上后看在外人眼里有多可笑,像个小丑,也难怪会被人在背后嘲弄。 上一世一直活到了二十世纪,看着时代的变化,张桂兰如今的目光也不像上一世那样的没见识了,在衣服里翻了一遍,才找出一件刚刚能入眼的黑色圆领的小衫来,下身只穿着一条秋裤,虽然外面是冬天,不过屋里有暖气,这样一身到是不觉得冷。 在镜子前打量了一番,张桂兰的斗智就被打了下来,这身材实在是太胖了,虽然她有上一世的眼光和气质,不过奈何这身子不给力啊,还有这垂在肩膀两边的麻花辫子,实在是太土了,转念一想,八十年代,女人确实都是这个发型,不管长的短的,只要能扎起来,那就是两个辫子,在这个时候代人的眼里,该算得上是流行吧。 张桂兰唯一算得上好的地方,也就是这头头发了,乌黑的发亮,在现代还不知道要用多少的心去伺候呢,如今最要紧的是把这身肉给减下来啊。 不多在镜前停留,张桂兰走出屋子,这是两室一厅的房子,屋子里乱乱,不过张桂兰打开另一间屋子时,里面却很整齐,就是被子也是部队的那种豆腐块,看来这是罗继军住的屋了,唯一不同的是这屋里多了书架,上面有很多军事类的书籍。 当然,上一世的张桂兰跟本不认识字,还是后来两个人离婚了,找了送报纸的工作慢慢学着看报纸才识字的,心想得慢慢让罗继军不怀疑她才好,又为罗继军惋惜,好好一个副营长,竟然娶了个大字不识的村姑,难怪会与医生好上呢。 张桂兰记得到部队之后,被接待的人送到房子后就一直没有见到罗继军,罗继军带着部队出去训练了,客厅这么乱也是她来了之后弄得。 回想起那时罗继军训练回来后,看到一屋子的零乱,一句话也没有与张桂兰说,只是默默的收拾了屋,又做了饭,不过晚上却分房而睡。 不管怎么样,张桂兰暗吁,这男人还真是好男人,可惜自己不是个好女人不懂得珍惜,换成别的男人,早就发脾气吵起来了。 如此,她更要惜珍了。 上一世与罗继军离婚后,张桂兰可没少吃苦,原本什么都不会做,慢慢的也都上手了,眼下收拾屋子对她来说跟本就不算是活,将屋子都擦了一遍后,张桂兰又米泡上,细想一下,罗继军好像就是今天回的家,不过张桂兰来的这几天,一直是部队的人送饭,她跟本没有做饭,家里除了米,也没有菜。 找了条黑色的裤子穿上,张桂兰直接忽视掉红色的呢子大衣,找了一圈发现没有别的棉服,最后目光落到了罗继军的衣服上,出门买菜穿的正是罗继军的大衣。 这时候a市有了发展的风气,不过部队是离市里一个小时的效外,家属楼也盖在了这里,张桂兰家住的是三楼,上下也方便。 有上一世的记忆,不用问别人,张桂兰就找到了卖菜的地方,其实在部队外面卖菜的都是这附近的农民,张桂兰买了一棵大白菜带了一块五花肉,总共花了三块钱,卖菜的人很实在,还送了张桂兰一根大葱。 张桂兰提着菜往回走,直忽四下里有目光在打量自己,也不去看,其实不用想也能知道背后那些人在议论着什么,虽然才刚刚随军,还没有与旁人接触过,不过张桂兰在村里的坏名声,在部队里还是传开了。 “弟妹买菜去了?”刚一到楼下,张桂兰就遇到了商红。 “是啊。”张桂兰不愿多说。 对眼前的商红,她实在喜欢不起来,商红是市里人,听说父亲也是部队的,官还很大,母亲是知识份子,商红又是教师,嫁的男人还是正营长,一直是高高的俯视别人的,特别是对张桂兰,当面时一副嘘寒问暖的样子,背后却带着别人一起隔离张桂兰,而上一世张桂兰能听到关于罗继军和那个医生的传闻,就是从商红的耳里听说的。 后来张桂兰才知道商红与那个医生很要好,又细心觉得她就是一个傻冒,跳进了人家的套圈,把老公也给弄丢人,而人家明明是惦记她老公,最后还一副受害者的明正言顺的把男人给勾去了。 “我听说他们今天回来,这也正要去买菜呢,弟妹今晚都做什么好吃的?”商红热络的像亲姐姐一样。 “让嫂子笑话了,也不有跟我说我家那口子回来,我这只买了白菜,嫂子是从哪里听说的?”张桂兰原本还想给她留点情面,既然她自己一直撞,就别怪别人了。 一个楼住着,又是同一队的,商红却知道男人回来,而张桂兰却不知道,偏商红又一副热络的样子,现在张桂兰这话一说,就让听话的人听出这商红不过是假心假意罢了。 商红尴尬的扯出一抹笑,“我这也是听院门口守门的小战士说的,还不打准呢,外面冷,弟妹上楼吧,我先去买菜了。” 最后落到张桂兰的样貌和衣着上,商红心里的怒气一扫而光,扭着细腰踩着高跟鞋走了,与商红的打扮相比,张桂兰还真是不折不扣的村姑。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