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离婚了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九十九章 离婚了

罗继军真的不理解母亲到底是想干什么,好了也不是,不好也不是,左右就没有她看得顺眼的时候,不过好在明天就走了,罗继军也没有多问。 在院里寻到了父亲,说明了明天要走后,罗父很赞同,嘱咐了一番,“你妈这里也整日里闹腾,你带你媳妇过去你老丈人那里说说话,晚上就在那里住,明早回家里来吃。” 罗继军也是这样打算的,听到父亲这么说不用自己开口就更好了,“爸,海英的事你也劝轻,她既然不打算退婚,这日子总要好好的过下去,总这样吵也弄的两人生分。” “这事我心里有数,你在部队上好好工作,家里的事你不用惦记。”都说养女儿贴心,呆现在看来,到是儿子更知冷知暖。 罗继军这才带着张桂兰回了老丈人那,张家老两口都知道两人明天要走的事,回到院里的时候,孙淑波再在抓鸡,看样子是又要杀鸡,张桂兰忙上前去拦着。 “妈,家里总共就四只鸡,先前都杀了两只了,再杀一只,还怎么好,在城里啥吃不到,你就别杀了。”知道母亲心疼自己,“家里不是有豆角丝吗?用腊肉炒着我最爱吃了,在弄个白菜,切成丝多放些腊,想着就有胃口。” “你这孩子,行,都听你的。”孙淑波见女儿说的不似假的,这才把手里的鸡放了。 张老五看着就对着罗继军笑道,“我就说别抓,你妈偏不信,累得我一身的汗,这鸡也没有吃成。” “就你馋,姑娘不吃了,那就留着下蛋。”孙淑波笑着瞪了儿子一眼。 张老五被戳破了,也不觉得丢脸,哈哈的笑了起来。 一时之间,张家的院里笑声不断。 罗家郭英在院子里听到了。不高兴的跟自家的男人埋怨,被罗永志几句话给喝断了,也不敢再说了,听罗永志说明天早上弄些好吃的,让儿子过来吃饭,郭英这才高兴了。 儿子要走了,最后一顿饭当然该在家里吃。 次日,罗继军跟张桂兰收拾了东西,去罗家吃了早饭,有鸡蛋羹。还有炒腊肉。大白米饭。也算是一顿好饭了。 用过了饭,张家两口子也过来了,周家也得了信赶了马车过来相送,昨天董家兄妹吃过饭就走了。也是周树民赶着马车送的,罗海英在把人送走后就回来了,回家也不说话,知道她还要些日子才能真的放下这事,被自家男人劝过之后,郭英也再闹女儿了。 早上罗继军两口子要走,罗海英也出来了,拉着张桂兰在一旁说话,“嫂子。这事多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现在知道了反而更好,让他们周家觉得欠我们的。以前可是他家眼睛长在头顶上,现在好了,看他家还有啥看不起人的。” “理是这个理,只是要真嫁过去了,也不能总拿着这事使,不然夫妻离了心,这日子也没法过下去。”张桂兰没有深说,小姑子聪明,这话也该听得明白。 “嫂子,放心吧,我明白这个理,只是我这心里一想起这事,就、、、、” “这事还得你自己想开了,别人劝也没有用。”张桂兰拍拍她的手,“那边都等着呢,我就走了,有事给我写信。” 罗海英红着脸点头,张桂兰只觉得奇怪,等坐着马车走了 出了村子,才想起来,罗海英跟本就不认字,再说那事又怎么好让别人代着写呢。 一直坐到火车上后,张桂兰去厕所换了卫生纸,人才像活了过来,又是半路上的车,不是始发站,跟本就没有票。 靠着椅子一站,张桂兰心里这个苦,只想着将来有钱了,一定买卧铺。 “你等等,我看看能不能找到座。”罗继军心疼媳妇,安慰了一句,这才往里面寻去。 遛了一圈,回来眉头也紧皱着,“在等等吧,中途也有下车的到时能找到座。” “没事,到抽烟区坐着吧。”现在的也不是太冷了,张桂兰提着包过去,放在地上,坐了上去,“熬一熬就挺过去了。” 张桂兰没有叫罗继军也坐,知道叫了也是白叫,罗继军是名军人,行走坐立之间很规矩,已经刻在骨子里了,改不掉的。 “起来,我抱着你坐,坐包上寒气重。”罗继军看着媳妇脸色苍白,忍不住心疼,直接把人拉了起来,直到坐在他怀里,张桂兰才回过神来,“别动,没人会多说啥,我自己的媳妇,我抱咋地了。” “你不怕影响不好了?” “有啥影响不好的。”罗继军霸道的将人按回怀里,“好好躺着,别乱动。” 张桂兰被公主抱,还让她躺着,她哪里好意思,“不用了,就这样靠着吧。” 罗继军也不多说,把人往怀里按,“闭眼睛睡吧。” 两人上车的时候天就黑了,又折腾到现在,火车里的也安静了,张桂兰身子又不舒服,早就累了,到也听话,靠在罗继军怀里睡了。 等到了城里,回到了大院,张桂兰只觉得半条命都没有了,一进屋就倒到了床上,罗继军把包放好,就去了厨房,打开灶台烧了热水,端了红糖水进屋。 喝了红糖水,张桂兰又接着睡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可罗继军到底也累了,脱了外衣也倒在床上搂着媳妇睡觉。 不过显然有人不让他睡安稳了,这才到家,就有人找上门来了,门被拍的砰砰直响。 张桂兰被吵醒翻了个身又睡了,罗继军不悦的打开门时,就看到是李雪军,人一脸的焦急,“你可算回来了,快去劝劝吧,宗国跟上级打离婚报告呢。” “我现在在停职。”罗继军反应过来后,才开口。 李雪军急的直跺脚,“你不在的这些天,宗国他们两口子可没少闹腾,队里也知道了,也做了两个人的工作,可也不见效果,队里都说了,要是再这样闹下去,让宗国考虑一下转业的事,这不宗国就去打离婚报告了。” 快言快语,李雪军将这些天两个人的事大体的学了一下。 罗继军听得直皱眉头,“事情闹成这样,外人劝也没有用,队上也说了,我看这事就让宗国自己去处理吧。” “也对。”李雪军突然笑了,“我这是来叫你劝人去的,到是让你把我给劝了,行,这事我也不管了。你刚回来,晚上到我家吃吧,我让军儿他妈做点我们山东的煎饼。” “行,我这正好还有瓶酒,晚上好好喝口。”罗继军一回到大院,人也精神了。 说好了,李雪军才回去。 等张桂兰睡醒的时候,见罗继军把屋子都收拾干净了,好好的睡了一觉,又喝了红糖水,张桂兰气色也好多了,“中午谁来了?” “对门的李雪军,咱们不在家这阵子楼下也没有安生了,宗国往队里打离婚报告了,这婚怕是要离了。”罗继军极少说别人家的事情。 张桂兰一愣,“不会吧?” 上辈子商红和杨宗国可没有离婚,难不成因为自己的蝴蝶效应影响到他们了? “算了,别人的事咱们也管不了,晚上跟雪军说好了到他家去吃,你也收拾一下。”罗继军几天没有碰媳妇,这一看到刚睡觉的媳妇,就忍不住靠过去。 “去。”张桂兰推开他下了床,在柜子里翻出自己改的马甲和衣服换上,在镜子前照了一圈,都觉得衣服紧了,“好像又胖了。” 罗继军坐在床上笑着看她,“我看到像瘦了,还是胖点好,不过这衣服不好看,换一个吧。” “挺好的啊,我后改的。”随着身形来的,在张桂兰眼里,现在女的穿的那些衣服,太难看了。 “哪好?你看看裹的那么紧。”罗继军黑着脸,“我记得你有一件黑色的小衫,那件不错,换那件。” “不是刚换下去吗?穿了一路,都有味了。”张桂兰梳好头发,“早间不早了,咱们也过去吧,难等人家做好了再去,哪有这样做客的,怎么也得帮着忙呼一下。” “先把衣服换了、、、” 张桂兰早出了屋,门都打开了,“都换好了,别耽搁时间了。” 到李家时,罗继军黑着一张脸进来,李雪军还奇怪,心想难不成这两口子也质气了?可看前面张桂兰一脸的笑着逗孩子,跟本不像生气的样子。 等张桂兰跟着江枝到厨房里帮忙,李雪军才拉着罗继军问,“你们这是吵架了?” “没有。”罗继军哪里会说自己是因为媳妇穿的衣服太显身子小心眼在堵气。 他不多说,李雪军也不多问,拉着他坐下说话,“队里已经批了宗国离婚的事了,原本是不批的,后来商红紧跟着打了离婚报告,组织上当初也劝过,接到报告后,就直接批了,房子是队里,商红不能住,这两天就搬走,我在队里也叫了宗国过来吃饭,看着他心情也不好,一会儿你也劝劝他。” 罗继军似早就料到了,也没有惊呀,不等李雪军多说,杨宗国也来了。 ps: 马上进入新的情节了,嘿嘿,给自己加油,睡觉去,明天早点起来写文

下一篇   第一百章 调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