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调职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一百章 调职

杨宗国来了,还给罗继军带来了一个消息,好消息是罗继军可以恢复原职了,坏消息是边境那边有动静,队里可能要调些人过去,而这个人选就是罗继军。 聚会原本愉快的气氛也变得有些沉闷了,到是罗继军一点也不在意,“来来来,这可是好事,我呀就呆不住,换个环境也好,从新开始打磨,不然这样享受下去,我这把骨头就要老了。” 张桂兰在厨房里帮江枝打下手,站在一旁接过一张张出锅的煎饼,耳朵在听到客厅里的对话时,心却沉了下来,看来真的是要打战了。 上一世似乎也是这个差不多的日子,理由是加强训练,罗继军走了,再看到他的时候,就是受伤在医院,那个女军医看上了罗继军中,然后又是商红的朋友,最后、、、、 “嫂子,把煎饼拿进去吧,这些够他们吃了。”江枝叫了好几声,见人才有反应,不由得多打量了一眼。 张桂兰笑着点头,端着煎饼进了屋,见她进来,几个男人也收住了没有再提这事,张桂兰也不挑破,李家的饭菜很简单,一盘鸡蛋酱,一小盆大葱,还有一个白菜汤,唯一算好的就是一盘花香米了,不过这个时候,菜好坏无关,主要是大家能聚在一起喝口,况且李家的条件在整个大院里来说都是不好的,能弄出这样也不错了,哪里有人会挑这个。 煎饼卷大葱又是山东的特色,吃这东西还真不用什么菜。 张桂兰帮着江枝忙完,才在罗继军的身边坐下,摊开的煎饼里放了点鸡蛋酱,卷了根大葱咬了一口,有甜有咸,还有大葱的辣,这味道张桂兰有些不喜欢,实在是她不喜欢吃甜食,在人家吃饭又不好表现出来。咬了一口就慢慢的嚼着,别人吃了两三张煎饼,才半张才下去,到也没有让人察觉什么。 男人们就不管那个了,又都是军人,原本吃饭就粗野一些,就差甩开膀子吃了,江枝摊的二十多张煎饼一张也没有剩,就是李雪军的孩子李军都吃了一张。 张桂兰看的有些乍舌,果然是一个地方的人一个口味。还真是比不了。 饭后。几个男的坐在客厅里聊天。张桂兰帮着江枝收拾完,才坐到屋里说话,江枝仍旧是那副胆小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哪怕是在自己也家样。 “嫂子。这些日子你没在家到是躲出去了,杨营长和他媳妇闹得整栋楼的人都不消停,就是他家对面住的那家,那女的可是个厉害的,一家人也不常在家,回来呆几天半夜里就跟商红吵了起来,商红还骂人家扒灰,人家不干了,就闹到了队里。回来后杨营长就与商红吵架了,后来越闹越大,今天两人到底把婚给离了。” 张桂兰虽然没有新眼看到,可连一向被人孤立在外面的商红都知道的这么详细,可想而之当初闹得有多凶。也难怪会离婚。 不过在部队大院里,指着人家骂扒灰,这事可没见过,原本军嫂常年一个人在家,就要忍受别的女人不能忍受的孤苦,若与别的男子有什么牵扯,那男子也会被告上法庭,以破坏军婚的名义。 商红又不是胡乱说话的人,张桂兰隐隐猜道,指不定还真有这事。 不过那对门住的女人也是个厉害的,竟敢闹到部队里去,有时越铰真越代表着心虚,也不知道她明不明白这个道理。 “宋指导员进修去了,一起去的还有王百军,宋指导员媳妇这阵子心情好,见谁都爱笑,还总到俺这里坐着呢,常念叨嫂子啥时回来呢,可巧嫂子就回来了。”江枝脸上的神情淡淡的,可两只眼睛却掩饰不住她此时的欢喜。 张桂兰没有自恋的想成是自己回来了,江枝才这么高兴,看来这次走了之后,李家也有了好事,一举一动间江枝虽然还带着小家子气,又隐隐多了一股扬眉吐血的样子。 张桂兰只淡淡的笑着,不时的回复几句,也没有深说,直到罗继军在客厅里喊她回家了,才起身道别,回到家一关上门,张桂兰就忍不住问罗继军,“李雪军升职了?” “哟,你这都知道?偷听我们说话了?”罗继军开玩笑道。 张桂兰不和他闹,“江枝一直拉着我说话,我哪有功夫偷听你们说话,是从江枝的神情中看出来的,她虽然没有说,可能看出来,我就猜到了,不会是顶你的职位吧?” “这你又猜到了?”职位被抢了,罗继军没有一点不高兴,竟还笑呵呵的。 张桂兰真是服了他了,“那你调职,我能随军吗?” 说到正事,罗继军也收起了脸上的笑,拉过她坐在床边,“桂兰,这事我明天还要去队里才知道,不过我猜测怕是不行,不过你放心,等我到那边安稳下来,你就申请探亲假过来。做为军人,国家需要我们在哪里我们就要在哪里,你是个军嫂会理解我的对不对?” 看他一脸的紧张,哪怕真的觉得委屈,张桂兰也怨不出来了,“行了,我又没有和你闹,你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而且、、、、总之别忘记了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我还在家里等你呢。” 让她把将来要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张桂兰怕被当成妖怪,再说他们是军人,有着自己的敏感,想来队里更会直接告诉他们去的目地,不过对外人是保密的罢了。 “放心吧,现在是和平年代了。”罗继军将人搂进怀里,“我不是个好丈夫,什么也帮不上你。” 张桂兰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该来的总要来,在这之前,自己要有足够的实力去接受挑战才行,这一晚夫妻两个都没有睡踏实。 一大早,吃过早饭,罗继军进去部队了,回家还没有来得及买东西,早饭就是白米粥就着泡菜,连主食也没有。 罗继军去部队,张桂兰收拾了一下才下楼,院里给每家都分了两条垅种菜吃,张桂兰这阵子回家也没有弄,现在得了空,拿着从家里带回来的菜子就去了自己家的地。 上辈子她就没有种过,按着模糊的记忆寻到了菜地,挨着的其他家都弄得整齐,看样子是种完了,只有她家的这两条垅是荒着的,去年就没有种过,上面长满了草。 张桂兰二话不说,撸着衣袖就拔起草来,两条垅也没不长,拔好之后,张桂兰直了直腰,这垅虽然都弄好了,可也得翻一下,再重新培上。 问题就出来了,家里没有锄头,张桂兰第一个想到了楼下小卖部的老太太,人虽然话不多,可心眼是个好的,队里的菜园子就是她帮着种的,工具一定有。 没等走出菜地,王丽抗着锄头来了,“嫂子这也是种菜啊?是不是要去借锄头?别去了,正好我这有,咱两一起弄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张桂兰笑道,“那赶情好,我也省着去借了。” 两人先来到了张桂兰家的两垅地,王丽干活是把好手,边翻边培,又刨出坑来,“嫂子都种地啥?我家那口子,就喜欢吃辣椒,我家一条垅都种了辣椒,我说多种点菜,夏天也够吃,不然就一条垅种那点东西,我家三口人哪里够吃啊。听说你家罗营长要调走了,那就嫂子一个人在这了,种这么多的菜能吃得了吗?” 张桂兰先点了黄瓜,一边用脚把土培上,“就像弟妹说的,就两条垅,一样种几棵,到时也就尝尝鲜,哪里够吃啊。” 她就知道无事献殷勤,没有好事。 敢情这是菜还没等长出来,就开始惦记上了。 王丽的心思被张桂兰轻轻的一句话给绕开了,一条垅也种到头了,张桂兰一半种了黄瓜一半种了杮子,话被打回来了,王丽也没有心思再说了,只说着自己家男人在进修怎么怎么样,好在这个时候只能通信,电话也不是平常能打得起的,不然看她的样子,张桂兰真以为他们夫妻两个能天天聊很久。 另一条垅张桂兰种了四分之一的辣椒,四分之一的茄子,剩下的种了豆角,在两条垅之间又散上了小白菜仔、香菜仔和生菜,这才算是种完。 王丽家本来就种完了,她折腾来也无非是想要点菜,结果帮着干了活,也没有等到自己想听的话,到也没有失望,等到时她真要菜,还不相信张桂兰真能拒绝。 上楼时,张桂兰到大院门口转了一下,发现没有卖菜的,到是商红突然从一旁出来解释了她的疑惑,“你这阵子没在城里,还不知道菜缺货,现在一般人家哪能还能吃上菜。” “我就想看看有没有粉条,家里还存了几棵白菜。”张桂兰先前买的白菜一直放在阳台里,现在温度不高,菜还保存的很好。 商红离婚了,显然成了大院里的笑话,让她觉得走到哪里都抬不起头来,乍见到张桂兰,就忍不住想刺上几句,没成想到闹了个自己没脸。 ps: 可以上街了,好几天就想上街了,一直没有去成,先飘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