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胡有国来访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一百零二章 胡有国来访

次日,张桂兰原本要进城去买些菜回来,不想一大早几个人都早早的起来了,罗继军也穿戴好,张桂兰这才知道几个人今天就走。 想到上辈子时几个人也突然走了,只住了一晚,张桂兰一直以为是自己闹得,现在见他们连连叫嫂子,又说打扰了,张桂兰心里彻底的释怀了,或许上辈子她那样的无理,几个人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到是她和罗继军误会了。 这样善良的人,又怎么可能那样做让张桂兰为难呢。 张桂兰心下却越发觉得愧疚,罗继军虽然要坐车一起进城送几个人,张桂兰还是送到了桥头,“你们几个去山上可小心些,那毕竟是危险的活,养家胡口重要,可只你们都好好的,这个家才在。” 语重心长的话让几个人都红了眼睛,“嫂子,我们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等罗继军临上车时,张桂兰又塞给他三十块钱,“拿十块钱给他们买些吃的,一人再给他们五块钱,出门在外,手里总该有个应急的。” 多了张桂兰也拿不出来,现在她也就存那几百块钱,还要留着租房子装修店面,回家又给家里仍了五十块钱,还买了东西,就是这来回的路费也是她的钱,看着手时有点钱,可这样一扯巴也就没有多少了。 “行,等我开支了,都交给你。”张桂兰做的越好,越让罗继军心里愧疚。 现在这个家,几乎就在花媳妇挣的钱。 张桂兰就怕他因为这个而伤了男人的自尊,开玩笑道,“挣了钱你不给我,还给别人啊?快上车吧,都等着你呢。” 罗继军这才笑着上了车,他自己没有发觉,可外人都看得到,咱们罗营长那可是傻笑。 目送着客车走了,张桂兰才回到了家。家里造的很乱,早上张桂兰跟罗继军一起起来的,把昨天剩下的酸菜和腊肉跺了,包了混沌,满满的一大盆,就着泡菜吃,众人吃的饱,也吃了一身的热汗,虽然已经进入了五月,可一早一晚气温还不是很高。吃点热乎的身子也热乎。 被盖过的被子是一定要洗的。张桂兰把东西换下来。把东西都归拢好了,才扫地擦灰,最后才进卫生间把床单被卓洗了出来,晒到阳台上。也都响午了。 早上的混沌还有剩了一碗,张桂兰也没有热,就对付的吃了一口,在家里也没有干什么活,冷不丁的回来这一弄,浑身的肉都酸了。 收拾屋子的时候,张桂兰就一直把门敞着,江枝抱着孩子过来,也没有敲门。“嫂子,你回来就好了,不然俺都找不到人说话。” “慢慢就好了,你现在不是跟宋指导员的妻子处的不也挺好的,慢慢圈子就大了。大家都在一个大院呆着,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远亲不如近临,可就是这个理。”屋子里透着清新的味道,张桂兰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上辈子邋遢一辈子,这辈子却见不得屋子里乱,有一点灰尘,自己呆着都浑身不舒服。 “昨天听到嫂子家好像来人了,还想着今天过来看看,没想到人走的这么快。”江枝抱着儿子坐下,上下打量着张桂兰,“看嫂子好像瘦了。” “哪啊,胖了。”张桂兰照实说,“是我家老罗的几个战友,都退伍了,这次正好路过,过来看看。” “还是嫂子会过,这个时候家里还能备些菜,换成别人家,来人了就是想做也没有东西啊。”江枝羡慕不已,“前个在我家吃时,家里也没有什么菜,你们走了之后,俺家军儿他爸还夸嫂子呢,说嫂子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啥好不好手的,只要心细点,谁都能做到,在说谁不想有菜吃,可你看看咱们就这个条件,都是今天省下来留着明天吃,这冷暖还不是只有自己知道。”张桂兰客套的回了一句。 她也是上辈子记得菜突然紧张起来,有钱也买不到的,况且春夏交替的时候,本来就没有什么菜,所以才留心多买了些白菜,那时她就是真告诉江枝多买些菜,以江枝家的条件和江枝过日子的仔细,哪里会省得买。 现在看到别人家有菜吃知道羡慕了,也不想想掏钱的时候那也是真的往出掏啊,哪个是大风吹来的。 “嫂子说的可不就是这个理。”江枝一边压了声音,“嫂子不知道,前些天菜就难买了,队里来了一批菜,说好给每家分两棵白菜,嫂子没在家,原本是要等着回来再让嫂子去领,可宋指员和王指导员两家,帮着嫂子领回来了,说等人回来直接送过来,嫂子还不知道这事吧?” 张桂兰就觉得奇怪,江枝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说起菜的事,绕了这么远,原来是还有这么一回事,“可能是她们忙,把这事忘记了吧。” 两棵白菜,张桂兰不计较,计较的是她们顶着名额在队里把菜领了,这就让张桂兰心里不舒服了,队里可不管这白菜罗家收没收到,只要是领了就代表着收到了,结果便宜还让别人占了。 江枝一副就料到是这样的表情,“俺就觉得奇怪,要领也是一个人领,咋还她们两家帮着呢,怕不是她们两家给分了吧?” “算了,不就是棵白菜吗?谁吃都是吃,再说她们两家的条件也不咋好,半大的小子呢,可顶一个小伙子的饭量了。”心里再不喜,张桂兰也没有在江枝的面前表现出来。 背后说人,或许江枝可能是好意,可张桂兰又不是傻子,打上次的事情之后,就看清楚江枝是个遇事就躲不把自己扯进来的,她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得罪两家,而为了自己一家呢。 江枝笑有些勉强,又觉得有些没脸,“可不是,让嫂子这么一说,到是俺太小心眼了,让嫂子笑话了。” “你看,你也是好心跟我说这事,说什么小心眼呢,我还得谢谢你呢,要不是你说我还不知道这事呢。”张桂兰正要说得了空去问问,就听到有人叩门,随即玩笑道,“指不定是她们呢。” 就起身去开门,外面站着的人虽然是头一次见,可张桂兰却一点也不陌生,因为上辈子她见过许多次,正是住在一条胡同里的胡家的儿子胡有国。 “你是?”与记忆里相比,胡有国现在看着还是很青涩。 “请问罗营长家是住在这里吗?”胡有国拘谨的搓着手。 张桂兰很意外,“是的,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您是嫂子吧?我是米兰的朋友,这次上门来找罗营长是为了道歉的。”胡有国见不让进屋,只能在门口把来意说了。 张桂兰明白了,这才让身把门口让出来,“先进来说吧。” 罗继军的事虽然队里都知道,可一直没有捅开了说,张桂兰自然不会在门口扯这事,屋里的江枝一看来人了,也抱着孩子站起来,“嫂子,既然来人了,俺就先回去了。” “行,有空过来坐。”张桂兰也没有留她。 送走了江枝,张桂兰转身进厨房倒了杯水,端出来时胡有国还尴尬的站在那里,张桂兰笑道,“坐吧。” 胡有国连连应声,这才小心翼翼的在椅子上坐下,接过张桂兰手里的水也没有喝,把杯放到了桌上,就开口道,“嫂子,事情想来你也都清楚,那事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道歉,连累了罗营长,我真没想到他有那样的目地,不然怎么也不会让他送海英,米兰也一直怪我不肯理我,我想了好几天,知道道歉也没有用,可要是不来认这个错,我心里也难安。” 胡有国当然没有说实话,惹了这么大的祸,他哪里敢来部队,就是连厂子也找他谈话了,好在家里送了礼,他的工作才没有丢,他能鼓足勇气过来,也是因为米兰从老家回来了,却一直也不理他,直怪他牵连了罗继军,胡有国沉不住气了,这才硬着头皮又来了大院。 远远的看到站在大院外面岗哨上的士兵,胡有国都觉得头皮发麻。 胡有国话说的隐蔽,张桂兰又不是傻子,她上辈子就了解胡有国,那是无利不起早的主,这事躲着还来不急,哪里会上门来认错,看来是米兰那边搞的鬼。 脸上的笑意敛起来,分析道,“你也该知道我家老罗与米兰是什么关系?当初他们订婚,后来老罗娶了我,与米兰娶消了婚事,老罗心里一直觉得对不起米兰,所以米兰来城里后扑奔老罗,老罗就脱人给她找了工作,样样给她安排好了,最后希望的也就是她能找个好人嫁了,哪成想最后又闹出这件事情来,你今天能上门来道歉,我代表老罗心领了,就算是老罗欠米兰的吧,这样也都还回去了,你也好,米兰也好,日后都不必有什么内疚的。” 张桂兰的话让胡有国傻眼了,他是跟本不知道米兰曾与罗继军订过婚的事,不然就是他再喜欢米兰,也不会上门来丢这个脸。 ps: 对不起,睡了个懒觉,偷了个懒,八八接着写去啊,写了就更上来,至于说减了二十jin的事,八八那个月是前三天只吃早饭,然后是每天除了看电视,只躺着,一天只一次饭,然后就减下来了,你们也可以试试啊,很简单,要忍住饿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