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初见女军医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一百零四章 初见女军医

次日,就像张桂兰想的一样,一下楼就有人打趣他们,问昨晚做的啥好吃的,味飘的整个大院里都闻到了,还说现在整个大院里也就他家能有菜吃。 罗继军不善于言词,再说这事他一个男的也不好开口,过后偷偷的拉着张桂兰问,“现在家家没有菜吃吗?” “现在的菜比较缺货,难买 。”张桂兰回答的不直白,罗继军也听出来了。 暗下后悔,又有些疑惑,“那咱家的菜哪来的?” “回家前的阵子,我看着白菜便宜,就多买了些放在家里,正好现在用上了。”罗继军也没有别的包,只一个,他自己提着,张桂兰跟着他往队里走。 “我说呢,看来以后这事得多准备些,不然哪天就得像他们一样没菜吃。” 听着罗继军的话,张桂兰就忍不住想笑,这男人都说精明,可真要到过日子的事上,还不是个马大哈,也不多说,看着部队的车已经等着了,张桂兰就心生不舍起来。 “走吧,一起进城,还有些人也要过去,到火车站会合,回来的时候你坐客车就行。”可以坐部队车,罗继军却不想自己家占部队一点的便宜。 张桂兰眼睛就亮了起来,欢喜的跟着罗继军会上了车,车里除了司机,还有杨宗国,见了两人还打趣一番,罗继军脸皮厚到没有啥,张桂兰脸一直红了一路。 车直接开到了火车站,下了车就能看到离站口那已经站了一条部队,有四五十人,近了才发现其中还有女的,张桂兰奇怪。 杨宗国到是给她主动解释了,“他们去的地方偏远,也给配了医生。” 医生两个字,就像手雷一样在张桂兰的脑子里炸开。 耳朵听不到杨宗国下面说什么,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队伍寻找着,果真在一道娇小的身影处停了下来。哪怕只见过几次面,哪怕现在看上去很青涩,张桂兰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那个上辈子嫁给了罗继军的女人孙梅。 直到身子被罗继军摇了一下,张桂兰才回过神来,愣愣的迎视上罗继军,罗继军也皱着眉头,语气担心,“怎么了?身子不舒服?” 罗继军知道张桂兰的月事还没有走。 张桂兰强扯出抹笑来,脸上的惨白还是遮掩不住。“没事。你到那边照顾好自己。等安顿下来了就给我来电报,我过去看你。” 看到孙梅的那一刻,张桂兰真想拦住罗继军不让他走,可她知道这样跟本行不通。只能压下自己心底的慌乱,劝慰着自己。 “脸色这么白?”罗继军还是不放心。 张桂兰见那边的部伍都往过看,脸上闪过一抹羞涩,“都看着呢,快去吧,别让你的部下笑话你,到时他们不听指挥,你可别怨我。” 杨宗国也靠过来打趣,“可不是。弟妹在家你就放心吧,我会帮你照顾的,在说大院里那么多人,谁还能为难她。” 罗继军看了媳女一眼,又拍拍杨宗国的肩。虽然没有说一句话,可知道他是把媳妇交给战友照顾了,这才转身迈着大步往队伍走去。 今天,张桂兰特意穿了自己改过的那条裤子,上衣也是里面穿了黑色的打底衫,外面套了件灰色的列宁西服,脚上穿着的是自己做的单鞋,可看着队伍里的孙梅,张桂兰还是觉得自卑了,那一身的军装让孙梅来看起来更加的娇小,鞋上一双军绿色的胶鞋,处处透着大方,相比之下,自己就像从农村来的妇女。 直到队伍进了检票口没有踪影了,杨宗国才适合的开口,“弟妹见过那女的?” 被发现了。 张桂兰也不慌乱,摇摇头,“我也不出屋,哪里见过,就是看着年岁挺好的。” “弟妹别把自己说老了,你也才十八,刚刚那女的,一看就比弟妹大,在部队里能当上医生的,哪里会年轻了。”杨宗国怕张桂兰因为男人走伤心,转移着话题,“弟妹要不要逛街,咱们今天也不用早回去,可以到街里逛逛。” “不用了,你们队里忙,你就先回去吧,我下午坐客车回去,自己逛就行了。”张桂兰当然了解孙梅,今年二十五岁,比罗继军还小三岁。 偏偏二十五岁,因为长的娇小,看上像去十七八的小姑娘。 “也行,那我把你送到街里吧。”杨宗国知道罗继军不愿利用职位谋私,见张桂兰这样说也没有强求。 把张桂兰放到了正街的口,杨宗国让人开车走了。 张桂兰想着开店的事,就在最热闹的正街看起门面来,现在这个时候,做私人买卖的不多,除了商场和供销社,再就是零星拿着自己家弄的小东西来卖的,张桂兰没有去商场,而是在商场和供销大楼的那条街上的寻了起来。 有很多铺面都是自己家住,张桂兰还真马上就遇到一个出租的,一楼,前面有四十多平方大,后面是个近二十平方大的小屋,可以放东西住人,小屋的后面通着楼后面的小区,直接不用走大门,从这里就能进小区。 张桂兰进屋时,只见一个老太太坐在屋里纳鞋底,除了一张单人床,也没有旁的东西,听到张桂兰是来租房子的,态度别提多热情了。 经过详谈,张桂兰了解到老太太就自己一个人,后来房子占了,分给她一套门市就是现在这加起来近六十平的房子,还有后面小区里的一个四十平的一室一厅,自己住不了空着又觉得可惜,卖了又舍不得,就想租出去挣点养老养。 可到城里租房子也多是租住宅,没有人租门市的,夏天的时候老太太自己弄点冰榻卖,冬天就空着,现在见张桂兰来租房子,也没有高要价,十二块钱一个月,保水电费。 张桂兰算算挺合适,就应下了,让老太太拿笔和纸,自己简单的写了份租房协议,老太太也不懂,找附近的人帮着念了一遍就按了手印,张桂兰先交了半年的房租,就拿着老太太给的钥匙往回走。 最后干脆又到邮局发了一封电报给白松两口子,这才往客运站走。 一边走一边犯着犹豫,家里虽然做了身新衣服,可这阵子她又有些发福,衣服穿上去指定是紧了,天气越来越热,也不能穿几次了,想到娇小像花一样的孙梅,张桂兰狠了狠心,去供销大楼又扯了一块布回来,打算回家自己做件衣服。 张桂兰买的这块布有点像真丝,拿在手里很滑像丝绸,颜色也干净是米色的,她打算给自己做件衬衣,裤子就先不弄了,马上要装修店铺,一天也没有时间穿得干净的。 临上客车前,张桂兰也买了块豆腐和五斤面回去,到了家时,大院里很热闹,天气暖和了都聚在一起说话,看到张桂兰送了男人走不但没有伤心还提了这么多的东西回来,心里犯嘀咕又是嫉妒,除了几个人潺潺的打了声招呼,其他人都远远的看着。 到是江枝一脸的笑意,跟着她一起上楼,“罗营长走了,以后嫂子有啥事用得着的,就叫俺家军儿他妈就行,可别不好意思开口。” 眼睛扫过张桂兰提着的东西,羡慕不已,其中一块白纸包的,虽然看不到里面是什么,可能看猜得出来是块布,现在的布买了一块都是用这种纸包着,还有那碗里的豆腐,他们家可是半年都没有吃过了。 原本江枝还暗下高兴王丽没有占到便宜,白菜被要回去了,那天她在屋里靠着门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可是今天看到张桂兰提回来的这些,也高兴不起来了。 “行,有事我一定不客气。”张桂兰面上也过得去。 “嫂子,我想问问能不能借你的缝纫机用用,我想给孩子做件衣服。”江枝最恨自己家的穷,可偏偏就是比不过人家,还要低头去求人。 “这有啥,你要用就过来用吧。”张桂兰掏出了钥匙,刚打开门,也没有犹豫。 反正是机器 ,也用不坏。 在这点上,她到一点也不小气。 江枝忙道,“那我先把孩子放这,回家把衣服拿来。” 又一边说麻烦了,把孩子就放进了张桂兰家屋时,张桂兰换了拖鞋,还想着歇一会儿好做饭呢,现在看来,怕是要再等一会儿了。 至于李军眼睛一直盯着张桂兰手里的豆腐,还巴哒着嘴,虽然不喜欢江枝,可李雪军人还不错,再说这孩子才三岁,一看就是缺营养,头长的偏大。 张桂兰转身进了屋,把豆腐弄了三分之一下来,放在碗里又粘了点酱,拿着勺子端出来喂李军吃,江枝拿着进服进来时,看到了惊呼,“呀,豆腐这么贵,嫂子你就别给他吃了。” “这话说的,就是我不吃,也得有孩子吃的,你去弄衣服吧,我哄孩子。”张桂兰喂的很干净,虽然李军吃得狼吞虎咽的,不过每过几口,张桂兰都拿手帕给他擦擦嘴。 江枝却拿着衣服站在原地不动,一脸的尴尬,“嫂子,我不会用,你能不能教教我?” ps: 其实八八最不会创业,不然自己就是富婆了,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