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被记恨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一百零五章:被记恨

张桂兰抬起头看她,有一会没有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江枝羞涩的低下头,紧紧拧着手里的衣服,张桂兰虽然盯着她,可脑子却在想江枝的话,然后才明白过来。 “你过来喂孩子,我来做吧。”张桂兰才开了口。 “不、、不用,嫂子,你教教俺怎么用缝纫机就行。”江枝越发觉得难以启齿,“俺、、俺想学学怎么用缝纫机。” 原来做衣服是借口,想学缝纫机才是真。 张桂兰有些不明白,也含蓄的劝道,“弟妹,嫂子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说出来好不好听的你也别多想,你是怕以后做衣服再麻烦我不好意思,所以才想学的?要是这样,你大可不必,做这东西也不过是动动腿,费点时间而以。” 不是张桂兰看不起她,以李家的条件,没有五年六年的也买不起缝纫机,而且还得李家人都勒紧了肚皮,不过也不一过,五年后缝纫机也慢慢普极了,李雪军的工资涨了,要想买也能买上。 “嫂子,俺、、俺是想买了之后出去找活。”江枝咬了咬唇,硬着头皮抬起头来,像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家里只指着军他爸一个人挣钱,这日子也过的紧巴,俺想着把军儿送到院里的幼儿园,自己出去找个工作,俺又不认字,没有地方用俺,想着学做缝纫机活也能好找工作。” “院里的幼儿园不是黄了吗?”张桂兰虽然没有去应聘工作,不过也听说打起来了,然后就黄了。 “虽然大家都不去了,可是园子没有散。”江枝脸都红了。 张桂兰点点头,“既然这样,那也行,这东西也好学,就几个要领,看看就会了,我扎两下你看看然后你自己弄。” 说话的功夫。张桂兰也把豆腐给李军喂完了,又给他擦了擦嘴,才坐到缝纫机前,接过江枝手里的衣服,合好位,放下针,“这个线要多扯出一点,不然刚扎太紧容易把针弄断了,然后对准了位置,下面脚前后的蹬就行了。” 张桂兰边教边说。又让江枝亲自上来一边实践。不多时就能自己很好的掌控了。江枝高兴的脸上紧张的神情也退了下去,平日里她就自己用手做衣服,现在学会了用缝纫机,自然很快就学会做了。甚至很的很快。 天黑前一件衣服就做出来了,江枝对着灯下打量,“这缝纫机做出来的可真平。” “是啊,你看简单吧?其实就是这样。”张桂兰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也不好意思赶人。 江枝连连点头,又不勉担心,“就怕过几天又忘记了。” 张桂兰笑道,“这东西学会了就是你的了,忘记掉别人也拿不走。放心吧,不会的。” “嫂子,今天真是麻烦你了,看都这时候了你还没做饭,要不晚上去俺家吃吧。”江枝才不好意思的开口。 “不用。家里是现成的饭菜,热热就行了。”张桂兰撒着谎。 江枝又客套了两句,才抱着孩子走了。 张桂兰炖了豆腐,上面煮了饭,然后才收拾屋子,李军虽然才三岁,正是看什么都好奇的地方,张桂兰教江枝做衣服时候,家里东西也都被弄的乱乱的,等张桂兰把客厅收拾完了,饭也好了。 明明饿的不行,只吃了一碗就吃不下了,张桂兰揉着肚子,一吃饱也范起懒来,还是收拾了桌子,然后把柜子里做的那些小内衣拿了出来,家里没有熨斗,烫平了就可以卖了,这都是钱啊,张桂兰想着心情就好。 将东西收拾起来,把买回来的布拿出来,自己的尺寸早就知道了,画好之后,拿过剪子就剪了出来,罗继军不在家,张桂兰一个人也没有睡意,就贪黑把衬衣做了出来。 只在衣服的面前两腰边上收了一下,后面看着跟普通衬衣没有区别,可前面看着衬衣却一点也不旷,还带着腰形,衣领也比普通的衬衣低了一些,看着随性些,现在的衬衣都是正装,张桂兰这要是穿出去还是头一件。 张桂兰想了一下没穿,决定到时拿店里去挂着卖,这布只是普通的布,可衣服样子是特别的,但是只要出了一件,那么大家就都会照着这样子做,所以张桂兰也没打算要高价。 次日,身边没有人,可外面的军号一响,张桂兰也跟着醒了,今天她还是打算进城的,白松夫妻没有来,她自己看着能弄些什么就先弄着,而且有些东西也得她去买回来。 出门的时候,竟没有想到江枝正要敲门,手里还拿着几件剪过的衣服,这大早上的、、、 “嫂子要出门啊?”江枝看了神色有些失落。 昨晚贪黑剪了几件衣服出来,今天孩子还睡着呢,她就打算先过来练练手,心里也有个小算计,昨天她做活时,张桂兰就帮她看孩子,等一会儿她做一半,孩子醒了哭闹,张桂兰也不可能看着不管。 哪成想这人一大早就要出去。 “是啊,进城里办点事。”张桂兰转身把门多个面关上,拿钥匙反锁一下。 回身就看江枝一脸的为难,“那嫂子啥时回来?” 这话问的,当然是坐下午的客车回来,张桂兰到没这样说,“下午就回来。” “得那么久啊?”江枝还挡在楼梯口不动地方。 张桂兰心下有些不高兴了,难不成为了你,我还得打车回来?再说现在这是啥时代,她想打车也没有车可以打啊。 “是啊,通咱们这的就一趟公车,你也不是不知道。”这次再开口,张桂兰就没有给她留面子。 话挑的这么明白了,也该听得出来吧? “嫂子,你看能不能把你家钥匙留给俺,俺想用用缝纫机,昨天只做了一次,俺怕忘了、、、” 张桂兰看着低头不敢看自己的江枝,心想你也知道难以启齿还开口,这不是自干下贱吗?更让张桂兰生气的是,她越是包容,越让江枝得寸进尺,打那次因为商红的事,江枝躲开之后,张桂兰想来江枝也该知道两个人之间有隔膜了,可自己一次次没有她计较,并不是代表着好欺负,可看看眼前这算什么?自己不在家,连钥匙都要要去了? 心里更多的是对江枝的失望,人有私心没有错,可连深浅都不知道了,就让人厌恶了。 “江枝,要是我在家,你咋用缝纫机都行,但这钥匙我不能留给你,家里虽然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可毕竟是自己的家,自己不在家把家交给外人总是心里不踏实,你要是用缝纫机就等我回来再用吧,我还要赶车,先走了。”这次连弟妹都省下了,张桂兰直接叫了名子。 踩着楼梯下了楼,张桂兰黑着脸,出大院时正好遇到训练回来的李雪军,只点点头就过去了,李雪军心里还疑惑,怎么觉得像他把人给得罪了? 回到家,李雪军还跟媳妇说了,“早上碰到嫂子,看着脸色不好,我也没有哪里得罪她?谁惹她了?” 江枝端着粥碗的手微微一顿,“是不是因为罗营长走了心情不好啊?” “或许吧,你没事的时候多劝劝,毕竟现在嫂子一个人在家了。”李雪军接过粥碗喝了起来,“晚上家里做点好的,让人到家里来吃吧。” “还是算了,咱们是一番好心,可楼上楼下的看了,还以为咱们打什么主意,前天他家做的菜香就在大院里让人议论,咱家这条件,让人来吃啥?人家拒绝吧又不好,不拒绝吧又吃不下。”江枝语无伦次的说着。 李雪军到也相信,竟然没有多疑,“也对,那就算了。” “马上要开支了,等开了支,你去趟城里买点肉回来,家里几个月了一点肉腥也没有,咱不吃,娃也得吃。”李雪军看着桌上只有半碗的白粥,心里也不得劲,“这个月家里的钱就先别邮了,他们在村里咋也比咱们轻松,等下个月开支再邮吧。” 江枝听了也高兴,却又怕男人生气,不敢表现出来,“中,这样这个月能多买点米,听说城里现在虽然没有白菜,可小白菜啥的下来了,就是贵了点,也能给军买点。” 江枝说的越可怜,李雪军的心越愧疚,“苦了你了,以的每个月给家里邮五块钱吧,也够他们花的了。” “不苦,可比在家里强多了。”江枝傻傻的笑,可心里却没那股高兴劲。 早上看着张桂兰生气的走了,江枝也后悔了,她原本以为张桂兰会很好说话的把钥匙留给她,不想却直接拒绝了,心下有些愤然,以前对自己那么照顾怕也不是真心的,不过是做给别人看,不过是要用用她的缝纫机就马上露出真面目来了。 张桂兰在直接拒绝江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把她给得罪了,也没想着能跟江枝再把面子维持下去,到没有料到会让江枝给记恨上,甚至日后给自己使绊子最多的也是江枝,害得夫妻之间差点离心,正证实了那句话:宁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君子。 ps: 八八很努力吧,虽然写的毛病多多,可一直在尽力的写啊,嘿嘿,丫头们,粉红票的投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