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是你?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一百零八章:是你?

张桂兰提着东西干脆又到大楼里买了棉花和布,直接提回了店铺,店铺里的只有一瓦五十的灯泡,外面天越来越阴,有下大雨的征兆。 把买回来的东西对着自己列的单子一样样的对照后,发现并没有弄丢,张桂兰笑了,急冲冲的买了东西能一样不落,也算不错了,这个时代有一点好,东西都不会要的晃很大,所以多数都不用讲价,买的多了,人家自然会给你些便宜点。 点好东西提到后面的小屋里,张桂兰才把小屋的灯打开,除了一张木板床,啥也没有,冷冷清清的。 张桂兰把买回来做窗帘的布铺到床上,这才把买的布和棉花拿出来,穿好针线,针在棉花和布之间走动起来,今天她不打算回去了,左右家里也没有事,索性就买了棉花和布做了褥子和被,左右白松两口子来也要用到。 简单的走了几遍针,四边又缝上,褥子是做出来了,就差被子她也不急了,坐在床上把棉花絮好了,从一头开始纳,把被蕊做出来,也没有弄被卓,留着回家用缝纫机弄,就先盖被蕊顶一晚上。 外面的雷打得窗子真响,闪电过后,雷声一阵阵的追来,瓢泼大雨下了起来,这才刚入春就下了这么大的雨,回想起上辈子,张桂兰不由得紧拧眉头,今年的会发水,农民的收程原本就低,这样一来会更少,家家的日子也过的更紧。 张桂兰想着得趁秋天之前挣上一笔钱,把市场打开了,这样也不用担心花屑上的花,自然能挺过一年,时不待人,等白松两口子上来,就得抓紧把店开起来。 隐隐带着心事,张桂兰提醒自己明天去办营业执照,这才把前面的灯光了,又确定门锁住了。才进了小屋,窗帘还有没有拉绳,窗帘也挂不上,张桂兰就直接把布一头一个,往窗角的缝里用螺丝刀子把布塞进去,到也掉不下来,能将就一晚。 听着打雷声,虽然天还早,可外面阴得都黑了,张桂兰也没有手表。就迷迷糊糊的睡了。另一边江枝几个看着车都开了。也没有见张桂兰上车,三个人心照不宣的没有一个人提起。 路上就下起了大雨,车在泥路上很不好走,有时还的陷进泥里。要男的下去推,这一路等到大院时,外面漆黑一片,只能看到大院里各别人家的灯亮着。 雨还在下着,好在几家的男人见女人不回来,提着雨衣过来等,男人们用雨衣抱住孩子,女人提着东西,到楼道里的时候。除了孩子,都浇透了。 王丽家的男人不在家,王丽又要抱孩子又要提东西,等进楼道时,她的脸都黑了。买回来的米都被淋湿了,别的东西更不用说了。 “回家吧。”虽然知道回来晚不怨她们,可赵雪军的脸色还是不好看,抱着儿子先上楼了。 王百军虽然没有说什么,可到楼道后就把孩子放在地上,接过赵春梅手里的东西就上了楼,可见这都是生气了。 江枝回到家,看男人生气,也不敢多说,先给孩子换了衣服,这才进了厨房,今天去城里,她特意带了盆,就是打算买块豆腐回来,这一路下雨豆腐都弄碎了。 江枝哪还敢说出来,忙把豆腐炖上,上面蒸饭,弄好了出来时,见男人脸色还不好看,笑道,“俺们这还赶上车了,嫂子连车都没有赶上。” 江枝原本的意思是想让男人听了这话觉得她这还算不错的,这样也就不用再生气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李雪军就急了,“那你们怎么不让车等等?一起进的城,这点事都办不明白,仍下个一个女人在城里怎么办?” “没事吧,嫂子还可以住旅店。”江枝没想到会这样,又后悔提这事了。 李雪军可不管,站起来往外走,“我去找宗国说说这事。” 看着男人直接就出去了,江枝胸口闷闷的,比自己家的事还上心,怎么不见得生气了,到是担心上了,可也不敢说出来。 楼下,杨宗国听到李雪军说了之后,到没有太紧张,“放心吧,像人家弟妹说的,回不来就在城里住一晚。” “没事就好。”李雪军听了杨宗国的话,到觉得自己大惊小怪了,叫了杨宗国到家里吃饭,被杨宗国拒绝了才回家。 杨宗国一个人了,却忍不住担心起来。 这雨一下就是一夜,次日一大早,杨宗国去队里训练过后,早饭也没有吃就开着队里的车进城了,只是城里这么大,杨宗国到了之后也不知道怎么找人,只能从客运站附近的旅店一家一家的打听。 可附近的几家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人,杨宗国最后干脆回到客运站守株待兔。 张桂兰哪里知道杨宗国来找自己,晚饭也没有吃,没有军号声她难得睡了个懒睡,最后还是被饿醒的,起来后简单的洗了把脸,没有木梳就用手把头发捋了一下扎了起来,换上衣服锁好门打听着工商局往那边去,带上了身份证还有租房子的合同,到那里交了二块钱的手续费,等着过两天来取就可以了,张桂兰想了想也没有什么让自己弄的了,算算日子白松两口子也差不多到了,今天起就回家等他们就可以了,这才往客运站走。 杨宗国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张桂兰,激动的跳下车,几个大步走上前去,就将人拉住,“昨晚去哪了?” 突然被拉住,张桂兰吓了一跳,待看清是杨宗国拍拍胸口,“昨天下雨,就在城里住的,杨营长怎么来了?出了啥事?” 想明白杨宗国的话,张桂兰看到人是奔着自己来的,马上就紧张起来,“是继军出了什么事吗?” “继军没事,这不是看着你一晚没回来,继军走时可把你交给我照顾了,你要是出了点啥事,我咋跟他交代?”杨宗国慢慢的松开手,“没事就好,走吧,上车吧。” 张桂兰见是来寻自己的,让人担心了也不好意思了,跟在李宗国的身后走,“杨营长真对不住,让你费心了、、、” “就叫我宗国吧。”杨宗国只觉得叫职位把距离也拉远了,“你要是不想让大院里的人担心,以后可不能说不回家就不回家。” 张桂兰看着前面大步走路的杨宗国,嘴里的话,在外人眼里定会误会他们是一对夫妻吧?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间,张桂兰收回了思绪,坐到车上之后,肚子的叫声打破了沉寂。 “找个地方先吃点东西吧,我连早饭还没有吃饭。”杨宗国开着车,双目直视前方,唇角衔起一抹隐隐的笑意。 张桂兰也没有料到自己的肚子会叫,羞的只差找个地缝钻进去,“好,今天我请客。” “那可得找个好地方吃,弟妹可还有小生意呢。” “宗、、宗国,我都直接叫你名子了,你也直接叫我名子吧,不然显得外道。”张桂兰觉得两人还不如都直接叫名子,不然看在人眼里总让人觉得像在敷衍什么怕人看到一样。 到不如光明正大的叫,也省着让人想偏了。 杨宗国笑道,“我看这个提议好,吃炒菜还是饺子?在外面做的也不干净,我也许久没有回家了,到我家去吃吧,让我妈做,我也正好看看我妈。” “行了,你看着怎么变便怎么来吧。”张桂兰也不觉得不好,两人关系正常,也不会有人多想。 杨宗国一路将车开到了杨家,杨老太太刚从外面提着菜回来,哪成想就见儿子回来了,隐隐看到车里有个女的脸色有些担心,待杨宗国介绍过之后,杨老太太脸上的笑才大了。 一听两人没有吃饭,更是热情,“赶巧我今天买的菜多,还买了条鱼,走,今天给你们做桌好的。” 打儿子离了婚一直也没有给家里来过电话,就是他们打那边也不接,杨老太太就差过去看儿子了,又怕给儿子心里增加负担,这才没有过去。 “妈,桂兰做饭的手艺你可比不过,今天你怕是露不出手了。”杨宗国把车停好,从后面赶了上来。 杨老太太拉着张桂兰在前面走,也不在意儿子的话,“做饭好吃这是好事,女人啊,就要会做饭,才能把自己的男人的身子养好了。” 夸着张桂兰,杨老太太就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还有那闹心的儿媳妇,心情难勉受到影响。 张桂兰忙把话给转开了,“阿姨,这鱼做糖腊的吧,不骗您,这都有半年多没有吃过鱼了,今天到你家可算是解馋了。” “好,那就做糖腊的。”杨老太太一被捧,又笑了起来。 这笑声一进楼就引来了一声回复,“杨阿姨,什么事让你笑的这么开心,也说说让我也跟着乐呵乐呵。” 人从楼梯上面探下头来,看到杨老太太身边的张桂兰一愣,“咦,是你?” 杨老太太拉着张桂兰往上走,“大国,你们认识?” “在路上遇到过。”张桂兰把话拦了过来。 她可不想让人知道她在城里租房子要做生意的事,一边求救的看了周付国一眼,希望他能明白。 ps: 啊啊啊,身边朋友都买车了,羡慕嫉妒恨啊。咱啥时能买车啊?下辈子吗?呼唤粉红票,然后推文《大富婆》《逆荣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