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借机撮合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一百零九章 借机撮合

周付国眸子一动,笑着点头,做的很自然,就连侦察兵出身的杨宗国也没有发现,张桂兰暗下佩服,又感激的对他笑了笑。 原本也不是什么事,也没有人多注意张桂兰与周付国之间的眼神交流,况且周付国看到杨宗国后,就拉着他说了起来,两人看着就知道感情很好,说话间也少了一些顾及和拘束。 杨家住在二楼,换鞋的时候张桂兰目策了一下,三屋一厅两卫,得一百多平,屋里的处处透着简单,可又不失大方和富贵,杨老太太让杨宗国去拿水果给张桂兰和周付国吃,张桂兰哪里好意思坐着,跟着杨老太太去厨房帮忙。 杨老太太也知道让张桂兰就坐在客厅里等着她也坐不住,也就不赶她去客厅,拉着她坐在厨 房里边摘菜边说话,“我家就宗国这么一个,都把他宠坏了,能跟他合得来的还真不多,继军是个性子稳重的,这样在宗国身边我也放心,可继军这孩子却调走了,你也别多想,他们这些当军人的,要是真天天回家,那才是怪事呢。” 没有细说,张桂兰也听出了杨老太太知道事情的始沫,笑道,“阿姨放心吧,我明白,我自己一个人在家也安静。” 杨老太太见张桂兰年岁不大却稳重,再想到商红,一脸的惋惜,“商红比你的年岁大,又受过高等教育,可现在看看,有时这受过高等教育的,还不如没有读过书的看得明白想得透,这日子多好,就非得闹腾得离了,现在还不吃不喝的要复婚,我们当老人的自然是想看着儿女好好的,可也得能管得了啊,宗国的脾气看着和气,可倔起来谁也拉不回来。” 杨老太太跟楼区里的人还真不好意思说这些心里话,张桂兰在大院呆着。又楼上楼下的,啥事都清楚,杨老太太也不用担心再被笑话了,总算是找到倾述的对像了,“你说我就想不明白,上次就劝过她了,她也认错了,按理说该好好过日子,可你看看她,这还没等把男人哄回去呢。就又沉不住气了。还骂人家对门、、、你说这事要是真闹大了。让人家夫妻感情不合了,这责任谁负?还不是宗国跟着受处分?昨天她那个妈还来找我说让两人复婚的事,说等有孩子就好了,哎。我就怕有孩子撑腰后,她就闹得越厉害了,有时想想,不如就这样吧,等寻到个好的再给宗国找一个。” “杨阿姨,感情的事也不是外人能管得了的,你也就操心了,宗国现在是营长,他自己的事情心里一定比谁都清楚。咱们这些外人指不定越帮越忙呢。”张桂兰上辈子虽然没有跟老太太接触过,可知道她并不是一个势力看不起人的,所以现在相处下来,也没有觉得拘束。 “你这孩子说的话让人能听进去,可不是。他那么大的人了,都是营长了,自己的事一定能弄明白,我啊就不给他忙呼了。”杨老太太又是羡慕又是碗惜,“你说我家宗国要是娶个像你这么懂事的媳妇得多好?现在怕是我都抱上孙子了,当初也是我非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可是现在看看哪里好了,娇纵又不懂事,三年了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私下吃药不想要。” 张桂兰苦笑,这是夸自己呢,还是败自己呢,一会说自己没有文化又说没有文好,好在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不然哪个听了都心里不舒服。 又活了两辈子,张桂兰在一般的事情上都不怎么计较,更不会把杨老太太的话当回事。 中午饭很丰盛,糖醋鱼、红烧排骨、炒鸡蛋、黄瓜拌的凉菜、还有炖的茄子,张桂兰看着在大盘子装的菜挤满了桌子,心下感叹,不是菜缺货,而是钱和身份的原因。 杨老太太拉着张桂兰在自己身边坐下,面对坐着杨宗国和周付国,“这菜今天我只帮着打下手了,都是桂兰下的厨,你们可多吃点。特别是宗国,不是一直说桂兰手艺好吗?今天你得多吃点。” 老太太还是最心疼儿子。 杨宗国夸张的先夹了块排骨放在嘴里,“香,比饭店做的好吃。” 还一边给周付国夹了一块,“你也尝尝,桂兰在家里一做饭,整个大院里都能闻到香味。” 张桂兰抿嘴笑,“阿姨,你看到没有,宗国这哪里是在夸我,诚心是我怕我抢这好吃的,都快骚的我抬不起头来了,还咋吃饭。” 众人都被逗笑了。 杨老太太也假意骂了儿子一句,这话题才从张桂兰的身上移开,没有人喝酒,不过一顿饭吃的却很热闹,张桂兰也没有不放开,大大方方的吃了一碗半的饭,还吃了很多的肉,等临走时才苦恼起来,指怕这又要长肉了。 下楼的时候,在楼道口遇到了商红和商红的母父,周付国一见,就拉着张桂兰先走了,把地方让给了他们说话。 走到了小区,张桂兰才慢下步来,“今天的事谢谢你了,其实我就是不想让人知道我在做生意。” 周付国看到了铺子,张桂兰知道他们这些人精明着呢,瞒不过去,到不如直接坦诚说出来,也能让对方更愿意帮着保守秘密。 “不用谢,这事我也不有帮你什么,再说我总不能恩将仇报吧?”周付国半玩笑的语气,让张桂兰彻底放心了。 “你是从农村出来的,怎么看着说话不像农村人?”周付国笑意的看着张桂兰。 张桂兰看得出来他的疑惑,当他直接问出来时,不觉得他唐突,到觉得他这人是因为性子随和,“还不是跟你们城里人学的,我的学习能力很强。” 半真半假的话,带了一丝玩笑的语气。 周付国笑了,也没再多说。 楼道里,被商家人拦下的杨宗国又折回了家里,进屋后就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商父也在部队里呆了多年,哪里向人服过软,特别还是自己的姑爷,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容不得他在端着老丈人的架子。 “快坐吧。”杨老太太刚想说怎么不先打个电话,就又将话憋回去了,这是怕儿子跑了,直接来堵人了。 商母一脸的尴尬,拉着杨老太太的手不知道说什么,又看了低着头的女儿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在沙发上坐下了。 一边先开了口,“宗国,咱们两家虽然不在一个院里,可是也算是都知根知底的,把商红嫁给你,我和你爸从来都没有担心过,也知道家里把商红给宠坏了,我们就总想着你比她稳重,能让着点她,没想到这孩子闹成这样,这几年委屈你了。可有句话也说的好,两人能在一起成为夫妻,那也是几世修来的缘分,这舌头和牙还有碰在一起的时候,何况是夫妻了,哪有不吵不闹的。” “宗国,这事我们家长也不知道,你们就把婚离了,商红回来后我们也骂了她,你们年岁还小,不明白半路的夫妻没有原来的好,总是不能跟你一条心。”商爸爸适时的接过话,“今天我们两位当老人的也放下了脸来求你,你心里到底咋想的,说说吧。要是真不能再复合了,我们也不怨你,这是商红自己闹的结果,怪不得别人。” 商妈妈还想说什么,见自家男人对自己摇头,无奈的闭上了嘴。 杨老太太不喜欢商红可又觉得日子要是能往好了过就往好过,离婚的事到底不怎么光彩,哪怕错在女方,在另人嘴里也不会说男方的好话。 “宗国,妈还是那句话,这事你的事你自己决定。”杨老太太深深叹了口气。 一直被人盯着的杨宗国这时才抬起头来,看向站在门口低着头的商红,“我给过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你也说过会改,我看就是这次我答应复婚,过不了几天你还会猜老毛病。并不是你做不好,而是你的性格决定了你永远不可能把以前养下的毛病改掉。” “宗国,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就是再回到大院我也没有那个脸。”商红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她一哭,商妈妈的眼圈也红了,“宗国,就真的不能再给商红个机会吗?爸妈给你做保证呢?要是她再那样任性,不用你开口,爸妈就领她回来,你看行不行?当妈救你了,你不知道这几天商红回来,也不吃不喝的,人瘦了一大圈,这孩子心里是有你的,她和你闹就是把你当成了亲人才闹的啊,你看她什么时候在外人面前不端庄了?” 商妈妈又求向杨老太太,“老姐姐,看在商红这孩子平日里尊你把你当亲妈的份上,你也帮她说句好话吧?两个孩子不能就真的这么散了啊?” “行行行,我劝我劝。”杨老太太最是心软,拍拍商妈妈的手,看向儿子,“宗国,要不先不腹婚,让商红跟你先回家过吧,一年内你还是接受不了她,再分开好不好?” ps: 其实八八还是想挽求商红地,不过都说狗改不了吃屎、、、呸呸呸、、纠结中啊、、、别骂八八啊、、、呜 、、好多的粉红票票,我要存稿去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