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借钱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101章 借钱

张桂兰心中不喜欢,面上也没有表出来,笑道,“江枝来了,快进来吧。” “嫂子,俺找你有点事,还是出来说吧。”江枝的声音很小,不过就站在门口,屋里的白松两口子自然也听到了。 白松一个大男人,自然没有多想。 到是朱蓝,往门口看了一眼,虽然只是一眼,也将江枝从头到底打量个遍,快速的收回目光,心底也有了一番的计较。 张桂兰明知道江枝这副难以开口的样子,定是有事求自己,不愿答应,又不好当面拒绝,只能带上门跟她站在楼道里说话。 “是啥事啊?”张桂兰心想若是江枝还说用缝纫机的事,自己已经说过她可以来家里用了,实在没有必要弄出这副样子来。 “嫂子,老家来信了,俺公爹病了,说是在镇里住院了,来电报让俺们往家里邮点钱,前天开的支,这个月家里要用的东西太多,手里也没有留余钱,哪知道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嫂子,你看能不能先借俺家点钱?等下个月军儿爸开支了,俺就还你。”江枝生怕不借,又忙保证,“要是你信不过,写张借条也行。俺实在没有办法了,在这个大院里只认识嫂子。” 张桂兰听是借钱,到没有多大的惊呀,心下奇怪,“军人的家里有急事用钱,可以跟部队提前预支工资,你家公爹住院这是正事,部队不会不同意,李指导员跟队里说过了吗?” 借钱张桂兰到也觉得没什么,只是看江枝这样子,难不成要借的很多?她手里也没有多少,何况现在开店还要用,到也拿不出多少来了。 江枝一脸的为难,“嫂子,俺也不瞒你,俺公爹这次来电报只说二十块钱就够了。军儿他爸以为俺手里还有,让俺今天准备出来,他明天让人邮走。可俺昨天去城里多买了些米,只剩下八块钱了,所以这钱不够了,又不敢跟军儿他爸说,怕他怪俺,俺才想着先到嫂子这里借十五块钱。” “是这样啊,那行,你等着。我给你拿去。”十五块钱对张桂兰来说还不算事。 江枝见借了。感激的连连道谢。“嫂子,谢谢你了,不然俺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开支后的几天。家家都忙着买米买油,家家也没有剩下多少钱,俺真不知道到哪里去借。” “要不然这个月家里也没有剩下多少钱,老罗走了,家里我一个人也用不了多少的米,所以也就没用。”纵然能拿的出来,张桂兰也不想露富,解释了一句,才转身进了屋。 江枝撇撇嘴。心想做小生意指不定挣多少呢,这次去城里她特意打听了一下绿豆 糕的价钱,可一块钱一斤呢,现在罗家最少也得有二百块钱。 不过借十五块钱,就一副为难的样子。 要说这人要是心不正了。不管对方怎么做,她都会往歪了想,刚刚借钱时,张桂兰可是连 犹豫都没有,在江枝这也没有换来好。 张桂兰其实衣服兜里就有钱,她说进屋去拿也不过是个借口,她是跟本就没有想过要借钱给江枝,要是江枝是个好的,她二话都不会说,经过这几次之后,张桂兰也看出来了,对小人来说,不管你怎么对她她也不会真心的谢你,指不定背后还说你是在看她笑话呢。 朱蓝见张桂兰进来了,脸色又没有开始时高兴,上前问道,“出啥事了?” “没事。”张桂兰压低了声音,“对门的,想跟我借钱。” “可信吗?”现在这个时候,家家都没有啥钱,这要是借了钱过百的都要利息。 “没事,我现在就跟她出去说没有。”张桂兰没把白松两口子当外人,也就没隐瞒,“也不深交,就是住对门。” 朱蓝点点头,“行,那你去吧。” 张桂兰看也差不多了,开了门又出去。 一脸为难的看着江枝,“原本我也没有买什么,这回去找钱才想起来,在城里住旅店花了点,又买了些棉花和被面,这手里也就剩下十多块钱了,也不够十五了。原本说这钱我也能拿得出来,你也知道当初我做了点生意,手里存了点,后来跟老罗回老家,钱给两家父母留了些,手里也就没有钱了。你看看这可怎么办?要不我留点,你先拿五块钱去,再去楼上看看呢?” 江枝整个人都愣住了,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嫂子,没、、、没事,那就不用了,俺去别家在看看。” “你看多不好意思,你头一次找我开口借钱、、、我就、、、二十块钱也不是小数,不然你就跟雪军说,让他去队里先预支出来一个月的,他知道了实情也不会怪你,毕竟过日子花了,又不是你乱花了。”张桂兰提醒她。 “好,俺知道了,那俺就不打扰嫂子了,家里还有客,嫂子快回去吧。”江枝紧攥着拳,强忍着张桂兰进屋了,脸才撂了下来。 出来这么久了,家里孩子还病着,江枝也没有太多的功夫生气,咬着唇进了屋,心知张桂兰一定有钱,对自己不如以前好了,一定是自己平日里把她给得罪了,暗暗后悔当初就该把她哄住了。 楼上王家和宋家不用想,哪里会有钱,江枝只能晚上等着男人回来说了实话,李雪军到没有说什么,只说知道了,次日就去队里预支了工资,让人帮着进城里打走了。 至于张桂兰是跟本不打算再与江枝交往,白松两口子来的当天,她用腊肉和白菜做了饱了饺子,第二天一大早带着白松两子口就进了城,直接到了店铺。 店里都收拾干净了,只差往里摆东西了,虽然只有四十平,可是却比在镇子里的房子好多了,前面能做生意,后面二十平还能住人,在床的对面可以摆个灶台做饭,朱蓝一眼就喜欢上了。 以后这里就是家了,白松面上不说什么,可人在屋里转着,不时的搓搓手,明显是紧张了。 “白大哥,你对这里也熟悉,家里就缺做饭用的东西了,我和嫂子在家收拾,这些就交给你了。”张桂兰掏出十块钱塞到他手里,“这些钱可不是我的,等挣了钱都要从挣的钱里扣出来,你别不要啊。” “行,我去买。虽然有几年没有回来了,不过哪里卖这些东西我还是知道的。”白松把钱揣好,笑呵呵的走了。 朱蓝看着自家的男人笑了,感叹不已,“这些年来,我可是头一次看他这么开心,虽然退伍了,可是他的那颗心啊,一直留在了部队里,昨天你没看到呢,我们在部队的大院时,他呀激动的都不知道迈哪条腿了,不过后来站岗的小战士没有认出他,他还挺失望的,好在他自己想开了。” 朱蓝与白松也是打小一个村里长大的,又订了婚,结婚二年后,白松才退伍的。 “嫂子日后不用担心了,有事能忙起来,白大哥就没有心思想旁的了。”张桂兰能体会到白松的感受,对于一个军人来说,离开部队就是他们一生最大遗憾的事,“嫂子,你也是头一次来城里吧,正好咱两去看看架子做好了没有,我也带你逛逛,被子我做出来了,被卓还没有买,咱两正好一起挑一个。” “不用花那个钱了,家里的被子我都带来了,又要带着缝纫机,农村的锅跟城里的不一样,所以就没带来,还是去办正经事吧。”朱蓝说话敞亮,办事也利落。 张桂兰就喜欢她这一点,也不跟她客套,“那行,咱们走吧。” 锁了门两人就直接走了,小哑巴那里早就把晾衣架做出来了,跟张桂兰说的样子一样,而且全是木头做的,外表都打磨过了,质量一级。 店里要用的架子最少得六个,小哑巴这些天显然一直在忙这个,安装好的就有十个,还有一些没有安装的,看着也不会少了。 木头做的太沉,还有一些衣挂和裤夹,张桂兰和朱蓝拿不过来,小哑巴也帮忙,东西拿到了店里,白松也买了做饭的东回来了,还抗着一灌气,白松安装灶台,张桂兰让朱蓝去买菜做饭,自己跟小哑巴去把那些没有组装的架子拿过来,在店里组装直接在店里卖,正好小哑巴晚上也可以一直吃晚饭。 朱蓝没干,“我力气大,跟小哑巴去搬东西,你去买菜,正好我也不知道去哪买。” 张桂兰听了觉得也对,三个人分工而行,去市场张桂兰买了两斤肉,现在的菜缺少,甚至跟本买不到,她就买了块豆腐,先买了十斤米,盐啊各种佐料买了些,看着东西不多,可提起来却也很重。 中午饭就是红烧肉,还有炖大豆腐,虽然只有两个菜,不过量做的大,又煮了一大盆的米饭,四个人吃的饱饱的还剩下了。 下午就简单多了,包括小哑巴在内,四个人坐在店里组装架子,虽然不用奔波,可工作量大,四个人忙到天要黑了,还剩下几个。 ps: 创业了,不太会写创业啊,有不足之处,各位小主,体谅则个吧。还有十天月底,扭身摆腰呼唤粉红票,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