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喜欢从这里开始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103章 喜欢从这里开始

罗继军只一瞬间神色变恢复如常,目光在人群里扫了一周,才沉声的开口,“这是怎么回事?以为离的远的,就可以没有规矩了?别忘记了,你们是军人,不是市井泼妇,竟然还打群架,都有力气了是不是?既然还有力气,那就今天加二十里负重。” 凌厉的目光再次在人群里扫了一眼,罗继军才转身大步离开。 挺拔俊朗身材,冰冷如刀削的脸颊,只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压迫感,那是久居上位者的的气势,这房子里的都是从部队医院调来的,哪里见过这样的气势,一时之间都被震住了。 明显双眼冒喜感,甚至眼睛追着罗继军的身影而去,春心大动,还有年岁更小的,忍不住就当场议论起来,“这就是咱们的首长?好年轻啊,不知道结婚了没有?” “就是太吓人了,一个眼神都能吓的人不敢动。” “你懂什么?那叫帅。” 一时之间因为抢床铺而打起来的小姑娘们也不吵了,话题都围着罗继军转,就是被人带出去加跑二十公里的时候,也没有一句怨言。 其中,最为安静的就是孙梅,趁着四下里没人注意,赵雪偷偷的问,“孙梅,你怎么一直不说话了?” 孙梅扯出一抹甜甜的笑,两个虎牙也露出来了,“没事。” “你说你都二十五了,看着比我还小,这也太不公平,你是怎么保养的啊?”赵雪看到孙梅娇小的样子就忍不住唠叨。 两人从小在一个大院长大,孙梅早习惯赵雪这样子了,笑道,“好了,别说话了,万一被抓到,还不知道要被罚多少呢。” 赵雪忍不住嘀咕,“你说好好的医院不呆。你非要申请随部队,现在把咱们都当兵训上了,跑完这二十公里,还不得要了我一条命。” “现在后悔也晚了,存点力气跑完再说吧。” “就你脾气好,我真想不明白,你条件那么好,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医生,又有那么多人追,干嘛非要到这么苦的地方来?你爸妈一定不同意吧?不用想也猜得到。你是不是先瞒着家里人了?” 对于赵雪的追问。孙梅只淡淡一笑。赵雪翻白眼,就知道是这样。 孙梅也算是红二代,家里又只有她一个,那可真是被捧着长大的。偏偏孙梅长的一副娇小的样子,可却性子却跟男人一样,沉稳又有主见,二十岁就取得了医师资格证,又到各大医院进修了三年,现在在部队医院里也算是主治医生了,不想只呆了两年,她竟然选择了随部队,又跑的这么远。孙家当然不同意,孙梅就先自己把一切都办妥了,等孙家知道信的时候,孙梅马上就要准备出发了。 孙妈妈气女儿做了主意,连女儿走的时候也没有来送。整个医院里也只有赵雪知道孙梅的家世,当日在火车站时,几乎家家都来送了,偏只有孙梅一个人,自然也被人猜成是从哪个农村里冒出来的。 这时人群里突然有人惊呼出声,“我想起来了,上火车那天,首长身站着个胖女的,是不是他媳妇啊?” “不许说话。”前面的男队长喝道,人群里马上又安静的。 让众人安静的却是那女子的话,大家都回想起了那天火车站的事情。 “我也想起来的,不过那女的穿的那么土,看着年岁也挺大的,该是首长的老乡之类的吧?”赵雪明显对罗继军也有好感,自己找着理由解释。 孙梅只淡淡一笑,也没有接话。 二十公里跑完后,天都大黑了。 回到营房身子粘到床,赵雪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孙梅却一点睡意也没有,脑子里满是今天看到的那道身影,她就知道真正的好男儿在军中,今天终于让她遇到了。 打在火车站那一刻,看到罗继军的时候,她的目光就从那个男人的身上移不开了,别人不知道,孙梅却清楚的很,她以前在一次的比赛表彰大会上见过罗继军,那天他军中比赛得了奖,从那时起她就观注起那个永远冷冰冰的男人。 这次一直要随军,也是她知道了罗继军要到这里来,才追着来的,她知道罗继军的一切,甚至他娶的媳妇也是为了报恩,那还是个连字都不识的村妇。 长夜漫漫,罗继军的营房里,灯还亮着,他手里握着笔,笔尖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声响,走了也快一周了,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可这次罗继军只要闲下来,心里就不断的想着媳妇在做什么? 城里,张桂兰在第三天终于回家了,带着几块布回来,还有剪好的小内衣,都是要用缝纫机做的,而且她也剪了几件女士的衣服,除了给朱蓝做的,还有给白松做的衣服。 在外面三天才回来,张桂兰一进大院就引来不少的侧目,张桂兰看到之处,人们的目光都避开了,张桂兰也不理会,直接就进了楼。 进屋还没有多大一会儿,王丽就来了。 一脸神神密密的,“嫂子,你走的这几天可不知道大院里是怎么传的,说你在城里有人了,还有的说你跟杨营长,反正说什么的都有,你说咱们这可是军属大院,咋素质这么低呢,又开始传这些没边没影的事了,要是让上级知道了,又要开大会了。” “嘴长在她们身上,爱传就传去吧,又不会少块肉,我自己行得正就行了。”张桂兰把外衣脱了,这几天在城里忙乎,看着好像还瘦了。 “可不是,也不知道他们想啥呢,不过听说好像是江枝跟人说你家来了一男一女,你跟他们走了。”王丽这两天被赵春梅和江枝排挤,心里就憋着一口气呢。 “啊,那是我干哥哥和嫂子。”张桂兰抿嘴一笑,猜到这是起内讧了,“江枝那天来借钱正好撞到了,人是来城里做生意的,这不是我这几天就在城里帮着忙乎了。” 王丽大惊,“做生意?那得不少钱吧?哎呀,看看怎么样?人可不能只看外表,别看人从农村出来的,可现在来城里做生意了,比咱们强啊。” “可不是,我干哥哥也曾是咱们部队的,后来复伤退伍了,人不错。”张桂兰看王丽嫉红了双眼,也不在意。 “做啥生意啊?嫂子也一起做了吧?这回请不请人了?” “卖些女装,生意刚弄起来,就他们两个人,现在也不用请人。”张桂兰不愿多说,“江枝没到你们那借钱?” “哟,嫂子又不是不知道,整个大院里也就我家最穷了,哪里还有闲钱借人啊,不过江枝手里不是还有二十多呢吗?上次进城一起买东西,回来的时候掏钱买票,我可看见她手里有二十多呢,这是啥事啊还要借钱?咋没有听说呢?”王丽激动不已,觉得今天没有白来,要是能打听出来什么秘密就更好了。 “啊,是这样吗?她跟我来借十五块钱,说自己只有五块钱了,难不成有什么难言之隐?”张桂兰到真没有料到江枝还藏着这个心眼,庆幸没有借钱给她,不然怕是这钱有去无回了。 江枝手里的钱够了,还到自己这里来借,明显是觉得自己做生意挣钱了,然后想在这里弄出去点,在想着自己的性子好,不还自己也不会说什么。 张桂兰越想脸色越冷,看着老实的人,心里的算计比谁都多,不过她江枝就真的这么肯定自己会不开口往回要钱?她可真是估高了自己。 王丽啧啧嘴,“看来这越老实的人心眼越多啊,咱可比不了。” “也是呢。”张桂兰附和了一声。 王丽得了好处,高兴了,“嫂子,你也刚刚回来,我会不打扰你休息了,改天再来坐。” 看她急着找人扯话去,张桂兰也不挑明,送了王丽走后,关上门脸才沉了下来,细想一下她也没有得罪江枝啊,甚至对她很照顾,没有料到最后反过来被咬了一口,还不知道哪里错了。 既然自己不去招惹 她,她到来给自己抹黑,那就不要怪她心坏了,张桂兰是不爱计较,可不爱代表着就任人欺负,这辈子她一直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不过好像江枝那么多心眼,并没有看透这一点。 外面,王丽早就安奈不住接着人说了起来,这传瞎话就是这样,一个传一个,到最后就变味了,在大院里传了一圈,王丽心里舒服了,这才回了家。 江枝那边,李雪军一回来就隐隐听说自己家有钱不去别人家借钱,心思不正的流言了,连想到前两天家里来电报的事,回家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你和嫂子借钱了?” 江枝正在做饭,人从厨房刚迎出来,就被李雪军的一句话给问的僵在了原地,看她这副样子,不用再多问,李雪军也知道是真的了。 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唯一肯定的是失望,“那我问你,外面传嫂子与宗国的事是不是也是你传的?” 原本听到外面的留言,他没有多想,甚至有人说与自己媳妇有关,他更没有多寻思,只觉得那根本就不可能,现在却发觉是他想错了。 ps: 写了两个小时才写完,实在对不起啊,明天不六点更行吗?上午起来写,实在写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