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妇联来人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105章 妇联来人

等白松回来听了朱蓝说的话,也吓了一跳,“这么贵也有人买?” 在白松眼里那就是块布啊。 朱蓝也还惊嘘着呢,“要不是,而且一买就是两件,那件衬衣就五块钱,要是一天卖一件这也发了。” “咱们卖的是样子,她买走一件,身边的人就会借了去做,所以说为了咱们的东西价钱能一直不便宜,咱们得自己注册个品牌,这样才能保住它的价值。”张桂兰一直在想这件事,而且她也得去工商局去咨询一下这件事,上辈子她也不懂,“既然也差不多了,下午就开业吧,嫂子和大哥留在店里忙,我就去工商局,这事越早办下来对咱们越有利,东西不能便宜了,咱们这可是每一件都人工做出来的,至于咱们的晾衣架,就十五块钱一个吧,去了人工和材料,挣十块钱也行,毕竟这东西也卖不了多久,只能挣眼前的钱。” 朱蓝又是乍舌,“会有人买吗?一个月最多的也就三十多,谁会拿出一半的工资买这个啊。” 就是几根木条啊。 “放心吧,有钱人不差这十五块钱。对于穷人来说,你就是五块钱,他们也不会买,所以嫂子就不要担心了。”每次能买出去,张桂兰更有信心,“现在的人都吃得饱了,虽然有些家还吃的不好,可对城里的一些女孩子来说,她们开始追求美了,你看看烫头的那些人,还不是很多吗?” 朱蓝认同的点点头,也觉得张桂兰说的这番话有道理,白松赶两人做饭去,“妹子下午要去工商局,快做饭去吧,吃了下午好开业。” 能挣钱了,白松也高兴,不然这样干花不挣,特别是自己家还一点钱也不拿。他心里很不安生。 中午饭打了豆腐汤,二合面的大饼子,张桂兰从家里又带了些泡菜来,三个人吃完后,就把牌匾上的红布扯了,张桂兰就去了工商局,到那里打听了一下,是可以申请的,张桂兰直接就按手续把事情办了,怕朱蓝和白松第一天在店里忙不过来。就急忙的回去了。 一进店里。可不是好些的人。多是好奇打量又不敢碰的,朱蓝就在一旁学着张桂兰卖货时的样子,拿过来让人进去去试,可一些保守的人哪敢试。都直摆手,不卖也不走,就在店里打量。 朱蓝无法,也不能强求人买,白松就负责看着,眼睛盯着每个在店里的人。 张桂兰回来,可让朱蓝松了口气,“这些人都不敢试,你看看又不买。” “没事我来。”张桂兰先在人群里扫了一眼。从衣着上看人,随后挑了一件,递到人面前去,“虽然看着挺特别,可穿着好看。也能保形,你可以先试试。” 众人的目光就都落到了那个女人身上,女人一时之间犹豫了,要是没有人看着,她还真被张桂兰的介绍给打动了,偏偏这么多人盯着,想着要是试了会不会被人说不正经? 张桂兰早就摸清了现在人们心里的想法,笑道,“这内衣可是专门给咱们女人做的,穿在里面自己舒服,又不是穿在外面处走着给人看的,谁能说啥话,别的不说,我们店里的内衣,可都是全国独一份,每件都是我亲手设计出来的,别的地方都没有卖的,上午就有人买走了两件,说穿好了还过来,咱们都是新时代的女性,国外的女人穿得,咱们怎么就穿不得?” “国外的女人都穿这样的?”女人好奇的问。 “可不是,比这个还特别呢。”张桂兰说的可是实话。 “那我试试去。”女人显然被国外女人也穿的话打动了。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只要有一个试了一个买了,就会引得人们争相而买,等天黑关门的时候,存货的一百多件内衣竟然卖了二十多件,一件两块钱,总共挣了五十二块钱。 一天挣的快顶上别人两个月挣的了,朱蓝又忍不住担心起来,“会不会有人看咱们开,然后也开啊?” “这事咱们担心也没有用,在说这东西要真做得合适来,也得慢慢研究,不是拿过一个学着做就能穿着跟咱们家一样舒服的,这只是头一天,大家觉得新鲜,用不了一个月就不会这么多人了,咱们把前一个月经营好就行了,这样一年即使不卖东西,也行了。”张桂兰到没有多大的担心,“眼下这个月嫂子咱们两就得累点,多做些出来,大哥白天也多盯着点,防着别被谁给偷点什么。” “行,就这么办了,这几天你就在店里住吧,别来回折腾了,等不忙了再回去。”白松也放了话。 张桂兰也是这样想的,反正出来的时候已经跟杨宗国说要在城里呆几天,不回去也不用打电话给他,晚上开着灯,张桂兰和朱蓝一个剪一个做,忙乎到了下半夜这才休息。 第二天开门后,就迎来了一拨人,张桂兰在小屋刚要出去,看到进来的人又躲进了小屋,因为进来的人里其中有一个就是米兰。 米兰也认出白松了,“白大哥,你咋在这呢?” “是米兰啊,你咋来了?”白松跟罗继军是好友,自然认识米兰,就是罗继军与米兰之间的那点事,他也最清楚。 “我是和同事过来办事的。”米兰眼睛在店里扫了一周,也被店里挂的东西震住了。 这时已有另一个妇女站了出来,“这店是谁开的?店主呢?” 白松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来者不善,接过话,“我就是店主,有啥事就说吧。” “你就是店主?好,我们是妇联的,听人举报说你们这里卖影响妇女名声的东西,为了保护妇女,特意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妇人指着架子上挂着的内衣,“这是什么东西?这哪里是给正经人穿的,为了妇女的名声,我们妇联希望你们把这些东西收起来,不要卖资产阶级的东西。” 白松笑了,换成普通的农民还真的被她给吓住了,白松是谁?可是在部队里呆过的,“真奇怪了,妇联啥时候还管这事了?这衣服咋不是正经人穿的了?什么叫资本阶级?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话,文化大革命吗?我这可是手续齐全呢,就是公安局来了也没有权利不让我开店,妇联是做什么的?是怎么保护妇女的,而不是管别人说什么内衣,人家在里面穿什么管你们什么事?就是不穿衣服你们能咋地?吃饱了撑的,都给我走,别打扰我做生气。” 都说横的怕不要命的。 这妇女一张嘴就开始装横,原本是看着白松一身农民的装扮,特别是还跟米兰认识,单位里哪个不知道米兰是从农村来的,自然也没有看得起白松,却不想白松是个厉害的,脸上的肉一横,还出几分杀气来,一下子就被吓到了。 “白大哥,你不要误会,我们也是听有人反应这里卖的东西太淫乱,这才过来的,没有别的意思。”米兰马上和事老的接过话,“白大哥,你们这是卖的女人内衣吗?谁想出来的?咋弄个这样的点子呢?” 米兰心里隐隐猜到了张桂兰的身上,目光在店里打量了一周,没有见到人,到是只有一个妇人站在那,冷眼看地着她们也不说话。 “点子当然是想出来的,不然还能咋弄的,行了行了,没事就走吧,别耽误我店里卖东西,没看有顾客等着买衣服吗?”白松挥人赶人。 妇联的几个人哪里这么丢人过,都被白松不客气的给轰了出去,店里的张桂兰又坐了半个小时,看人不会回来了,这才从后屋出来。 朱蓝在卖衣服,也没有时间跟张桂兰多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张桂兰才提了几句与米家的事,白松听了直骂,“继军太糊涂,那个米兰当初我就觉得不是个好的,他还不信,现在好了,被一家子给利用,好在你心善,不然换成哪个女的也不会跟继军过下去,等他人回来了,我再说他。” 张桂兰抿嘴笑。 朱蓝笑骂道,“行了,这事都过去了,继军也知道米兰是啥人了,你再提起来还弄得大家心情不好,到是怎么有人到妇联说咱们呢?一定是看咱们挣钱眼开了。” “以后这样的事不会少了,大哥多注意些,要真有人闹事咱们也不用怕,到时直接把人赶了,要还不走,就报警。”张桂兰也奇怪是谁第一天就来打店里的事。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白松高兴的是今天晾衣架卖出去一个,“晚上关门了我去小哑巴那里看看,这东西还真不错,有挺多人问的,就是觉得贵。” “放心吧,只要有一个用着好了,就会有很多人来买,都给咱们做广告了。”张桂兰不担心这个,六十多个架子,能卖一千块钱,去掉分给小哑巴和原料的钱,剩下的两家分,一家也能分三百多块钱,况且这原料钱是自己钱的,自己拿的得近五百块钱。 不过饭还没有吃饭,就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看到进来的人,张桂兰脸就沉了下来,这米兰还真是阴魂不散,这又追上来了。 ps: 挣钱啊挣钱,张桂兰要挣钱,八八也要挣钱啊,嘿嘿接着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