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被牵怒了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110章:被牵怒了

米兰忙着挣脱胡有国的手,可越是想躲开,胡有国越紧紧的抓住她,甚至最后不顾米兰的反对,紧紧的将人揽进怀里,米兰慌了。 “有国,你先放开我,有话好好说。” 胡有国不松手,“米兰,你答应我吧,嫁给我吧,我太喜欢你了,打见到你之后就时时刻刻的想着你,一天见不到你都难受,你就体谅体谅我吧。” “我知道,都知道,你先放开我咱们在说好不好?”现在米兰只想将胡有国哄着放开了自己再说。 孤男寡女更在一小窝棚里,此时此刻米兰终于知道怕了,也开始后悔了,就是下再大的雨也不该进来,身子被胡有国紧紧的搂着不放开,米兰脸色吓的都白了。 有时偏偏就是如此,你越不想什么事情发生,就越会发生什么,已经失去冷静的胡有国开始撕扯米兰的衣服,不管米兰怎么叫怎么打都没有让胡有国停下来,身子被撕裂开那一刻,米兰眼里的光彩消失了,涌出来的是满满的绝望,黑暗里只能听到胡有国激动的粗喘声。 大院那里,杨宗国却正在跟罗继军打电话,“你放心吧,弟妹原来是在城里跟着白松两口子做生意,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我明天就去城里看看,找到了人让她马上打电话给你。” 罗继军的脸色不好,道了声谢就挂了电话,原本他想过很多幕媳妇接到自己信的神情,高兴、甜蜜、羞涩、、、、可是这些都不是,媳妇竟然消失了。 这让罗继军又感觉到了那股无力感,每当遇到米兰的事情的时候,他就无力的不知道怎么跟媳妇表达,甚至觉得愧疚,罗继军正在苦恼,听到外面有人喊报告,才打起精神,喊了声进来。 进来的是个女兵。确切的说是个女军医。 “报告首长,孙梅前来报道。”孙梅行了一个军礼。 罗继军回了一个礼,才开口,“有什么事?” 他可不记得让这个女军医到自己这里来过,原本就不好的心情,让两道皱紧紧的拧到了一起,蹙着眉头看着孙梅。 孙梅才露出甜美的笑来,也没有进来的那副军人干练的样子,“首长,咱们到这里也有些日子了。现在都安排妥当了。我们护理这边想开个不联欢。请首长批准。” 孙梅的笑很甜,目光清澈,每当她这样笑的时候,总会让人忍不住多看她几眼。就是她提出来的事情不妥,也不会有人则怪。 可今天孙梅显然高估了自己,眼前的罗继军脸都阴了下来,当场就没有给面子,“联欢?我就没有听说过在战场上还要联欢的,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要只想着玩就回医院去,这里不适合你们。去把你们队长叫来。” 罗继军跟本就没有给孙梅面子。 他喊过之后,眼前的女人不但没有走,反而站在原地。眼睛慢慢变红,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罗继军脸是彻底黑了,自己大步的出去了。 要是换成自己的媳妇,除非受了天大的委屈。才会红眼,可在记忆里,也只有那么一次,罗继军背后站在大营里,深吸一口气,这女兵们怎么连普通的女人都不如了? 事情很快就解决了,管理女兵们的队长还是罗继军任命过去的,被叫来后,直接以管教不利,被罚了五公里越野,这可真是杀欢给猴看,一下子让还蠢蠢欲动的女兵们都安静下来。 特别是女兵们的寝室里,大家都围关孙梅安慰她,赵雪一脸的愤愤不平,“不就是办个联欢吗?看他那神气样,独裁者。” “算了算了,我没事,也没有啥丢人的,就是辜负了你们的寄托。”原来孙梅能过去,也是被女兵们选出来的,其中也有孙梅自己的私心。 她想试试自己的魅力,可显然这样是不行的,不过并不代表着今天做的没有一点效果,以后罗继军该会认得出自己了吧?不会再像对待普通士兵一样看自己。 “孙梅,你就是性子太好了,要是换成我非得当面问问他,到了每一个新地方,都要给新来的战士开联欢会的,咋到他这里就不行了?还凶人,一个大男人凶人算什么厉害。”罗继军的形像在赵雪的心里大大折扣。 “算了,首长批评的很对,咱们又不是出来玩的。”孙梅笑的甜甜的,看得在场的人都越发不平起来。 到是其中也有人疑惑,“这次是有些不平,你没看到四下里很警戒吗?不会是真的要打仗吧?” “现在都和平年代了,和谁打啊。”赵雪不以为意。 孙梅却因为战友的话陷入了沉思。 至于去上海的张桂兰跟本不知道罗继军一直在找自己的事,在她想来,走了那么多天总该到地方了,一个电话和信也没有,多半是打起来了,哪里还会顾得上自己,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心里的怨恨,也慢慢的变成了担心。 快天上海了,周付国发现张桂兰心事重,也没有多问,甚至只要张桂兰不开口,他也不会主动说话,等下了火车后,周付国把要去学习的地方的电话号留给张桂兰,两人就分道扬镳了。 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和人群,张桂兰恍然又回到了上辈子,可惜上辈子那样的发达,却与最后孤苦死在小木屋里的她没有一点的关系。 重活一世,她一定要好好珍惜眼下的生活,靠自己去改变自己不再重蹈覆辙走向那样的命运。 张桂兰打听了一下,坐着人力车去了上海最热闹的地方,在那里找了旅店住了下来,安妥好这些,看着才下午,她就直接去逛街了。 换成这辈子她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农村人,到了上海这大城市还真会转向,可就因为多活了一世,见识的多了,繁华的上海在张桂兰眼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她住的本就是最繁华的街道,走了一条街就找到了商场,走时里面眼睛就不够用了。果然是大城市,这些东西在自己的那个小城市有些跟本就没有见过,张桂兰特意去了卖内衣的地方,看到了真正的胸zhao,心里略有些失望,看来自己还是太高估自己了,上前打听价钱,要三块五一个,张桂兰每样各挑了一个,现在这些里面还没有钢托。不过做的却比自己做的那些要精巧。张桂兰买也是想着回去按这样子学。既然要做这一行,一定要做精了,自己做出来的带钢托,到时这大城市的也比不过自己的。想到这,她又增加了信心。 买内衣时,见张桂兰买的多,也每件都给她抹了五毛钱,原本看着张桂兰穿的这么土不会买,却不成想买了这么多,最少也得有十件,张桂兰都是按自己的码买的,她也想明白了。挣钱固然重要,可是自己也不能不注重自己的形像,特别是想到孙梅时,此时罗继军可能每天都能看到孙梅,张桂兰就不觉得花钱心疼了。还特意给朱蓝也挑了两件,这才去了女装的柜台。 现在的衣服大同小异,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样子,不过布料却不同,不单一是卡其了,张桂兰最后干脆去了卖布的地方,到了那里就被一匹匹的布给吸引的移不开布了。 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张桂兰知道一家家的细看没有时间,就先大体的转了一圈,哪几家样品多在心里记下来,然后才回住处。 把东西放好,张桂兰才算帐,来的时候买卧铺花了二十二块钱,这一晚的旅店就是二块钱,加上今天买胸zhao花了三十六,这才每一天啊,就花了七十块钱,这时候张桂兰才感觉出大城市的味道来。 这折腾一天还没有吃饭呢,张桂兰为了省钱,干脆就到外面买了两个馒头回来,用茶缸子打了杯热水,就着吃了一个,另一个留做早饭,早早的洗了洗就歇下了。 张桂兰歇下了,在老家那边,杨宗国找到了白松两口子,再听说张桂兰去了上海后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这人怎么去上海了?” 白松回道,“桂兰只要拿定了主意,谁能劝得了。” 支口没有提做意的事,这也是他们先前商量好的。 “这是桂兰卖的东西?”杨宗国这才开始在店里打量了起来,虽然神态平定的收回目光,心里还是被吓了一跳,难怪米兰那么紧张,就是自己看了都吓一跳。 朱蓝知道自家的男人不爱说谎,上前笑着接过话,“哪呀,是有一次我看桂兰做这东西,问了后就想了开店的念头,这不就扑奔桂兰来了,然后让她帮着张罗开了这个小店。” 杨宗国也没有多想就相信了,再说他也觉得开店这种小事也没有必要说谎的,见他就这么信了,白松到是松了口气,“你找桂兰有急事?” “还不是继军,来了信,又打了电话,一直找不到桂兰,挺担心的。”杨宗军说了实情,又把米兰去的事简单的学了一下,“要不然我也找不到你们。” 朱蓝的脸一沉,“你可不知道米兰的威风呢。” ps: 一直没有打算过换男主啊,你们不要乱猜了,其实我觉得男女主都没有错啊,人总会在不同的年岁明白不同的道理,就像咱们小时候不好好念书被爸妈天天管也不当回事,可直到进入了社会才明白,要是念个好大学,或者怎么怎么样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以前我也不懂,别人这样教育我时,说我长大就明白时,我就总不以为意,现在明白了,可惜没有后悔要啊,感谢丫头们的粉红票,还有绿萝和南无观音的打赏啊,八八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把男主写渣了,让丫头们的反应这么强烈啊,不过我觉得可以理解啊,男主是个不懂感情又重感情的人啊,面对米兰的情和桂兰的情的时候,他并没有犹欲,而是一个是内久,一个是责任,他没有真正明白爱情是什么啊

上一篇   第109章:训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