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首长是想媳妇了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111章:首长是想媳妇了

杨宗国也听米兰说起过来店里的事,见朱蓝提到米兰不高兴,马上就转了话题,拉着白松说要喝一口,朱蓝看穿杨宗国的小心思,哼了哼。 杨宗国觉得不好意思,“嫂子,米兰那天去大院就被我说了,说的也挺重,我也告诉她别在搀和继军和桂兰之间的事,她一个女孩子被我说成那样,也算行了,反正她也不到你这里来,你何必质这个气。” “我就是看不习惯这种眼睛盯着别人家男人的,全天下的男人死光了,非得盯着人家的?还是就人家的东西好?” 朱蓝的话越说越难听,白松把她推走了,“去看店去,男人的事哪有女人搀和的。” 知道自己家的男人是要面子,朱蓝该说的也都说了,这才扭身去忙自己的,白松笑道,“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她也是真心的护着桂兰,你别多想,前几天我认了桂兰当干妹子,现在她护得比护我还紧。” 杨宗国笑了,“这是好事,怎么没有摆一桌?等继军回来了这事得重办一下,那我就先回去了,桂兰要是回来了,让她给继军去个电话,我把电话留下来。” “行。”白松也叮嘱他,“告诉继军不用担心,桂兰可比有些男人还干练呢。”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杨宗国走了。 杨宗国是开着部里的车来的,回部队也快,进自己的办公室,杨宗国连帽子都没来得急摘就拿起电话按了号码打了过去,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 “哈哈,当成桂兰了吧?我说你小子也有想媳妇的一天啊?”杨宗国先笑了起来。 罗继军听到是杨宗国有些许的失望,不过侦察兵的细心马上就让他又燃起希望,“人回来了?” “人可没有回来,到是还走远了,我也是昨天晚上才听到信的,桂兰帮着白松两口子开了个卖衣服的店商,今天我过去了,到了那里才知道桂兰去上海了,算算日子,现在怕是已经到上海了。”杨宗国怕他担心,直接劝慰道,“白松说桂兰比男的还厉害,让你不用担心,而且桂兰认了白松当干哥哥,两家现在处的很好,你就放心吧,我把你的电话留下了,让桂兰回来就打给你。” 罗继军脸上的笑沉了下来,“去上海?谁让她去上海的?怎么没有跟我商量一下?” 杨宗国笑了,“我说继军,你糊涂了吧?你一走就是一个多星期,桂兰能联系到你也行啊,能让咱们罗大队长犯糊涂也是不容易啊。” 罗继军虽然是被调到偏远的地方去了,可名衔上却升职了,从副转正。 这个时候罗继军可没有心思跟他打趣,“她自己去的?去做什么?” “是自己去的,不过做什么我没有细问,好像是买到卧铺了,看来桂兰也认识点有能力的人,这卧铺现在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那得是干部才能坐的。”杨宗国也是从白松那里听了一句半句的。 罗继军一听心里就更放不下了,“她认识人了?怎么认识的?干什么的?” 呃、、、、 杨宗国才发觉这老战友的醋劲不小啊,“继军,你别太紧张,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了,桂兰跟白松两口子在一起,我也就没有多过问,再说有白松在,桂兰交什么朋友也有他把着关,你就别担心了,别影响了工作,你要是真放心不下,明天我再去问问,看看是谁帮桂兰买的票,不过既然能买到卧铺想来该是个公务人员吧?这样一来,你就更该放心了。” 说到这,杨宗国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咦,我一会儿给周付国打个电话,前几天遇到他他说要去上海办事,不会是他帮着买的吧?正好那天桂兰也见到了周付国,看样子好像他两还认识。” 杨宗国无心一说,罗继军的脸阴的能都把太阳给遮住了,“周付国?他们怎么认识的?他到上海出差?” 罗继军的语调提了起来,声音也粗了。 “我说你消消火,哪里来的火气啊,付国什么样的人你还有啥不放心的?难不成还怀疑他们怎么的?”杨宗国见这动了怒,忙解释,“那天桂兰没有回来住,我担心就去城里找,就带她到我妈家吃的饭,她和我妈做饭,我和付国说话,那天商红父母也来了,你也知道我的事,哪里有别的,我可我告诉你,你别瞎啊。” 真要是让人家两口子产生什么误会了,杨宗国第一个跟自己过不去,自己的婚姻就没有走好,他也不希望好朋友走自己这条路。 罗继军也知道自己太紧张了,深吸一口气,“我没多想,明天你也别去了,为了这点事来回的折腾,等她回来就打给我了。” 杨宗国听了嘴上应着,心里暗骂还死要面子活受罪,刚刚可是出卖自己了,也不挑破,就挂了电话,可电话那头的罗继军却头疼起来了,这真是人不在家,还跑去上海了,到时非得好好教训教训让她明白以后再也不乱自己做主了才行。 罗继军心情不好的下场,就是加重了训练,这一天下来,士兵们到也习惯了,倒是那些女护士和女医生坚持不住了,一个个怨天怨地的,赵雪最是个爱八卦的,回来洗洗之后就出去转了,也不知道跟谁打听的,一脸幸灾乐祸的回来了。 叫着屋里的人都过来,才神秘兮兮的开口,“知道吗?原来今天那冷脸包公这么凶,原来是想媳妇了,让他那么冷,连媳妇都不要他了,真是太好了。” 还以为她会带来什么消息,竟然是这个,众人给了她一个白眼都回自己的床了,赵雪叫了几声没有人再搭理她,气囔囔的坐到孙梅的身边。 “我带的消息不让大家高兴?” “大家可都喜欢罗队长呢,你说他想媳妇了,你说大家能愿意听?”孙梅笑眯眯的看着她。 赵雪不屑,“他有什么好的啊?大家都喜欢他,不过我真奇怪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那冷脸包公这么挂在心上,一定很漂亮吧?” 孙梅低下头,让人看不到她此时脸上的神情,声音却与往日一样甜美,“或许吧。” 就那个土的要掉渣又不认字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罗继军,还说罗继军是想媳妇了,孙梅才不会相信,指不定那女人又惹出什么事来了,她可是听商红说起过,是个入不得眼的。 此时在上海,张桂兰这一天跟几家卖布的谈了一下,以后就在他们那里拿布,只要打电话,然后打款,就让他们把布料直接邮过来,事情甚本上已经办完了,张桂兰也给自己换了身衣服,特别是脸上的鞋也换了,在这大城市有便宜打折的皮鞋,花了十二块钱买了一双,在家里可要二十多一双,还给朱蓝也带了一双,想到白松的腿脚不好,张桂兰就给他选了一双鞋球,跟胶皮鞋也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底软了些。 至于给罗继军,张桂兰可是下了心思,买了一件白色的衬衣,现在流行男士穿的一种黑白格的裤子,张桂兰想到罗继军除了军装没有别的衣服,就给他买了一条,鞋就不用了,他们有部队里发的皮鞋。 直到把回家的票买好了,张桂兰也没有给周付国打电话,反正自己在上海也逛得明白,再说来的时候路上周付国还买了只烤鸭,张桂兰也觉得他不欠自己啥了,况且人家也只是客气的留了电话,她要真去求也显得太没有深度了。 这次总算没有白来,张桂兰买了些上海特产的糖果回去,家里也没有孩子,留着大人解馋,虽然她不爱吃甜食,可是这辈子太穷了,有时也会想念这口。 回去的时候可就没有卧铺了,张桂兰又大包小包的拿着东西,她自己先布了些布回来,其他的都直接发货了,折腾上海这一趟,五百多块钱就下去了,张桂兰人也瘦了一圈,住的贵环境又不好,吃的她又舍不得多花钱,能省的就省,不过她却给自己和朱蓝一人买了一套化妆品回来,其实也没有啥,就是一瓶液,一盒胭粉,还有洗脸的香皂。 算上来回的路上,加上在上海呆的两天,张桂兰一共用了八天,下火车的时候也是下半夜了,张桂兰一敲门,没等多大会儿门就打开了。 白松两口子笑着迎出来,一边接过张桂兰手里的东西,朱蓝一边打趣道,“我和你大哥就猜到你不是今天就明天了,还真是让你大哥说中了,你舍不得多花钱,今天就能到家。” 被人能惦记张桂兰的心暖暖的,坐到了小屋的床上,才把去上海这几天的见识说了一下,又把买来的礼物分给了两人,最后才扯着两个人看布。 这些布他们这城市可没有这样的料,朱蓝看了都笑得合不拢嘴,一边汇报着这几天家里的生意,直接把卖的钱给张桂兰了,足足有一千二百多。 张桂兰跟她撕巴了一会儿,没办法才把钱收了起来,太晚了,几个人这才歇了,罗继军的事白松也给忙乎忘了,第二天早上才告诉张桂兰rs

上一篇   第110章:被牵怒了

下一篇   第112章: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