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老家出事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118章:老家出事

晚上,罗继军像放开缰绳的马,张桂兰被他折腾的第二天早上都没有起来,眼看着中午罗继军训练回来了,才浑身酸痛的起来。 “这下还不知道别人怎么笑话呢。”张桂兰埋怨他。 罗继军看着媳妇脖子上的痕迹,眉眼眯成一条缝,不过眉头却紧锁着,张桂兰穿好衣服,把随着一直带着的丝布拿了出来,红色的还是罗继军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直都随身带着,米色的纱衬衣,脖子上一条红色的纱巾,下面是一条黑色紧身的裤子,张桂兰也就换了这一身的换洗衣服,不过配上她梳起来的马尾,像极了二十世经女生青春靓丽的样子。 罗继军只觉得自己的媳妇越看越好看,不过好像瘦了,“你这阵子又再减肥?别减了,一点也不胖。” “也没有,可能是太忙了,然后才没有胃口吃饭。”张桂兰没有说自己在上海那几天舍不得花钱,才瘦下来的。 昨天洗的衣服已经干了,可是脖子都是吻痕,张桂兰只能穿长衣遮上,穿习惯了裙子再换上裤子,总觉得不舒服。 罗继军拉过媳妇坐下,把打来的粥给她,“吃吧,先垫一口,等吃完了中午饭,我送你去坐车。” 张桂兰原本的笑意僵在脸上,哪里还有心情吃东西,只看着他,等着他下面没有说完的话,难怪进来的时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家里出事了,那个姓董的女人怀孕了,肚子都鼓了起来,找上门去了。”罗继军也没有料到会变成这样,“海英跑到城里来了,咱两都不在家,杨宗国把人先留住了,海英啥也不说,宗国多问了几句,她就一直哭。直到家里的电话打到队里,宗国才知道怎么回事。” “宗国来了电话,说看海英受到挺大的打击,她现在最听你的,你回去劝劝她吧。”罗继军满嘴的苦涩。 一面是家里的事情,一边是对不起媳妇,大老远的过来了,才住了一晚就让人回去,还是因为自己家里的事。 张桂兰原本的火气也消了,低下头闷声不语。虽然已经不生气了。可就是高兴不起来。难道还差这两天?可罗继军已经开口了,她又不能再说什么,心里到底还是怨的。 “我、、、桂兰,委屈你了。”罗继军见媳妇不开口。搓了搓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行,那我一会儿就走吧,我来的时候问过了,回去的火车是晚上五点多,从这里赶到火车站还要六七个小时的客车呢。”张桂兰埋头吃粥,也不再多说。 “我开车送你,吃了午饭再走。”罗继军强硬道。 张桂兰真想说一顿饭你就不用愧疚了吗?到底没有堵气说出来,罗继军也知道媳妇在堵气。可眼下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总不能让人一直住在杨宗国家,要是杨宗国没有离婚也行,偏他还离婚了,万一传出点什么。岂不是让人家好事办了坏事。 到底中午饭没有吃,张桂兰收拾东西就要走,罗继军见媳妇堵气不语,也只能拿过她的包,两个人上了车,车早就准备好了,司机是个年轻的小战士,张桂兰一上车就开口叫了声嫂子。 人家笑呵呵的,张桂兰也不好意思甩着脸子,笑着打招呼。 罗继军坐在前面,不时的回头往后看一眼,张桂兰扭头看着窗外也不理他,一直到下车到了火车站,两人也没有说过话。 “票买好了,这钱你拿着。”罗继军掏出五十块钱递过去,“这几个月存下的,去了我自己买烟和今天买票的,都在这。” “我有,你自己留着吧。”张桂兰见这整整齐齐的一小叠钱,鼻子一酸,忍不住埋怨,“你妹妹就那么重要?我大老远折腾来,你就不能让我再多留一天?还说想我,都是骗人的话。” 说着说着,泪就流了下来。 张桂兰知道自己该体谅他,可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心里觉得委屈,又觉得自己有些娇情,总之各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媳妇,是我不好,下次一定再也不这样了。”罗继军忍住将媳妇揽进怀里的冲动,抬头擦她脸上的泪,“别哭了,我该心疼了。等海英的事处理好了,你再过来。” “你让我来我也不来了,省着来了就让你赶走。”哭了一会儿,心里总处是好受了,张桂兰才收住了泪,破涕为笑道,“到时我还消失,让你找不到我。” “你敢。”罗继军眼神一厉,“不许任性,在家等我,这边、、、也很快就会完事。” 罗继军说的很隐晦,张桂兰没有深问,自己知道真正的原因,也知道这是军事机密问他只会让他为难,不想让他心里难受,张桂兰选择了忽视。 买的是卧铺,这么晚来还买到了,张桂兰也没有问罗继军是怎么买到的,票是开车的小战士拿回来的,还有一提的水果和面包,这边的天气热,一年四季如夏,水果很便宜,张桂兰到这里还没有时间逛呢,就被赶了回来。 临上车前,张桂兰叮嘱罗继军照顾好自己,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在车厢里,张桂兰从窗口看着笔直站在那望着自己的身影,直到火车慢慢的走了,再也看不到了,可仍能感受到那身影一直站着没有动。 心酸的张桂兰又自己抹了会泪,才好了会儿,同车厢的人有看到是军人送她来的,也都知道她是军嫂,见她哭都纷纷上来劝她,让她也不好意思再伤心了。 上车的时候都六点多了,又哭了一会儿,外面的天也黑了下来,张桂兰就早上吃了口东西,现在也没有胃口,只了个香蕉就躺下了。 张桂兰在往家赶的时候,大院里却热闹了起来,女人聚在一起,就是爱东家长西家短的,罗海英呆在杨宗国家的事已经不算是秘密了,可还是让大家爱说这个话题。 “杨营长这几天一直住在营里?那不用换洗衣服吗?” “哪呀,昨天还跟我家那口子一起回来了呢,说是拿衣服的,不过啥时候走的可不知道。”王丽很喜欢被众人捧着的感觉。 自己家的男人进修回来了,而且现在升了职,从副升到正,她也算是熬出头了。 “啧啧,孤男寡女的,这可不好。”有人巴哒嘴。 赵春梅横了王丽一眼,“你可留点口德吧,昨天明明杨营长进家都没有关门,取了衣服就走了,咱们在楼道里可都看到了,咋还说没有看到呢?可不能开这种玩笑,那还是个姑娘呢,名声坏了嫁不了人,到时还不得找你来闹?” 才升了个正职就得意上了,没见识的女人。 打上次一起上城里,王丽跟赵春梅面上挑开之后,两人面上也不用装了,彼此都知道看对方不顺眼。 “你看,嫂子这话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原来杨营长拿了衣服就走了啊?我那天在屋里做饭没看到,哪像嫂子那么闲,嫂子也知道我家男人刚进修回来,看着人都瘦了一圈,我这几天还不是想做点好的给他补补。”王丽三句不离男人进修的事。 这两个月来,大院里的人都见怪不怪的了,到也没有人听了往心里去。 赵春梅嘲弄的笑道,“可不是,多做些好吃的吧,好好补补。” 这话明显是在讥讽对方。 王丽却欣然受之,一点也没有听出来,江枝抱着孩子坐在一旁也不插话,却觉得她是个没长脑子的,好赖话都听不出来。 院里闹吵吵的,又是大热天的,窗子还开着,这些话一句不落的都进了罗海英的耳朵,她愤然的推开门走下了楼,听出了说话的人正是人群中的王丽。 也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住在大哥家的楼上,站在楼道口愤然的瞪着王丽,她这么一出来,可把众人吓了一跳,明显都是心虚,几个围着王丽的人马上都散了。 王丽也一脸的窘迫,“海英下来了?” 赵春梅到不以为意,反而是江枝脸色有些不好,她虽然啥也没有说,可也凑在人群里了,要是这罗海英闹起来,自己家的男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原来我借住几天竟然让杨营长这以为难,我现在就去队里跟他们上级领导解释,还杨营长一个清白。”罗海英也不撒泼,转身就走。 这话可把王丽吓的脸上血色都没有了,撒了脚丫子的追上去,“哎哟,你看看这闹的是什么事啊,你可别多想啊,你看看是嫂子错了还不行吗?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嫂子一样的好不好?” 王丽就差给罗海英跪下了,赵春梅在一旁冷笑,自食恶果,看她还长不长记忆,人家小姑娘明显是出了什么事,她这还在这里往人家的头上扣屎盆子,看她怎么自己挽回来。 江枝却一脸的担心,“嫂子,去劝劝吧,这事闹大了也不好。” “你们不是挺好的吗?你去劝吧,眼看着中午了,我得给孩子做饭去了。”丢下江枝,赵春梅转身上了楼。 ps: 今天的任务完成的早啊,跟孩子出去散散步,么么。rp

上一篇   第117章:比较

下一篇   第119章: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