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婆媳来往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125章:婆媳来往

现在已经进了五月中旬,天也长了,七点半以后才黑天,现在才五点多,张桂兰算着公公他们走到城里的时候,正好天也刚刚黑,要是快的话天还能亮着。 婆婆去了东屋,张桂兰只能去了书房,又坐车又折腾这一天,张桂兰是真的累了,躺在床上不多时就沉沉的睡了,醒了的时候还是被婆婆的叫骂声吵醒的。 一个灵机坐了起来,则耳细听,才听到婆婆骂的是什么,“是死了吗?那么大的敲门声听不到?还不去开门?故意吵给我看呢是不是?” 张桂兰这才下了床,出了书房,原来是有人在外面敲门。 门一打开,东屋的郭英也不骂了,安静了。 看到是杨宗国,张桂兰走出去将门带上,“宗国,有啥事?” 杨宗国也不绕弯子,直接问道,“你公公婆婆来了?我听人说吵的很厉害,所以过来看看,刚刚骂人的是你婆婆?你公公呢?” 杨宗国听说的可不指这些,也知道罗海英跟着自己家的男人和公公走了,原本杨宗国以为自己会失落,却什么感觉也没有,细想了一下午,他有些明白过来,他看中的是罗海英身上的影子,干活时像极了把家操办得稳稳妥妥的张桂兰。 这可吓了杨宗国一跳,不管怎么样,这样的想法不能有,他自己开导了自己一下午,才找到了合理的理由,自己太想有个像样的家了,所以才会萌发出这样的想法来。 但一想到大院里传张桂兰的婆婆是个厉害的,杨宗国还是沉不住气了,心里给自己找理由,答应继军要好好照顾他媳妇,心里也就踏实多了。 见到张桂兰跟平时一样无二的站在自己面前,杨宗国又觉得自己太小提大作了,生怕别人误会,不等张桂兰答她的话,就摆摆手下楼,“既然没啥事我就回家了。” 看着冲冲来了,又冲冲离去的杨宗国,张桂兰愣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回了屋,只当杨宗国是记得罗继军的话照顾自己,也没有多想。 她不多想,不代表东屋里的郭英不多想,儿子不在家,就儿媳妇一个人在家,现在又有男人找上门来,说话还到屋外说,指不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搭呢。 换作平时,郭英早沉不住气了,今时不同往日,被自家的男人和女儿抛弃了,郭英也知道现在不能闹了,她留下来,还指望着儿子帮自己说话呢,儿子在乎这个媳妇,就是在不喜欢,她现在也只能忍下了。 张桂兰当然不知道婆婆的打算,虽然不喜欢这个婆婆,可也知道不能饿着她,去厨房里把灶台又打着火,锅里煮着粥,她把买回来的鸡蛋和韭菜炒了一盘,最后弄了碗面,粥出锅之后,又烙了几张油饼,放好桌子摆好之后,才叫人出来吃饭。 郭英脸上没有笑,冷着脸,心里却得意,到底还得给自己弄吃的吧?还不是怕儿子那边没法交待?在火车上就没有吃好,到了这里又闹腾了一小天,郭英可真饿了,总黄弄了五张油饼,都让她吃了,还喝了两大碗的粥,菜也吃了大半。 张桂兰到是不饿,只吃了碗粥,中午与罗海英一起吃的饺子,到现在还觉是撑呢,郭英吃好了,才起来,这回也有劲说话了。 “你明天给继军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在这呢。”郭英可都指望着儿子呢。 原本手里有一千块钱,她觉得什么也不用怕,可真当男人要不要自己了,她才发现这一千块钱啥也不是了,早知道就不把男人给惹急了。 张桂兰也不在乎被她支使,“行。” 有些人就是这样,你要是对她态度好点,她就越得寸进尺,郭英吃饱了,想到只要儿子开口,自家男人就不会不要自己,底气也足了,都说饱暖思yin欲,郭英吃饱了就闲不住想找茬。 “今儿来叩门的是谁啊?我在屋里听是个男的,很熟悉?来找继军的?”郭英像老佛爷似的。 张桂兰收拾碗筷,听到了也装没听到,直到郭英又叫了一遍,张桂兰才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妈,你说啥?” 看郭英的脸气得都黑了,张桂兰暗爽,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郭英就气鼓鼓的把话又重复了一遍,张桂兰也不急着开口,一副想了一会儿才开口的样子,“啊,是楼下的邻居。” 郭英看着张桂兰的样子心里就发了狠,果然没有猜错,现在一被问到就想着怎么解释呢,攒足了劲想着怎么发呢,却没有料到张桂兰只回了这么一句,让郭英只觉得饿得能吃掉一头牛时,突然一个嗝上来,饱了,使不出的劲,让人心里烦的慌。 张桂兰就是不让郭英心里痛快,扭身又进厨房了,郭英独自坐在客厅里生气,可又不甘心,又怕闹到了惹儿子生气,半响才憋出一句,“有啥事啊?” 这次张桂兰回答的到是痛快,“没啥事。” 郭英听了不痛快了,不死心,“没啥事急忙忙的敲门过来是干啥?” 她也想好了,要是不说出来,她就问到底,不信就问不出来。 “啥事说了妈也不懂。” “那你懂啥?除了居家过日子还有别的事?”郭英真想冲口而出‘我儿子不在家,你可别做对不起我儿子的事’。 这话终是没敢说出口,也是知道张桂兰的脾气,这几次接触下来,郭英还是有些怕张桂兰的。 张桂兰也不吱声,其实跟本没有什么事,但是她就是想让郭英着急,没事找事,一刻也不能闲着,这种人就得好好治治她。 眸子一动,张桂兰有了主意,“妈,爸真要跟你离婚,咋整啊?” 郭英被掀了短,只觉得没面子,“累了一天,我歇了,明早别叫我。” 张桂兰在厨房里闷笑,也不说话,明早不用自己叫,到时军号一吹起来,士兵们的口号声就有她受得了,自己可是两辈子才习惯,可对一个新人来说,想要习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年岁大的人觉又轻,一点动静就得起来。 家里的地也被踩脏了,厨房收拾完了,张桂兰擦了地,上午回来泡在家里的衣服还没有洗,等洗完躺下时,差不多得有十点了。 躺到书房的床上,张桂兰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两眼一闭就睡了,第二天军号声没有把她吵醒,到是东屋的摔打声把她吵醒了。 张桂兰昨晚就想到了会这样,翻了个身继续睡,跟本就没有多理会。 郭英不行了,被吵得头疼,心里又有事昨晚可下半夜才睡着,这才刚眯着,就被吵醒了,只火大的想骂人,暗暗发誓,这鬼地方下次求她来也她不来。 睡不着又饿了,郭英起来到了厨房,里面干净的像没有做过饭,到时有米有面,可是灶台郭英跟本不会用,从厨房里出来,见对面的门还紧关着,郭英就有些不甘。 故意在客厅里弄出大动静来,可半响西屋也没有动静,郭英沉不住气了,“我说继军媳妇,几点了?该起来做饭了。” “继军媳妇?醒了吗?”听不到声音,郭英又推了推门,推不开,只能用手敲。 就没有听说哪个当婆婆的进儿媳妇的房间还要敲门的。 张桂兰在她叫第一句的时候就醒了,只是现在一直装没有听到,反正门锁着,人也进不来,半被子往怀里一搂,张桂兰眯着眼睛继续睡。 郭英也不相信这么大的声音,人还没有听到,“也行,你接着睡,我去外面看看哪里能打电话,给继军打个电话。” 就不信你不怕继军知道。 可走到门口了,郭英见西屋里也没有动静,到有些犹豫不定了,她说这话也就是想吓吓张桂兰,她初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出了屋再回来都找不回来,哪里敢出去。 话说出来了,西屋还没有动静,郭暗恨,她是自己把自己推到这个尴尬的地步来了。 西屋里,张桂兰跟本没有理她,这个时候才四点多,就是出去了大院里也没有人起来,翻了个身继续睡觉,不知不觉还真的睡着了。 客厅里的郭英自然没有出去,气鼓鼓的回了东屋,躺在床上气闷气,不知不觉竟睡着了,张桂兰起来的时候也不知道。 早饭简单,昨晚剩下的粥,张桂兰又用韭菜和鸡蛋烙了韭菜合子,见东屋里婆婆还没有起来,换了衣服下了楼,直奔小卖店。 跟着老太太打了个招呼,张桂兰就把电话拨了出去,那头很快就接了,罗继军笑道,“昨天到家怎么没有来电话?还在生气呢?” “昨天爸妈都来了,还有周家父子。”张桂兰想来不用解释,他也能听出是哪个爸妈吧? 果然,罗继军拧起了眉头,“妈没有为难你吧?” “一句两句也说不明白,海英跟着周家人回去了,还有爸,昨晚他们在城里住的,今天的火车回去。” “妈呢?”罗继军很快就发现有不对的地方了。 果然是当兵的,就是比正常人敏感。 张桂兰苦笑道,“妈留下了,说让我打电话告诉你一声。”rs

上一篇   第124章:留下

下一篇   第126章: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