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晕倒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十八章:晕倒

张桂兰晚上和米兰包了大葱猪肉的饺子,粘着蒜泥,因为心里憋着一口气,张桂兰一口气吃了两大盘子,明知道对面的米兰看自己的眼神闪过嫌弃,寻着机会猛然的一抬头,正好撞到米兰来不及收起的眼神。 米兰显然被这样吓到了,整个人傻愣愣的坐在那。 “觉得我吃得多吧?实不相瞒,我到这城里后还就今天吃了一顿饱饭,平时都想着减肥,现在想想到不值得。”一个人真喜欢对方,哪里会在乎对方胖瘦。 最后一句话自然是不能说给米兰听,不然岂不是凭白的让她笑话了去。 米兰尴尬的放下筷子,因为这话番话,心里从慌乱却变成了得意,“桂兰,你都嫁给了继军,真的不用在乎别人怎么看你,只要继军对你好就行了。” 这话里的讽刺张桂兰听得出来,却故意装做是好话,笑得灿烂,“你说的对,继军对我真的很好。我与他父母处的不好,他就会想着申请随军让我到部队上来,换成别的男人,早就跟这样不孝的女人离婚了,哪里还会有二话,米兰,你说是不是?” 记得上一世离婚之后有一次在城里遇到米兰,米兰装扮的像个城里人,就是至高无上的站在自己面前这样孝道自己的,什么一个不孝只会顶撞公婆的,跟本就配不上罗继军,要不是因为老张家的恩情,哪里会娶她,总之有多难听就怎么说,还真是一点也不留情面啊。 米兰被问得抽了抽嘴角,“是啊,继军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张桂兰挑眉,负责?是指报恩的事吗?要不是活了两世,她还真听不出来这话里隐着的含义啊,米兰啊米兰,原想着上一世的事不在计较,可如今你自己又撞上门来了,那就不要怪我了。 “怎么了?”见张桂兰一直盯着自己,米兰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张桂兰收回视线,淡淡一笑,“没啥,就是觉得米兰长的真好看。对了,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像继军一样的军人怎么样?这部队里就是不缺军人。” “我还不想找。”米兰眸子闪烁的低下头。 张桂兰起身收拾碗筷,嘴也不闲着,“你今年也二十一了,在村里都是老姑娘了,不过你放心,在这城里可正是好年岁呢,你长的俊,秉性又好,到时怕我家的门槛都得被说媒的给挤破了。” 在厨房里收拾,张桂兰看不到客厅里坐着的米兰,因为她的一番禺话,脸已经阴狠的拧了起来,两只手也紧紧的抓住裤子,她就是被退婚了,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原本看着张桂兰跟公婆处的不好,心里还舒服一些,可看到罗继军竟然申请了随军,她心里就怎么也安静不下来了。 罗继军跟她说过娶张桂兰是为了报恩,可如今竟然把张桂兰弄到身边去,难不成真的要做夫妻?这样的猜测,让她在村里呆不住了,偷偷的存下些钱就跑到城里来了,好在她猜的是对了,继军听到她来了城里,二话没说,就让她等着给她安排工作。 她安心的呆下来,心里更好奇张桂兰和罗继军现在的日子过的怎么样,所以她想等着罗继军回来后试探的问问,不成想张桂兰找上门来了,还变化这么大,以前的张桂兰一定不会被人喜欢,可是现在的呢?她不敢肯定了。 张桂兰收拾完从厨房里出来时,就看到米兰一个人低着头坐在客厅里发呆,嘴边闪过一抹冷笑,声音和平时一样,“米兰,天色也不早了,洗洗就睡吧,今晚你住东屋,我睡继军的书房就行了。” “不用了,还是我睡书房吧。”米兰一想到要睡他们平时的床上,甚至两个人晚上、、、她的心就忍不住一纠。 张桂兰笑盈盈的看着她,认真道,“米兰,你看看你,书房有时只有继军住,哪有让你盖他被子的道理?这样传出去也不好,东屋的被子我都换过了,你就放心的睡吧,也别多想什么,都是新洗的。” 被戳心里的想法,米兰羞红了脸,“那、、那我就先睡了。” 一路慌乱的去了东屋,随手将门带上,将张桂兰的视线拦在了外面,米兰咬着唇坐在床上,呆在这个屋里,她似乎还能闻到继军身上的味道,除了汉味就是香皂味,继军永远是那么干净。 要是张桂兰知道她这个想法,怕是要笑抽了,这个屋罗继军也就只走进过来一次,还那么几分钟,真要留有什么味道,那平日里罗继军身边还能不能靠近人了? 回到了西屋,张桂兰也冷下脸来,日子不能在这样过了,自己心里堵得慌,改变自己又有什么用?重要的是罗继军跟本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妻子来对待。 突然吃了这么多的肉,又吃了两大盘子,下半夜张桂兰的肚子就不舒服起来,一直到天亮跑了十多次的卫生间,要不是体重在这里,第二天早上都起不来了。 早饭做的是白粥,咸菜是张桂兰自己用萝卜做的,不是很咸,用辣椒和香醋拌的,很爽口,还煮了鸡蛋,加上两个牛肉萝卜的包子,包子是上次一起做出来的,都冻在阳台里,吃的时候就拿几个回来往蒸笼上一热,很方便。 “桂兰,你不舒服吧?看你脸色不好。” 张桂兰看她眼神乱晃,不知道又打什么主意,有气无力道,“没什么事,你今天要进城找工作吗?” 这个时候的私人做买卖还很少,工作都是正式的或者接班的,所以工作很难找,特别是米兰还对城里哪也不了解,更不好找工作了。 “嗯,是要出去的。”米兰暗咬牙,她跟本就没有想出去,可被这样一问,又不得不回答。 心想要是不出去,一定会被张桂兰怀疑,到时得不偿失,只能先把眼前糊弄过去,等继军回来再说。 张桂兰就知道她会这样应下,笑的越发开心,“工作也不急,要不先等等在说?” “不能等了,总这能这样呆着。” 等送了米兰出门,张桂兰才嗤笑出声,人生地不熟,而且不用问她也知道米兰出来没有带多少钱,看她到城里后去哪里呆着,就在大街上冻着吧。 昨晚折腾的太难受,张桂兰强挺着把屋子收拾一下,就回到了西屋的床上,东屋的床被米兰睡过了,她就不想回去了,等把人送走了再把床上的东西重新换一遍吧。 一觉睡到了下午,江枝过来叩门,张桂兰才起来。 “嫂子的脸色不好,是不是不病了?”江枝抱着孩子,进屋就发现张桂兰的脸色不对了。 “没事,昨天有点不舒服,这都好了。”早上没有吃饭,肚子也不挂了。 “要是不行就去部队里的医务室看看吧,我家小军生病了都去那里,也不要钱。”江枝扫了一圈,见屋里没有人,才开口说,“今天在楼下,看到嫂子带回来的姑娘坐着商红的车进城了,商红也认识那姑娘?” 张桂兰到真不知道这个,“许是正好顺路吧。” 商红那人就是个闲事少的,没事也要挑出些事来,不过现在张桂兰也没有力气去多想,江枝看她不舒服,也不敢多呆,“那嫂子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好。”哪知道一起身,张桂兰就头晕起来,才迈了一步,眼前一黑便啥也不知道了。

下一篇   第十九章: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