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表态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170章:表态

张桂兰听他这么说,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原来在这个问题上,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可是到了最后,还是与罗继军之间有隔膜了。 而她只顾着想怎么不走上辈子的路,却忽略了罗继军的话或者他的一举一动,连是什么时候两个人之间因为这个有些隔膜的都没有发现。 压下心底的气闷,她才开口,“继军,因为孙梅的事,外面的流言也没有少传,咱们俩之间虽然没有矛盾,可是因为你受伤的事,而扯出了很多旁的事,比如我与你父母之间的矛盾,甚至连两家老人都对上了,只发现一点小事,家里就闹成这样,你没有想过这之间有什么原因吗?都说结婚过日子,过的不是两个人,还是两个家庭。” 罗继军认真的看着她,“我还是那句话,我对孙梅没有旁的心思。” 张桂兰点点头,“你是对她没有旁的心思,可外面的流言你也听到了,你现在又觉得我在怀疑你们之间有事,觉得我在相信那些流言,甚至因为那些而与你质气对吧?” “我只是开始的时候这样想过,后来我……” “是,后来我的态度让你放下心来,觉得我没有相信,你自己却不知道你在一举一动间,言词之间,一直在忌讳着这件事情,不是心虚却担心。知道这代表什么吗?因为你心里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影响不好。”张桂兰并不想跟他吵架,“要不是觉得心虚。又怎么会担心那个呢,你好好问问你自己。真的一点也不觉得心虚吗?” “我是担心你多想,我自己有什么好心虚的?”罗继军一听冤枉自己就急了。 张桂兰示意他别急。“你担心我多想,还不是说明你知道这事对任何一个妻子来说听了之后都会多想,可见这事并不那么简单,你觉得你心里有我,这些都不重要的,甚至你与孙梅接触我也不该多相,若这事转到我身上来呢?我与别的男人传出流言来,我和你说我们是正常的关系,甚至不管外面的人怎么传。仍旧在一起接触,你会接受吗?” 张桂兰的反问,让罗继军不出声了。 “你接受不了,我一个女人又怎么能接受得了?然后又不多想,还要理解你?你把我想的太坚强了,我只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丈夫疼爱的女人,是肉做的身子不是铁打的,受了伤一样会疼。” 张桂兰觉得此时跟他说这些太娇情。但这也是她真实的感受,她就不明白,为什么事情到了自己的身上就什么都变得理所当然了,不重要了。而到了他的身上就不同了?她承认罗继军心里是在乎自己有自己的,可是他这样的做法,实在让她不能认同。 女人爱一个男人。不代表着就要为这个男人一直的付出,甚至让对方觉得得所当然。久而久之,这样的付出他也会视而不见。 就像老人说的。你帮助一个人,第一次你用了十分的劲,第二次用了八分的劲,他就不会感谢你,而会与那个用了五分劲的人做朋友,而你则被恨上了。 所以说任何时候,人都要留底线给自己。 张桂兰此时是真的明白这个理了,或许军嫂要做的就是理解对方,可那是在工作在家庭上,不代表在咸情上,除此之外,张桂兰什么都可以忍让,唯独这个不行。 “桂兰,你说的对,在这个问题上,或者不指是这个问题,是问题出在我的身上,我一直自认为你理解我,所以做什么发生什么,从来都没有跟你打招呼,甚至解释,你今天的话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自私,我在这里向你道歉。”罗继军抬起头,认真而严肃,“孙梅的事情,我确实没有多想,只是在知道外面的流言后,借势看看到底是谁搞的小动作,队里马上又要进修了,而且大院里又传成这样,我想一定是有人故意的,所以就借着这次机会探探底,一直没有告诉你,也是没有把流言当回事,让你承受这么多的压力,是我的错。桂兰,你今天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吧,我知道自己不是个好丈夫,也想知道自己到底做到了什么样?然后把那些毛病都改掉。” “继军,你还是没有听懂我的话。”张桂兰叹了口气,这就是代勾吗?“我说的并不是流言和孙梅,我说的是你的态度问题,你明白吗?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不管你做任何事情,我希望你都要跟我打一声招呼,不管是好是坏,我都会支持你,我想我做的一直很好,你也该看到的。可我这样做换来的仍旧是让你觉得我是可有可无的,什么事情都不打招呼,日子就像你自己的,而这个家就像旅店一样,夫妻也像陌生人。” “桂兰,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让你有这样的感受,我只是……只是……” 张桂兰苦笑,“看看,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要找什么样的借口了。” 不懂爱可以,她能接受,可不懂得尊重对方,这个她实在接受不了。 “我以后改。”罗继军保证,“我以军人的荣誉发誓,一定改。” “既然今天要说开了,那就索性把以后的事也约定几条,你要去孙梅父亲身边上班,我不会闹也不会多想,不过我希望你记住了,我这样做的基础是在你谨记自己的身份的情况下。你可以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可工作外的事情,我希望你公私分明,不要等到时候传出什么,又像今日一样说你没有旁的心思。”说到最后,话里多少带着嘲弄。 罗继军冷下脸,“你不用说了,那份工作我不会去。” “这就是你的事情,由你自己决定吧。”张桂兰起身,“这几天我也折腾的累了,早点歇了吧。” 转身去了卫生间。 这番谈话,没有让罗继军觉得轻松,反而越发觉得沉重,工作虽然重要,可夫妻之间现在的矛盾显然更重要,罗继军从来没有想过与媳妇之间会有这么深的沟壑。 张桂兰洗漱完进来的时候,还看着他紧锁着眉头,关心了一句,“不早了,歇了吧。” “下午睡了一觉,现在不怎么困。”罗继军等人躺下了,也不敢动,只能干看着急着,“媳妇,你靠近点,我又不能吃人。” 张桂兰笑道,“大夏天的,靠那么的近做什么。” 不过身子还是动了动,靠到了他身边。 罗继军伸手将人揽进怀里,“你说有这么好的媳妇,我怎么可能不知足呢?其实我这人就是笨,以后做氏了你就直接点出来,这样省着我在惹你生气。” “你这个时候说好听的了,之前怎么不说?” “不都说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吗?之前又没有上床。” 这是什么歪道理? 张桂兰被他逗笑了,心里的不快也一扫而光,该说的也都说了,就看以后罗继军怎么做了,至于工作的事情,她不相信罗继军能自己说的算,不过到时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一晚,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夫妻俩之间才难得一见有了温馨的一幕,次日就被东屋的声音给吵醒了,张桂兰翻了身子不爱起来,可门却被推开了。 吓得她忙拉了被子盖到身上,一边庆幸穿着睡衣呢,不过却记住了,下次一定锁门。 “妈,你这么早过来有事?”罗继军先不悦的开了口。 张桂兰干中脆就躲在被窝里装睡,郭英看着来气,“你昨天扯了伤口,我过来看看今天怎么样了,还不是怕你乱动,再弄坏了腿。” 这乱动就直得推敲了。 张桂兰撇嘴,一大早就过来找晦气,这一天的好心情都被影响了。 罗继军黑了脸,声音也大了几分,“妈,你到底要干啥?是不是还想听房?” 当初在农村,母亲跑到老丈人家里偷听,这事让罗继军一直在媳妇面前抬不起头,现在到好,到了自己的家,母亲连房里的事都管上了。 “你不是一直说桂兰肚子没动静吗?现在又不让动,那到底怎么做才行?”罗继军拼了力要坐起来,张桂兰一看装不下去了,忙起来按住他,罗继军却仍旧挣扎着,“这条腿我不要了,工作也不上了,现在就跟你们回家种地去。” “你看看我不过……” 郭英的话还没有说完,罗永志冲进来了,扯着郭英就往外走,嘴里还骂着,“就你这样还惦记儿媳妇的东西,还要不要你的老脸了?现在就跟我走,以后你都别出来。” “我要的是我儿子的东西,又不是她的。” “再多说一句,我就打死你。” 罗永志威胁的话顶用了,外面终于安静了,还有开门关门的声音。 “我要不要去送送?”张桂兰当然是不想去。 “不用。”罗继军一听怎么不明白,是母亲还惦记着电视和冰箱呢,“以后咱们有了孩子,就让你爸妈过来帮着照顾吧,我家里那边以后我每年的工资一半拿去给他们,他们就不用过来了。”(未完待续。。) ps:这么勤奋的人,大家多多支持吧,一天三更不少吧?还是人家一天一更调胃口的好啊?

上一篇   第169章:笑话

下一篇   第171章: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