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归来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十九章:归来

张桂兰这一倒可把江枝吓坏了,就连她怀里的李军也吓的哇哇大哭起来,故不得旁的,江枝把孩子放在地上,就扶人,背起人就往门我走。 好在江枝在村里时一直像男人一样的干活,才能背起张桂兰来。 只是这下楼就不容易了,江枝气喘吁吁的背着张桂兰到楼下时,一身的衣服都被汗打透了,李军跟着从后面爬下楼,边走边哭。 这下可热闹了,动静闹得这么大,大院里没有上班的人想听不到都不行。 不多时就有人围上来了,七手八脚的上前来扶着江枝背上的张桂兰,又有人抱起了还在大哭的李军。 “这是怎么了?” “哎呀,这人怎么晕过去了?” “快送医院。”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围的水泄不通,江枝跟本迈不动步。 “这是怎么回事?”直到杨宗国正巧回家来取材料,一句话才让慌乱的人有了主心骨。 “杨营长,你快看看吧,张桂兰晕倒了。”江枝只差哭出来了。 人群主动让出一条道来,杨宗国大步的走进去,二话不说从江枝手里把人扶了过来,直接背到身上,“先去医务室。” 江枝忙让人帮着看着儿子,一路跟着杨宗国去了。 最后经过医生诊断,张桂兰是身虚又贫血,才晕倒的。 听了这话,四下的人也松了口气,这个时候穷人家身虚贫血太正常了,吃点好的好好养几天就行了,到也不是什么大病,可是张桂兰这一病就是半个月,到让米兰找到了正当的借口不进城,而留下来照顾张桂兰来,还得了个好名声。 想到这个,张桂兰胸口又是一堵,人越发的病怏怏的,这病一直拖到罗继军回来,都没有起色。 罗继军回来的时候,正是傍晚,家家都做晚饭了,冬天的天比较短,三点多就黑天了,罗继军他们这个部队是个侦察连,训练回来之后就要准备考核,所以忙的事情要很多,按理说他会直接在部里忙上几天才能回家,却被上级领导找去谈话了。 “继军啊,你这一个多月辛苦了。”政委正是上次给妇女们做思想工作的胖子,“你是个好军人,可也要是个好丈夫才行。你今天先把手里的工作放放回家吧,你妻子病了。” 罗继军微愣,行了个军礼,“是。” 出了办公室,就见杨宗国在走廊里等他,“继军,弟妹病了,这都半个多月了也没有起色,你快回去看看吧,对了,是米兰在照顾弟妹。” 这阵子张桂兰病了,杨宗国也没少往楼上跑,也就见到了米兰,虽不是了解,也能说上几句话。 罗继军薄唇微启,轻轻叹口气出来,“她这又想闹了。” 杨宗国愣了,“想闹?怎么回事啊?” 罗继军摇摇头,眉头紧锁,“我先回去了。” “继军,你先把话说清楚,你的意思弟妹病了是假的,就是想和你闹?”杨宗国严肃的看着他,“继军,我不管以前弟妹怎么样,可是这几个月大家都看得清楚,弟妹跟谣言里传的跟本就不一样,每天为了做点小生意挣钱起早贪黑的,这次就是这样累病的,你可别冤枉了她。” “宗国,你不了解她,在老家,只要她不顺心了就装病,什么时候我爸妈都向她服软了,她的病才好,你让我怎么想信她?”罗继军头阵阵做痛,烦燥的拿起帽子,揉着头发。 杨宗国到是一愣,这事他还真不好说了,按理说这贫血和身虚,吃点好的养几天就行了,但是张桂兰这都半个多月了也没有起色。 “行了,你不了解她,我先回去了。”罗继军也大体知道问题在哪了,“对了,米兰工作的事怎么样了?” 只要把米兰送走,这病也就好了。 “安排好了,只是这阵子一直在照顾弟妹,所以我也就没有吱声。” “那先谢谢你了。”罗继军拍拍他的肩,“找时间喝一口。” 杨宗国笑了,揽过他,“正好我也回家,走吧。” 两人直接回了大院。 屋里,米兰听到有人叩门,没有料到看到的会是罗继军,先不说话,眼睛就红了,最后更是直接扑到了罗继军的怀里,低声哭了起来。 罗继军僵硬着身子,双手垂在身子的两侧,一动也没有动,没有推开怀里的米兰,也没有接受,刀削的脸上带着一抹愧疚之色。 张桂兰听到动静,半天等不来声音,就从西屋里走了出来,就看到两个人不管不顾的站在门口搂在一起,不管罗继军有没有回应,可此时看在她的眼里,就是两个人搂在一起。 双目含寒,冷冷的盯着两个人,说罗继军对她陌生,她对罗继军来说又何尝不是陌生的。 现场的气氛很诡异,谁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只有米兰扑在罗继军的怀里低低的哭着。 “呀,这是咋了?”商红和杨宗国提着罐头走上来时,看到门口的一幕也愣到了。 按理说病的是张桂兰,罗继军回来的,扑在罗继军怀里哭的也该是张桂兰啊,哪成想到换成了另一个女人,透过罗继军的肩,还能看到张桂兰就站在屋门口。 杨宗国暗暗后悔,怎么挑这个时候上来了。 商红却一脸的兴奋,却不能笑出来,还要装出一副受惊的样子。 不过她这一出声,才让罗继军看到站在门口的张桂兰,正一双冷眸的看着他和米兰,本能的抬手将怀里的米兰推开。 其实有人来了,这个时候罗继军不推开米兰,米兰也会自己退开,偏偏罗继军手快的先将她推开,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她只觉得再也见不得人了,转身就冲进了东屋,直接将自己关在了里面。 “继军,我们呆会再过来。”杨宗国把手里拿着的罐头和白糖放在门口,扯着妻子就下楼了。 原本是听了继军的话,怕他与张桂兰吵起来,这才想着上来看看,没想到撞到这么一幕,隐隐的杨宗国猜出些苗头来了。 到了家里时,还严肃的警告妻子,“我告诉你,这事你别出去乱说,听到了没有?” 商红心情大好,“我是谁啊?能传那些没用的话。” 原本她就看张桂兰不喜欢,现在好了,出了这样的事,自有人给张桂兰填堵去,她只管在旁边看热闹就行了。

上一篇   第十八章: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