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这个男人有点酷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二章:这个男人有点酷

回到家张桂兰就把五花肉先焖上了,用的是火柴点的煤气灶,与后来用的电磁炉比起来,张桂兰有些害怕,毕竟多少年也不用煤气了,还不是电打火的。 好在用过,弄了一次就上手了。 白菜是从上到下切开的,一半用报纸包着放了起来,过几天吃也不会跑了水份,留下的半棵切成了白菜条,等炖的红烧肉快没有汤时才将白菜丝散了进去,红烧肉炖白菜可是东北的明菜,在老家也是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家家有几棵白菜也都留着来人或者过年的时候再吃,不过在这a市冬天里最常见的就是白菜,都是普通人家常吃的,况且一般人家在秋天的时候多会自己储备些白菜留着过冬,冬天买白菜的还真不多,张桂兰买了棵白菜,自然是没有入商红的眼,不多时就在院里又传开了,嘲笑张桂兰是农村来的,只会吃大白菜。 张桂兰知道白菜下汤,好在煤气的火硬,不出一会儿就汤就没有了,菜香味越来越浓了,刚收了火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张桂兰整个身子一僵,虽然知道罗继军今天回来,可听到人进屋了,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张桂兰知道自己这副模样入不得罗继军的眼,还是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装扮,才走出厨房,看到门口正在脱鞋的男人同时抬起头看自己,记忆里一样冷冰冰没有温度的眸子,张桂兰没有上一世的不喜,反而觉得踏实,只要她好好的过日子,眼前的这个男人就不会仍下她,她就是知道会这样。 “回来了,脏衣服就放在门口吧,你去洗洗好吃饭。”张桂兰丢下话转身又进了厨房,这才慌乱的拍拍胸口,告诉自己不要紧张。 等她端着碗筷到客厅时,没有看到罗继军,却听到卫生间里的放水声,张桂兰笑了,明明是上一世她最不屑的沉闷又没有话的男人,可眼前怎么看怎么喜欢,那挺拔高健的身子,还有强的像石头的一的胸口,刀削的脸颊,散发着成熟的男人味,双一眸子犀利似只一眼就能将人给看穿,张桂兰把饭菜都摆好时,罗继军也洗完坐到了桌旁,埋头吃了起来。 张桂兰也不气他回来一句话也没有,把门口的迷彩服都拿进了卫生间洗上,脏衣服上全是泥,可见是在野外训练了。 想到上一世她把屋子弄的那么乱,这个累了几个月的男人回来不但没有怨言还给她做饭,虽然不是因为爱,可是从这样负责的态度就看得出来他是个好男人。 张桂兰坐在桌子旁时,罗继军已经落了筷,“我吃完了。” 一句话就回书房了。 换成上一世,张桂兰早就闹起来了,不过这一世张桂兰既然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自然是不会再像上一世一样,而是很理解的开口道,“暖水瓶里有水,我给你倒点热水泡泡脚吧。” 她是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贤惠的机会。 刚拿起来的筷子又放下,也不等罗继军开口,张桂兰就去了厨房,端着水盆出来时,意外罗继军没有去书房,还坐在椅子上。 这次,罗继军的眼里多了一抹打量,张桂兰直接忽视掉,把水盆放在他的身前,蹲下身子给他捥裤腿,看到罗继军腿上的绒毛,张桂兰才记起来,新婚夜那天自己是盼着的,可是看着喝醉的罗继军,厌恶之后也就不盼着两个人之间的洞房了,第二天罗继军就走了,而她再次来部队又与罗继军总吵架,两个人跟本就没有在一起过,直到离婚自己还是个**。 后来虽然也跟过几个男人在一起过,不过活了两世,还真是没有与罗继军产密接触过。 “烫不烫?要不要加些凉水?” 等不来对方说话,张桂兰也不失望,“你出去好几个月能歇几天?” “一天。”冰冷而简洁的话,一个字也不多说。 “我睡觉不安稳,你又出去几个月,晚上就睡书房吧,省着扰的你睡不安稳。”这当然不是张桂兰的真实想法。 可是她也不想将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就将给罗继军,况且她还真怕罗继军主动提出去书房睡,被造得没有脸,还不如自己主动提出来好。 心下也微微发涩,她当然知道罗继军不爱她,甚至娶她也是因为大哥救了他,存着一份愧疚才娶她的,算是报恩吧。 头上的人并没有多说话,只用鼻子嗯了一声。 倒了洗脚水回来后,客厅里已没有了罗继军的身影,不用想也知道是去了书房。 看着桌子上的饭菜,菜被吃了一大半,米饭也下了一半,张桂兰幸福的收拾着碗筷,别说罗继中,就是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厨艺很棒,毕竟一个人生活了那么些年,又是送报纸又是当保姆的,可是上过学习班的,明明是上一辈子求生的东西,不想这一世都用上了,而且还是很好的用处,都说想要捉住一个男人,就要捉住一个男人的胃。 张桂兰其实很饿,可是为了减肥大业,还是压下了想吃东西的冲动,收拾好厨房转身就去了卫生间,把衣服洗出来挂起来控水,半夜里起来过一次,把不滴水的衣服放到了暖气片上,冬天的衣服不容易干,可是这样一弄,只一晚就能干了。 早上,听到部队里的军号一响,张桂兰再不愿动还是起**了,屋里早就没有了罗继军的身影,张桂兰知道他是出去跑步了,到厨房里打了鸡蛋切了葱花做了蛋炒饭,热了剩下的菜,又做了个蛋花汤,家里的食材实在很少,看来她得找机会进市里买些平时用的才行。 罗继军回来看到桌上的早饭,已没有昨日的打量了,尽自坐下来吃饭,张桂兰打算今日进城,还是想跟他说一声。 “继军,我今天想去市里,你有没有什么要买的?” “要多少钱?”罗继军问了一句。 张桂兰没明白,一时之间愣愣的看他。 “这里是二十块钱。”罗继军从兜里掏出钱放在桌上。 张桂兰才从疑惑中慢慢回过神来,看来从昨日到今天她的表现都被误会是为了钱了,也不想多解释,张桂兰确实有很多东西要买,直接就将钱收了起来。 罗继军有一天的假,张桂兰知趣的知道他不会陪自己‘谈情说爱’,也就直接越掉了让他跟自己一起进市里的提议,仍旧穿着昨日的衣服,不过这次却没有穿罗继军的大衣,不得已穿上红色的呢子大衣,在减肥之前也只能先忍受了,不然现在买衣服,到时又要浪费了。 上一世她不懂这些,活了两世终于明白了,罗继军现在的工资也不过才三十五块钱,她要是再大手大脚下去,又不上班,以后还真得指着借钱过日子了,难不成上一世罗继军就借了不少钱?想起自己耻辱的过去,张桂兰面对罗继军就没有底气了,冲冲的说了一声我走了就出屋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罗继军才从手里的军事书上抬起头来,不知想到了什么,两道剑眉也微微往中间聚拢,不过只是一瞬间,就又将主意力放到了书上。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