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自请下堂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二十章:自请下堂

罗继军越发觉得头疼,往日里他从来都不用在乎张桂兰的感觉,可此时却心虚的不敢迎对她的眼神,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咱们离婚吧。”张桂兰吐气如兰,心平气和的说出这句话,她自己都为之一惊。 她以为她会大怒的指责一番,其屋大吵大闹,毕竟这一次可是她亲眼所见,甚至还有两个证人,可真正的面对时,突然间觉得没有意思了,她这样苦苦的一个人努力又有什么用?到不如选择离开,岂码还能让自己的尊严保留下,这样的日子也让她喘不上气来。 其实罗继军真的很好,除了没有给她一个丈夫的爱,他把她照顾的很好,哪怕她是因为和公婆不和,才被申请随的军,他一句责问一句怨言也没有,这样的爷们让她敬佩。 可同时,也让她觉得无力,或许真是她太心急了吧? 但是当看到米兰趴在罗继军怀里哭的那一刻,她突然间就想放手了。 “你别多想,我和米兰没有什么,我现在就送她走。”罗继军冰冷的脸并没有因为张桂兰的话而有任何的变化。 “这算什么?罗继军,你觉得我是在闹脾气才这样说吗?那我就重新郑重的告诉你一遍,我要离婚。”罗继军的态度让张桂兰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力使不出,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腾的一下就燃了起来,“你和我是夫妻,可咱们两真的是夫妻吗?你不会忘记当初娶我是因为报恩吧?那么现在这个恩也报了,你罗继军也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们老张家的了,现在咱们俩个离婚,你正好可以娶米兰,这样你对米兰也不会愧疚了,两全其美不是更好吗?” 罗继军两眉剑眉紧紧的往中间拢起来,声音低沉却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严肃,“你就是这样想我的?不管结婚以前是因为什么,现在你都是我的妻子,我不会再娶任何人。” 靠。 张桂兰真的想骂爹了。 真他妈的是要把她气吐血了,口口声声的说是把她当成妻子,可是却与前女友在她的眼前上演暧昧,怎么有点女友嫁人新郎不是我的味道?况且明明病的是她好不好?该趴在罗继军怀里哭的人也该是她好不好? 张桂兰承认自己在嫉妒,甚至在吃醋,可提出离婚却不是她一时的冲动,可看看眼前,这个男人在说什么?马上把米兰送走?这样事情就解决了? “桂兰,你不要生气,刚刚我是一时冲动,一定是离开家太久了,看到亲人,才会那样。”米兰突然从屋里冲了出来,扑到了张桂兰身下,直接就跪到了地上,“你千万不要怀疑继军,继军是个好男人,他只要娶了你,就会一辈子对你好,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就走。” 张桂兰怒极而笑,不看身下做态的米兰,只盯着门口的罗继军,“怎么这样一看,我怎么觉得自己是个棒打鸳鸯的恶人呢?是黄世仁呢?” 罗继军大步走过来,不由分说的直接扯起来米兰,“米兰,你先回屋,我和桂兰单独说说。” 米兰咬着唇,伤心欲决的摇头,“不,继军,都是我的错,桂兰要是这样误会你和你离婚了,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自己,我更没有脸回去面对村里的人。” 米兰不是愧疚,是真的怕了。 她原以为张桂兰会大吵大闹一番,却没有料到张桂兰会如此冷静的直接说离婚,换成以前她一定不会相信,可是这半个多月来,她一直与张桂兰在一起,发现眼前的张桂兰再也不是村里的那个泼辣不讲理的野丫头了,变得让她不认识。 这次两人要是因为她而离婚,家里的父母得被村里的唾沫腥子淹死,就不用活了,况且她太了解罗继军了,他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又是因为这件闹起来的,他跟本不会离婚,就是真的离婚了,也不会娶自己。 此时米兰的肠子都悔青了,后悔当时怎么就扑到了罗继军的怀里,她真是太冲动了。 “米兰,你先回东屋去,我们不会离婚。”罗继军安慰她,一边将她往东屋推。 米兰咬着唇红着眼睛一脸泪痕的回了东屋,整个人失魂落魄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罗继军一句‘我们不会离婚’给打击到了。 张桂兰只冷冷的站在一旁,像在看一场与自己无关的戏。 “桂兰,咱们谈谈。”罗继军像老了几岁,先越过张桂兰进了西屋,在书桌旁坐下。 张桂兰随后走进屋坐到了床上,两人从结婚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这么静心的交谈。 “我知道大婚第二天我就赶回部队让你多想,那时接到电话,有紧急任务,我是一名军人,不能不回来,后来又因为部里的事情,我一直对你关心很少,我像你认错。其实你跟米兰也接触过,或许该听米兰说起过我,我不善于言词,所以有些地方让你误会了,打咱们两结婚我也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我在这里像你认错,以后我会尽可能的做一个合格的丈夫。”罗继军句一句话都是斟酌说出来的,并不像为了哄好张桂兰而现编出来的话,“你理解的对,我对米兰是愧疚,毕竟她等了我三年,不过现在除了把她当成妹妹,我并没有别的想法,这个请你相信我。” 张桂兰瘦了,特别是生病的这半个月,最少也得瘦二十斤,整个人都变了模样,原本椭圆的大脸也露出了瓜子型,一双眼睛水旺旺的,眼睫毛也长长的,没有了双下巴,尖挺的小下巴上面是一张含苞欲放的小嘴,每当一说话时,嘴角两边就会有两个小酒窝。 罗继军头一次这样细的打量妻子,一时之间也被这样的妻子看呆了,在他的印象里,除了肥胖,他对妻子没有别的印象,就是新婚的那天早上,要急着赶回部队,他扫了一眼身旁睡着的妻子,胖胖的、憨憨的,到也没有别的印象。 察觉到张桂兰看自己,罗继军尴尬的扭开头,为了掩饰尴尬,他还干咳了两声,两只耳朵却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张桂兰惊奇这一发现,这冷如冰山的罗继军,跟女人说话竟然会害羞?[哎呀,受你们的留言影响,写的大跨步了,哈哈,多多支持多多投票啊,给八匹动力,爱你们]

上一篇   第十九章:归来

下一篇   第二十一章: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