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归来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189章:归来

商红一路坐着车跟着杨宗国回了大院,两人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了,家家早就睡了,所以商红回来跟本没有惊动别人。 进了家门之后,杨宗国才开口,“你睡东屋吧,我去书房睡。” 也不管商红说什么,直接去了书房。 站在门口的商红刚换完鞋,整个身子就僵在了门口,咬了咬唇,轻声去了东屋。 屋里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她走的时候的样子,只是干净利落了很多,坐在床上,商红忍不住猜测是谁帮着杨宗国收拾的房子,她太了解杨宗国了,他跟本不会收拾屋子,又怎么可能把屋子收拾的这么干净,一眼就能看出是女人打扫的。 想到有别的女人在这个房里呆过,商红只觉得有把刀狠狠的插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呼吸也困难了起来,随后深吸几口气,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告诉自己慢慢来,一切都会变回原来的样子,现在自己又回到了这个家,一定还会拿回宗国的心。 这一晚商红睡的很沉,早上想着军号一响就起来,可还是没有起来,等她醒来的时候,屋里只剩下了自己,商红只觉得心空荡荡的,平复了一下心情,商红才起来重新收拾屋子,要把别的女人留下的痕迹都擦掉,连床单被卓都拆了下来洗,人正忙的一头热汗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看到进来的人,商红一愣,而门口站着的赵雪也是一愣。 “你是?”商红想到屋里来过的女人。再看到赵雪手里的钥匙,马上就摆出女主人的姿态先开口。 赵雪又不是傻子,哪里看不出来,不过一点也不紧张。“我是队里的医务员,过来帮杨营长收拾屋子。你是?” “我是杨营长的爱人。”商红扬着下巴。 赵雪一愣,她记得杨营长离婚了,怎么又有爱人了? “我们复婚了。”商红可没有耐心等下去,直接解释。 赵雪了然,“嫂子好。” 听到被叫嫂子。以前不以为意,直到这一刻,商红才发觉她是多么喜欢这样的称呼,“我在不的日子里谢谢你帮着收拾屋子了,宗国他一直就不会收拾东西,我婆婆也说把他宠坏了。 “嫂子误会了。我给杨营长收拾屋子,是因为要借用这屋里的灶台,我们住在楼上原来罗队长家,那里的煤灶没有气了,所以这两天在这里做饭。” 听了这样的解释。商红担心了一宿的事也放下了,笑道,“原来是这样啊,你看你们客气什么,还收拾屋子做什么。” “商红?”孙梅端着菜从外面进来,确定是商红才惊呀起来。 “孙梅?你怎么在这里?”随后似想到了。欢喜的上前拉过她,“你调到这里来了?真是太好了,以后可以又可以在一起了。” “你这是……复婚了?”孙梅是知道商红离婚的事。 两人虽然不在一起,可也总通电话,这电话多是孙梅打给商红,在商红眼里孙梅关心自己这个朋友,却不知道孙梅想知道的也不过是有关罗继军的消息,然后是张桂兰随军之后,再加上张桂兰的消息。 “是啊。”商红含糊的应了一声,“你们这是要做午饭?太好了。我正愁着做什么呢,刚回来家里什么也没有,中午可就要占你们便宜了。对了,你们怎么不在部队吃?” 一直被忽视的赵雪开了口,“孙梅想学做饭。所以我们现在都自己做着吃。” 孙梅忙着补充,“还不是部队里的吃够了,现在有机会自己做,虽然不好吃,可也算能换换口味。” 商红到没有多想,“也是,食常的饭菜一直是那个味道,这些年就没有变过。” 父亲在部队里,小的时候商红有时也在食堂吃,现在结婚了,有时不爱做饭也去食堂打饭,早就吃够了。 赵雪看着眸子微微一闪,看来这商红跟自己是一个命,都是孙梅眼里的傻子罢了,不愿多看两人,赵雪先进了厨房。 不用找借口支开,人就走了,孙梅正愁没有这个机会。 “你快说说是怎么回事?怎么没有听你说过?前阵子还听你说在相亲了,怎么复婚了?”孙梅一脸的关心。 商红红着脸,“还不是他求着复婚的,去我家好几次,见他这么诚心,想着到底离婚也是我任性,就同意复婚了。” 孙梅哪里知道她脸红是心虚,只当她害羞了,眼里闪过羡慕,“好啊,这半路的哪里从小的夫妻好,而且人家还是心里有你,你以后可别在任性了。” 商红点点头,“到是你,有没有喜欢的呢?也该嫁人了。” 一听到自己的事,孙梅马上绕开了话题,“你们昨天晚上回来的?白天在杨营长家吃饭了” “是啊,都喝多了,张桂兰喝多了,就睡在婆婆那了,你说一个女的喝那么多,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也不怕丢人。”商红一脸的看不起,“你还不知道,她是喝好了往那一躺什么也不管了,我婆婆家客厅弄得乱七八遭的,都是我收拾的,最后罗继军自己回家了,就这样的媳妇还舍不得叫醒,你说她的命也够好的了。” 想起这个,商红就嫉妒。 不过商红不知道张桂兰认了周老太太当干妈的事,不然也不敢这么说了,先不说她讨不讨厌张桂兰,那是另一回事,可周家不同,那也算是大院里的大记,他们商家都靠不上前。 要不是杨宗国与周付国处的好,她就是眼周付国认识说话的机会也没有。 特别是想到那天自己发疯的丑态被周付国看到了,现在一面对周付国时,商红就觉得自己像没有穿衣服一样被看得浑身不舒服。 “许是吃的高兴了,才多喝两杯。”孙梅嘴上夸着,心下嫉妒的要发疯。 “嘁,高兴就多喝,那还要不要过日子了,那就天天喝吧,啥也不用干了。” 孙梅笑了笑,“我去做饭,中午就一起吃吧。” “好啊,那你们做,我把床单洗出来。”商红想到是自己多想了,跟本没有旁的女人,开始后悔洗床单了。 腰酸背疼的洗出来后,才松了口气,可等吃到孙梅做的菜之后,脸都黑了,“这能吃吗?” 直接说了出来。 赵雪捧着碗笑道,“我就说这样不行,她不信。” 孙梅自己尝了一口菜,随后吐了出来,“糖放的有点多了,我再去重弄一下。” “孙梅,吵小白菜哪有放白糖的。”商红听了提醒她。 “自然要放,提味的,只是我放多了,等一会儿。”孙梅端着菜又进了厨房。 赵雪笑着解释,“孙梅是看桂兰嫂子做的时候放糖了,才学着弄的。桂兰嫂子做的菜好吃,嫂子知道吧?” 心下却对孙梅不屑,人家做出来的是菜,她做出来的猪都不吃。 商红不愿多提张桂兰,胡乱的点点头,“农村的姑娘做饭都好吃,哪像咱们除了上学就是上班,哪里有时间做饭,每天回家累的要死,还有父母给咱们做饭,跟本不用咱们伸手,做的味道自然也差了点。” 赵雪挑挑眉,看出来商红与张桂兰不对付了。 也对,与孙梅相处好的人,怎么可能与张桂兰也相处的好呢。 “那也不像,还是手艺练出来了,也有天份。”赵雪故意与她唱反调,“你说我也跟着桂兰嫂子说了一道菜,可做出来的味道就是不一样,所以说这做饭也是分人的,有些人做饭就是好吃,天生的,有些人就是学了也白学,嫂子你说是不是?” 孙梅端着菜从厨房出来,不爱听赵雪的话,反驳道,“咱们三个年岁不差什么,你就直接叫名子吧,还叫什么嫂子,把人都弄老了。” 转了话题,商红自然也高兴,“是啊,直接叫名子吧。” 心下却对赵雪不喜欢起来,觉得这人一点眼利见也没有,说话横冲直撞的,也不看看对方爱不爱听,商红看不起赵雪,赵雪当然看得出来,心里不以为意,反正一直被人当成傻子,这样更好,傻子想说什么就说会,更不怕得罪人,反正傻,而且不但别人占不到便宜,自己还能让对方心里不舒服,不是挺好的? “对了,那些流言的事情怎么办了?”商红这才想起问这事来。 “没事,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反正现在挺好,罗继军也搬走了,再也不会传什么了。” “可是我听说罗继军调到你爸身边去了,这样真没事吗?”商红报不平,“要我说你就该站出来,找那些乱说的人理论一下,不然你这样不说话,她们还以为你心虑了呢。” 孙梅脾气好的笑道,“算了,让她们说去吧,反正也不会掉肉。” 商红恨铁不成钢的瞪她一眼,也没有再多说,赵雪埋头吃饭,将两个人之间的互动看在眼里,摇了摇头,听队里说杨营长的爱人不怎么好,人很势力,现在总算是见识到人什么样了,到真是可惜了杨营长,娶了这样的媳妇。 ps: 还差一更,明天补上吧,明天四更,今天实在受不住了,早上四点多起来坐车,一直折腾到九点到家,然后坐这写,我的眼睛睁不开了。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