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假戏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193章:假戏

罗家张桂兰看着床上睡的像死猪一样的男人,唇角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在孙家还是当着领导的面,罗继军出来帮着自己顶酒,这举动张桂兰真的没有想到。 说不感动是假的,这个男人的话不多,可他用动行在孙家人那里告诉所有人,他在乎自己的媳妇,甚至不管男女,只要欺负他的媳妇,他都会出手。 打了水拧了毛巾,给罗继军擦了脸,又擦了手和脚,把人身上的衣服拔了下来,披毯子盖好,,看着家里的一切,张桂兰心里满满的,家里的东西虽然不多,可都是她一件件用心挑来的,往后的日子怎么样她不知道,可是她知道上辈子罗继军和孙梅结婚之后,两个人就一直住在跟孙梅父母同一个院子里。 所以如果没有什么变故,或许这里以后就是他们的家了,真正的家,再也不会搬了。 看着床上醉倒的男人,张桂兰想到他今天说的话,张桂兰下了决心,明天进城里去看中医,晚上早早的歇下了。 第二天,杨宗国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没有穿衣服的商红,还有一地零乱的衣服,眉头就皱了起来,随后起来捡起自己的衣服穿好,都没有看床上的商红一眼,直接推门出去了。 可床上的商红躺不住了,她早就醒了,或者说一晚都没有睡,一直等着杨宗国醒呢,她想过千万种杨宗国醒来后会有什么反应,独没有料到杨宗国什么没有说,偏偏她怕的就是杨宗国什么也不说。也不提这件事,然后自己昨天晚上设计的就都没有用了。 坐起来一件件把衣服捡起来把衣服穿上,又把被子叠好了,商红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杨宗国跟婆婆在吃饭,商红先去了卫生间洗脸,出来时不好意思的坐下。 “昨晚喝多了,早上没有起来,妈,对不起。”商红一脸的小心翼翼。 杨老太太把粥递给她。“说什么对不起,一家人还客气什么。” 商红羞涩的看了杨宗国一眼,见他跟本没有看自己,咬了咬唇低下头慢慢的吃饭,饭后杨宗国就说回队里,杨老太太把做好的小咸菜装好让商红拿着,目送着两个人上车,才转身回了家。 车上,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商红更是一动都不敢动。虽然什么都没有说,明显感受到杨宗国是在生气,心里心虚,商红越发的沉不住气。 “昨天晚上都喝多了,回到家里后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了。”商红打着哈哈。 杨宗国却没有说话。 等了半响,见对方像没有听到自己说话一样。商红越发的没有底了,“昨晚的事情我会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你不要多想,我也不会让我负责,你看看你帮了我这么多,我已经很感激了。” “我妈妈知道我复婚之后,特别高兴,人看着也精神多了,要是没有你帮忙,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我妈妈高兴起来。” “以前一直让家里人照顾。却一直没有为父母做过什么,特别是现在我妈妈又病了,我才发觉自己很不孝,这次多亏了你。” 商红自顾的说着,一直絮叨到了家里。杨宗国也没有开过口,到了大院之后,杨宗国才说话,“你先回家吧,我还要去营里。” “好,那中午回来吃吗?”商红下车前忙问了一句。 “在食堂吃。”杨宗国丢下话都没有看商红,开车就走了。 看着车走进了营里,看不到了,商红才往家里走,心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杨宗国的意思她不是看不出来,是跟本不想与自己真心的复婚,不然今天自己说了那么多,他也不会一句话也不说,商红咬着唇,恨自己不早早的要个孩子,不然今天也不会这么难了。 回家到,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商红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怕一个人过,甚至以前这里她随心所欲的地方,现在也只是暂时居住。 城里,张桂兰早上起来之后,直接把早饭做好放在锅里,然后就提着包了出门,一大早自己去寻中医,按着上一世去过的地方,找了近一个小时才找到地方。 仍旧是上辈子见过的老太夫,只是比记忆里年轻了许多。 摸过脉之后,老中医摇摇头,“宫寒很重,看你该结婚了吧?是不是还没有孩子?” 张桂兰点点头,和预想中的一样。 却仍忍不住失望。 “先开几副药吃着,调理一下,吃完了再过来,看看情况再重新抓药。”老中医直接拿过药写起了方子,“回家十碗水熬成一碗,每天早上熬出来,把早中晚三次的熬出来一起喝就行了。” 张桂兰上辈子就没有喝过药,现在到是听了话,抓了药之后,还特意去了朱蓝那里看了看,店里的生意仍旧和以前一样很好,特别是刘小兰明显看着比在农村的时候还时尚了,店里面有人买货,张桂兰也没有时间多和她说话,把画的样子给了朱蓝,就打算回去。 朱蓝送着张桂兰出来时,拉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件事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程嫂子好像很不喜欢刘小兰,打刘小兰进店里之后,就没有说过话,好在小兰是个脾气好的,也不计较,每日里笑呵呵的,你说程嫂子怎么也比小兰大吧,有什么不喜欢的面上子也要过得去啊,大家整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再说小兰上班也影响不了她什么,你说她是不是怕小兰抢了她的工作啊?或者觉得小兰的工作比她的好?” “那嫂子就多注意吧。”张桂兰到也能理解。 特别是在工作上,程嫂子要每天靠做东西的数量算钱,而刘小兰却是有固定工资的,不管卖没卖衣服都有工资。 朱蓝点点头,与朱蓝的担心相比,张桂兰到没有放在心上。 “你这个是药?你病了?”朱蓝这才看到她手上提着的东西。 “调理一下身子,这不是打算要孩子吗?” “那是正事。”朱蓝听了才放心,“你说去你那里住的事,我和你大哥商量了,还是算了,这几天我们找了房子,也有相中的了,再看看能不能减点价钱就定下来。” “那这可是好事,多少钱?”张桂兰听了也为他们高兴。 “要二万八。”朱蓝当时听了只觉得是天价。 “要这么多?多大的?”现在城里的万元户虽然也很普遍,不过谁家也不可能一下拿出这么多钱来,现在平房城里的还在五千多,楼房也多是拆迁回来的,都不然有几个能住得起楼房的。 “九十多平的。”朱蓝坚定了想法,“我想了,人这辈子不就是得有个家,再有个男人吗?按现在这样做生意,几年我和你大哥就能存一个房子的钱,再说买房子是正经事,现在也有孩子了,将来总不能让孩子也跟我们一样受委屈。” “对,说的对,不能苦了孩子,那嫂子看上就买吧。” 又说了两句,张桂兰才走,回头看了一眼街对面的内衣服,就是个仿的,看着没有几个人,可见生意也不怎么样,不知道米兰还能坚持多久。 张桂兰回到家的时候,罗继军吃过了早饭,碗筷都洗出来了,见媳妇提着药,马上担心的问了起来,“怎么回事?什么病?怎么是中药?没有西药?” “没事,不是调理身子的。”张桂兰把药放进厨房,“对了,我跟大哥有厂子的事要谈,明天就去大哥那边了,你是跟我过去还是在家?” “我明天也要上班,晚上才能回家。”昨天在孙家吃饭时,罗继军也是临时接到的通知。 张桂兰奇怪,“怎么这么快?不是还要歇几天吗?” “也是昨天临时接到的通知。” 这么一说,张桂兰明白了,感情这顿饭还不如不去呢,去了把假期都喝没了,这是变向的为自己的姑娘出头呢? 见媳妇脸色不好,罗继军忙劝她,“你也别担心,不过是提前上几天班,再说刚调过来,开刚始我也得好好适应一下。” “说的也对。”张桂兰似笑非笑,心里却又恨了几分孙家的人。 她在这里恨孙家的人,孙家里徐凤看着头疼欲裂的女儿,更是恨得直咬牙。 “你说你一个女孩子跟男人拼什么酒?你能拼得过人家?好在你爸没有多想,不然这事有你受的。”徐凤戳女儿的头,“看看你,还一副没事的样子,昨天可把我吓个半死,你个小没良心的。” “妈,我的头疼死了。”孙梅心情不好,背过身子,“我那是跟自己质气呢,哪里是跟别人质气,我怪自己没志气,就像妈说的,我平什么要为罗继军委屈了自己?你看看我做了这么多,他连我看我一眼也不看,眼里只有张桂兰,那张桂兰有什么好的?膀大腰圆的,到像个男人。可我又偏不甘心,我哪都比她强,凭什么她就能得到罗继军的注意?这样不公平。” “不公平?那是人家的媳妇,有什么不公平的?”徐凤觉得女儿一遇到罗继军的事,整个人都变了,“算了,你的事我也劝不明白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语罢,徐凤起身走了,她是看着干着急也没有用。 ps: 总算补全了,我晕了rl

上一篇   第192章:顶替

下一篇   第194章:蜚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