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戏弄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203章:戏弄

徐凤看着门外的陌生男人,只打量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虽然没有再多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动作,可却是实足的看不起对方。 陈友拘谨的搓了搓手,“阿姨,孙梅是住在这里吗?” 徐凤一听是找女儿的,在看他的样子,就警惕起来,“你是谁?找她做什么?” 要是个像模像样的男人,徐凤怕是什么笑脸相迎的将人迎进屋,可看看眼前的男人,虽然长相还可以,看着也有三十了,衣袖都磨的起飞边了,一看条件就不怎么样,脚上虽然穿着皮鞋可前面都磨的掉皮了。 这样的男人来找自己的女儿,徐凤怎么可能放心,不但没有将人请进屋,身子挪了挪,用身子把门口整个挡住了。 “那就是住在这里了?”没有找错地方,陈友松了口气,笑的也越发拘谨,“我是陈友,前天就是孙梅给我找工作的,阿姨该听他说了吧?” “陈友?找工作?你是罗继军的妹夫?”徐凤的声音尖酸起来,“你直接说你是罗继军的妹夫就行了,说陈友我哪知道是哪个,你来我家有事?要是工作的事不用找孙梅,我女儿和我说了,我正给你问着呢,你也知道现在的工作可不好找,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有信的。” 陈友被臊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用力的搓着手,“阿姨,我是来道谢的,不是问工作找的怎么样了,您误会了。” “噢,是这样啊。”徐凤嘴说这么说。可听语气完全不相信,眼睛转了转,“人都来了,先进屋坐吧。” 瞬间就改变了主意。想到这几天在张桂兰那里受的气,徐凤把主意打到了陈友的身上。 孙梅躺在屋里的床上,听到有人找自己,待又听到是罗继军的妹夫时。脑子里就闪过陈友盯着自己痴迷看时的目光,一队的反胃,自然不会出去了,又奇怪母亲怎么把人给弄进屋里来了。 “阿姨,孙梅不在吗?”陈友进了屋也不敢坐下,拘谨的站着。 “没事没事你坐吧,孙梅在医院里照顾一天的病人,回来累的就躺下了,你坐着。我去看看。”徐凤又有些不放心将陈友一个人放在客厅里。转念又想给他个胆也不敢偷自己家的东西。这才放心的进了屋。 门一带上,孙梅就坐了起来,压低声音问。“妈,你怎么让他进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帮他们找工作。还不是因为罗继军。” 徐凤坐到床边示意女儿小点声,一边说出自己的打算,“要说来感谢你也该是两口子一起来,你看看他一个人来又没有带东西,一看就心思不正,你说他打的什么主意?巴结咱们家?” “你管这个做什么,反正跟咱们也没有关系。” “那可不能这么说,现在你让我给他们找工作,怎么能跟咱们家没有关系呢。” 孙梅这才不情愿的开口,“反正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让人浑身都不舒服。” 徐凤一听就知道了,“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就他那样的也敢打你的主意,这种不要脸的人你怎么还帮他找工作,你是不是疯了?” 先前徐凤就是看不起陈友,现在听他打女儿的主意,恨不得撕了他,只觉得被他那种又穷又没用的老男人喜欢,真是玷污了女儿。 “他就多看了我几眼,又没有旁的。” “听听这话,多看你几眼,现在都找到家门上来了,难怪说来道谢的怎么什么东西也不拿呢,跟本就是目地不纯,我现在就把人赶出去。” 孙梅拉住母亲,“妈,你能不能不想一出是一出,刚刚你把人请进屋你还说有事呢,现在就赶人了,这样让人多尴尬,咱们都出手帮人了,现在在把人得罪了,那不是白忙乎了吗?整天脾气跟个孩子似的。” “对对对,我跟孩子似的,你是大人。我是想说既然人主动送上门来,就得让他明白一下咱们孙家的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给他点教训,你说怎么样?”徐凤被女儿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正事来。 “就这个?”孙梅也确实不喜欢陈友盯着自己那**裸的样子,“我看行。” “一会儿我让他进来跟你说话,你借机装晕倒倒在他怀里,然后我进来抓他,好好修理他一下。”孙梅一听母亲的主意,就有些不愿意。 “妈,这个不好吧?做的也太明显了。” “有什么不好的,他要是不做贼心虚自然会觉得咱们欺负他,可若是他真有那样的心思,哼哼,那就不要怪咱们了。”徐凤冷笑两声。 见此,孙梅也没有再多说,看女儿默认了,徐凤递给女儿一个眼神,这才转身出去。 一出去就热情的跟陈友说话,“孙梅醒了,你进去跟她说话吧,我这急着做饭,就不跟你说了。” 陈友受宠若惊,“那阿姨你忙吧。” 看着迫不及待的进了屋的陈友,徐凤呸了一口,悄声的靠到了门外偷听,屋里孙梅下了床,请陈友坐下,笑道,“你怎么来了?工作的事也不过是顺便,你真不能特意的过来谢我,弄的大家怪外道的。” “那怎么行,你可帮了我们大忙,为人师表我做的不好,可知道谁是恩人这还认得清的。”打进了屋,陈友的眼睛就一直紧紧的盯着孙梅。 孙梅压下心里的恶心,揉着头角,“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这头有些痛。” “没事吧?你自己是医生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陈友一脸的关心,恨不得冲上前去。 孙梅摇摇头,身子往床边靠了靠。 见她这样,陈友又往前靠了靠,见孙梅并没有反感,心里暗喜,压下激动到了孙梅的身边,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上,“怎么样了?要不要躺一会儿?” 语气低柔,让孙梅听了只觉得恶心。 一咬牙,孙梅用力的推开他,“你要干什么?” 陈友还没有从孙梅的态度突然变化中反应过来,徐凤就冲了进来,“怎么了?怎么了?” 孙梅紧抱着身子,怒指着陈友,“你出去,马上出去。” 也不说不怎么了。 徐凤暗叫女儿聪明,直接就冲着陈友而去,什么也不说先甩了陈友两个大巴掌,“你说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女儿帮着你们找工作,你还敢对她下手,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这两大巴掌可是攒足了力气打的,陈友的两边脸瞬间就肿了起来,愣愣的不敢说话,像被打傻了。 “妈,算了,你让他走吧,我不想看到他。”孙梅一副受伤害的样子,然后看向陈友,“陈友,答应你找工作的事情我一定会帮到底,今天的事我也不追究了,你走吧。” “孙梅,你听我解释……” 孙梅扭开头。 徐凤冲上去拉着他就往外走,“没听到吗?我女儿不跟你计较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孙家好欺负?呸,你也敢打我女儿的主意,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我告诉你你就出去打听打听,有没有癞蛤蟆能吃到天鹅肉的。我女儿好心好意的帮你找工作,你都追到家里来羞辱人来了,呸,不要脸的东西,滚。” 将陈友推出去,徐凤还警告道,“为了我女儿的名声,你最好别把今天的事张扬出去,不然就真给你好看。” 彭的一声,徐凤甩上门。 陈友站在走廊里发呆,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好好的会变成这样,一时之间后悔自己太急进了,又后悔自己刚刚该好好解释一下,总之五味掺杂,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脸上还火辣辣的,只能又羞又臊的走了。 屋里,徐凤从窗口看到陈友灰溜溜的走了,这才笑了起来。 孙梅忍不住担心,“妈,他不会到时想明白吧?” “放心吧,我看他恨不得给咱们跪下认错呢,哪里会想到咱们给他弄了个圈套,哼,张桂兰咱们弄不了,可让大家都知道一下她妹夫是什么样的,到时看丢谁的脸。”徐凤只觉得解气。 孙梅到没有多说,相对来说,她更是在乎罗继军的态度,现在帮了他的妹妹,不但没有被感谢,还像仇人一样,她就真不信了,这亲兄妹两个还能老死不相往来。 再说陈友回到租住的房子时,两边脸都肿了起来,罗海英提着菜回来的时候,看到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了?跟人打架了?你出去了?” 陈友一把甩开罗海英,“我没事。” 罗海英不在乎他对自己的恶略态度,又靠上前去,“都肿成这样了,到底是谁欺负你了,你到是说啊?我让我大哥帮咱们出头去。” “行了吧,什么让你大哥出头,我这次挨打就是因为你大哥大嫂才这样的。”陈友把孙家对自己的看不起都归到了罗继军夫妻的身上,“他们要是真把你当成妹妹,把我当成妹夫,还有人敢这样打我?你也别找他们出头了,谁让我自己没能耐呢。” 听了这话,罗海英沉默了。 ps: 更晚了,对不起啊,接着写下一章去,晚更十六分钟啊。rl

上一篇   第202章:当面责问

下一篇   第204章:诉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