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同房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二十三章:同房

饭后,罗继军主动帮忙收拾桌子,张桂兰没有拦着,到是米兰,左右插不上手,尴尬的坐在椅子上,明明笑不出来,可只要罗继军一露面,马上就对张桂兰扯出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底放弃了那种期望,张桂兰面对米兰时心情也没有那么坏了,甚至越发的坦然,吃饭时也没有像往日一样减胖,而是吃了一碗的饭,到是米兰,一碗饭还剩下小半。 聪明如张桂兰,她直接忽视,至于罗继军,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没有注意到,到是自己将一盆饭吃了大半。 吃过晚饭,天色早就黑了下来,这个时候家家还用小电灯泡,有五十瓦,屋里显得很暗,又是大冬天的,也该歇着了。 张桂兰不愿意与米兰同床,更不可能主动开口说跟罗继军住一屋,她这一犹豫,到也没有人开口,一时之间屋里的气氛就有些诡异起来,张桂兰不主动开口,罗继军又怕跟米兰说话被妻子误会,米兰又因先前扑到罗继军怀里面对张桂兰时觉得没脸,也不好开口,等一收拾完桌子,屋里更静了。 米兰眸子一动,先笑意的开了口,“继军在外面训练那么久刚回来,一定累了,早点休息吧,你和桂兰住东屋,我住西屋。” 按她的想法,这样一开口,况且又有客人在,即使两人有心思住在一个屋,现在听了这话也不会住一个屋了。 张桂兰猜到了米兰的用心,心想阴狠,又觉得厌恶,况且这个时候罗继军也开先口了,“就这样,米兰还是住在东屋,我和桂兰住西屋。” 呃、、、 他这么一开口,让张桂兰和米兰都是一惊。 米兰脸色惨白,逃一样的起身,“好,那我就先睡了。” 面无血色的撞进了东屋,门被带上的声音,才将张桂兰从诧异中惊过神来,她看向罗继军,罗继军羞涩的扭开头,“太晚了,睡吧。” 张桂兰明白,罗继军知道她讨厌米兰,所以刚刚他就做了主,突然来的体贴,到有些让她措手不及,不过隔壁住着米兰,张桂兰想着要与罗继军同床共枕也只是一瞬间的犹豫,全起身回西屋了,不管怎么说,这一局赢的是她,而且罗继军站在了她的这边,让她赢的很有面子,无形中也狠狠的给了米兰一击。 西屋里的床是单人床,不过这个年代的单人床也不是很小,两个人也睡下了,罗继军在书桌前,面前是一本书,上面有折页,可见以前看到了那里。 张桂兰坐到床边,两世加在一起,两人单独在一起,除了结婚那一晚,这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换成以前,张桂兰一定暗暗窃喜,现在不同了,她到觉得两个人之间还太陌生,没有到了像正常夫妻一样的时候。 “你病刚好,早点休息吧,我看会书时间差不多就去队里了。”罗继军眼睛盯着书,可从进屋就一页也没有翻过。 他这么一说,张桂兰到不紧张了,“这才几点,离天亮还早了,你也到床上挤一挤吧。” 挤一挤,也只是挤一挤,没有旁的。 也猜到罗继军觉得别扭,张桂兰不多说,只脱了外衣穿着秋衣秋裤就躺到了床上,在这里睡了半个多月,她早就跟这张床熟悉了,可今日躺下后竟一点睡意也没有。 屋里静静了,除了罗继军不时传来的翻书声,没有旁的声音。 张桂兰开始还不敢动,最后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不时的不舒服的翻翻身子,刚放松下来的身子,却因为罗继军突然冒出来的话吓的又僵在床上。 “是不是我打灯,影响你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晚上,张桂兰听着罗继军的声音多了份低醇。 “没有。” “这些宋词是你买的?” 张桂兰翻过身,抬头看像罗继军手里拿着的书,点点头,“前些日子进城里随手买的。” 罗继军听说过妻子念报纸一改在人们心里不识字的事情,这时才有机会问出口,“我听你父母说你没有上过学,在家自学的吗?” 张桂兰磨言两可道,“让村里识字的人也教过些。” 罗继军点点头,“你要是喜欢看书,部队里还有些报刊,我到时给你拿一些回来。” “也好。” “你大哥就喜欢看书,你们兄妹这点到是很像。”张桂兰以为罗继军不会再说话时,料不到他又开了口,“我从你大哥那里听说过你。” 张桂兰笑了,“我哥一定跟你学了我小时候很喜命吧?被针扎了一下,都一直哭着说完了是吧?” 对于大哥,张桂兰最有印象的就是那件事了,不管什么时候,大哥只要跟别人提起自己,就一定会提起自己那些糗事,想起这些心也甜甜的,过的太久了,活了两世,在她的记忆里,只有大哥那朗朗的笑容,越去细心的回忆,却是越模糊。 “是啊,他说你胆子很小,别看很任性,可心最软。”罗继军想起战友,脸上的冰冷之色也软了下来,抬头看了一下手腕,“快十点了,睡吧。” 张桂兰没有注意到,罗继军这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在给自己鼓劲,不过一听到睡觉,张桂兰脸也忍不住烫了起来,把身子往里移了移,“将就一晚吧。” 今天情况特殊,明天罗继军总该找借口住在部队里吧?况且她也决定回家了,明天就去买票,总之挺过这一晚就行了。 罗继军起身关了灯,才把身上的军装脱下来,屋里很暗,虽然是关着灯,张桂兰也不好意思往罗继军的那边看,翻过身背对着门。 看不到却能感受到,罗继军往床上一躺,张桂兰就觉得一股热气冲着自己扑来,能感觉出来罗继军也是背对着自己,夜里静静的,张桂兰真怕自己的心跳声太大了,生怕被发现紧张,身子却越发的紧绷起来,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罗继军一直没有动,张桂兰才松了口气。 其实明知道两个人不会发生什么,张桂兰却还是忍不住紧张,暗骂自己太矫情,上一世与罗继军分开了,自己也是找过男人的,又不是没有和男人上过床,这时到像个小姑娘了。 罗继军其实也不好受,床本来就小,又多了个人还是个女人,虽然是自己的妻子,可两人有名无实,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身边躺着个女人怎么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呢,特别是鼻子这个时候异常的灵敏,他都能闻得到妻子洗脸后的淡淡的香皂味。 好在军人的意志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罗继军纹丝不动,一直到下半夜,身边的张桂兰微微的平端的喘气声,罗继军才试着动了动身子,见身边的妻子还是没有反应,整个身子才松懈下来,试着翻过身子,借着月色,一张带着婴儿细嫩的脸颊就映在眼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