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赌注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227章:赌注

徐虎自然也走到了孙梅的身边,点头示意的跟张桂兰和罗继军打扫呼,特别是看到罗继军也是个军人,态度明显很热情。 “原来是孙梅啊,在买结婚的东西吗?听说你月底要结婚,恭喜你了。”她会做样子,张桂兰自然也会做,客气的打招呼。 孙梅含羞一笑,把徐虎介绍给他们,“是啊,月底,这是徐虎,这是罗继军夫妻。” 又跟徐虎解释了一句,“当初不是跟你说我被人救了吗?就是罗继军。” 徐虎忙上前来,敬了个礼才道,“谢谢你了。” 罗继军回了个礼,“这是军人访做的,你们继续然要买结婚用的东西,我们就不打扰了。” 态度不如徐虎,虽然看着徐虎的级别比自己的大,却也不想深交往,只想离孙梅远一点,一句话就道别了,张桂兰强忍着笑,上前来解释。 “我们也要看看蚊帐,也先过去了。” “好,嫂子不要忘记了结婚的时候过来啊。”孙梅一脸笑盈盈的。 张桂兰笑道,“这可是大事怎么能忘记了,不过继军要去进修了,到时只能我一个人去,你可别挑理。” “军人都忙,我自己都要当军嫂子,哪里会挑这个理。”孙梅一句话说得徐虎非常高兴,含情脉脉的看了孙梅一眼。 任何机会都不放过表现,还真是她。 张桂兰笑应着好,这才跟罗继军走了。 孙梅目送着两个人走远了,才回过神来,“咱们也买了早点回去吧,我姐姐今天来。” 却是一点心情也没有了。 徐虎还以为她是着急回家等人,也没有多想,又挑了小镜子之类的东西,付了钱两人就回去了,答虎是借了队里的车出来的,先送了孙梅回大院,才开着车回自己的家。 孙家里,徐凤见女儿回来的这么早,吓了一跳,“和徐虎吵架了?” “没有,不爱动就回来了。”随手将买回来的床单被卓递过去,“这是新买的。” 徐凤接过来后,脸色也不好看,“你爸才来电话,说人已经到队里了,一会儿跟着他们一起回来,让我准备饭菜,生怕我把人赶跑是的,还让人先到队里,这不是在打我的脸吗?” “妈,行了,人来都来了,你这样弄也让自己生气,左右不过住几天,你当客人对待着,她要干活你也别让干,你看她还能不能呆下去,不用咱们赶,她自己受不了就得走了。这人是因为你对着太好了才走的,爸也说不着你啥。” 徐凤听着女儿出的主意,好一会儿才明白什么意思,马上笑了起来,“鬼机灵,还是你的主意多。” 一直把人当客人的供着,让她时时刻刻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外人,是在别人家做客,做客自然不能久了,呆几天就得走了。 徐凤想透了里面的道道,收拾起屋子来动作也快了,做饭的时候又让孙梅打电话叫徐虎过来吃饭,等一大桌子菜做出来的时候,孙海带着人回来了,同还的还有在大院门口遇到的徐虎。 原来发空的屋子里一进来这么多人,显得拥挤起来,徐凤热情的招呼着大家洗手吃饭,一边热情的拉着孙乐说话,“你看看都这么大了,当年你爸爸让你来这边你也不来,不然咱们也不用这么多年才见面。” 人已经接着孙乐进了书房,“这是给你们收拾出来的房间,其实原本也不用收拾,你爸爸知道你们要来,特意嘱咐我收拾干净,这被卓床单也是你妹妹今天新买的,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就挑了带花的,要是喜欢等走的时候你们就带着,家里还有很多。” 这人才刚来,就说走的时候的事情了,徐凤说的又这么自然,一点也不显得唐突,孙乐笑着点头道了谢也不说话,转了一圈就被徐凤出来了。 徐凤虽然把自己心里想的说出来了,可并没有轻松,这孙乐看着脾气好,说什么都点头笑着应下,也不多说别的,到让人摸不透,而且越是这样的人才越难对付。 只希望她真的只是过来住几天吧,不然要真打算常住下去,徐凤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掉。 显然在外面的时候孙海就已经给孙乐两口子和徐虎介绍过了,孙乐的男人看着得有四十岁人,人很苍老,看着也很憨厚,跟孙乐简直是一个性子,两人的话几乎没有,除非被问起话来,回答之外,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 两个人也不埋着头吃,一桌子的菜,除了眼前的,离着远处的菜跟本没有动,越是这样孙海看了心里越不舒服,这也算是在自己的家,女儿和女婿连筷子都不敢动,换成哪个当父亲的心里都不好受。 徐凤脸下的笑强坚持到晚上大家休息,一回到自己的房间,脸就阴了下来,抬头看见走进来的孙海,也独自生闷气不说话。 孙海是从书房那里回来,跟着女儿女婿也谈了一会儿,知道他们这次来的目地了,回来见妻子阴着脸,方问道,“怎么了?” “我还想问问他们我哪做的不好了?弄的像一副受气样,让徐虎看到了怎么想我?怎么想我也不重要,又怎么想孙梅,他们是要过一辈子的,万一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还不是影响他们夫妻的感情。”徐凤也明白了,拿自己说事永远都没有用,反而会惹孙海的不满。 果然,听到跟孩子有关,孙海没有那么不耐烦,“行了,人刚来,又这些年没有见,对我这个亲生父亲生疏着,何况你们了,过几天就好了。” 过几天? 看样子人还要呆一阵子? 徐凤敛起神色才问,“他们来有什么事吧?” 不然多少年不来往了,现在突然过来,怎么也说不过去。 孙海也没有瞒着,“他家的孩子不是原定今年结婚吗?后来没有结成,这想着让我给安排一下能不能进部队当兵。” 徐凤刚要说,又闭嘴了。 不过是进部队当兵,到也不是什么事,这几天的担心总算放下来了。 孙海一边脱衣服,一边自顾的说着,“他们俩个人在老家也不放心孩子一个人在这边,打算搬到这边来,说了不麻烦我,自己会做个小生意,房子也自己找,毁然孩子们都这想了,也是顾及咱们这个家吧,你到时给我拿点钱,我到时给他们,虽然不用咱们伸手,可总不能一点也不帮他们。” “在老家不是挺好的吗?在说孩子当兵是在部队,他们不放心搬城里来也没有用啊。”徐凤听了心沉下去,忍不住埋怨。 “你就别管那么多,就是让你拿点钱,这些年来我也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一在拿点钱也正常,就是把存下的钱都给他们,也挑不出理来。”孙海加重语气道。 “我又没有说不拿,弄的一副我小心眼的样子,我要真小心眼,他们来也不会床单被卓都让孙梅买新的的。”徐凤嘴硬道。 “行了,睡吧,以后小点声,让孩子们听到了像怎么回事是的。”孙海挥挥手躺下了。 徐凤却憋了一肚子的气,躺到床上翻来腹去的睡不着,突然不结婚了要当兵又全家搬城里来,要是里面没有什么事,谁会相信,也就自己家的男人总觉得对不起没有管的女儿,所以才被这些给蒙蔽了双眼。 临睡前,徐凤心里暗暗做决定,非得把这事给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然后的几天里,孙梅忙着买结婚的东西,而孙乐夫妻则去城里自己找房子了,徐凤也没有闲着,托了关系找到有孙乐老家那边人的打听孙乐家的事情。 事情没有打听出来,却被孙海知道了。 徐凤看到没到下班点回怒气回来的孙海,心知不好,果然孙海一开口就更回确定了心里的猜测,“你想干什么?让人去查孙乐一家,传出去让人怎么看咱们?那晚的女儿,不是外人也不是坏人,你还求到部队里去了,不嫌丢脸是不是?” “我还不是觉得奇怪,好好的突然婚不结了,还要当兵,全家又要搬来,是不是在那边惹什么事了?” “能惹什么事?孙乐十五岁就嫁了人,到人家又是屋里又是外面的活,就这么一个儿子,不忍心让儿子一辈子也在农村耽误了,这才求到我这里来,你到好,还让人去查,你也不看看,你比孙乐也就大十岁,为人处事还不如一个孩子。”孙海如今越发后悔娶了个这么小的妻子。 “是,我谁都不如,我还不是关心这个家,不然**那份心做什么?理由谁都会说,可也得让人相信啊,怎么别的时候不想通了,偏偏都要办婚事了,怎么就想通了?也就你不觉得奇怪,你拿出去,看看谁不觉得奇怪?”徐凤也火了,“今儿我也把话放在这,要是真没事我就把脑袋摘给你。不信你就让人去查查,我也是当母亲的人,还能真跟她一个孩子计较不成,我让人查,不也是想着有备无患,别等着哪里事闹起来了,连个准备都没有?”rs

上一篇   第226章:旧怨

下一篇   第228章: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