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送行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228章:送行

徐凤气焰一上来,孙海也不愿与她吵,挥挥手,“总之这事你别管了,到真有一天出什么事也跟你没有关系,我来管,你只管孩子们在的这阵子把饭菜做好了就行,还有孙梅的结婚的事情,你都好好弄着,别的就别操心了。” 孙海的话说的很明白,就是不让徐凤插手孙乐家里的事情。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省心了,以后就是杀人放火了,我都不会管。”徐凤怒气的丢下话起身回屋了。 孙海不愿与她吵,打在说女儿要来之后,和妻子之间就没有和气过,以前不明白后母与子女之间有什么不能和平相处的,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另一边,在火车站,张桂兰和周付国一起送着要去北京进修的罗继军和杨宗国,除了两个,那边还有六个人在跟家里人首别,这一次去进修的人不到十个,可见机会十分难得。 “桂兰有身孕了,我不在家的日子,她就麻烦你多照顾了。”罗继军郑重的叫了周付国一声,“大哥。” 周付国拍拍他的肩,没有说话却笑了。 有的时候什么话也不说,却是更好承诺。 目送着火车开走了,张桂兰才失落的收回目光,周付国打趣她,“为了你,那小子连大哥也叫了,我可得提着一百分的精神照顾你,不然回来他不得打我这个大舅哥?” “说起这个,离下个月也没有几天了,你要去上海开会了吧?这次还要和小月一起选设备,你也早点准备一下吧,家里有干妈在,你就放心吧。”张桂兰可没有心思打趣,“还有孙家的婚礼,你也要去吧?我还真不想起,到时一起去吧。” 虽然不担心孙梅在婚礼上对自己使坏,可不代表着会没有突发的情况,还是小心为上。 周付国看透她的心思,笑着没有点破,“行,到时我去接你。现在我先把你送回去,然后去田小月商议一下去上海的事。” 这阵子除了在部队里,余下的时间周付国都跟田小月搅在一起,多是厂子的事情,原先以为一两个小时就能把事情都定下来,可越探讨下去,发现细节越多,结果只要一得空,两人就聚在一起弄这些事。 最后,张桂兰让周付国送了自己去朱蓝那里,下了车周付国见人进去就开车走了,自己也没有下车,店里却热闹了,竟是在吵架。 “苏苗,我和你说过了,别在来店里找我,有事家里说,你这天天过来不是耽误我工作吗?”程寡妇向来沉默,这样吼人张桂兰还是头一次看到。 “大姐,你还真是古板,老板都没有说话,你到是发起火来了,再说我哪次来耽误你干活了?你都没有理我好不好?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赶我,让我的脸往哪里放?就你事多,我就说你太死板,你还不相信,你看看你在外面就吵,让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样呢。”苏苗说话哪里像正八经的女人,跟本就像一个风尘女人,摆弄着身姿。 先不说她说的话中不中听,就看着这姿态就够气人的了。 程寡妇自然是被气得脸乍青乍红,“你也别和我说这些,我不会为人处事,你就离得我远点,别过来找我。”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苏苗还是不走,“大姐,你看看我如今就自己一个人,年轻轻的就守寡了,咱父母又去的早,你要是也不把我当亲人,我就没有亲人了,你要帮我,我用着得这样天天来找你吗?来烦你吗?你也太不近人情了。” 张桂兰注意到,特别是苏苗说到‘帮我’的时候,程寡妇的脸都白了。 朱蓝也在一旁劝着,“看看亲姐妹之间有什么说不过去的,还吵起来了,算了算了,别让人看笑话了。” 刘小兰到没有说话,不过一直站在朱蓝的身边,显然有些护着朱蓝的样子,万一有个什么情况,也能把朱蓝挡在身后。 “妹子,耽误你做生意了,我想今天请个假。”程寡妇向朱蓝开口。 “这行,嫂子你就回去吧。”都吵成这样了,朱蓝自然不会不放人。 程寡妇得到了回复,就回小屋收拾东西,苏苗一脸的不高兴,“大姐,刚刚还说我耽误人家老板生意,你这样请假的,岂不是耽误人家,只要你答应我,我这就走,你也不用请假了。” 苏苗的话显然有些威胁的意思,似在说即使今天请假,若程寡妇不答应了,明天她还来。 朱蓝就不喜欢这样的人,“我说苏家妹子,你也听嫂子一句话,这亲姐妹之间可不能这样来,到时真伤了感情,可后悔一辈子。我虽然不知道你求你姐姐的是什么事,可既然你姐姐不答应,这事你也就别在逼她了,省着伤了姐妹之间的感情,你说是不是?” 苏苗不以为意,“朱姐,这其中的事你不了解。” 却不多说。 人家都这么说了,朱蓝也不好再多说。 到是从小屋出来的程寡妇,怨恨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大步的走了,待看到屋里的张桂兰的时候,程寡妇的身子微微一僵,然后开门走了。 苏苗自然跟了上去,不过人却在临走的时候,对刘小兰笑了笑。 这到把刘小兰弄得一头的雾水,人走了之后还忍不住奇怪道,“人每次来我都没有说话啊,这怎么还跟我笑上了,弄得怪吓人的。” “看着咱们小兰好呗。”朱蓝打趣道,一边跟张桂兰交换了个眼神。 张桂兰笑了笑,“小兰去忙吧,我带着嫂子出去走走。” 两人出了服装店远远的就看到街道一处程寡妇正跟苏苗撕扯着,两人明显是吵了起来,远远的能看到程寡妇的情绪很激动,正破口大骂。 远远的听不到骂什么,可看着程寡妇气得暴跳如雷,苏苗却仍旧迈着猫步,这场面还真是不协调。 “这几天苏苗来的很勤,程寡妇受不住了,早上赶人人还没有走,就吵了起来。”朱蓝冷冷的看着,“我看不是什么好事,不然程寡妇也不会这么激动。” “只要跟咱们店里没关就行,随她们闹去吧。”看着苏苗就不是正经人,张桂兰也没有背后多议论。 “打猜到与刘小兰有关后,我就一直注意着,每次苏苗来,都注意刘小兰,今天她又说自己年轻轻守寡,不会刘小兰的那个男人真的跟程寡妇的妹妹吧?要真是这样,这样的人可不能让她整日里来店里示威。” “先看看再说吧。”两人却是往菜市场走。 听说罗继军走了,朱蓝就让张桂兰到自己家去住,张桂兰没同意,两人一起买了些菜,才往回走,听朱蓝说刘小兰的公公婆婆带着孩子来了一次,当天就走了,饭也没来得急吃,朱蓝看那孩子可怜,给买了五块钱吃的,老两口一直说不好意思。 却说刘小兰不错,把店里照顾的很好,朱蓝和白松现在搬进楼房去住了,店里也只剩下刘小兰自己,有时半夜小哑巴会过来看看,见店里安全再回去。 这才说起罗海英夫妻来,“陈友去上班,罗海英每天都跟着过来,在门卫那里的小屋,你大哥也没有多说,见这样人现在就天天跟着一起上班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你大哥也让陈友打两份,不过那陈友真的有问题?” 当初让陈友去厂子里,私下里张桂兰就跟白松交待了,把厂子里的重要秘密当着陈友的面说出来,正所谓有了东西,贼自然惦记,到时只管陈友哪天去偷着看技术,直接把人一抓,然后将人赶出去就行了,也省着罗继军给找工作,到时把人丢到外面去。 张桂兰笑道,“看着吧,那都是贪图享乐的主,忍不了多久。” “要说你可没有贪着个好婆家,公公婆婆不行,小姑子也上来添堵来,好在你的心大,换成别的女人还不知道怎么跟家里的闹呢。”朱蓝现在越发觉得自家男人就自己了挺好,当家过日子都听自己的,也没有那些乱七八遭的事。 两人才提着菜到店里,就见董建国也在店里,到是没有和刘小兰吵,一脸哀求的样子。 “小兰,你就回家吧,爸妈还有孩子身边没个人照顾,你就真的放心吧?以后我挣钱日日交家里还不行吗?”看着明显养白了的媳妇,董建国多看了几眼。 听到有开门声回过头来,见是张桂兰和朱蓝,人心虚了些。 “爸妈都来了,老人挺好的,也支持我在外面上班,家里也没事,你放心吧。”刘小兰跟本不多看他一眼,手打理着衣服,“你也回吧,没事别来店里找我,耽误我工作可要扣钱的。” “扣钱咱们就不干了。” “我可想着好好干呢。”刘小兰刺了他一句。 董建国就在远处瞄着,看着张桂兰和朱蓝走了才进店里来的,没有料到两人回来的这么快,也不敢多说,灰溜溜的走了。 听到关门声,刘小兰才回过头看去,然后冷哼一声,“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天天劝着我回家。”rs

上一篇   第227章:赌注

下一篇   第229章:谋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