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牵怒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235章:牵怒

张桂兰母亲早就到了,也不出声,就看着陈友在那里做着那幼稚的举动,直到陈友自己发觉有人,停下来才看到张桂兰母女。 万没有料到离开的人还会折回来,特别是手里提着东西,显然人家是去买东西了,陈友一脸尴尬站在那,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了。 孙淑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都说恨铁不成钢,现在她总算是明白了,原先想还着劝劝女儿别做的那么绝情,现在看看,这也不是女儿做的绝情,是对方跟本就不争气。 “东西放在这了,可别踢碎了,这些都是罐头。”张桂兰把东西放在地上,讽刺了他一句,拉着母亲走了。 等了出院医,孙淑波叹了气,“你说说难怪那么大的人能做出私奔的事情来,看看他刚刚的举动,就知道人怎么样了。这罗家的姑娘看着也挺聪明的,怎么就弄成今天这样呢。” 过的一点也不像是人过的日子。 张桂兰抿嘴一笑,“这还不都是自己折腾的,所以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现在看着他们可怜,可看看他们做的那些事,哪里还值得人同情去?我这给他们花着钱,背后还得让他们骂着,你说图个啥?要是继军在家,这事我还真不管,他要管他管去,钱他是出去借也好,怎么也好,我也不管,总之他自己还。上次结婚就偷偷借了二百块钱,最后还不是我给还上的,现在又二百,这一家人一年也存不上这人数啊,挣都挣不来,所以说那就是个无底的洞。” “那就回乡下,在城里又活不下去。”孙淑波听了直心疼女儿。 “回乡下还要被指点,没房没地了,在这里天天挨着,这还不是有我在救济吗?” “你说说这事,你公公婆婆也不管管,我看实在不行,你也别管了,你又不是她爸妈,自己的亲爸妈都不管,你这个当嫂子的也管了那么多,也不能管他们一辈子啊,该做的也都做了,我看你越管他们越依赖你,这辈子都甩不掉了。” “这次要不是人住院了小产,我也不会管。日后这事也不会再有了,那二百块钱还能剩下一些,该做的都做了,再有什么事也求不到我这里了。”张桂兰早就算计好了,剩下的钱他们可以拿着当路费回家,或者找个工作,也够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总之,要是他们在等着把钱花了了找自己来要,没有那事了。 孙淑波看这事也没有办法,要真遇到这事,谁也没招。 母女俩回到家的时候,医院那边罗海英也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整个人脸白的没有一点的血色,人也无精打彩的。 “海英,你别伤心,孩子没有了咱们可以再有,你好好的把身子养好了,等养好了咱们再要。”陈友安慰着罗海英,甚至有些小心翼翼。 “海英,你到是说句话啊,别吓我啊。” “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坏了自己。”陈友打回到病房后,就一直在说。 床上的罗海英却一动也不动,眼睛盯着病房的房顶发呆。 陈友见说了那些没有用,这才认起错来,“都怪我不好,我不该跑,让你追着我,不然也不会这样,你要是恨就打我两下出出气吧,我对不起你,让你跟我在一起吃苦受累,一点福也没有享到,现在孩子还没有了,海英,我对不起你。” “不怨你。”罗英海淡淡的开口,“都是张桂兰,都是孙梅,要是没有她们,我的孩子又怎么会出事?” “是是是,都是她们的错,得了机会咱们一定找回来,所以你一定要想开啊,别吓我,现在除了你我也没有别人了。”陈友听到不怨自己,这才松了口气。 也不像前阵子那样没耐性了,一会儿问罗海英想吃什么,一会儿又是给人盖被子,做的无微不至,罗海英却是再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让陈友的心里七上八下的,直到看着人睡了,这才松了口气,在旁边的病床上坐下,端着打开的罐头吃了起来。 晚上,孙海阴着脸坐在客厅里,除了今天嫁人的孙梅不在,孙乐夫妻和徐凤都坐在客厅里,却没有人敢说一句话,都等着孙海开口。 “罗继军的妹妹流产了,你听说了吧?现在咱们家出名了,拉着客人不让上车,嫌弃人家随的礼金少,现在把人气得流产了,这多好啊,可真是出了名了。”孙海笑着,却让人觉得冷。 徐凤哪里敢担这个责任,“人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呢,流产也怕是自己弄的,怎么能怪起咱们家了,我可什么也没有做,那些人都看着呢。我可一手指头都没有碰。” “你一手指头没碰,是谁把人从车上扯下来的?”孙海喊了起来,“我告诉你多少次,你不要脸面我还要,女儿结婚的这天,你把事情闹成这样,让别人怎么看我?以后咱们家在这大院是别呆了,被人戳脊梁骨得给骂死,我看你还有没有脸出去。” “当时在场那么多人,谁都看见了,还能说我啥?反正不是我弄的。” “人家又没说是你把人推倒小产的,是你把人气的。”孙海只觉得跟她说什么都说不通,在孩子的面前也不想给她落脸面,“孙乐他们的房子也找好了,你明天拿一千块钱给他们。” 徐凤听要拿一千块钱,眼睛都瞪圆了。 被孙海一看,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爸,我们有钱。”孙乐小声的开口。 “你们有钱是你们的,我拿是我的,给你们拿你们就收着,明天就收拾一下搬过去吧,这个家里乱七八遭的,就不留你们多呆了。” 徐凤听了气得吐血,这跟本就是怕自己欺负他们好不好? 自己跟他过了半辈子,竟然连个前妻生的孩子都比不过,想到这些徐凤心里一阵子的委屈,眼圈也红了,孙乐看了眼徐凤,也不敢说话,拉着自己家的男人赶忙的回屋里了。 孙海也起身回了卧室,独留徐凤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抹眼泪。 罗家里,得了信的周付国也刚进屋,“到底怎么回事?我听我妈说人被从车上扯下来了?孙家这回可了名了,听说你小姑子流产了?” 小产的事,是张桂兰从医院回来之后放出的风声。 孙梅和她妈妈敢这样羞辱罗家,张桂兰岂会让便宜了他们? “没什么事了,反正现在该着急的是孙家,也不是咱们。”张桂兰一听就知道干妈那边担心了,“你回去告诉干妈,我这边有妈呢,没事。” “没事就好。还有继军来电话了,留了联系的电话,我给你抄了来,你家明天不来安电话了吗?你到时直接打给他就行了,我也在电话里告诉他了。”周付国把纸单递过去。 张桂兰笑意的接过来,“行,我也想着把这事跟他说说呢。” 又说了几句,周付国后天就要跟田小月去上海,说这几天就不过来了,要准备一下,张桂兰贼贼的笑着,弄得周付国耳朵都红了。 “别瞎想,我们这可是做生意,又不是别的。” “我又没有说别的。” “看你就知道没在想好事。”周付国戳破她,这才走了。 张桂兰看着周付国提起田小月时就不一样,虽然周付国没有多想,可对一个人来说,听到另一个人时马上变的不一样,总的来说这个人对他是特别的。 次日,张桂兰带着母亲去朱蓝那里坐着,还约好了晚上到朱蓝家吃,却有人找到了朱蓝的店里,正是郭英,看到婆婆突然来了,张桂兰愣了好一会儿。 “亲家母来了。”孙淑波见郭英沉着脸,就想着怕是知道自己来了,这也后追上来的。 “你都来了,我能不来吗?”郭英一开口,孙淑波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张桂兰这才缓过神,客套道,“妈,你咋知道我们在这?” “你们不在家,正好在大院里遇到孙梅,她说你可能来这里,让人送了我过来。”不然郭英可怎么能找得到。 张桂兰听到又是孙梅,装出一副惊呀的样子,“妈,那孙梅没有跟你说,昨天因为参加她的孙梅,小姑子流产的事?” 郭英一愣。 “昨天小姑子来参加她的婚礼,可她家嫌弃小姑子随的礼金少,不让人上车,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羞辱一翻,小姑子下午回家就小产了。连住院的钱都没有,还是我拿了二百块钱又买的吃的,要说这孙家也该去看看,把人给弄成这样。”张桂尘兰等郭英问,就邹邹嘴说了起来。 “那海英现在咋样了?你不在医院,在这里干什么?”郭英一听就急了,“好个孙家,也太欺负人了。” 孙梅见到她一脸的热情,跟本没有提女儿小产的事。 郭英一想就满肚子的气,这不是拿她当傻子呢吗? “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身孕了,那种地方可呆不得,这些说头你在村里那些年了,也该听说一些吧?钱和东西我都给拿了,有陈友在那呢,现在妈来了正好,也伺候一下小姑子,把身子养好了。”rs

上一篇   第233章:警告

下一篇   第234 章:小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