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分手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252章:分手

陈友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看不到人的身影了,才回过神来,没有料到孙梅会约自己,心下有些犹豫,毕竟以前孙梅没有这样做,今天去她家闹了一场,她却突然约自己,陈友心里犯嘀咕,难不成是想约自己出去打自己一顿? 可是想到孙梅那甜美的笑和含情脉脉的眼神,心里的担心都没有了,想着明日要去机械厂面试,这正是个机会,罗海英那边也不会多想。 有了好事,陈友晚上还特意买了两个菜,提着东西哼着小曲回去了,因为白天打过架,左右住着的人都看到了,现在看着陈友都窃窃私语,换成平时陈友定心里不高兴,今日却不同,高兴的提着东西就进屋了。 罗海英还是多问了一句,“怎么回来这么晚?” 陈友心虚,“让店里多做了一个菜,就晚了会儿,吃饭吧。” 见确实是两个菜,罗海英没有多想,况且陈友在这城里谁也不认识,更不会多想。 三个人都是一天没有吃东西,郭英在大院那边也是让女儿给自己炒了两个鸡蛋,其他的东西也没有吃,好在陈友也饿了,馒头就买了十个,三个人吃的一个也没有剩,饭后天色也不早了,陈友又说明天要去面试,就都早早的歇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友就早早的起来,往日里都是罗海英叫,这次却还跟罗海英深情的说,“以前辛苦你了,以后都我起来给你做早饭。” 原本因为昨天打架心里还有些冷的罗海英心里一暖,却也没有多说,吃着陈友做的粥,见陈友把粥几口就吃光了,还多看了两眼。 陈友心虚,“我去面试了,你和妈在家等我的消息吧,别到处乱走啊。” 生怕到公园去会被罗海英发现,陈友临走时还多嘱咐了一句,偏偏就是他这么一嘱咐,让罗海英原本就多疑的心越发的疑惑起来。 陈友才出去,她就落了筷,也不管后身母亲叫自己,带着钱就跟了出去,却小心翼翼的跟在陈友的身后,直到亲眼看着陈友进了机械厂,这才扭身往家里走,难不成真是她多想了? 却说陈友去机械厂面试,对方一听以前当过老师,马上就多问了他几句,就直接把他给定了下来,陈友没有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厂子让他回去准备一下明天上班,他兴高彩烈的走了。 打听一下公园在哪里,就直接寻了过去,远远的看着公园门口,孙梅果然站在那里,穿着一件红白可格的连衣裙,陈友没有多想就大步走了过去,人到了孙梅的面前,像个大小伙子,举措不安的看着孙梅也不说话。 孙梅到是落落大方,“怎么了?不认识了?也不说话。” 陈友的脸一红,“你……你等很久了吧?我去面试了,工作已经通过了,明天就能上班,你就不用再找了。” 一副等着被表扬的样子。 孙梅自然不会吝啬,“真的吗?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行,就是你不相信自己,现在怎么样?我说对了吧,那咱们今天得好好庆祝一下,那我请客,咱们中午喝一口。” “这怎么好,要请也是我请。”陈友说的心虚,他兜里哪有钱,有也是昨天买饭剩下的那二两块钱,可又不好意思就应,只能硬挺着头皮装面子。 孙梅本就算计着陈友,哪里会让他觉得没有面子,“这怎么行,今天是你工作面试成功,要请也是我请,等你请的时候是开支的时候,不然就不去吃了。” “好好好,都听你的。”保全了面子,又被抬高了,陈友就没有这么开心过。 孙梅娇羞的抿嘴一笑,跟着陈友进了公园,两人开心的玩了一上午,孙梅心思细腻,又是特意要勾引陈友,陈友哪里能不被迷住,坐到饭店里之后,一杯酒下肚,头了晕晕呼呼起来。 “我跟你说,打从村里出来之后,我就没有这么开心过。”一上午的开心,陈友越觉得与孙梅是相识恨晚,“当初罗海英跟我说她过的不好,我看着可怜,又被她鼓动,就做了私奔的事,现在好了,工作丢了,整日里在他家人面前还要装孙子样,到外面还要被人指点,你说我图的这是个什么呢?我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是啊,看你的样子,我一个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你现在有工作,自己养自己不成问题,还愁找不到好女人,别人我不知道,要是我我就选你这样的,可惜我现在结了婚,要是离婚了,我一定嫁你这样的。”孙梅打趣道。 陈友却当真了,“你要是有离婚的想法,我就等你。” 能敢这么说,一半是借着酒劲壮胆。 说完也不敢看孙梅,低着头夹菜。 听到对面传来孙梅悠悠的声音,“我是军婚,哪里说能离就离的,而且这才刚刚结婚,我就是想也没有用,再说你与罗海英在一起,就是咱们向现在这样出来吃饭,也会让她多想,我看还是算了,以后也不要多联系了。” “她多想怎么了?什么也不能干,只能让我养着她,像你说的,我找什么样的找不到,她要敢闹我就跟她分手,以后咱们想见面就见面,她也管不着。”陈友一听觉得有门,马上就作下承诺。 孙梅却没有吱声。 陈友觉得她不相信自己,也不多说,饭后和孙梅分开之后,借着酒劲就回家了,罗海英等了一天,见人喝醉了回来,心下有些不高兴。 “去哪里喝酒了?面试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去打听了,很少有正经的厂子招聘的,你可不要错过这次机会。”罗海英絮叨着,却不有发现陈友的面色不对。 正蹲着身子要给陈友脱鞋时,被陈友躲开,罗海英微微一愣,抬起头看着他,“怎么了?” “海英,你坐下吧,我有话跟你说。”陈友一路上就想好了,借着酒劲就做个了断,不然明天醒酒,自己就又没有决心了。 罗海英坐回床上,看着他也不着急,神情太过冷静,到让陈友七上八下的。 “海英,咱们俩在一起也有些日子了,这些日子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觉得咱们俩在一起并不合适,昨天咱们俩还打到一起去了,后来我想了许久,觉得其实在合好也都伤到对方了,不会和从前一样了,你觉得呢?其实你是个好姑娘,离开我一定会找一个更好的人。”陈友说完不敢看罗海英,连吸呼都忘记了。 屋里静悄悄的,直到郭英从外面进来,才打破了安静,看着屋里安静的两个人,郭英还挺奇怪的,到是还想着陈友面试的事。 “怎么样?过没过?” 陈友不吱声,扭头看罗海英。 罗海英这才呼了一口气出来,“陈友,你想好了是吗?” 陈友点点头,生怕点晚了对方会让自己再说一次。 “既然你想好了,那就分吧,不过你记住了,打分开的那一刻起,我罗海英和你是陌路,就是日后在街上遇到,也是陌生人,都不要打招呼,你听懂了吗?”罗海英盯着陈友,让陈友打了个冷战。 陈友僵硬着下巴点点头。 郭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打量着两个人。 罗海英见他点头,慢慢的笑出声来,笑声越来越大,听着让人瘆的慌。 “这是咋回事?” 陈友不敢回郭英的话,只低着头。 到是罗海英收了笑声,站了起来,“这房子还有半个月到期,留给你住了,屋里东西我也一件不要,都留给你。” 语罢,自己的东西都没有收拾,罗海英就转身走了出去。 郭英现在隐隐有些明白女儿和陈友这是分了,心下到是高兴,追了出去,屋里独留下陈友,陈友没有想像中那样轻松,心反而越沉了,总觉得这样的罗海英有些不对,以他对罗海英的了解,罗海英听到这样的话之后,该是和自己大吵大闹,而不是这平静,只几句话就完事的事,人不会是想不开吧? 想到这,陈友也坐不住了,如果罗海英真出点什么事,罗继军第一个不放过自己。 人从屋里追出去的时候,哪里还寻得到罗海英母女的身影,陈友站在门口,愣了好一会儿,才安慰好自己,心安理得的回屋了。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对生活却是充满了希望,想着孙梅知道自己跟罗海英分手后是什么样惊喜的表情,连梦里都甜甜的。 却说罗海英出去之后,人才像疯了一下样跑了起来,郭英开始还能追着,到最后大口喘着气,哪里还追得上,等喘了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天都黑了,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更不要说还能寻得到女儿的身影了。 偏偏现在处的过个地方,又挺荒凉的,也没有几户人家,一看就是效外,郭英怕了,折了身子往回走,没走几步,却见面对迎来两个大汉,心越发的慌了,想找个地方躲却没处可躲,在看那两大汉却是冲着她来了。rs

上一篇   第251章:**

下一篇   第253章: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