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诉苦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257章 诉苦

江枝直接这样说自己来的目地,到让人心里没那么不喜,如果她要是拐着弯,最后在说,到让人接受不了,张桂兰眸子晃了晃,要比心眼江枝可算是个厉害的。 朱蓝紧皱着眉,到没有掺合。 白松和东子还有刘小兰也在一旁观望,这是张桂兰的事,要怎么样也得她自己做决定,他们这些人都不好插嘴。 如果对方是陌生人,他们到还可以报不平的说几句,但对方是同一个大院住过的,又是罗继军的战友,这事就有些不好梁衡了。 张桂兰严肃道,“虽然雪军是领导,可这事也不是他弄的,你过来道歉怎么说得过去,你能听到信过来看看我妈,我就很高兴了,说明咱们的情份还在,别的就不要说了,弄的反而大家都外道。” 直接把事情绕开了,张桂兰跟本不给她求情的机会。 如果是别人,张桂兰还能听听,可在知道上面的人是李雪军,心下的火就涌了起来,回想事发时那在远处的车,里面坐着的也是李雪军吧? 她不懂转业的事情,却也明白都会转回到地方,李雪军没有回老家,呆在了这里,那就是有人帮忙了,却在上班后第一件事是对自己家下手,不管是受人指使还是出于私心,这样忘恩负义没有良心的东西,张桂兰都不会再忍下。 江枝羞色的笑了笑,人也走到了床边,没有再提那事,“婶子怎么样了?情况严不严重?什么时候醒?” 床上的孙淑波仍旧没有醒,江枝面上的担心却不是假的,若真造成什么大事,他们家也托不了关系,自家的男人才刚刚进单位,就弄出这么大一件事,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这边能不追究。事情也就好办了。 “医生说脊椎受到撞伤,最少要养一年才能下床,这人什么时候醒也就只能看她自己了。”张桂兰夸大的说,见江枝的脸都僵住了。心下的才舒服了些,“不过也没有那么严重,人醒了到也没事,养也是不能干活,自己到能自由行动,不过你也知道,我妈是乡下人,这乡下人哪能不干活啊,不然这一年家里花什么吃什么用什么?原本打算这几天就回老家了,现在好了。为我受了这个伤,你说这事闹的。” 张桂兰这想说自己有自己的算计,这次让他们赔钱是一定的,能多要自是不能便宜了他们,让他们得破破产才好。既然敢给别人出头,就得知道后果什么样。 “只要人能养好了,一年不干活也不算啥,人没事就行。”江枝现在也顾不得心疼钱了,听着人没事这才吁了口气。 “话是这个话,咱们可以理解,老人不行啊。一年在家里虽然挣的不多,可也有好几百块,家里的事哪一件能离开女人?现在不能伸手了,里外都要靠我爸,你说一个人哪里吃得消,总不能家里的事也请个人帮着干吧?那得多少钱啊。”张桂兰又扯到店里的事上。“你不是外人,我也就直接和你说了,我家店里的事可不是说被举报就举报的,我看着是有人在背手下黑手,这事不能这么算了。我非得看看到底是谁对我大哥大嫂下黑手,他们没有得罪人,这人怕是冲着我来的,你说我咋能让他们受委屈?” “嫂子,你看俺来也没有给婶子买点啥,俺家的情况你也知道,这又刚搬到城里,处处都得要钱,菜都是把大院以前种的那些摘下来了,几天吃没了还得坐车回去摘,要不然俺咋也不能空手来。结果这事还是因为雪军失职才闹的婶子受伤。”江枝满脸的愧疚,“俺知道现在说啥也没有用,嫂子多想也正常,可俺听雪军说是那几个下面的人没有查证就去店里的,雪军又刚去几天,也没有细看就给他们签了字,不然咋也不会这样,说起来这就是雪军的错,嫂子,俺知道下面说让你别追究的话太自私,可俺也是没有旁的办法了,这件事真往上追究,雪军的工作怕是保不住了,到时就只能回老家,家里只有三亩地,这么多张嘴没有工作哪里能吃得饱,还欠下那么多的债。实在是逼得没法了,俺才跟嫂子求求情。” 说到最后的时候,江枝泣不成声,声泪俱下,就差当场下跪了。 朱蓝跟自家男人交换了个眼神,才开口,“桂兰,你们有啥话到外面说,干妈这还没醒,别惊了她。” 当着外人的面,张桂兰要是拒绝,也显得绝情,可这事看着又不这么简单,朱蓝和白松这才想着让两人到外面去说,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出来,也不用在乎有外人在场。 张桂兰也正有这种打算,“东子,你也先回厂子吧,大哥在这,厂子也离不开人。” 语罢,眼角扫了江枝一眼,看到她脸上闪过的一抹惊呀之色,才先出了病房。 既然冲着自己来的,想来只知道服装店的事,要是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厂子,不知道会怎么想?一定抓狂也没有用吧? 两人前后走出了病房,到门口的时候,东子在后面也跟了上来,跟着张桂兰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了。 江枝很聪明的没有多问。 张桂兰却愿意说给她听,“我还开了个厂子,现在效益不错,出产的东西发往各个城市,现在模式已经形成了,只等着每年收钱就行,这事我可没有和别人说过,你要帮我保密啊。” 江枝抽了抽嘴角,笑有些僵,“嫂子,你这么信任俺,俺都受之有愧。” 两人边说边走,到了医院外面的长椅子旁,张桂兰才叫着江枝坐下,“刚刚你在病房里说的,不是我绝情,你也知道,这事明显是有人在上面做手脚,我是不怀疑你家李雪军,别的不说,咱们一个大院呆着,雪军和继军之间的感情,可不是一天两天呢,雪军要真干那种事,那还是人吗?你说是不是?” 江枝都笑不出来了,脸上火辣辣的,与被人指着鼻子骂没有什么区别,只能一个劲的点头,嘴上还要应和着,“嫂子说的可不是,他们那么多年的感情,雪军哪能做那种事情,这事雪军也跟我说了,真没有什么上面的人做手脚,真是个误会,要不然俺也不能今天求到嫂子这里,那样岂不是没良心吗?以前嫂子照顾俺,处处提点我,把俺当亲妹子一样照顾,那时可多想好,现在又搬在一个城里来住了,以后又可以常见面了。只可惜这刚搬来就出了这样的事,好日子就在眼前了,这也不知道要咋办了?” 张桂兰也不接话。 江枝只能硬着头皮接着说,“嫂子,俺知道多说也没有用,这事是雪军自己失职,他该受到处罚,怨不得旁人,好在婶子没有什么大事,不然俺的心里更愧疚的过不去了,天色也不早了,俺先回去,给雪军带个信,他在单位里还担心着呢。” “你过来了,孩子放哪了?”张桂兰没直接挑破她,却笑盈盈道,“我挺想小军的,得了空带着到我家去玩吧。” “让邻居帮着照看了下。”江枝借着机会诉苦,“公家分的房子是平房,哪像嫂子家分的是楼房,不过自己一个院,这点到挺方便,院子里还有一片小菜地,能种些菜吃,嫂子有空过去坐吧。” “好。”张桂兰客套的应了一声,将江枝送到医院的大门。 江枝动了动嘴,终是没有多说,笑着点点头转身走了。 张桂兰才收起脸上淡淡的笑意,回了病房。 母亲还没有醒,朱蓝在另一张床上躺着,见张桂兰回来的这么快,坐了起来,“没答应她吧?” 张桂兰摇摇头,“自己种的因,果就得自己吃。” “你们以前在大院时不是住在你家的对门吗?一个当领导的签批条怎么可能不清楚批的是什么事,这事我都能想得明白,还拿这话出来当借口,这女人看着老实,做人却不实在。”这是朱蓝对江枝的看法。 白松也不勉担心,“是不是继军以前和他家男人有过矛盾?要不要给继军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要是有个万一也可以做个准备。” “不用告诉他,他在那边又要担心了,等妈醒了,看看情况,明天得了空我再过去打听一下。”张桂兰心里大体有了方向,也不着急了。 “这都晚上了,我去买饭,晚上你们回去,我守着干妈。”白松直接把事都揽了下来。 张桂兰抿嘴笑道,“行了,今天出了这么多的事,你带嫂子先回家吧,让嫂子做点好吃的,明天带回来,这外面的饭菜我可吃不习惯。” 话是这个话,白松两口子都明白,这是不想让他们劳累。 “行啊,就听你的,明天我来守夜。”白松也没多争,又不是外人。 等白松出去买饭回来,三个人吃过了,孙淑波才醒了,先看了朱蓝,又看了自己的女儿,见两人都没事,这才松了口气。 ps: 先吃中午饭去,然后回来再写啊。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上一篇   第256章:奔走

下一篇   第258章:筹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