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公公与爸爸来了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260章:公公与爸爸来了

店里的事刚解决,还没有等来处理结果,发去老家的电报没有回信,到是罗永志和张老五来了,两人先进去大院,是被周老太太带到医院里来的。 “这咋受伤了?怎么样了?能不能动?医生说啥了?”张老五一见到媳妇,就问了一堆。 原本是罗永志找到了自己,说郭英母女俩失踪了,见这是大事,张老五才一起跟来城里,一方面也是听说闺女有身孕了,也想看看,结果一来到好,自己的媳妇到住院了,可把他吓了一跳。 在路上也没有好意思问周老太太,眼下见到人了,也顾不得一屋子的人,就拉着问起来,到是给孙淑波造了一个大红脸。 “没事没事,就是被撞了一下,脊椎有点受伤,养几天就行了,你别大惊小怪的,弄得像怎么回事一样。” “你都住院了,我能不担心吗?”在众人面前被自己的老伴埋怨,张老五也不觉得丢面子,“这一辈子你也没有打过针啥的,我一听你住院,脑袋都炸了。” “姑娘在这呢,你有啥不放心的。”孙淑波嗔了他一眼,笑也大大的。 屋里的众人也都笑了,只有罗永志笑不出来。 张桂兰在看到罗永罗来了之后,不用问也明白人是没有回老家了,看来是真的出事了,有时也自己抱侥幸心理希望是罗海英在耍脾气,带着婆婆躲了起来让大家着急,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不说旁的。就是那俩人花钱的速度,兜里早就没有钱了。哪里还能靠这么多天。 这样一想,也隐隐猜到人是出什么事了。 抽了空张桂兰单独和罗永志到外面站着说话。把事情大体的说了一下,罗永志蹲在地上抽旱烟,一直没有说话,张桂兰也只能多劝慰。 “爸,继军已经报案了,既然人没有回家,那今天我就往公安局里走一趟,让人立案,人是从陈友那里没消息的。陈友说人走了,这可不好使,责任他也逃不掉。公安局第一个找的就是他,叫能问出一些顶用的消息,要不你先进屋,我现在就去公安局。” “先给继军打个电话吧,我跟他说几句。”罗永志一脸的浓色。 张桂兰也没多说,带着公公出了医院,在外面的电话亭给罗继军打了电话。打了两遍也没有人接,罗永志脸色就有些不好了,当场声音也大了起来。 “咋回事?他妈和妹妹都不见了,他咋一点也不担心?他再是军人也不能不管家里的事。再打让他回来,马上回来。”罗永志这么一喊,弄得电话亭四下里的人都侧目过来。 张桂兰觉得丢人。不过跟罗家的人接触,这样早就习惯了。“爸,继军现在可能在上课。不然也不会不接电话,咱们晚上在打给他他一定会接,现在咱们先去公安局吧。” “上课?这时候他还有心思上课?他心里还有没有自己的妈和妹妹了?啊,你也是,你是怎么当儿媳妇和大嫂的?人都没有了,还能沉得住气?”罗永志最后说到了张桂兰的身上。 打接到电报之后,让认字的人帮着念完,罗永志就直接去找了张老五,马上停蹄的往这边赶,一到这边见张桂兰还笑的出来,儿子那边又不接电话,罗永志急得想发火。 “爸,人不见了,也是继军发现的,妈和海英在陈友那边,那边的事我们也不知道,人不见了谁会知道?”张桂兰以前还能尊重一些公公,现在也不管了,“妈是什么样的性子爸你也不是不知道,哪里是我能管的,现在爸到怨我们不管妈,那也得能管得住啊。” 罗永志被张桂兰堵回去不吱声了,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边觉儿媳妇落了自己的面子,低头闷不诠声,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人是生气了。 张桂兰继续道,“爸这一来就怨我们,也不分场合,我也不知道我这是哪里做错了,小姑子小产,没有钱,找我,婆婆要照顾小姑子的身子买营养品,也是我出钱,还带着人到我家又吃又住,我也不说啥,现在人不见了,又怨我,我是嫁进罗家当媳妇的,又不是嫁到罗家当下人的,这一件件的跟我没有关系怪到我身上来,我怪谁去?” “你看,我这不也是着急,我哪有怨你。”罗永志没理了,忙把话往回拉。 “看爸说的,出了这事谁不急,妈和小姑子也是,那么大的人了,也不是孩子,这还让大家跟着操心,这等人找回为了,爸还是好好说说吧,咱家这阵子的事一件件的,加在一起都快写本故事了,谁家过日子也没有这么天天是事的时候,这样弄,这日子也过不好。”张桂兰掏钱给了电话费,带着罗永志往公安局走,“那么大的人说不见就不见了,一点信也没有,是不是故意躲着不出来啊?” “咋?咋还躲人?” “爸不知道吧?小姑子和陈友分了,这私奔跟陈友出来的,现在又被陈友这样对待,哪里有面子,婆婆是追了小姑子出去的,两人一起走的。”张桂兰自是没有把自己的分析说出来,“这样一来,不是自己不想出来,还能两人在一起出了事?再说就是出了事,也怨不得旁人,一个是老人,一个也嫁人了,啥道理不懂?” 罗永志不出声了。 两人一前一后去了公安局,罗继军前先就在这里报过案,现在确认人没有回老家,就可以立案了,正如张桂兰说的那样,公安局的人先找到陈友。 陈友当时正在厂子里上班,听到说有公安局的人找自己,吓了一跳,厂里的人也都侧目过来看他,陈友也面上无光,心下却担心起来,公安局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找到自己。 打被孙梅骗过之后,陈友去大院那边找过孙梅几次,又去医院里找过,孙梅都躲着没有见他,先前他还能忍着,可是刚到厂子也没有人借钱给他,住的地方又不能租了,手里也没有钱,陈友能指望的只有孙梅了,他也想过找罗海英,可罗海英失踪了,跟本找不到人,陈友这几天越来越后悔把罗海英这块肥肉给丢了,不然自己哪里会担心这些。 见到公安局的人也紧张的搓着手,“同志,我是陈友,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认识罗海英吧?她失踪了,请你跟我们回局里做一下调查。”听到这个,陈友松了口气。 “好,这样我得和厂子里请个假,你们等一下。”陈友见他们点头,这才转身回去。 怕厂里的其他人误会,请假的时候故意大声说,“有朋友失踪了,公安局的人说我们认识,找回去问问。” 出厂子的时候,陈友也正大光明的昂头,却不知道后背人们对他的印象跟本就不好,陈友这人当过老师,跟工人们在一起就多少有些傲气,才几天的功夫,就把自己给隔离起来,偏人还没有那个才,还要装有素质,这样的人自然不讨喜。 在公安局里,陈友见到了罗永志和张桂兰。 罗永志一见到陈友,就骂了起来,“你个畜生,海英哪里对不起你?给你怀孩子又小产,连自己的名声都不要了,到了外面见到好的,你就不要她,你还是人吗?要是海英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跟你没完。” 陈友站得远远的,一边低头认错,“叔,我知道错了,我也在找海英呢,等她找到她我一定好好对她,再也不让她受委屈了。” “呸,不要脸的东西,你把我罗家当啥了?你说不要就不要,你说要就要?我告诉你,以后离我家海英远远的,再让我看到你纠缠她,我打断你的腿。” “行了行了,这里是公安局,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有公安局的人看不下去了,出声制止,罗永远这才安份了。 做完了笔录,又问过了细节,三个人才从公安局出来,见陈友一直跟着,张桂兰停下来。 “陈友,你还有事?” “我想跟你们一起等海英的消息。”陈友心虚的低下头,怕真实想法被看穿。 他现在身无分文,每天只在单位吃一顿午饭,其他的两顿都饿着,现在见到罗老汉了,算计着借这个机会把自己的饭也解决了。 能蹭饭就蹭一顿。 “原来是这事,那你先回去吧,等有了信我就去通知你,不用跟着我们。”张桂兰直接就把他的盘算给打断了,“你和海英原本都分了,现在你跟着我们一起也不合适,至于等找到人了,你们怎么样那是你们的事,到时你们自己再做决定我们也管不了。” 陈友脸火辣辣的,慌不择乱的点点头,灰溜溜的走了。 罗永志对着他背影骂了一句,“什么东西。” 还不解恨,又吐了口唾沫。 当天晚上,张老五和罗永志先回家了,饭也是在外面解决的,张桂兰留在陪孙淑波,晚上罗永志拉着张老五就诉起苦来,把白天和张桂兰吵几句的事也说了。(未完待续。。) ps:啊啊啊,我也急啊,你们也别急啊,大家都急,嘿嘿,丫头们,给八八投几张粉红票,来点动力,出来旅个游每天要先抽半天时间写稿,很有责任心啊,不管写的好赖,这份责任心也值得表扬啊,那些评论说我极品的人比我还极品啊,哈哈

上一篇   第259章:阻挠

下一篇   第261章:报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