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出头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270章:出头

坐了近半个小时,见他还没有开口,张桂兰可没有功夫坐下去了,“你要是没话,我就先走了,你该知道我公公还在病房里。” “我以为你不担心你公公。” 张桂兰挑眉看他,“我能问问你是怎么以为的吗?” 徐虎扭过头看着张桂兰,“你公公喝药,你还能坐在这里做着警告别人的事情,只为自己的男人着想,跟本不担心病房里的人,难道我看错了?” 哟,这跟本就是替孙梅出头的。 张桂兰就没有啥可担心说不说的了,讥讽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会有军人在背后偷听,然后来针对一个受害者的家庭。” 比厉害吗? 张桂兰向来不怕。 徐虎却微微一愣,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来,“一直听说罗继军的爱人很厉害,从农村出来的,知道挣钱,甚至还有稀奇古怪的主意,今日见到,果然与传说中一样,一句话就能把人说的哑口无言。” “噢,我的厉害一向是出了名的,今日徐政委不是也见识到了吗?”想做出一副很了解自己的样子? “你一向都这么厉害吗?”徐虎到没有先前那样的嘲弄了,看向张桂兰时,也似在跟朋友聊天一样。 “那要看对什么人。”张桂兰到搞不清楚徐虎是什么意思了。 “孙梅以前做过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去了解,毕竟是她的过去。她现在嫁给了我,我就要珍惜她。不过婚后她要是做了什么,我就一定会管。哪怕她是我的妻子,我也不会包庇她,但是我也不想有人伤害到她,男人就该保护自己的女人,不是吗?” 见徐虎把自己的态度摆出来了,张桂兰也表态,“既然你都直接说开了,那也我表个态,我向来不是背后搞小动作的人。要不是有人来招惹我,我也不会为了保护这个家而出手,你该明白的对吧?” 孙梅不先勾引陈友,也不会有今日的事,想来刚刚她与孙梅的谈话,徐虎也该都听到了,具体是怎么回事,想来他心里也有个数。 徐虎点点头,“这件事情我会找机会与孙梅谈。我可以保证从今日起,你家的什么事都与孙家没有关系,你大可以放心,包括今天你公公住院的事。” “那就太好了。”张桂兰也乐得见这样。“如果你妻子在不弄什么事,我自然也不会去回报她,这点你大可放心。” “我相信你的人品。”徐虎站起来。“天色不早了,我是来接孙梅下班的。先走了。” 张桂兰点点头,看着徐虎走进了医院。才站起来往里面走,看着徐虎还不错,像个爷们,可惜娶取了孙梅,要说这孙梅也够命好的,那样还能找到一个这样疼她的男人,再往深里想,谁让人家有一个好的家庭呢,好的出身也决定了她的后半生。 病房里,张老五正在劝罗永志,“你看你这么大岁数了,咋还做这种糊涂事呢?连孩子们都不相信你会想不开,结果你就这样,好在人没有什么事,不然就这样死了多可惜,也不值当啊。这女人啊早晚有一天会想明白谁对她真的好,到时等她想起你的好来,你要过的更好给她看,让她后悔一辈子,你要是这样死了,她还会觉得你离不开她,在那扬扬得意呢,你说你要做哪样?” 罗永志没有开口,脸上一点神情也没有。 张桂兰走进来对父亲摇了摇头,张老五叹了口气也不吭声了,“天色不早了,你回吧,我在这里守夜,要不我先送你回去?” 可是仍下罗永志一个人在这里,张老五又不放心,但是大半夜的让女儿自己回去,张老五也不放心,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我自己回去吧,才我看着医院外面有人力车,我坐那个就行了。”张桂兰一句话,也让张老五放了心。 张桂兰自始至终也没有跟公公说过一句话,一是不知道怎么劝,婆婆跟别的男人过了,这样的事还有什么想不开的,直接离了就算了。 二是心中也有气,一个个的都不省心,女人的见识短闹出些荒唐的事也情有可原,男人还这样做,就让人接受不了了。 索性最后也没有开口,直接就选择了沉默,她怕自己说出难听的话来,到时再让人闹着喝药,自己可逃不掉这个责任。 从医院出来,前面是徐虎和孙梅的身影,两人并排而走,徐虎在说话,而孙梅低着头,张桂兰隐隐猜到与先前的谈话有关,直接坐了人力车就走了。 那边徐虎与孙梅的谈话并不轻松,打徐虎开口之后,孙梅就一直沉默不语,面上平冷,心里却乱成一团,她不知道为何事情会变成这样,或者说徐虎到底还知道些什么,打徐虎让自己不要在插手罗家的事情的那一刻,孙梅的脑子就乱成了一团,跟本不有听到后面徐虎说了些什么,人就像木偶一样,麻木没有知觉的跟着徐虎走。 徐虎说完了,见孙梅一句话也没有说,心底是有些气的,多是吃醋,他后来也听过一些流言,是媳妇与罗继军之间的事,然后才去打听罗继军,继而知道的张桂兰,相对来说,张桂兰就是大院军嫂里的一个传奇,人是农村来的,却比城里人还有气质,会做生意,很有头脑,那家有特色的内衣店也是她的主意,明明罗继军只是普通的干事,家里的家用电器却一样也不少,人做菜很好吃,甚至与周家成了干亲。 可以说这个女人是完美的,却又有一些恶名在身上,比如厉害,还有一对让人承受不住的小姑子和婆婆,偏她就能把人摆平,总之在徐虎眼里这是个矛盾的人,直到今晚在医院看到她与孙梅的谈话,才对这个人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那是个做事干练的女人,有了目标,就直接出击,这一点上来说,到像他们军人的做事风格,难不成是受了罗继军的影响? “以前的事我不去问,别人说什么我也不会去想,我只希望以后咱们家不要与罗家的事扯到一起,妈那边要去打听,被我压了下来,你也不用担心,不过我希望以后你们之间有坦然一些,你觉得呢?咱们是夫妻,不是外人。”徐虎尽可能委婉的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好。”孙梅心里七上八下的,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应下。 徐虎这才松了口气,“咱们先去你妈那里吧,把事情也跟她说说。” 孙梅的脸一热,“不用,回家我给她打个电话就行了。” 徐虎却不放心,“这样吧,你送你回去,今晚你就在你妈那边住,省着我在你也觉得不方便。” 被戳穿了心里的想法,孙梅无地自容。 两人再谁也没有开口,徐虎直接把人送到了大院,转身走了。 看着人走远了,孙梅才回了自己的家。 大半夜的见女儿回来,徐凤吓了一跳,难得回家的孙海也被吵醒,见到是女儿,面色不好,“和徐虎吵架了?” “没有,刚下班,所以就直接回这里来了,离这边近。”孙梅撒了个谎。 “行了,女儿大半夜回来,半个月没见了,见面你就数道她。”徐凤回了一句,推了女儿回了自己的房,自己也跟了进去。 压低声音问,“医院那边怎么样了?” “妈,我回来就是和你说这事的,罗家的事你谁也不要和谁说,就当不知道好了。”孙梅一见母亲这样,心想难怪徐虎让自己今晚就回来。 不然等到明天早上,这事一定传开了,心里一阵后怕,其没徐虎不说,自己也打算让自己的母亲别说,张桂兰的警告她可都记着呢。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徐凤神色凝重起来。 “徐虎好像知道以前我与罗家的那些事了,今晚和我说让我以后不要和罗家扯到一起,以前的事他不会去问。”孙梅面色沉重的坐到床上,“他一定是去打听了,要不就是听说了什么,不然也不可能和我说这些话。” “怎么会这样?”徐凤也是大惊,“那要怎么办?” 人也慌了,好好的婚姻,要是因为这个出了什么,那岂不是验证自己以前的担心了? “还能怎么办?我刚刚不是说了吗?罗继军爸爸喝药的事,你谁也不要和谁说,他家的事以后咱们离的远远的还不行吗?这样就没事了。”孙梅烦燥的又重复了一遍。 徐凤不放心,“只这样就行了?那徐虎呢?真的不计较?” “妈,你就别问了,我哪里知道,他是这样跟我说的,我正烦着呢,行了,反正告诉你了,你就嘴紧点,别说了知道吗?我也累了,你也睡去吧。”孙梅不愿多说。 徐凤只能干着急,也没有办法,一脸浓色的回了卧室,见孙海还打着灯没有睡,盯着自己,不勉有些心虚,上床扯了被就躺下,衣服也没有脱。 孙海冷哼一声,“你们就闹腾吧。” 抬手关了灯,屋里一片寂静。(未完待续。。) ps:今天完成任务,明天下午更新

上一篇   第269章:喝药

下一篇   第271章: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