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相看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275章:相看

张桂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看向周付国,“这事我觉得到没有什么,你过去看看也好,毕竟这事也是因你而引,虽然你是无心的,可谁让你这么招风引蝶呢。” 田小月在一旁抿嘴笑,“还有这么一段事情啊。” 周付国难得脸上闪过一抹窘迫之色,“不过是个孩子,去看她就是纵容了她,虽然不用麻烦我什么,不过却不能去。” 张桂兰也是这样想的,“理是这个理,不过程寡妇也说了,这是程小芙自己提出来的,她一个寡妇带着个孩子也不容易,咱们该做的都做了,最后她自己能怎么样就不是咱们的错了。要不是看她是个寡妇,我也不能应下这事。”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程寡妇。 田小月劝道,“像桂兰说的,你去一趟吧,她怎么样跟咱们也没有关生活费,到底要看的还是程寡妇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你又是一名军人,这个简单的问题更不该推辞。” “是啊,快走吧,我在那边都说好了,你去见一次面,以后跟咱们也没有关系了,就是出什么事,也扯不到咱们这来是不是?”张桂兰还有一翻思量,“程小芙是个性格极度疯狂的人,因为自己母亲一句话就可以去死,要是这次她说想见你一见就跟你了断你都不去,人再寻思,程寡妇失去了自己唯一的支柱,一定会赖到咱们的身上。” “极端的人最不好应付。”田小月也很认同,“特别是在单亲家庭下长大的孩子,程寡妇又总是独来独往。性格也不能正常到哪里去。” “所以才应下这事,咱们去一趟跟咱们就没有关系了。”张桂兰正是担心这些。才没有多问,就直接应下了。看向周付国,只等着他的回答。 田小月也看向他。 见两个女人都盯着自己,周付国无奈的笑了。 也服输了。 “好吧,我去。” “好,那我送东西回家,你们去吧。”田小月举了举手里的东西,“我怕我去了再刺激动她。” “我先送你回去。”周付国没有犹豫,“再去医院也不晚。” “行了,你快去吧。现在没有让你现体温柔。”田小月跟张桂兰道别,这才自己拦了人力车走了。 目送着人走远了,周付国才收回目光。 见张桂兰盯着自己偷笑,脸上闪过一抹红色,“这些年一直是我喜欢别人了,在知道别人喜欢我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很幸福,也明白那种苦苦守侯的感觉,所以不想让她失望。也想好好珍惜。” “这世上少的就是能像你这样想得开的人。”张桂兰说实话,看周付国不相信也不多说。 这里离医院也近,两人就步行而去,周付国的心态却有了很多的变化。能把孙梅从自己的眼中赶走,那是因为遇到了张桂兰,自己才发现什么叫做吸引。心里也明白有些事情只能想想,除了祝福。什么也不能做。 直到田小月的表白,和两个人的相处中。他发现两个人在一起也很开心,过日子就是需要一个能在一起开心的人,所以没有多犹豫,他就做了选择。 将这份心思隐藏起来,也很美好。 到了医院时,能看到程寡妇一直在探头的望,看到张桂兰和周付国过来,脸上闪过激动的神色,远远的就迎上前来。 “桂兰,真是麻烦你了。”经历了中午的事,她现在见张桂兰也一脸的不好意思。 “嫂子,咱们进去吧,付国还要去老丈人家里吃晚饭,也等呆不了多久。”张桂兰也没有留面子,直接就说了出来,“小芙现在怎么样了?” 程寡妇一脸的尴尬,“人醒了,医生说还要住几天院。” 家里好不容易存点钱,现在都用到了医院这里,刚刚有点起色的生活,现在又被打回了原来的样子。 三个人进病房的时候,程小芙正怏怏的躺着,看到人进来,眼睛也亮了,撑着身子慢慢的坐了直来,眼睛却只盯着周付国一个人看。 程寡妇被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桂兰毕竟活了两世,到不觉得什么,或者早就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寻了椅子坐下,身子刚坐下就听到程小芙往外赶走。 “妈,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跟周付国说。” “小芙,不许胡闹,不是你说的吗?只见人一面。”程寡妇见女儿无理取闹,脸沉了下来,当着外人的面又不敢多说,况且经历了这一次,她是真的怕说重了女儿在想不开自杀。 程小芙也不说话,就盯着程寡妇。 母女僵持着,谁也没有开口。 周付国在张桂兰身边寻了椅子坐下,和张桂兰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只旁观的看着下面的情况。 “那好,只五分钟。”程寡妇最后投降了。 她的五分钟提议,程小芙跟本就没有点头也没有应声。 这点小心思,张桂兰可都看着呢,她也不允许,“嫂子,孤男寡女的,又出了这样的事,将两个人留在一个屋里不好吧?” 程寡妇一脸的为难,她觉得这点小事,该得到理解,又是在医院能出什么事,可是不等她开口,那边张桂兰却直接给拒绝了,再说周付国,自己更说不上话,又怎么可能越过张桂兰去求周付国。 无法,程寡妇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看自己的女儿,程小芙却不理会,挑衅的看着张桂兰,“你又不是周付国,你的决定怎么能代表了他?” “她就能代替我做决定。”周付国撤下脸上一惯的温柔笑意,冷色的看着她,“我是看在你妈一个人带着你生活的份上才过来的,也过来看过你了,也希望你信守承诺做到跟你妈妈应下的事情,我们还有事,就不多留了。” 周付国站起来,不理会床上羞恨的程小芙,等张桂兰起身,就往外面走。 “走,你们都走,我现在就去死。”眼看着人要出病房了,程小芙急了。 特别是周付国的态度,让程小芙无地自容。 一见女儿又要寻死,程寡妇急的忙拉住张桂兰,“桂兰,嫂子求求你了,要是小芙死了,我也不活了。” 张桂兰打有了身孕后,一直小心翼翼的,突然被程寡妇拉住,吓了一跳,第一个动作就是护住自己的肚子,稳下心神之后,才神色凛冽的看向程寡妇。 “嫂子,你求我,我也应下了,现在人也看了,走了正常,你现在又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你不觉得很过份吗?做人守先要言而有信,你说呢?”程寡妇也发觉自己失态了,忙松手,张桂兰抽回自己的手,周付国也靠上前来,将身子挡在张桂兰的身前,严肃道,“婶子,你有什么话慢慢说,桂兰有身孕了,经不起这样拉扯。” “我….我一时情急,对不住了。”程寡妇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打男人没了之后,她哪里这样丢过人。 这样的羞辱却全是为了女儿,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付国不理她,竟直看向床上的程小芙,“你要死是你自己的事,跟别人没有关系,难不成你这样一威胁,想得到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要是这么简单,大家都不用努力的工作挣钱了,只要威胁别人,和别人要钱花就行了。今天看在你妈一个人带你太苦,我过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咱们走。”周付国拉着张桂兰大步就走。 两个人出去后,程寡妇站在屋里,无言以对。 刚刚周付国的话何尝不让她这个当母亲的无地自容,跟被人直接指着鼻子骂不要脸没有什么区别,回过头看着还捂脸在骂的女儿,一股怒火从心而升。 几个大步窜到床前,拉过女儿,扬手几个巴掌就打了下去,“我要强了一辈子,却在你这里把脸都丢光了,现在我也没有脸去工作了,与其以后饿死,还不如我现在打死你,省着把脸都丢光了。” 母女俩闹的动静大,最后把外面的护士都惊动了,过来才把还在打人的程寡妇拉开,人家的事也不能多问,只告诉两人这里是医院,才出去。 程小芙总着一张脸,愣愣的坐在床上。 “看你这样子,我恨不得掐死你,你也不用用死来吓唬人了,要死就去死吧,我现在也不拦着你了,等你死了,我也直接找个人改嫁,过自己的日子,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程寡妇抹了把泪,坐到椅子上也不出声了。 程小芙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病房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程寡妇的哭声,声音让人心拧着痛。 “妈,我错了,你别哭了,我再也不那样做了。”程小芙捂着脸,“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他,从小你带着我一个人,总受别人欺负,我就在想要是有一个男人多好,那样再也不用让妈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你这孩子,你怎么这么傻啊。” 程寡妇将女儿揽进怀里,同时怨恨自己的无能,才让女儿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怎么能怪女儿呢。(未完待续。。) ps:我去,好饿,越饿越写不动,一章写了快四个小时吧,晕了。

上一篇   第274章:被发现

下一篇   第276章: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