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攀比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296章:攀比

罗老汉不等周树民问,就把阮池中推到身前介绍起来。.. 面上还一副没办法的样子,“这是海英的对象,自己做生意的,这孩子对海英好,不在乎海英以前的事,还要把我接到城里养老去,哎,苦尽甘来,海英这孩子也不用我再跟着操心了,这不是就跟着我一起回来把家里安顿一下,再和你家成才把手续办了,他们俩个就回家把婚事办了。你看你的孙子都抱上了,我这也急着抱外孙呢,总不能落在你后面啊。” 话音一落,阮池中也会做事,上前有礼貌的问好,“周叔,以前就听海英说起过你,你是这村里的村长,也是长辈,海英以前太胡闹,多谢你包容了。” 罗海英含情脉脉的看着阮池中,不管怎么样,阮池中这样一弄,可算是给自己长脸了,眼角扫到周成才阴下来的脸,心里越发的得意,眼睛只剩下阮池中了。 罗老汉这副样子,又这样显摆,可把周树民气坏了,偏人家小伙又做出这副恭敬的态度来,又什么也不能说,只能把火气憋在心里。 面上还要笑脸回应,“好,这孩子不错,海英现在能安顿下来,也不错,这就行。” 自己儿子还没有离婚就和别的女人把孩子生了,周树民是村长,虽然不懂这犯了什么罪,却是知道是犯法的,所以面对罗家的时候都有些低三下四的样子。 周成才看不得罗家人在自己家张狂,“开什么厂子啊?我也在镇里上过班,只知道现在厂子都是公家的。私人的可不多。” 那态度和语气明显是在直接的指阮池中和罗家的人说话。 周树民瞪儿子一眼,“你只在镇里。又没有去过城里,懂什么。” 话外的意思就是让儿子别多说。 罗海英看到阮池中受到攻击。不高兴了,“周成才,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呢,当面一套背地一套,干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池中开的可是大厂子,你这种没有见过世面的怎么懂得,少见多怪,不懂就别乱说。省着丢人。” “我干见不得人的勾当?罗海英,你别忘记了,最后是你跟别人私奔跑了,有什么资格说我?自己是烂货,这才几天又换个人,还有脸说我,你的脸皮可真够厚的。” “成才,住口。”周树民找断儿子的话,一边安抚罗海英。“海英,成才犯混,你别跟他计较,等你们走了叔好好说说他。” 一边又不停的给儿子使眼色。可当着另一个男人的面被罗海英骂,周成才哪里还有理智安静下来,像只被惹火的牛要撞人一般。怒视汹汹的瞪着罗海英。 阮池中身子往前一移,当在罗海英的身前。示意罗海英不要开口,才回过头看向周成才。“今天我就多说一句,不管如何,两人毕竟夫妻一场过,好聚好散,何必成了仇人呢。你说我我也没有生气,咱们男人却跟女人计较,这也显得太小气了,你说是不是?做男人就该有做男人的度量,不管罗海英了什么,是你对不起她在先,这个你否认不了,所以别说海英骂你几句,就是打你几下你也得忍着,谁让咱们是男人呢。” 阮池中这话说的漂亮。 条条是理,又没有指责之意,相比之下,把周成才比的一文不值。 罗海英暗暗叫好,怒气也散去了。 罗老汉也恨不得拍巴掌叫好,却也知道此时要忍着,这半年来在村里他总算是抬得起头来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 “成才,还不给我滚出去。”周树民喝断儿子的话,“你还想丢脸到什么时候?人家哪里说的不对?你错在先,就得承认。现在婚没有离又有了孩子,怎么说都是你的错,你还在这里狡辩什么?滚出去,非让我打你出去是不是?” 周树民在骂自己的儿子,何尝不是在变向的骂罗老汉一家。 罗老汉尴尬的才开口,“孩子不懂事,我家的海英也脾气不好,你跟孩子们质什么气。” 周树民哼了哼,“就是我管的不好,让孩子干出那种没脸的事情来,我这一辈子也没有让人说一句不是,现在好,都被这个孽子把脸丢光了。” 含沙射影的话,让罗老汉难看,却对阮池中没用。 阮池中示意罗海英不要说话,笑着接过话,“周叔说的对,我们这些年轻人犯错,都是大人的错,不然你们也不能这么生气,你消消火,今天我们来也是把这事给解决了,你看周叔说的多好,你们现在连孙子都有了,人也接到家里来过了,却和别的女人挂着名,这样到底大家都不划算,把手续一办,还脸才能生气的。” “是啊,把手续一办,就都解决了,还是你会说话啊,可比我这个傻儿子强多了。”周树民哼了哼。 阮池中也不以乎,转头寻问向罗老汉,“爸,你看看什么时候办手续合适?” “明天就去。”罗海英接过话,扫向周成才,“要不是没有回来,这手续我早就办了。当初结婚前说的那些话,暗下却一直照顾着另一个女人,我跟别人私奔那也是这被逼的。现在摆出一副我做了对不起你们周家的事,当初你们周家是怎么对我的?要是你心里不平衡,咱们就把村里的人都叫来,当着大家的面理论一下,到要看看到底是谁先不讲究在前面。” “罗海英,你真以为我怕你是不是?你去叫啊,你个破烂货还当自己有理了是不是?”周成才叫嚷着就要上前去抓人。 阮池中哪里会让他碰到罗海英。 面前还有周树民,又在周家,这事也不可能。 周成才的手还没有碰到人,就被周树民几个大步上前去一个大巴掌给打的清醒了,捂着脸不甘心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滚出去,再不滚我打死你这个孽子。”外面闹的动静这么大,里屋的周家孙子也被惊醒了,哇哇大声哭了起来。 听到孩子哭,一直躲在厨房里听动静的廖有霞和董春红才跑进来,董春红急急的时了里面,廖有霞则劝着儿子,“你这孩子,你咋不听你爸的话,还不快出去。” “周成才,以前你怎么样我不管,可现在海英是我的女人,你要敢动她一手度试。”阮池中不含糊,“先不说旁的,就你这还没有离婚就把女人接回家里又生孩子,你就犯了重婚罪,要坐牢的,你懂吗?罗家没有跟你计较,你到上赶子不是买卖了,今天我就站在这里,你有能耐冲着我来。” “周成才,你要打就打我,你敢动池中一下,我跟你鱼死网破。”罗海英也涌上前去。 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 廖有霞忙上前来劝架,“海英啊,你放心,婶子在这,不能让他打你,像你说的,现在你们没有离,你还得叫我一声妈呢,妈怎么能让他打你。” 又叫着罗老汉,“他叔啊,上来劝劝,一个村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啥事不能好好说。” 罗老汉这才站起来,端着架子,训人的语气道,“成才啊,不是叔说你,你看看你的脾气,我们一来你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像我们欠了你的一样,现在还要动手打人,这还是在你家呢,你就这样,要是在外面更无法无天了。今天当着你爸妈的面,也说说,你到底要干啥。” 这哪里是出来劝人的,到是来挑火的。 廖有霞心里这个气啊,连连向自己家男人使眼色。 周树民心中是又气又火,现在明显得自己家人低头,要不是这蠢货一直闹,哪里会有现在的场面? 心中气归气,接到自家女人的求救,只能上前去低头,“老哥,都是我没有把这个畜生管好,你们消消火气,明天我就把马车装好,咱们去镇里把手续办了。” 周村民的低头,罗老汉满意了。 此时阮池中也捧着罗老汉,“爸,你看呢?” 面子得到满足了,罗老汉才点点头,“行了,海英,你也别闹了,明天去把手续办了得了,这事你也有错。” 罗海英嘟着嘴,一副勉强同意的样子。 周家的脸算是丢光了,罗家人的一起,周树民就发火了,拿起了椅子就往周成才的身上砸,“畜生,没眼见的东西,今天要不是你,能丢这么大的人,让罗家的人到家里来指着鼻子吗?” 椅子扔出去被周成才躲开了,廖有霞吓的也拦在前面,“你这是要打死他啊?咱们可就这一个儿子,有啥话你不能好好说,下这么狠的手做什么?罗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你又不是不知道,没理还能讲辩出三分理来,何况这还占着理,等把这手续办了,以后离他们家远点的,不就好了。” 周树民指着儿子骂,“畜生,这几天你就给我安份点,在闹出什么事让罗家告你一个重婚罪,你就等着坐大牢去。” 周成才别着气不吭声,廖有霞忙着帮应下。。) ps:粉红票啊粉红票,要票票了 ..

上一篇   第295章:新旧

下一篇   第297章: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