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破脸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297章:破脸

周成才怒气冲冲的回到了里屋,董春红刚把孩子哄睡了放下,坐到周成才身边靠到他身上,手轻轻的抚着他的后背。.. “爸打你也是为了你好,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受今天这样的委屈,你要气就气我,谁让我喜欢上你了,而让你受这么多的指责呢。”董春红娓娓说着,声音低柔,周成才的脸色缓缓的好了过来,“明天去把手续办了,她还有什么理由到咱们家来指责来?” “你也别愧疚了,你受的委屈可比我受的多了,你一句也没有报怨,还一直安慰我,我却才发现你的好,春红,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周成才将人紧紧的揽进怀里,发着狠意,“罗海英那个烂货,一定不会得好报的。” 董春红没敢接声,自己先勾引的周成才,要没有好报也是先自己,最后才能沦到罗海英。 外屋廖有霞轻轻的从旁边走开,坐回到炕上,虽然不喜欢董春红,可看看这心思,一下子把儿子哄好了,还弄得自己得了人心,到真真是好算计,这样的心思与儿子在一起过日子,要是用心,到也不用再多担心。 周家安静下来了,罗家却很热闹。 罗老汉去烧炕了,罗海英才有空跟阮池中说悄悄话,“池中,让你笑话了,不过我憋好久了,今天终于发泄出来了,这心里也痛快了。当初我原是不想嫁给周成才的,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可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妈又拿了人家的钱,直接把我卖给人家了。憋了这口气我就嫁到周家去了,到了周家的时候我也没有给他们好脸色。更没有让周成才碰我,他能怎么样?也得挺着,我现在真为自己那时的决定高兴,要是让他碰了,今天我还指不定怎么恶心呢,好在今天有你在,不然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呢。” 罗海英自己本就心虚,到周家心里也没有底,阮池中的话却把有利的一方面转到他们这头来了。可算是大快人心。 “傻子,你是我女人,我自然该保护你,我只恨自己与你认识的晚,不然也不会让你受到那么多的伤害,以后再也不会了,有我在你的身边,谁也不能再欺负了你。”阮池中将人搂进怀里,“我从小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一直也没有亲人,可遇到你之后,我才知道什么是家。我一定要好好珍惜咱们这个家。” “池中,我一定会是一个女人,你相信我。”罗海英感动的红了眼。 今天出了这样的事。身边的男人都没有看不起自己,让她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明天只需办了手续,自己就可以真正的嫁给这个男人了。 次日。一大早周家就把马车安好,罗家的人一到,就赶着马车往镇里去了。 村里的人都知道罗海英这次是回来办手续的,还一直在观望,看到两家人和和气气的,没有打闹还挺惊呀的,按理说出了这样的事情,换成谁家都打得生死不相往来了。 也就这周家和罗家挺怪的,竟然还像亲家一样,再细想想两家孩子干出的这事,一个是订婚与人勾结让人怀了身孕,一个是结了婚跟人私奔,真中了那句话:鱼找鱼、虾找虾、乌龟配王八。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到了镇里周树民找了人,远远的看着他点头哈腰的,罗海英嗤笑,这一笑声虽然很轻,还是被周成才给听到了,在马车上的时候,罗海英和阮池中就紧紧的的靠在一起,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让周成才看着就不顺眼,现在在看罗海英这么笑自己的父亲,在想到董春红的好,罗海英嫁给自己后的私奔,顺间理智就没有了,一个大巴掌对着罗海英的半边脸就打了过去。 罗海英和阮池中正在说话,周成才的这一巴掌打罗海英打愣住了,阮池中的眸子一道光瞬间闪过,快的跟本让人扑捉不到,神情却和罗海英一样,愣住了。 “罗海英,你一个破烂货,有什么资格笑话别人?我爸怎么了?你笑话他你配吗?也不看看自己的得行,就你这样还笑话别人,呸,不要脸,昨天忍着你,今天我非得了好教训一下你才行……” 周成才的话音还没有落,回过神来的阮池中一拳头已经打了过去,用力全身力量挥出的拳头,自然劲大,周成才哪里会挺着被打,两人就撕打了起来,罗海英先开始被打呆住了,现在两个人打起来,她也回过神来了,也掺和了进去。 周成才本就不是阮池中的动手,再加上罗海英,不多时就躺在地上起不来了,脸上全是被抓的道道,还流着血,衣服也被撕破了。 罗老汉在一旁喊也没有用,只能叫远处的周树民。 哪里还用他叫,这么大的动静,附近的人都看到了,周树民又不是瞎子,打看到人打在一起就往过跑,等跑过来的时候,儿子就被打的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住手,你们还没闹够是不是?”周树民一边心疼儿子,一边又不敢真的和罗海英他们发火,只能压着。 刚刚他正求着人把离婚给办了,手续还差点,哪成想这边就闹成了这样。 “闹够?是周成才突然上来打人的,你要问也得先问问你儿子。”罗海英把肿着的半边脸递了过去。 周树民看了头都要炸了,看着地上痛呼的儿子,暗恨他不争气,到处给自己丢脸,“有什么事等把手续办完了再说,还不滚起来。” 骂的是地上躺着的儿子。 周成才强坐起来,动作间扯动身上的伤,痛的他还不时的低呼出声,“爸,你看看他们,也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畜生,昨天我白教训你了是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人我?”周树民是真的发了狠。 与其让儿子被弄的被罗家告重婚罪去坐牢,现在打断他一条腿也不算重了。 周树民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只等着儿子在反驳自己就动手,也不知道是不是周成才真的怕,这次到没有还口,从地上爬了起来,安份的走到了周树民的身边。 “你看看,这两孩子也没有个轻重。”罗老汉也有些不好意思,“我拦也拦不住,只能叫你了,结果就成这样了。” “这事不怪他们,是我家的这个不争气。”周树民哪敢还往这事上说,“我都弄好了,现在就让他们去办手续。” 阮池中护着罗海英,“去,他再敢动手,我就打断他的腿。” 信誓旦旦的话引得周树民多看了他一眼,却也不敢多说,罗海英感动,点了点头,看着人走了,罗老汉才到了身前。 “没伤到哪?” “爸,我没事。”阮池中笑了笑。 其实他早就看到周成才动手了,没有拦着,就是等着这事闹大了,再丢一次脸。 看着眼前还一直安抚自己的罗老汉,阮池中心下冷笑,真是一家子的蠢货。 不出半个小时,罗海英和周成才被周树民带出来了,两个人手上一人拿着一个本子,周成才现在可是嚣张了,哪怕身上带着伤,还一脸的跋扈样。 “罗海英,你也不用得意了,最好你一辈子也别回村里,不然有你好受的,你们罗家也别想像没事一样。”离婚证在手,周成才不怕被告重婚了,底气也碍了。 就是周树民这次也没有出口拦着儿子,全当没有听到,去大年初一马车了。 罗海英冷笑着看着周成才,“别以为你爸是村长,你就可以耀武扬威了,周成才,你先前敢打你,现在也一样,你要不要试试?” “海英,算了。”罗老汉叫住女儿,其实周成才说的也有几分理。 村里是他们的根,不可能一辈子不回来,就真的呆在城里了,到底要留条后路才好,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罗海英根本不理会父亲。 见此,罗老汉看向阮池中,“你劝劝这丫头。” “爸,不用怕,就像海英说的,村长咋了?村长就可以欺负人了?我到想看看。” 看姑爷这样子,哪里想压事,这样闹下去只能让事情越闹越大。 罗老汉着急,好在这个时候周树民赶了马车过来了,“都上车。” 一句话,却让罗老汉松了口气。 “看看这几个孩子,又吵起来了。” 周树民这次可没有给他面子,冷冷喝向周成才,“还不上车。” 见人的态度明显变了,罗老汉也想明白了,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马车前的周树民又开了口,“老哥,你们回不回去?还是在镇里逛一天?你们要是逛一天,我就先回去了。” 在这个时候问这话,要面子的自然是说不回去。 可大冬天的,镇里又啥也没有谁能逛这个,但是要说回去,自己这边脸子就要矮下来了,明显是给罗老汉施压呢。 阮池中大步上前来,“周叔,你们回,我们还要买点东西再回去,左右也回来了,得给村里的人买点礼物不是?”。) ps:不然早更上来了,我大姐来了,坐了一会儿走的,孩子睡的晚了,所以更晚了,嘿嘿,粉红票记得投啊 ..

上一篇   第296章:攀比

下一篇   第298章: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