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父子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306章:父子

张桂兰笑了,“你的心到挺细的,还能算出我今年挣了多少钱啊?” 罗继军红了脸,“我就是大体猜的,不会真那么多吧?” 还真是罗继军猜的,特别是听着说从自己家里搜出来的不指那烟盒里的五万块,还有另外的五万块钱,在算上家里的东西及花消,还有外面一直在投入的钱,才知道家里这么有钱。 “家里今天具体挣了多少钱我也没有算过,总算得超过十五万吧,付国那边也分了这些钱,大哥那里投的少,分的也不多,不过也有六七万,给我送来的五万,其他的都投进新厂子了,这次的厂子场地都是咱们自己花钱买的,房子也是自己盖的,以后也不用愁交房租和随时会被赶走不租的事情,我想等再过一年,明年起把红肠的厂子也换了,今年夏天动工,明年厂房就能用上。现在我手里的钱也不多,除去给我爸妈买房子的钱,加上被查走的那五万,也就七万多块钱,我生孩子总要留点钱在身边,就有六万块钱能动,付国那里的钱用不上,先到他那边挪用一下吧。” 想不到自己家真的那么有钱,七万块钱,媳妇说出来就像在说七块钱一样,要不是知道媳妇跟自己是一个村出来的,他真怀疑媳妇以前是有钱人家出来的,不然怎么说起这些钱时,怎么一点别的反应也没有? “你要真决定拿,就拿家里的钱吧,别借了,能给上多少是多少,总不能为了这事,家里还要背上那么多的债。”罗继军狠了狠心。 “这不是普通事,你是个军人,有一分的力也要使十分的力,不然也对不起你的这个身份。”张桂兰也累了,“明天我和付国说吧,不早了,你也铺床歇了吧。” “明天在说吧。”罗继军没有再说这事,铺了床就把灯关了。 晚里,张桂兰睁上眼睛就睡了,到是罗继军辗转反侧一点睡意也没有,想到媳妇受的委屈,再想到刚刚媳妇的话,罗继军坐了起来,越想越是睡不着啊。 难道就因为要被别人戳脊梁骨,就得媳妇受着这样的委屈? 想到媳妇哭着指责自己,罗继军知道那是憋在肚子里许久的话,人在愤怒的时候说的话往往是在心底一直想说却没有勇气说出来的。 可当看到自己痛苦,媳妇马上就不顾自己,想办法帮自己解决难题,他太自私了。 次日,罗继军的眼睛红红的,张桂兰看了不勉担心,“今天我和付国说,你就别着急了,爸就能回来了。” “嗯。”罗继军应了一声也没有多说。 等张家老两口来了之后,罗继军才跟张桂兰交代一句,“我直接去找付国,办完事就回来。” “控制住脾气,不要生气。”临走时,张桂兰还安慰他。 罗继军眸子闪了闪,点点头,大步的走了。 却是直接往公安局而去,见到父亲的时候,罗继军有一刻的恍惚,只一夜,那个红光满面的父亲苍老了几十岁一般,两边的鬓角都白了。 “爸。”罗继军叫的沉重,罗老汉应的更是沉重。 声音里也带着哽咽,“继军,爸对不起你啊。那个阮池中就是个彻头彻底的混蛋,他吭了那么多的人,爸这辈子也出不去了,是要帮他背黑锅了。” 罗老汉说完就哭了起来,老泪纵横,看得罗继军心酸不已,鼻子也酸了,稳了稳情绪,他沉声的开口,“爸,上面说了,只要把诈骗的钱先还上,就能保释你出来。” “真的吗?那太好了,继军,爸不想在这里呆着,爸当了一辈子的老实了,老了老了还进了大牢,这传出出去爸也不用活了。”罗老汉听了有救,慌乱的抓住儿子的手,“爸知道是看错了人,等爸出去了,就回老家去,再也不来城里了,这一次爸就长教训了。” 说起这个,罗老汉心里那个恨啊,“法人不指我自己,还有那个和你妈在一起的,也被抓进来了,昨天在审问的时候我见到他了,他比我还不值啊,都被你妈和妹妹给吭了啊。” 罗继军听了也微微一惊,“海英找到妈了?” “不指找了,还把那个佟老三给骗了,和我一样,也不知道怎么说的,佟老三先开始还一直闹着不肯配合,看到我也在,就沉默了,怕是对你妈也失望透了。”罗老汉想到这又是解恨,“以前觉得海英可怜,所以处处爸想着弥补她,现在才知道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连亲人都不放过,这得多狠的心肠啊。” 罗继军看着父亲又有了希望,不忍心让他失望,可想到医院里躺着的媳妇,又狠下心来开口道,“爸,那些钱我也拿不出来,所以你就先忍忍,等到抓到了阮池中,还了你的清白,你就可以出来了。” “桂兰不是有生意吗?”罗老汉傻眼了。 “算了一下,桂兰生意挣的那点钱,连个小洞都添不上,桂兰昨天就动了产,差点小产,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差点没有保住,现在要在医院里一直躺到生产,医生说最少也得两个月,我被停职,也不会有工资,孩子马上要出生了,即使不用钱,可这钱也不够救你出来的,按桂兰说的是借钱也要把你弄出来,可我想了一宿,咱们家已经对不起桂兰很多地方了,不能再让她受这个委屈了。爸,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就骂我几句吧,打我几下也行,只要你能出气就行。” 罗老汉愣愣的看着儿子。 他万没有想到拒绝救自己出去的会是自己的儿子,而不是儿媳妇。 脑子里乱乱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知道自己出不去了,除非抓到阮池中。 人傻呆呆的坐着,也不说话,就坐在那里。 罗继军指甲抠进了肉里,语调不变,“爸,是儿子没能力,对不起你,你要恨就恨儿子吧,你放心,等你出来的时候,儿子一定养你老。” 不待多说,罗继军起身大步离开。 望着儿子就这么走了,把自己丢在这里,罗老汉才缓过神来,泪无声的涌了出来,让他怎么去恨儿子?要恨也该是儿子恨自己啊,是自己把阮池中那条狼引进了家门,害得儿子家现在也变成这样。 医院里,张桂兰看到周付国和田小月还有干妈来,挺奇怪的,“继军去找你了,你们没遇到吗?” “他找我?什么时候?” “一大早就出去了。” “那可能是去办别的事了吧,不然真找我,那时我还在家呢。”周付国关心的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张桂兰就把昨晚两个人商量的事说了,周付国紧锁着眉头,“继军没有去找我,我猜他怕是去看他爸了。” 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再想想罗继军的脾气,是指定不会同意用钱把人弄出去。 听周付国的话,张桂兰还没明白,好一会儿才知道什么意思,“他这在逼自己啊,钱可以再挣啊。” “算了,他决定了,你就不要再问了。”周付国劝道。 张桂兰点点头,转身跟田小月说话,也没有在说这事。 却说罗继军,从公安局出来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佟老三家,一路打听寻到之后,看到给自己开门的是自己的妹妹,罗继军没有说话,推开她大步的进了屋。 郭英见到儿子,先是一愣,随后惊喜道,“继军,你没事了?妈就知道你不会有事,这两天可把妈担心坏了,大院又进不去,也打听不到你们的消息。” “海英也进来吧,我有话说。”罗继军在炕边上坐下,叫站在外屋的妹妹也进来,等人一进来,就直接开口道,“我爸也进去了,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我现在也停职了,桂兰也差点小产,这样你们总算是满意了,既然满意了,以后就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吧,从今以后也当没有我这个儿子,全当我死了吧。我也经不起折腾了,现在啥也没有了。” 说完,罗继军站起来就走了。 留下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的母女俩人。 直到罗继军出在大门,才听到院里传来郭英的咒骂声,薄唇抿的更紧,脸上也越发的阴冷起来。 郭英发了一顿脾气,才哭了起来,“这个孽子,连妈都不要了,他这是想逼死我啊。” 佟老三进去了,儿子也不养自己,那自己怎么活啊? 罗海英却在大哥进来的那一刻就没有抱过希望,现在听到这样的话,到也没有什么反应,看着还在大哭的母亲,罗海英看向窗外,坐着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左右邻居听到郭英的哭声,没有一个同情的,到都是暗骂她是祸害,一来佟老三就进去了,不然人过的好好的,怎么会被抓进去? 在看看这对母女,一天天像没事人一样,一点也不急,还不如他们这些邻居呢。 各家都不好过,孙梅那里更不好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让人瘆的慌,可仔细的找吧,又找不到人,一天下来,她觉得自己都快得神经病了。rs

上一篇   第305章:隐忧

下一篇   第307章: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