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打人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312章 打人

同周付国进来的还有罗继军,更有四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虽然穿着普通,但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当兵的,直挺挺的站在那,挡在门口,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周付国说说边笑着走进来,离孙梅五步远的地方停下来,罗继军也站在他的身后,目露寒光的看着孙梅,那眼光似要把人吃了一般,看得孙梅站在那一动也不敢动,大气也不敢喘。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今天这事也要多谢商红,不然我们还不知道要跟着多久呢。”周付国哪里是在夸商红,跟本就是在讥讽。 语气说的明显,商红岂听不出来,咬唇站在那里,她还在这想算计孙梅,却不知道被周付国和罗继军算了过去,偏又不能指责对方什么,自己做了这么多,都帮别人做了,哪里会高兴。 愤然的盯着周付国和罗继军,甩袖冲开门口的人,大步的离开。 看着气走一个,周付国笑出声来,“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商红这脾气还是这么火爆啊,一点事情也忍不住,还没有说几句话呢,这火气就上来了,啧啧,看来要多锻炼几年了,看看孙梅,多沉稳,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嘲弄讥笑的话,茨的孙梅脸都黑了。 “这可真有趣,你们到我家的老宅来做什么?”孙梅按下心底的慌乱,嘲弄道,“你们既然是跟着商红,现在商红走了,你们也该走了吧?” “孙梅,你这装糊涂的本事就是厉害,都见到棺材了,还不落泪,果然心思够深啊,我真期待一会儿我们把人翻出来,你又怎么解释?”周付国对着门口的人使了个眼色,四个人就大步的往屋里冲去。 “你们干什么?怎么可以私闯别人的家?”孙梅上前去拦着。也慌了。 却被其中一个大兵将人位住,孙梅只能在原地用力的挣扎,跟本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进去找人。跟本一点办法也没有。 她是万没有料到周付国会直接进去翻人,虽是商红她自己不会在乎,可这些人是部队里的,那就不一样了,只怕阮池中藏不住了。 此时孙梅顾不得旁的,只想着要怎么把自己摘出来,不管怎么样她决不能承认认识阮池中,不然就真的完了。 “孙梅,你说继军当初救你,自己受了伤。连升职的机会都没有了,你说换成一个人都不会忘恩负义吧?可偏偏我就看到了这样的一个人,你说这种人是不是枉为人啊?”周付国笑意的看着孙梅。 真没有想到,孙梅敢把人藏在孙家的老宅子里,这下怕是孙家都要牵扯进来了。只希望孙梅不要后悔吧,走到今日,也都是她自己的错。 “周付国,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说这些不相干的做什么?真是好笑。”都到这时候了,反正罗继军也恨死自己了,孙梅是啥也不怕了。 罗继军一直没有开口。冷眸微眯,只站在那看着孙梅,就已经让她浑身都不舒服了。 “直说?也好啊,等人找出来的。”周付国的话音刚落,那边屋里三个人就架着阮池中出来了,阮池中还一边叫嚣着。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你们是谁?凭什么乱抓人?” 看着孙梅白如纸的脸,周付国满意的直到阮池中的面前,“乱抓人?怎么可能呢?我们向来不乱抓人,你不会忘记你做了什么事吧?不过我到是挺奇怪的。孙家的老宅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到是想听听这个。” “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孙宅,我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住。”阮池中死不承认,被人押得头低低的,就差跪到了地上。 “到是挺讲义气啊,不过你这个时候狡辩也没有用。”周付国也不多说,转身看向罗继军,“你说怎么解决?直接送公安局?” “左右都要送公安局,送去之后咱们把人打个半死也没有事,只要留一口气就行。”罗继军紧着牙缝开口。 “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你们不能打人,打是人犯法的。”阮池中慌了,拼力的挣扎。 孙梅站在一旁脸也白了,两只脚不像被胶水粘住了一样,怎么也动不了。 “谁知道人是我们打的?我们找到人的时候就那样了。”罗继军冷冷一笑,“阮池中,以前你到我家,念在你与海英的份上,现在看来,到是我高看你了,跟本就不该让你这种人进我家的门,使出那种见不得人的手法想诬陷我,既然感做,就要知道下场是什么样。” 不等旁人动手,罗继军两个大步过去,一脚就踢了过去,正踹到阮池中的肚子上,力道之大,架着他的两个大兵硬生生的被震得把手里的人松开,人也飞了出去。 阮池中硬生生的吐了一口鲜血,趴在地上半响都没有直来,罗继军的动作很快,这一串的动作完成,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不要说在场的其他人,就是周付国都错愕的张大嘴,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见罗继军已经又上前去打人了。 每一脚都踢到阮池中的身上,都发出闷哼声,那是打在肉上的声音,可见是用足了力气,阮池中无还力之击,只能硬生生的承着,连躲开的力气都没有。 天早就黑了,夜色下只能听到罗继军打人的声音,四下里静悄悄的,跟本听不到旁的声音,孙梅忍不住扭开头,两只手紧握成拳头。 见差不多了,周付国才上前去拉住罗继军,“行了,你再这样打下去,连最的一口气也没有了。” 罗继军到听他的,没有再打,那边得了周付国示意的几个人把阮池中架了起来,周付国冷笑的走过去,伸手抬起阮池中的下巴,看着人几乎没有神智,才移开手。 “阮池中,我知道你听得见,今天打你的事你可以随便的说,不过也没有人会相信你,在场的人可都没有看到你被打。”周付国说的时候,却回过头看孙梅,“孙梅,你当不当证人我们也不怕,你要是当了我们都高兴,那证明你和阮池中是认识的对不对?不过你也不用信,我是吓你呢,孙家的人怎么会与诈骗犯认识呢。” 孙梅咬紧下唇,冷哼一声,才开口,“周付国,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你们在我家里找到人,我也不知道,你们也不用冤枉我,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话,既然人你们也抓到了,也该走了,我也要去查查到底怎么回事,人会在我家老宅里找到。” 刚刚阮池中出来,没有承认与自己认识,更没有承认在这里是她安排进来的,让孙梅松了口气,不管如何眼下得先回家,跟家里人把事情解释一下,先把自己摘出来,不然这事闹开了,不说别人,自己的爸第一个就不会放过自己。 周付国见她狡辩也不多争论,“你现在可不能回去,毕竟人是在你家找到的,你得跟着去公安局做个笔录。” “我说过我不认识。”孙梅吼道。 “是啊,不管你认不认识,这人是在你家老宅里发现的,而且你就在现场,你跟着去做笔录那也是正常的行程,又没有做亏心事,什么怕去公安局的,是不是?”周付国对着拉着孙梅的人提提下巴,才拉着罗继军往出走。 身后是孙梅的反抗声,“放开我,我不去,你们要干什么?我要告诉我爸,你们等着受处分吧。” 可没有人理她,那人更是拉着她出了院。 孙家里闹出这样大的动静,左右邻居都听到了,出来看是什么事,待看到孙梅被男子拉着,有想上前去拦着的,周付国轻飘飘的一句话,吓得那些人都退回了原位。 “孙家窝藏犯,你们也想进公安局?” 孙梅听了眼睛一翻,差点气晕过去,破大口骂,“周付国,你不要血口喷人,人怎么会在我家,我跟本不知道,你这样是诬陷,知不知道是犯法的?放开我,不然我就告你们。” 哪里有人会理会孙梅的威胁,拉着她就上了车,直接塞了进去,直到坐在车里的这一刻,孙梅才发现离自己家不远处竟然停着两辆军车,可见他们是早来了,只是一直在外面看戏呢,心也乱了,咬着唇,暗想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承认。 孙家的姑娘与罪犯在一起被人从孙家老宅带出去,当天晚上就传开了,孙家里孙海还没有回来,徐凤却急得团团转,只能打电话给徐虎。 电话通了,接电话的却是徐妈妈,一听说找徐虎,就笑了,“亲家母,是孙梅出事了,才想到我家的徐虎吧?你不来电话我也要跟你说,这样的儿媳妇我们徐家要不起,和罪犯从你家的老宅被带出来,先不说她到底有没有犯罪,可就是与罪犯单独呆在一个房子里,就不知道在干什么?先前我孙梅来过电话说医院里加班,可现在看看,哪里是加班,原来是与野男人私会去了,也真不知道你们孙家怎么教育的女儿。” (

下一篇   第313章 两徐对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