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决策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321章 决策

孙海从徐家出来后,哪怕四下里没有人,也觉得有人在暗处嘲笑着自己,一路低头回到了大女儿的家,孙乐刚做好饭,看到父亲回来挺高兴的。 “正想着到哪里找你吃饭呢,可就回来了,洗洗手吃饭吧。”孙乐见父亲脸色不好,也没有多想。 打那天晚上父亲来自己家后,脸色就一直也没有好过。 “我不饿,你们吃吧。”挥挥手,孙海回了屋里,把门一带,将自己关在了里面。 孙乐看了不由得担心,到门口敲了下门,“爸,你没事吧?” “没事,你们吃吧。”屋里孙海回了一句。 孙乐从小就没有跟这个父亲在一起过,所以现在也亲近不不多少,特别是这次来城里还是投奔父亲来的,孙乐更处处小心翼翼的,生怕惹了父亲不高兴。 孙乐家住的是平房,孙海来了之后就和孙乐的儿子住在西屋,东屋是孙乐两口了。 饭菜摆好了,孙乐男人搓搓手,“要不要再叫叫爸?” 到城里来不担房子帮着拿钱买,连工作也帮着找,孙乐男人虽然是农民,可老实忠厚,这辈子也没有踏别人这么大的情。 所以见到孙海的时候,头也不敢抬,话更不敢大声说,就是在农村的时候,在家里也是孙乐家当,孙乐指哪里孙家的男人就往哪里去,更不要说现在在城里了。 “不用,爸心情不好,咱们吃吧,我留了菜出来,放在锅里热着,晚上再让小子给爸端过去。”孙乐招呼儿子洗手吃饭,看着好好的儿子,竟然….孙乐叹了口气。 西屋里的孙海是一晚也没有出来,连门也没有开。 这一晚他想了很多。第二天早早的起来就去了部队,上午就传来孙海伸请退伍的事情来,大院里徐凤出来买菜,听了都是一惊。急急的回到家把菜放下要找孙海去,不想人回来了。 “你怎么回事?伸请退伍?你都这个年岁了,再等二年就退休了,你这是折腾什么呢?现在退下来你连养老钱都没有,这几天也不回来,孙梅的事解决了,你担心什么?”徐凤把事情都说出来,眼下见自家的男人没有去自首,只觉得跟自己一样怕出事,底气也足了。 以前还藏着掖着的。现在也不用担心怕自家的男人知道了,少了这份担心,自然底气也就足了。 “我伸请退伍,是因为我没有脸再呆下去了。”孙海站在门口,通过敞开的门。就能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儿,还悠闲的晃着腿,阴着脸喊道,“孙梅,你出来。” 昨天在徐家受的羞辱他可一直也没有忘记。 “好好的你喊什么。”刚要帮女儿说话,徐凤就被孙海的眼神给吓了回去,改了口。“吓了我一跳。” 孙海不理她,鞋也没有脱走到沙发旁坐下,徐凤见今天这不骂一顿火是不能消了,忙进里屋去扯女儿,“你爸叫你呢,快点。” “不就是骂我吗?急什么。我又跑不了。”孙梅嘲弄的坐起来,慢腾腾的下了床。 徐凤暗下捏了女儿一把,小声道,“你爸正在气头上,你就让他骂骂。自己的亲爸,又不是别人,谁让你闯那么大的祸了。” 孙梅面上不在意,到沙发上会下的时候,却紧张起来。 “我昨天去徐家帮你说话了。”孙海见女儿猛的抬起头来,接着冷哼一声,“看来你还是挺在乎这抽姻的,我还以为你真是自私到只在乎自己了呢。你竟然在乎,当初徐虎知道你与罗家纠缠不清的时候警告你,你怎么不知道悔改,仍旧执迷不悟,酿下今日的错,人都说不撞南墙不回头,现在看来你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 徐凤在屋里坐着,耳朵却注意着客厅的动静。 客厅里,孙海顿了顿,接着道,“你也不用想了,徐虎说了,他给过你机会你没有珍惜,你们抽空去把手续办了吧。正像徐虎说的,此时不离,日后只会变成仇家,到不如现在念了,还有一份好念着。” “明天我就去找他办手续。”孙梅如此骄傲的人,哪里会接受这样的羞辱。 心里明明痛得不能呼吸,面上也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屋里的徐凤坐不住了,冲出来,“他徐家怎么了?一出事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有这样的人家吗?离了更好,就不信离了他们徐家,咱们女儿还嫁不出去了。” “是,还有很多人家等着娶你女儿。”孙海冷嘲的接过话。 徐凤被噎的脸一红,“外人欺负咱们女儿,你不帮着出头,只知道回来训女儿,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 孙梅低头不吱声,孙海看了,心知女儿也是这样怨自己的吧? 心里又气又恼,“我不帮她出头?那也得她给我争脸啊,昨天我上杆子去徐家说情,就想让看在同是老战友的面子上他能给我个面子,可到那之后,只了徐虎说的,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老脸都丢光了,你养的这个好女儿。跟徐虎结婚后,还一直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被徐虎知道了,警告过她一次,她不知道收敛,现在又弄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们说跟那个阮池中没有关系?你们真以为大家是傻子看不出来?也就你们自己能骗得了自己,徐家也不会再要这个的儿媳妇丢自己的脸。不要说徐家,这样的女儿不要也罢。” “你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要?”徐凤听了就跳起来,“女儿做那些,还不是心里憋着口气,那罗继军和张桂兰可没少把咱们家推到风口浪尖上吧?” “那还不是她自己找的。”孙海也怒了,站起来气势汹汹的吓得徐凤缩了缩脖子,“我申请退伍了,这房子也不知道部里会不会分给我,我看怕是不行了,日子过成这样,也过不下去了,家里的东西我一件也不要,净身出户,我去孙乐那边,以后就你们娘俩过吧,你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看没有了自己这个职位,你们还怎么折腾出浪来。 “你……你要和我离婚?”徐凤傻了。 “这么大岁数了,离婚也不好听,就分开着过吧,省着整日里在一起也天天吵吵,你也收拾下东西搬回老宅住吧。”孙海回到书房,把自己的书装起来,又折身去卧室收拾衣服,“我只带走我的书和衣服,晚上叫小子过来取。” 小子正是孙乐儿子的小名。 “既然见我烦,何不离了干脆。”徐凤回过神来,听到不是离婚反到松了口气,却又咽不下这口气。 “我离你同意吗?”孙海冷哼一声,“要真想离就到孙乐那里找我,反正也退下来了,多的就是时间。” 客厅里徐凤不说话了。 等一会儿就看到孙海提着一个大包出来,又去了书房,将包裹塞满,出来到了客厅才说话,“我还是直接拿过去吧,省着小子来了,你又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徐凤冷哼一声,“孙海,你就这样安排了,你到孙乐那里是有吃有住了,那我呢?吃什么?” “我知道你缺不了钱。”徐凤还要说话,被孙海一句话堵的死死的,最后愤然的扭开头。 孙海看向沙发上坐着女儿,“孙梅,爸该做的都做了,以后你只能靠你自己了,希望这次的事情能让你醒悟。” 最后留给女儿一句话,孙海走了。 提着一个包裹孤单单的走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活了一辈子,最后却还是要依靠那从来没有养过一天的女儿。 孙家安安静静的,待孙海离开屋,客厅里的母女俩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良久,徐凤才悠悠叹了口气,“你也看到了,这个家因为你散了。” 抬起腿徐凤回了自己的屋,看到打开还没有合起来的柜子,失神的坐在床边发呆,是不是自己真的做错了? 客厅里,孙梅对于母亲的埋怨,跟本没有放在心上,靠在沙发里发呆,竟没有想到徐虎真跟自己要离婚,是在她的预料之中,又是在预料之外。 可见往日里他对自己好也不是真的,到出事的时候,就露出真面目来了。 医院里,张桂兰看着一大屋子的人,好笑的看着罗继军,“是不是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看你们神神秘秘的。” 周付国挑眉抢过话,“没事,没事,你好好养你的胎,就是我们送了你一件礼物,等到时候再告诉你。” “说没事,还说出来,你也够笨的了。”田小月可不惯着他。 当着众人的面被自己的媳妇说教,周付国也不觉丢脸,“桂兰,你和你嫂子说话,我们几个出去喝一口。” “快去吧。”张桂兰也觉得这几天罗继军也该放松一下了,不是医院就是家,又停职,哪里能不上火。 正有意思让他出去散散心呢。 罗继军也没有拒绝,跟着周付国和杨宗国就走了,留下田小月和朱蓝在病房里陪着。 “大哥在家带孩子?” “孩子在干妈那,你大哥在厂子呢,现在厂子越来越忙了,要货的多,咱们可挣上了,东子几个还说今年就买房子。”朱蓝一脸的笑意。 ps: 这个月的最后一更啊,丫头们的粉红顶起来吧,嘿嘿 (

上一篇   第320章 求情

下一篇   第322章 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