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女儿劝解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325章 女儿劝解

见母亲哭的差不多了,孙梅才开口。 “妈,你现在哭也没有用,还是静下心来想想办法吧。爸那里是指望不上了,你也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爸退伍了,现在所有人都躲着爸,就怕与爸扯上关系而被调查,纵然爸没有退下来,这事现在找人也没有办法了,眼下你只能少说一个是一个,这样扯出来的少,判的罪也就能少一点。”孙梅从兜里抽出一只烟,点燃,慢慢的吸了起来,烟雾迷散开,呛得对面的徐凤眼睛发紧。 “那我只能这样等着?”徐凤揉揉眼睛。 就等着被判刑,然后在大牢里度过自己的余生。 不,在这里呆的这几天,她已经受不了了,要疯掉,要呆下半辈子,还不如要了她的命。 “不是等,是只能这样。”孙梅不知道自己还有哪里说的不够明白的,带着几丝不耐烦,“妈,你收了人家的钱,不管怎么弄,你都逃不掉,眼下只能看怎么做才能减轻刑法。在里面好好表现,以求减刑。” “那你爸找人也没有办法?一定是你爸不愿帮我。”徐凤认准了一个死理,哪里还会把孙梅的话听进去。 “妈,你怎么就听不明白,现在人家连躲都来不急,谁会往上送?就是比爸大的官来也没有办法,你的事情已经见光了,瞒不住所有人都知道了,再把你放出来,让人怎么说?那才是徇私枉法。”孙梅大口的吸着烟,“谁让你把钱藏到老宅去,自己做事也不仔细点,现在让人翻出来,除了坐牢没有别的办法。我今天来就告诉你要怎么做才能减轻判的刑,你不会已经都招了吧?那得结下多少仇人。把出路都断了,你还让爸去求谁?现在知道着急,晚了。” “我只说几个。”徐凤心虚。低声道,“我连李雪军都没有说出来。” 孙梅的眸子晃了晃,“没有说出更好,总是有用。” 徐凤心里有火。“你一天天只知道想你的事,要不是因为你,我能变成今天?我到底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这辈子要把自己搭进去还你这个冤家。孙梅,我告诉你,今天我在这里出不去,现在我也认了,只当我还你的债,这辈子咱们母女的情份也到头了,以后我坐我的大牢。你走你的阳光道,老死不相往来。” 丢下话,徐凤怒气的转身走了。 孙梅把手里的烟头扔在地上,皱着眉头走了。 出了公安局,见人四下里看自己。孙梅快步的走了,一路往大院去,一到大院门口,就被小战士拦下来,“孙梅同志,我们收到通知,你家的房子要分给别的同志。你看你家的东西?” 小战士也一脸的为难。 “我现在就收拾。”孙梅进院的时候,看到商红,丢给小战士一句话,大步往里面走。 商红一直在等着孙梅,哪里会让她走,上前去拦着。“孙梅,咱们谈谈。” “谈?姓商的,我家变成现在这样,我落成这样,都是你弄的。现在又说谈谈,你把我搅合成这样,现在还谈什么?商红,你信不信,现在就是不凭借家里,我也能把你给弄的身败名裂,不怕你就可以试试。怎么?没去杨宗国那里交换点条件好让他跟你复婚?我还想着你怎么也得跟他说有我的把柄,正好可以把我送进去,然后让他跟你复婚呢。” 孙梅的话可说到商红的心里去了,打那天开溜之后,就一直提心吊胆的,看没有人找自己,这才松了口气,又一边打听孙家那边的事,听说孙梅没有被扯进去,就打起了这个主意,曾试着去找杨宗国,可杨宗国跟本就不见她,商红知道自己的主意打错了,最后只能找上孙梅。 起码在孙梅这里能顺顺气,却不想一眼就被孙梅看清了。 还这样直接的挑出来,一点脸面也没有留给她。 商红的脸乍青乍红,瞪着孙梅,“孙梅,你真有手段,也不会落迫成今天这样,没有工作又没有家里依靠,我到要看看你怎么活,我什么也不做,只等着看你的下场就行了。” 望着商红怒气离开的背影,孙梅还喊道,“商红,那你可就慢慢等啊,千万别等不到啊,好好活着。” 对着院里路过的人冷哼一声,才回了家。 家里乱成一片,显然是被搜过了,孙梅扯被包,把东西往里装,现在的条件,也容不得她看不上家里的这些东西,好在有些东西还能换钱。 孙梅收拾完,又去找买二手电器的,这个时候收电器给的价钱还算高,孙梅把家里能卖的都卖,才带着剩下的东西回了老宅。 向来不收拾屋子的孙梅,难得把老宅的房子收拾了,借月色去了徐家。 掏开钥匙打开门,没料到徐家刚吃饭。 按孙梅想的,这个时候他们家总该都歇下了,自己直接回到自己屋收拾东西就行,尽可能的避开与徐家所有人的碰面,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都撞到。 孙梅突然回来,也徐家人一愣。 没有开口,孙梅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 李云摔下筷子,“还算你有自知知明,知道自己回来收拾东西,也省着我扔出去。” “行了,好好吃饭。”徐爸打断妻子下面的话,“事都发生了,你说几句心里痛快了又有什么用,到让人觉得你像一个泼妇。” 李云不吱声了,心下也明白这个理,可看着理直气壮回来的孙梅,心里就是不喜。 “徐虎,你进去看看。”徐爸提醒儿子。 把自己的父亲祸害成那样,徐父可不放自己家。 徐虎听话的放下筷子进屋去了。 屋里孙梅正在收拾东西,东西都被翻找出来,还没有装,只一眼就能扫到都是她的东西,徐虎走到窗口的椅子下坐下,也不开口。 孙梅嘲弄的看向他,“放心,你们徐家的一针一线我都不会带走,我只带走我的东西。” “结婚时收的彩礼钱也在你那里。” 孙梅的手顿了顿,“是在我这里,可打咱们俩结婚之后,礼分子也不少,随出去多少你也该清楚吧?再说这随礼的人也不是全看你徐家的面子,还有我孙家的,你们孙家的那份随礼都随出去了。至于我家的那份,我爸妈当初就随了,没有用我去还。” 徐虎本来也没有指望要回来,不过是听她说没有带走徐家一针一线,而提醒她,反正也戳破了,也没有毕竟在较真下去。 见徐虎不语,孙梅愤然的扭过身子收拾东西,连摔带扔,把火气都撒到了这上面,现在任何人都能嘲弄自己,这一切都是罗继军和张桂兰害的,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带着东西离开徐家,夜色下孙梅一脸的狰狞。 万没有料到前面突然跳出来一个人,吓了孙梅一跳。 “是你?”看清人之后,孙梅才恢复一脸的冷然。 “你家的事我听说了,我相信你是无辜的。”来人正是陈友。 听到他的话,孙梅笑了,鄙视的看打量着陈友,“谢谢。” 却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 陈友紧张的搓手,“你这是去哪?这么重的东西,我帮你拿吧。” “好啊。”白送上门来的劳力,孙梅当然不会拒绝,却不急着把东西递给陈友,“听说你很恨我,还一直到医院里闹,现在突然说相信我,你说能让人相信吗?” 陈友脸上的笑一僵,马上慌乱的解释,“我那时也是误会你了,你不要多想。” “噢,原来是这样。”孙梅把包递给他,“你现在怎么样?罗海英回来了,你没有去找她复婚?现在这可是个好机会。” “我与她早就没有联系,这辈子就是要饭我也不会找她。”陈友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的。 孙梅看穿了也不挑破,那笑笑的陈友心虚。 夜色下两人慢慢的走着,直到到了孙家的老宅,眼看着就要分开了,陈友才急了,“你是要离婚吗?” 孙梅好笑的看着他,“是啊。” “那以前和我说的事呢?”陈友心提了起来。 “我和你说的事?什么事?”孙梅明知故问。 陈友咬紧牙,看着孙梅,“你忘记了?” 当他知道孙家出事后,高兴的无法言表,所以只要下班了,就偷偷的在大院的附近转,遇不到孙梅,就去徐家大院那边等,终于等到了孙梅,他忘记了心里的恨,特别是看着她提着东西出来,似乎已经看到了孙梅躺在自己怀里的场面。 孙梅看着陈友,冷笑两声,“噢,是那件事啊,你真想跟我在一起?” 陈友用力的点点头。 “可是怎么办?我看罗家的人不喜欢,特别是你又与罗海英在一起过,除非你做点什么,让我解解气,我还可以考虑一下。” 陈友愣头愣脑的看着她。 直到孙梅进了院,门在夜里摔出来大声的动静,他才回过神来,这算不算是答应下他了?只是开出了条件,让她解气,她不喜欢罗家?陈友站在原地良久才转身离开。 ps: 要粉红票啊 (

上一篇   第324章 疯狂

下一篇   第326章 重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