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反弹了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三十四章:反弹了

张桂兰打病了之后就没有在刻意去减过肥,可隐隐也发觉身上的衣服有些紧了,知道这肉又反弹了,把以前的旧衣服找了出来换上,也觉得松快了。 这阵子她一直没有去村里,早上米兰一走,她就简单的收拾一下往村里走,一进村里就看见刘小兰端着簸箕往家走,见到张桂兰迎了过来。 “姐姐可算过来了,这阵子收了不少的绿豆,见你不来,我都要给你送去了。” “家里忙也一直不得空。”张桂兰一路做了个打算,也不拐弯,直接拉着刘小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妹子,我有个想法,你看能不能我出原料,你找人来加工绿豆糕,这样我按斤给你们开工资。” “这赶情好啊。”刘小兰来了兴趣,拉着她走,“走,进屋说去。” 其实说起来刘小兰比张桂兰还要大,只是张桂兰长的有些肥,年岁上看着也就大了些,一路跟着刘小兰到了他家,是三间的土房,房子中间隔了起来留了一道门,东屋住的是刘小兰的公公婆婆,西屋住着刘小兰一家三口。 一进屋就是大口的土坯子做的灶台,上面一口十二印的大锅,木头打的碗架子,灶台紧挨着的墙上面是窗户,用朔料当玻璃,一进屋就看见那墙连着土坑,只要一烧火,那墙就充当火墙,也暖了屋。 屋里除了两口大柜,还有柜上放着的两面大镜子,就没有旁的东西,窗户上结着厚厚的霜,跟本看不到玻璃,进了屋也没有感受到暖和气,到是坑上很热乎。 家里来了客人,张桂兰的婆婆从东屋抱着孩子过来了,董花才三岁,流着长长的鼻涕,手上都咧了口子,张桂兰看的心疼。 “下次过来我带蛤蜊油过来给孩子擦擦手吧,都汕了。” 刘小兰婆婆听了忙拒绝,“那东西可贵着呢,我们穷人家的孩子手裂点口子不算啥,挺挺就过去了,你可不破费了。” “我喜欢董花这孩子,给她买个擦手的算啥事,大娘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再这样我下次都不敢来了。”张桂兰抱过董花,从兜里掏了手帕出来给董花擦鼻子。 “可使不得,那么好的手帕糟蹋了。”刘小兰忙开口拦着。 “这手帕还不是用的,只要是用了就不是糟蹋。”张桂兰给董花擦干净,把帕子递给刘小兰,“洗了给孩子以后擦鼻子用。” 刘小兰不好意思的接过来,“我们农村哪里有那么多的讲究,到是妹子热心肠,这么好的帕子就给孩子用了,也舍得。” 刘小兰的婆婆也同感,“看你是结了婚吧?还没有要孩子?” “一直分开住,这才随了军,也就没有孩子。”张桂兰照实说了,直接把夫妻不合的事情隐了下去。 刘小兰婆婆笑道,“这回想来不久就要有动静了,也不用急。” 张桂兰笑了笑,“嗯,不急。” 刘小兰把孩子接过来,递给她婆婆,“妈,你带着花过去,我和张妹子有事要商量。” 她婆婆也没有多问,抱着孩子走了,还嘱咐张桂兰,“部队离村里近,你没事就常过来坐,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行,咱们农村里没有那么多的说头。” 张桂兰连连应下,刘小兰却急着商议做生意的事,委身坐到了坑上,“妹子刚刚说拿原料让我们做,还给工钱?不知道怎么算?” “做出一斤我给你们二毛钱。”张桂兰想做二道贩子,“我家里的事多,也不能总围在这事上,你就用我给你的钱收上来的豆子做,别的材料我也拿,你们做我做出来就行,我按斤给你们钱,但是一定要保质量。” “行,你放心吧,别看我们农下人穷,可做饭干净,要是质量过不去,你可以不收货。”刘小兰的性子大咧咧的,做事也爽快。 “那好,我过几天就把糖和蜂蜜给你送来,你要是自己家人能忙的过来,你就自己来,不用再找别人。”张桂兰也知道对农村人来说二毛钱可太多了。 绿豆糕做起来,一天忙起来能做上上百斤,算算得有二十块钱,城里一些上班普通的工人一个月也就这样,她这却是一天。 “行。”刘小兰笑得合不笼嘴,在家就能挣钱,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这下我可比我家娃他爹挣的多了。” “慢慢来,将来我还打算开个厂子,到时你要是想来就来我厂子上班,虽然不是正式工作,但是工资挣提成,一个月挣的赶上正式工人几个月挣的,干到老也把养老钱存下来了。”张桂兰弄绿豆糕只是为了攒钱办厂子,等钱一够了,也就不会在弄绿豆糕。 刘小兰惊喜道,“妹子,以后嫂子可就跟着你了。” 一个月顶上工人几个月,那得是多少钱啊?得过百了吧? 眼下做绿豆糕点就一天能挣几十,更不要说办厂子了,刘小兰对张桂兰的话一点也不怀疑,送走张桂兰后就跟婆婆说了这事。 董老太太也惊呀不已,嘱咐刘小兰,“人有信得过咱们,才把这挣钱的机会给了咱,咱可得用心给人家做啊,男人是当兵的,嫁给当兵的不怕苦,人品也差不了哪去。” “妈你就放心吧,你是啥样人你还不知道,怎么能做对不起良心的事。”刘小兰抱过孩子,“等挣了钱就给花做件衣服,花他爹虽然在城里上班,可咱当外面欠下的饥荒还有八百呢,花打生下来就没有穿过新衣服,都是用旧衣服改的,这下好了,我也能挣钱了,咱家那些饥荒也不用愁了。” 董老太太叹了口气,“要不是你公公当年生病,也不会欠下这个钱,咱们的日子也不会这么紧吧,这些年辛苦你了。” 刘小兰笑道,“不苦,咱一家人都好好的苦啥。” 刘小兰家的愁云慢慢散去了,张桂兰这才走到大院,就遇到出来买菜的王丽,正跟着大院的人说话,见到张桂兰就喊住处她。 “嫂子,又胖了。”王丽笑着打招呼。 “是啊,我自己也察觉出来了。” “嫂子,听说你家来的那位姑娘要住些日子,是真的吗?那得多不方便啊,你和罗营长也得分房睡吧?”王丽的声音像喇叭一样,何况四下里又多是好热闹的人。 张桂兰把耳边的散发别到耳后,才用一贯平常的语气道,“哪里有客人来了还用陪睡的?妹子说这话可逗乐我了。” 王丽被刺了也没有不高兴,“啊,我这还不是担心嫂子嘛,毕竟家里突然要长住一个人,也太不方便了。” “心宽体肥,看我这阵子又胖起来了,就知道没啥不方便的。”张桂兰眼睛一扫,那些侧耳看热闹的人忙转开视线。 又到了楼道口,王丽有一肚子的好奇也没有功夫问出口,只能悻悻的看着张桂兰进了楼。【感谢晴空万月、lizzy、柒柒、本本ing、guagua9621、a19808609几个丫头的打赏,感谢没有留下名子的丫头们的票票,爱你们。】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