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万事开头难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三十五章:万事开头难

张桂兰洗好的**单被罩今天才干,叠好后直接放到了东屋的**上,至于用不用就是米兰自己的事了,跟她也没有关系。 家里的黄豆都发了小芽,在不弄只能炒着吃了,张桂兰又下了趟楼,在大院的门口买了块肉提上楼,要不是现在她能挣钱了,还真不敢随意的买肉,这肉哪能是天天吃上的,就凭罗继军一个月三十五块钱的工资,也就能买三十斤肉,把肉切成丝用盐淹上,顺手把晚上吃的米也洗出来泡上,这才进了屋。 她的卡里有五百块钱,兜里零的也有一百多块,今天去村里时只见刘小兰家里有两袋子的绿豆,张桂兰算计着明天进城还要买材料,又要给刘小兰豆绿钱,看来还要取出一百块钱来。 简单的算了一笔的帐,张桂兰得了空把以前的旧衣服都翻了出来,除了红色就是碎花的,而且都是前面开扣的小领西装饰的样子,从柜子里翻出剪刀和尺子,张桂兰量了一下自己的三围,才在衣服上量了起来,这些衣服除了样式除旧,又比张桂兰肥大,只要收一下腰就能穿了。 张桂兰改衣服时,顺便把样子也简单的改了一下,碎花布的衣服改成了立的小方领,领子不高却刚刚好能让脖子露出一块,半隐半露的总会让人觉得特别忍不住打量,腰身那收了一些,衣服的下摆就有些像荷叶,这样一来,一件除旧又过时的主有服,就换了样子。 另一件大红的棉布上衣,张桂兰直接把两只衣袖给拆了下来,前面开扣的地方缝合在一起,钉了几个做假扣,从侧面开了一条缝,弄了几个扣眼,做成了一件马甲。 里面配上黑色的小薄毛衣,外面红色的马甲,虽然艳了些,却也多了份活力。 张桂兰缝到一半时见天色不早了,把饭煮上了,晚上的菜则是下午买回来的肉和酸菜一起炒的,张桂兰又特意把买来的干辣椒放上糖和酸,倒上欢开的油,香味就扑满了屋,这样弄做出来的辣椒酱沾着馒头也好吃,抹到菜上更是一绝。 这个时候家里用的都是灯泡,一百瓦的,不怎么亮,张桂兰把改到一半衣服收起来,刚把桌子摆上就听到了开门声,进来的是米兰。 米兰料到了张桂兰会惊讶,甚至有些得意的挑衅道,“早上走的时候继军去送我了,把家里的钥匙给我了。” 不得不说,张桂兰听了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就是房子给你又怎么样?到底我才是他媳妇。” 米兰笑一僵,轻哼的脱了鞋进屋,“霸占着人又有什么用?得到人得不到心才是不痛苦的。” “晚上吃什么?响午在单位食堂吃的红烧肉,真是好单位,一周两顿肉一顿鱼,别的单位可比不了,也没有什么事做,天天只在办公室看报纸。”米兰像女主人一样坐到了桌子旁。 张桂兰这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换了,灰卡其布的列宁装,到有几分坐办公室上班女人的味道来,只一天就换了个样,人的气质也顺间变了个样,原本就长相清秀的人,也越发的惹人眼。 张桂兰暗暗腹菲,难怪上一世她那么惨,活了两世她才赶得上米兰,可见上一世的她有多蠢多笨,落得那样的下场也活该,是自己不争气。 发现张桂兰打量自己,米兰扯着衣服笑着问,“好看吧?今天杨阿姨带我去街上买的,现在流行这样的衣服。” 两条麻花辫子在身前,米兰人如娇花。 “好看。”张桂兰毫不吝啬的承认。 对于这一点,她还是有先见之明的。 以前她只想着减肥,然后得到罗继军的注意,试过一阵子,可也没有换来罗继军的注意,特别是这几天身上的肉又反弹回来,张桂兰干脆也不去减了,顺其自然。 “桂兰,不是我说你,你这几天又胖了,得注意了,你本来就是喝凉水都胖的体质,在这样吃下去,还不知道变成啥样呢。”米兰像长辈一样老气横声的说着,“你不为你自己,也得为继军想想啊,媳妇带出去可是脸面的事,到时他在自己的兵面前抬不起头来,多不好啊。” “什么不好啊?”罗继军推门走了进来。 米兰一惊,后悔怎么进来时没有注意一下门关上了没有。 刚要开口,张桂兰就笑着接过了话,“米兰说我长的胖给你丢人。” “不是,我就是想着让桂兰减减肥。”米兰解释着。 罗继军扫了张桂兰一眼,见她笑盈盈的,“这样挺好,太瘦了容易生病。” 张桂兰进了厨房,“去洗洗手吃饭吧。” 罗继军没有应声,人却去了卫生间,米兰咬了咬唇,她没有料到张桂兰就这样直接说出来,继军更是没有一点满,弄得到像是她在挑事一样。 饭菜摆好,辣椒酱很合罗继军的口,吃到一半时,满头的大汗,他把外面的军装也脱了,衬衣也开了上面的两个扣。 米兰也觉得好吃,“桂兰,这辣椒酱真好吃,你明天给我装点吧,我带给杨阿姨尝尝。” “杨阿姨年岁大了,能吃辣的吗?”张桂兰跟本不给米兰多说的机会,“我明天也要进城,改天得了空你教你怎么做,一学就会,你亲手做岂不是心意更诚。” “也是,还是你想的周到。”米兰心口不依的扯了抹笑。 罗继军已在填第二碗饭了,一贯冰冷的口吻道,“你明天进城?” “是啊,我不是弄点小营生吗?明天进城买点材料。” “做绿豆糕吗?”米兰一脸的不赞同,“桂兰,做生意是小资本主义思想的人才弄的,你还是找个正经的工作吧,就像我的工作,每天只呆在办公室里,风吹不着雨淋不到的。” 米兰的话让罗继军皱起了眉头,心里也隐隐愧疚起来,他一直觉得对不起米兰,任何地方都去弥补,可从来没有想过妻子的事。 张桂兰不以为意,“我觉得做小生意挺好,自在随意,也没有人管着。在说我挣的是自己的血汗钱,谁敢说我是资本主义?又不是抢来偷来的。” 米兰心下讥讽,果然没有文化,只会弄些活不起的穷人才弄的东西,眼角偷偷扫了一眼旁边的罗继军,见他低头吃饭不语,心下得意,想来继军也不喜欢吧?看她还怎么得意。 晚饭后,一回西屋,罗继军就找张桂兰谈话了。 【脸皮厚一些,感谢昨天丫头们的票票,今天再次要各种的票票啊,新人需要你们的支持啊,嘎嘎】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