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董家男人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三十六章:董家男人

罗继军说的正是张桂兰做生意的事情,表情认真,张桂兰心里做隐了决定,面上也不好不认真的听取他的意见。 “你有没有想过也找份像米兰一样的工作?”罗继军觉得对妻子的关心太少了,今天要不是米兰这么一说,他一直没有注意到,“你喜欢的话,这几天我让人去打听一下。” 说是打听,实际是求人。 张桂兰明白话里隐着的意思,也郑重其事的对他道,“其实你也该知道我没有上过学,到哪里工作都不合适,你现在是营长,总不能借自己的工作之职和关系去走后门,这样对你也不好,这是其一。其二,我还是喜欢做生意,这样也自在。你觉得做生意怎么样?会不会觉得给你丢脸?” “正如你说的,自己的血汗钱,没有什么丢人的,”罗继军欣慰张桂兰对他工作的理解,“只是怕到时外人指点时,你心里会不好受。” 罗继军想说不用上班,他也能养得起她,可这样一来,反而像是她做生意让他丢人一样,到了嘴边的话,罗继军又咽了下去。 张桂兰笑的坦然,“有啥丢人的,到时怕他们羡慕我还来不及呢。” 眼下这几年做买卖会被人看不起,可是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始,下海的人会越来越多,很快就会涌起一批个体暴发户,相当于万元户。 如果没有重活一回,张桂兰也会觉得做个体丢人,觉得吃公家饭才有面子,但是国营企业慢慢解体的也多了,面子也当不了饭吃,不管什么年代,没钱是万万不行的。 “你自己心里有准备就行。”罗继军也有他的担忧,“绿豆糕虽然是自己做,可那东西也不是长久之事,天气一暖买的人也就不多了。” 现在是冬天,家里条件不怎么好的都是两顿饭,饿的时候多吃点点心垫垫,而绿豆糕最便宜,是大众食品,这也是张桂兰能卖出去的原因。 “嗯,这点我也想到了,也只是眼前做做罢了,也没有打算做大。”现在还没有卫生管理,总不是长久之事。 罗继军觉得张桂兰的眼见很宽,虽然是从农村出来的,可看事物很透,他想到的她早就想到了,也难怪她会想自己做生意。 “队里知道了咱们家的情况,说可以让米兰先住到队里的营舍去,我跟队里解释了米兰的情况,所以我拒绝了队里的提议,你明天进城有空帮着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租一个,要是时间不够就算了,等我放假了再进城去找。” 张桂兰脱了外衣,把被子铺上,她当然是希望米兰早点搬出去,这样她就回东屋去睡,习惯了祼睡,整日里穿着秋衣秋裤睡她实在不习惯,特别是昨晚又弄了罗继军一身的血,终然两个人都不提这事,张桂兰一铺被子还是忍不住想起了早上的事。 她继续低头铺被,头也没有回,“行。” 若细心的话一定会发现听到罗继军的话,张桂兰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后马上将变化掩饰了过去,张桂兰没有想到上一世的事情,没有她的参与还是发生了。 上一世米兰来城里她并不知道,在城里遇到米兰的时候,也是碰到罗继军与米兰在一起,两个人一起回米兰的住处住,还提着蔬菜,张桂兰当时发了脾气,跟罗继军又吵又闹,不论罗继军怎么解释她都不相信,可最后换来的是所有人都站在了米兰那边,她却落了个坏名声。 也就是从那以后,米兰开始出现在军区的大院,甚至部队里还觉得她一个女人挺不容易的,问她要不要搬到营舍的空房住。 不过最后是米兰拒绝了,很懂事的说她已经麻烦罗继军了,不能再给部队填麻烦了,又换来了好名声。 张桂兰被罗继军的话惹得回忆起这些,心里的恨也滚滚的涌了上来,若是没有米兰,或许她上一世与罗继军就不会闹成那样,她最后也不会沦落到那样悲惨的境地。 如今部队会主动提出让米兰住处营舍是因为怕又有什么流言传出来吧?张桂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米兰啊米兰,这一世你可换不来好名声,而是成了麻烦,看你怎么办。 “你不高兴我没有问你做拒绝了?”罗继军觉得他多心了。 冰冷而沉隐的声音,没有一点让人觉得他是在担心人。 张桂兰去卫生间,只丢下两字,“没有。” 是真的没有。 罗继军冷抿着唇,张桂兰从卫生间回来时,见他仍旧是先前的姿势,看了他一眼就上了**,“太晚了,睡吧。明天我进城,早饭你就直接在队里吃吧。” 罗继军没有应声,张桂兰知道他听进去了。 屋里一暗,随后就感觉到身后罗继军上了**。 黑暗里,罗继军的眉头一直紧紧的皱着,这些天他也发现米兰对他没有死心,甚至使的那些小手段,心里也急着把米兰送走,要不是部里的事情移不开,他早就进城找房子了。 夜里听到身边的人睡了,罗继军才慢慢的将人拦进怀里,带着茧子的手轻轻的往怀里人的身上捏了捏,才知足的睁上眼睛。 次日一大早,罗家的门就被敲响了。 罗继军是个侦察兵,又在军中多年,马上就警觉的醒了,动作干练的坐起来,身边的张桂兰也被惊醒了,脸上还带着睡意,嘴上却本能的开口问,“怎么了?” 显然是被惊到了。 罗继军肃然着脸,“我去看看。” 外面的天显然没有亮,边战士们都没有起来训练,罗继军军人的敏锐让他知道是出事了,打开门后看到门外门着的陌生男子,还有岗哨的士兵,诧异的看着两人,最后将目光落到士兵上。 “报告罗营长,这位男子说找嫂子有急事。”士兵立正行了个军礼。 男子脸上闪着精光,眼神乱转,看着就是一副奸诈小人的样子,罗继军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是?” “罗营长你好,刘小兰是我的妻子,”董建国见他还是不明白,巴结道,“就是附近村里的,罗营长爱人到我们村让我媳妇收绿豆的。” 董建国没有想到跟妻子做生意的女人丈夫会是个营长,他抗着绿豆过来时只跟战士说找张桂兰,要知道这样,该好好权衡一下再来。 原来刘小兰跟张桂兰商议好之后就忍不住了,正好村里有人赶马车就城,她就让人给男人代了信,董建国一听媳妇在家要做小生意,当时就急了,等一下班就跟着村里的马车连夜赶回来了,到家二话不说,把刘小兰就给骂了一顿,说董家的脸都要被她给丢光了,父亲又是村长,更不该做这些小商小贩的事。 不管刘小兰怎么解释,董建国都不听,直接找村里一个要好的抗着两袋子绿豆就过来了,打算把钱一收,天亮之前坐车赶回城里上班去,这才有了天没有亮就上门这一幕。 “噢,进来吧。”罗继军目光落到两袋绿豆上时,也猜到了些,又对一旁的小战士命令道,“你回去吧。” 小战士行了个军礼,迈着正步下楼。 董建国一身蓝卡其的衣着,跟本不像农村人,头发三七开,让他更多了一份**味,“罗营长,你看看,打扰了您休息,真是太对不住了。” “进来说吧。”罗继军一只手轻轻一提,就将一袋子绿豆提进了屋,转身又将另一袋也提了进来。 听到动静的张桂兰也起来了,看着两袋绿豆,在看看站在门口的陌生男人,大体也明白怎么回事了,转身进了屋,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叠的钱。 “多少钱?”都没有听对方解释。 董建国脸上的笑更深了,一副巴结相,搓着双手,“算上你说我们帮着收每斤多给我们的钱,总共四十七块五毛钱。” “这是五十,多的就给孩子买糖吧。”张桂兰眼皮都没有撂,直接抽了五张十块的递了过去,“天还太早,就不多留你了。” 下一句直接赶人。 董建国还想说些好话,想着日后有什么事能求着也不错,被直接送客还一脸的奉承,“是啊,改天嫂子去家里坐吧。” 又补充了一句,“罗营长也一起来吧。” 张桂兰淡淡一笑,正所谓买卖不在人义在,“行,有机会一定去。” 她可以理解,这个时候做个体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笑话,特别是在农村,那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所以董建国这么势力,张桂兰一点也不感到生气,人之长情,他家不做,总有人家会做的。 罗继军早在张桂兰拿钱的时候去屋里把军装穿上了,直接把董建国送出了军区大院才回来,他可没有想到媳妇手里有那么多的钱,得有一百多吧?难怪她会喜欢做生意,只是现在看来人家是不想合伙了。【对不起啊,胆囊炎弄得后背疼,很烦燥,躺了一天才起来,明天早点更,这几天我看看,到时给大家一个准信,天天几点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了,对不起,更晚了。】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下一篇   第三十七章: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