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做客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三十九章:做客

晚饭后,家里就来了几个客人,都是院里常见面的,张桂兰忙着招呼女客,罗继军带着男人们去了东屋,米兰身份虽然尴尬,此时也不好躲开,况且也没有躲的地方,张桂兰把人都招呼到了西屋。 其中一个张桂兰眼熟却不知道叫什么,只记得是上次那个拿着报纸问自己的人,紧挨着王丽坐着,江枝则抱着李军坐在**的另一边挨着米兰。 “嫂子快坐吧,可别把我们当客人,都楼上楼下住着的。”赵春梅一点也不见外,热络的叫张桂兰坐下。 张桂兰可没有被这突来的糖衣炮弹给蒙住了,坐着在**边坐下,“你们难得来一次,怎么也不能让你们连口水都喝不上,到时传出去岂不是显得我这个做嫂子的小气。” “嫂子雇人一天都给开五块钱,哪里还有人敢说你小气。”王丽快言快语。 张桂兰见江枝心虚的低下头,明白了几分,客套道,“五块钱是多,可也不是好挣的,你们也知道我做这些绿豆糕,看着轻松,可这要整天手不闲着,这量要是赶不了来,也不能给那么多。” 回来罗继军就说过被人眼上的事,眼下这就有人上门了,二句话不离五块钱,张桂兰也明白了几分,江枝性子弱,一定是被她们硬拉来的,所以才觉得对不起她吧? “看嫂子说的,在累还能累过下庄家地不成。”赵春梅将话给挽了回来,“上次嫂子念报纸时,就知道不是个普通的人,能自己想着做点营生,可给咱们女人争了口气。” 见她是个会说话的,张桂兰也不会伸手打人家的脸,“啥争不争气的,还不是想让这日子过的好些,看人家吃肉咱这不是也馋肉嘛。也就是咱们住在大院里的人觉悟高,不然这搞个体的走到哪都被人看不起被人指点。” 王丽又抢过话,“那有啥丢人的,这日子好坏只有自己知道,我就羡慕嫂子,要是我有嫂子一半也就知足了,我家宋庆都七岁了,都说半大的小子吃穷老子,可不就是这句话,别看他小,可一个人吃的顶我们两口子两人的份了,我家那口子一个月就三十多块钱,一分存不下都买米了,这钱还得算计着花,不然一个手大连饭都要吃不饱了。” 起止是她家,现在除了一些家势好的,几乎家家都这么过的,张桂兰没有问过罗继军家里有多少钱,可上一世的事她还记得,她花的钱有一多半都是罗继军借来的,这一世她没有和罗继军要钱,也知道罗继军没有几个钱。 要不是她现在自己想着办法挣钱,家里还不是跟他们一样天天吃粗粮,赶上节日了吃顿饺子。 “日子还不都是这样过的,我刚到这没几个月,男人哪里想着过日子的东西,秋天没有存菜,现在吃颗白菜都要去买,一颗分成两顿吃。”里面加了肉,张桂兰没有说。 王丽笑了笑,那神情似在说张桂兰哭穷,到是赵春梅爽朗道,“可不是这个理,像咱们这样有菜吃就不错了,城里大多人家这个时候哪里还有菜吃,多是苞米茬子就着咸菜。以前在老家没有随军时,日子可比这过的苦多了,一年几乎都是粗粮,现在隔几天能吃上顿细粮还有菜,这日子我就知足了。” “江妹子,听说你们山东都爱吃面食,多是吃馍馍,到这边吃的不习惯吧?”赵春梅很能带动气氛,拉着一直沉默不语的江枝说话。 江枝点头,“可不是,一直都吃馍馍,到这边开始的几天不习惯,现在好了。” 听这话就知道是个实诚的人。 “你们那边的人都会做煎饼,妹子要不也学学嫂子,弄些出去卖,在这边可新鲜呢,指定有人买。”王丽又来了一句。 江枝忙着说不行,那样子生怕说晚了一句就认证她心虚了一般,“俺家军儿离不开人,俺是个笨的,哪里会做生意,也不敢想啊。” “哟,听听这话,你说的这个军儿是孩子啊还是孩子他爹啊?”赵春梅笑着打趣。 王丽想到了些事,在一旁就跟着笑了起来。 江枝被这么一打趣,人都慌了,“是孩子,孩子是在老家出生的,俺婆婆公爹想儿子,名子跟取了跟他爹后面一样的军字。” 她这副样子,张桂兰看了想不多想都不可能了,特别是二个月前王丽跟她说的事,其实她也觉得奇怪,看着江枝是个腼腆的人,怎么在房事上叫的声音就那么大呢,弄得楼上楼下想装听不到都不可能。 米兰一直被人冷落在旁边,看众人都笑,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江枝一脸急于解释又害羞的样子,知道问题是出在她身上,心里好奇又知道不好当面打听出口,只能在一旁被无视,这种感觉让她心里发闷。 看着天色越发的晚了,赵春梅才起身说走,王丽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到最后也没有说什么,跟着赵春梅一起起身了。 到客厅时,赵春梅对东屋喊了一声,“老王,回家了。” 听到那边应了一声,随后就见几个男人走了出来,难得罗继军脸上都带着笑,王指导员更是哥俩好的拍罗继军的肩,“听说弟妹做的手擀面好吃,哪天咱们喝一口,也尝尝弟妹的手艺。” “行,等这周休班,都到我家来吃。”罗继军也爽快,把日子直接定下来了。 “这可说好了。”宋卫东生怕罗继军反悔,还在人里寻到张桂兰,“嫂子,那周六我们可就来你家吃了,别忘记带我们的饭。” “行啊,到时只管带着肚子来就行。”张桂兰笑着回道。 说起来她心里是真的高兴,上一世她懒,更是不喜欢做家务,罗继军叫几个战友到家里来吃饭,她就直摔东西,让罗继军很没有面子,那几个人虽没有说,可到底最后也没有再上过门。 重活一世,张桂兰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甚至更高兴有机会露一露厨艺,给罗继军挣几分面子,今天这么一说,张桂兰到想起了件事,上一世罗继军可不就是有几个外地的战友来了,退伍后回家家里也不好,想出去打工,路过这里时正好过来看罗继军。 日子张桂兰记不太清了,可好像也是初春的时候。 送走了走,都晚上八点多了,也该歇着了。 回到东屋,罗继军脱了外面的军装,挂到衣架上,“她们没跟你说雇工的事吧?” “王丽有意思要提,都被王指导员的妻子给堵回去了,一开始我就把话坦开了说,她也知道开口我也会拒绝,就没有提。”张桂兰铺**,“这周六除了他们三家,还有没有别人?我好看着做菜。” “把楼下的宗国两口子也叫来吧。”米兰的事,罗继军一直觉得欠杨宗国一个人情。 “行。” “这是十块钱,你看着弄些什么菜吧。”罗继军掏出十块钱放到了桌子上。 张桂兰铺好**,走过去把钱收好,“行,你就放心吧。” 张桂兰当然不差这十块钱,可这代表着罗继军男人尊严的事,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骨子根深蒂固的有着大男子主义的倔强,要是今天她不拿着这个钱,他一定觉得自己在吃软饭。 罗继军坐到**上,眼角扫了一眼被收起来的钱,莫名的松了口气。 楼上王百军家,刚一进屋,王丽的脸就沉了下来,见儿子迎过来也没有好气,“这么晚了还不过去睡觉。” 王朝平抬衣袖抹了把鼻涕,“妈妈,我饿了。” “才刚吃完饭多久就饿了,你饿死鬼拖气啊,快睡觉去。” 王百军脱着外衣,不满的打断她的话,“大晚上的你喊什么,闹得楼下楼下都听见也不觉得丢人。” “我怕什么丢人,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事没说,那还走这趟干什么?”王丽堵气往**上一坐。 王百军扯工衣领,“今天我跟你去坐客,可不是给你当说客去了,你们女人的事你们自己解决。你这女人也是眼皮子浅,平日里我就跟你说过好好跟院里的人来往,你就不听,现在现用现交赶趟吗?平日里只知道跟那些城里来的搅在一起。” “你还埋怨上我了?我今天眼皮浅,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你看看你,一个月才挣三十多块钱,人家一天雇工就五块钱,连个女人都比不过。” “人家也是女人,你也是女人,你怎么没比得过?只知道整日里的扯老婆闲,我告诉你,以后那些事非你离着远点,我能留在部队里不容易,你可别把人都给我得罪光了。”王百军也发了狠,上次的事都是自己媳妇传出来的,他还被叫到办公室里谈过话,想起来就丢人。 王丽一甩衣服,翻身背对着丈夫躺下,她巴结那些城里的家属,还不是希望将来有个升职什么的,能对自己男人有个帮助?她的一翻苦心他怎么就不懂呢。 【呜,谢谢丫头们的票票和打赏,爱你们】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上一篇   第三十八章:表态

下一篇   第四十章:扯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