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真面目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382章 真面目

要说这些年来,陈友长进的地方就是脸皮练得越来越厚,甚至耍无赖都学会了,在孙梅的面前,哪里刚开始还装文质彬彬的样子。 见孙梅气势汹汹的,陈友一点也不急,“我凭什么滚啊?这些年我没有挣钱,可是我卖身了啊?你舒服够了,现在想赶人了,天下可没有那么好的事情,你孙梅不是要面子吗?那咱们就到你现在上班的地方去评评理,看看大家怎么说。” 现在只要孙梅让陈友滚,陈友就要找孙梅的医院去闹。 孙梅早就受够了,“你去吧,抓紧的去,我现在是被聘请过来的,名声对我来说不重要,大不了再换一家,现在的我可不是当年那个任人宰割的了,你陈友离开了我只能要饭,就是要饭都吃不饱,还敢来威胁我,不要脸的东西,你快去吧,把我那个天天像受气一样的女儿也带走,这么大了,连个婆子也找不到,就等着当一辈子的老姑娘吧。” “呸,孙梅,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母女就给我女儿气受,你信不信把我惹急了我去告你,看你进不进大牢。”陈友说起自己的姑娘也是一肚子的气,现在被孙梅这样一提起来,气更不打一处来,“你要是真心待我,我又会这样对你?你想着给你女儿找一个好的,可是我的女儿呢?她就不是人了?这些年来家里的活哪一样不是她干的,你的女儿上学,我的女儿只能在家里当下人,好吃的可着你们,她拣剩下的,你在看看穿的?你女儿是个城里人,可是我女儿穿的跟农村出来的一样,这些都摆在明面上,不用找孩子来对质吧?” 被陈友一件件挑出来指责。孙梅一点也不心虚,“哟,还想跟我女儿一样,我女儿的亲爹年年给拿钱。你也是当爹的,你看不得女儿受苦,你也给拿钱买啊。学习是你女儿自己不争气,次次考倒数,自己考不上赖得了谁?陈友,你少拿这些来说我,你一个当亲爹的都没有照顾好女儿,凭什么让我这个搭伙跟人过日子,还供你们父女猎喝的人捞下一堆的埋怨,我就是养条狗养这么些年。见着我也得摇摇尾巴,你连狗都不如。” 两人越说越难听,不过对于这个家来说,这已经是常事了。 屋里面,孙米粒看着陈丹。一脸的嘲弄,“你天天跟你爸打小报告,怎么不让你爸长点脸,别靠女人养着啊,那么有志气,还天天靠一个女人养活,真是不要脸。” 陈丹低着头。拧着衣角也不说话。 打小到这个家里之后,先开始她还反驳过,后果就是一天没有饭吃,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她的日子更难熬,慢慢的她学会了沉默。被打被骂也不出声,日子才慢慢的好过了。 见她这样,今天孙米粒特别的不顺眼,想到罗爱军还很关心的问过陈丹怎么穿的这样,孙米粒就忍不住嫉妒。“还有你,不是给你衣服了吗?怎么不拿出来穿?弄的好像我和我妈天天虐待你一样,跟我一起出去也丢人现眼,害得我和我妈被人指点,弄的我们天天白养活你们,还是个恶人。” 与在外人面前的温柔似水的样子比起来,此时的孙米粒面目狰狞,与在外面跟陈友吵架的孙梅还真是很像,母女俩个一个在外吵,一个在屋里骂,直到骂累了,才停了下来。 孙梅带着女儿出去吃了,留下陈友生着闷气坐在床上骂,陈丹不敢出声,躲在院子里,饿了也不敢吱声。 在酒店里,孙梅母女的气也不顺,隔壁桌坐着的酗,总是挑逗孙米粒,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穿的吊儿郎当的,孙梅气得大骂,可到底现在的小年轻厉害,她几句就被人骂得落了下峰。 正当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男子走了进来,看到小年伙破口大骂,小年伙到是不说话了,孙梅打量着进来的中年男子,认了好一会儿,才不确认的叫了对方的名子。 “董建国?” 孙梅的声音一落,还在骂人的中年男子才看向孙梅,“你是谁?” 董建国当然不认识孙梅,可是孙梅在张桂兰开的那个衣店外面可看到过董建国好几次,他每次去找刘小兰闹,孙梅都会躲在对面的店里看热闹,直到店关门了。 “你是刘小兰的丈夫吧?” 一听是认识刘小兰的,董建国的脸色不好看了,“跟我提那个烂女人干什么?和别的男人合伙欺负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么狠恶的女人我可不认识。” “爸,你既然知道她狠恶,干啥还让我回她那里去?”开口的正是刚刚挑逗孙米粒的酗,董建国与刘小兰的儿子董狗剩。 小的时候就一直没有取名子,想着取个好的,结果董建国和刘小兰就出了事,然后这名子也就没有取,就一直叫小名了,在农村里为了让孩子不生裁养火,都取一个贱名。 董狗剩的名子就是这么来的。 “我让你回去,当然是去吃她的喝她的,凭什么要便宜了她?”董建国嘲弄的扯着儿子往外走。 董狗剩挣扎着,“她现在可是有钱人了,又有厂子里的分成,大小也是个老板了,我就是吃成猪也吃不穷她,我不去,整日里受她管着,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在家里憋着,吃饱了又如何?一点也不快活。” “不快活也得回去,去那里恶他们一家人。”董建国就是不想便宜了刘小兰。 当年苏苗与胡有国乱搞男女关系被抓起来之后,都没有钱去抽人,两人就在那里面蹲了三个月,出来之后,胡有国离婚了,苏苗就跟胡有国过上了,董建国得不到刘小兰,还想着苏苗会回来,哪成想苏苗宁愿与胡有国在一起,也不跟自己过了。 董建国在村子里面坏了名声,哪里有人肯有人嫁给他,这些年就一直打光棍,手里有几个钱了,就跟村里的寡妇在一起过两天,没有钱了就又让寡妇赶出来。 就一直这样混到今天,董家的老人早就没有了,现在只有董建国一个了,好在两个老人死之前用话把董狗剩给骗的与刘小兰隔了心,董建国这才没有成为孤家寡人。 父子俩拉拉扯扯的走了,孙米粒才好奇的问是谁,孙梅跟本就没有看得起过董建国,自然是把当年的事情夸大的学了一遍,孙米粒冷嘲的勾勾嘴,一脸的厌恶。 母女俩个吃饱了,也不急着回家,到是去街里逛了起来,特别是在品牌装的前面,看着上面的价位,孙米粒咬了咬唇,家里虽然过的不穷,可是这样的衣服却是跟本买不起。 “走吧,以后想买多少都买得起。”孙梅到是一点也不介意。 孙米粒也点点头,可是当看到在里面换衣服的人时,拉住了母亲,往里面扬了扬下巴,孙梅待看到里面的三个人之后,冷笑一声,拉着孙米粒走了过去。 “同样是做父亲,对女儿也该一视同仁吧?米粒长这么大,还没有穿过贵衣服呢?今天遇到你给妹妹买,她这个当姐姐的也不能少吧?” 孙梅的话音刚落,孙米粒骇然的低呼出声,“妈,你在说什么?什么父亲什么妹妹?我怎么不懂?” 特别是对面的徐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孙米粒她是认识的,可是孙米粒母亲的话她却听不明白,回头看向父母,发现父母的脸早就黑了。 “喜欢就去挑一身吧。”开口的是徐虎。 并没有想像中的争吵,只是谈谈的一句话,却让孙梅觉得自己败了。 还有赵雪像只骄傲的孔雀站在一旁的样子,也让她很堵的慌,却不肯服输,扯过女儿,“米粒,这是你爸爸,你的亲爸爸,你不是一直问你的爸爸是什么样吗?” “妈,你别瞎说,我和徐敏是好朋友,你这样说她该误会我了。”孙米粒咬着唇,一直往后面躲。 看上去,孙米粒就像一个受委屈又不敢反抗母亲的孩子,挺可怜的。 徐虎阴着脸,“孙梅,你不是说让孩子买衣服吗?那就去挑一身,我也没有说不让,你现在当着外人的面扯这些做什么?这些年来我也做了父亲该尽的责任,你做出这副像我欠了你们母女的样子也没有必要,大家是什么人,心里都清楚。” 不喜孙梅,徐虎却多看了孙米粒一眼,到底是自己的女儿,眉宇之间很像自己,只是这柔弱的样了,到让他不喜欢,总会让人不知不觉的想起当年的孙梅。 徐敏的脸白了,“爸爸、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是爸爸的女儿?” 一直被家里人保护的徐敏,被眼前的情况给打击到了,整个人都傻了,问完之后就委屈的哭了起来,赵雪心疼的将女儿搂在怀里安慰,冷眼看向孙梅母女。 孙米粒也掉起了泪,“徐敏,你别听我妈乱说,咱们永远是好朋友,我没有爸爸,所以你爸爸也不会是我爸爸,你不要伤心了。” ps: 哎妈,要了命了一天四更,今天的总算写完了,写新文去啊,八八新文《恶女从良》大家多多支持啊 (

上一篇   第381章 懊悔

下一篇   第383章 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