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谋生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383章 谋生

孙米粒的体贴并没有换来徐敏的笑脸,徐敏手里正拿着一件试过的衣服,原本是要换包的,往日里羡慕孙米粒的温柔,此时只觉得刺眼,用力的把衣服甩到孙米粒的脸上,哭着跑开了。 赵雪没有急着追女儿,冷眼看着孙梅,“这些年来徐虎挣的钱一大半都给了你们母女,你现在弄出一副受苦的样子,做给谁看呢?要怪只怪你自己不会理财,把养孩子的钱都拿去养男人了,养别人的孩子了,果然还和当年一样,脸皮厚的一点也没有变。” 孙梅搬回本市,赵雪岂能一点也不打听,况且这些年来孙梅一直与陈友在一起过,还有陈友家的孩子,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孙梅竟然让孙米粒早早的接触了自己家的徐敏,好在今天知道了,不然孙米粒坏一下徐敏,都只能受着。 赵雪后怕,恨意的瞪了孙梅一眼,转身走了,跟本没有叫徐虎。 看到赵雪高傲的样,孙梅冷嘲的撇撇嘴,当年被她当成小丑一样耍,现在傲气起来了,还不是捡了自己不要的男人,有什么可得意的。 徐虎不悦的看着孙梅,“如果你搬回来只是为了让大家不痛快,我还是有能力再让你搬走,你自己看着办吧。” 又看向孙米粒,“我与你妈的事情,我不知道你妈是怎么跟你说的,我只能告诉你,我已经尽到了一个做父亲该做的,以后不要与徐敏联系,对你们都好。” 说完并不急着走,等着孙米粒的答复。 孙米粒咬紧下唇,“我……我不知道她是我的妹妹,真的不是有意去接近她,以后我不会再与她来往。” “徐虎,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些年来没有看过孩子,第一次见到孩子竟然就是说这些。跟赵雪在一起呆的,让你变得这么狠心。” “无理取闹。”徐虎早就领教过孙梅这样子,懒得与她多说,转身大步离开。 售货员一直在旁边看着。见不吵了,才上前来问,“要买衣服吗?” “不买。”孙梅怒气冲冲的回了一句走了。 孙米粒跟了上去,还能听到身后售货员的骂声,脸也涨得红成一片。 直到没有人的地方,孙米粒才叫住母亲,一脸的不高兴,“妈,你看看你,非要弄的像仇人一样。现在他一定更不喜欢我了。我到是无所谓,可是妈要是觉得这样对你有帮助就这样闹吧。” 孙梅被女儿这么一训,才息下火气,“我到也想好好的,可是看他们在一起就有气。赵雪她算是个什么东西?以前还不得巴结着我?” “妈,以前是以前,现在你让赵雪巴结你可能吗?”孙米粒暗想难怪母亲当年会输,一点也沉不住气,“你现在这样一弄,原来我可以借机会接近徐家,然后利用徐家与罗家更近一步。结果现在好了,你一闹,徐家哪里会喜欢我?现在都让我离着徐敏远点,好机会就这么失去了。” 孙米粒到没有因为不被父亲喜欢而伤心,到是觉得这么好的机会没了,怪可惜的。 孙梅听女儿的分析也不出声了。孙米粒走过去捥过母亲的胳膊,“算了,就是不靠徐家,就凭着你女儿的魅力,不信拿不下罗家的儿子。” “这才是妈的亲闺女。”孙梅才展开笑颜。 母女俩个回到家的时候。一起回了孙梅住的屋,原本孙梅与陈友住的屋,陈友住着,到是陈丹没有地方可住了,只能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将就了一晚上。 第二天陈丹就被孙梅赶出去找工作,连饭也没来得急吃上一口,陈丹初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又畏畏缩缩的,就是有招工的地方,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不愿意用。 又两天没有吃东西,陈丹整人个也没有精神,蹲在街边上不动,穿着农村人现在都不爱穿的土气衣服,又无精打采的,被人误会成要饭的,看着有人往自己面前丢钱,陈丹抿着唇低头哭了起来。 徐敏心情不好,打那天跑开之后,就一直也没有回家,一个人在街上逛,就看到了被人当成要饭的陈丹,想到孙米粒就有些不喜,转念又想陈丹与孙米粒不是新姐妹,才又靠上前去。 “你怎么了?怎么在这里要上饭了?”徐敏心下还是有一丝的幸灾乐祸的。 陈丹抬起头,认出是徐敏,才吸了吸鼻子,站起身要走,徐敏拉住她,一边捡起地上的钱,塞到她手里,“要饭虽然丢人,可是出卖的是自己的力气,就不丢人了,这是三十多块钱呢,拿着吧,毕竟是好心人给你的。” 看着怀里的一大把零钱,陈丹咬紧了唇,犹豫了。 徐敏看她这样,靠上前又问,“是不是孙米粒和她妈总虐待你啊?你看看孙米粒穿的,你在看看你,当时我就觉得奇怪,明明是姐妹怎么一个像从农村出来的,一个像城里人,再说现在农村人像你这样的也少,除非是那种深山里屯子出来的,原来你们不是亲姐妹,这就对了,不然怎么会差距这么大。哼,一看孙米粒跟她妈就不是什么好人,从对你的事情上就看得出来。” 先前徐敏与孙米粒很好,陈丹见到徐敏也不敢说话,生怕徐敏会告诉孙米粒,现在听到的都是为自己报不平,心才安稳下来,偷偷打量着徐敏。 徐敏的心情不好,见陈丹受气的样子,心里更烦,却也升起了一抹同情,“你刚刚怎么一直在哭?” “我在找工作。”这回陈丹才开口,“可是没有人用我,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两天没吃饭?”徐敏大为惊呀,“怎么回事?你细和我说说,走,我带你吃东西去。” 在去饭店的路上,陈丹就把家里吵架和自己在家里过的日子大体了说了一下,徐敏大为惊呀,她也听妈妈说过陈丹的父亲并不是个什么好人,所以对陈丹也有抵触,可是现在看到陈丹这样。又觉得她挺可怜,没有妈妈,爸爸也是个不负责任的。 等到了饭店,徐敏点了两个菜。陈丹一口气吃了三大碗饭,两盘菜吃的一点也没有剩下,等落了筷子才不好意思的道了谢。 徐敏摇了摇头,“我从来不知道现在这个社会还有吃不饱饭的,你可真可怜。” 到不是嘲弄对方,徐敏是个直性子,一般的时候想到什么便说什么。 陈丹也不在意,羞浪的笑了笑,“我这么大了,该找工作养自己了。也不怪他们会不喜欢我,这么大了,什么也干不了。” 徐敏皱了皱眉头,“罗姨的厂子到是招工,就是罗爱军的妈妈。不过我听我妈说你爸当初和罗姨还有矛盾,可惜了,不然你可以去厂子里工作,那里还有宿舍呢,还有食堂,伙食很好,爱军他们没有走的时候。我们也总过去吃饭。” 陈丹听了很是羡慕,“是什么厂子?” “服装厂啊。”徐敏到没有多想。 又说了一会儿话,才跟陈丹分开。 陈丹一个人站在街上,想着徐敏说的话,咬了咬牙一路打听往服装厂走,待看到若大的厂房的时候。眼睛都亮了,可惜到了门卫的时候就被拦了下来。 “我想应聘,只要乖供住就行,我可以不要工资。”想着在家里过的日子,陈丹苦苦哀求门卫。 守门的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看陈丹也可怜,到也没有强行的将她赶走,还好心的让她等等,一边给厂子人事部打了电话。 刘小兰得了信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跪在厂子门口的人,“好好的怎么跪着了?快把人扶起来。” 陈丹不啃起来,“我爸不管我,后妈又不给我吃饱饭,连住的地方也没有了,求求你们收留我吧。” 一边用力的磕头,刘小兰也是苦命的人,听她这样,忙将人扶住,“我们厂子是缺人,你有什么话起来好好说。” 陈丹才听话的站起来,“我爸叫陈友,听说他跟你们厂子的老板娘有过结,可是我跟我爸不一样,我什么不事也不做,只要给我碗饭吃就行,有住的地方,不开支也行。” 听着眼前的女子颠三倒四的说的话,再听到陈友,刘小兰隐隐知道眼前的女孩是谁了,“这样吧,你先到门卫这里呆会,我去打个电话,你要进来上班,也得跟厂长说一下。” 刘小兰走到外面用手机给张桂兰打了电话,张桂兰听了始末后,沉默了一会儿,“按正常的招工走吧,让人平日里盯着她点,观察一下她,要是有什么问题再赶出去。” 刘小兰笑着应下,收起电话才去跟陈丹说话。 “你来我们厂子里上班,也不会让你白干活,你的工资和其他人一样,包吃住,不过厂子里也有规矩,我一会儿让人给你讲讲,你要不要回家跟家人说一声?”最后一句,刘小兰也有试探之意。 “不用,我丢了他们才高兴呢,终于不用浪费口粮了。”陈丹找到了地方,别提多高兴了。 刘小兰这才叫人来带着陈丹去宿舍,听说她连被子都没有,又让人给她买了回来,只说从工资里会扣掉,陈丹就在厂子里落下脚来。 ps: 有些读者说八八在拖文,可是我上来没有故事就噼里啪啦的一顿虐,然后把人都处理掉,文却一点故事也没有,因虐而虐,我不觉得那样好啊,而且也没有必要拖文,我要是现在就这样结了,一定会骂我烂尾啊,所以我想把尾好好收住,而不是烂尾。大家多多投给八八粉红票啊,还有八八的新文《恶女从良》族中姐妹,费心费力帮她出谋划策,她以为是真心待她,不过是一步步将她推进恶女的深渊,毁掉她的名声,成了勋贵世家眼里的恶女。 重生回到开始,她要改过自新,报复贤淑两手抓。 任她如何贤淑,恶名仍与厩的恶少们并肩而立,元喜抚额感叹:闺秀难为啊。 恶女从良。 推朋友文《家禾》大婚之日惨死,睁开眼,竟发现自己重生成前世的闺中密友。 面对无法回归本体的无奈和即将走向衰亡的家族厄运,文家禾决定既来之则安之,好好经营方是上策。 简言之,就是女**丝重生为伪白富美的奋斗史! (

上一篇   第382章 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