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扯开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四十章:扯开

这天一大早上,罗继军并没有去队,难得在家里一起用了早饭,酸菜汤放点辣椒油,主食是张桂兰起早弄的油饼,放的油很少,泡在酸菜汤里即不油腻口感也不发干。 饭桌上也简单,一小花盆的酸菜汤,一盘子的油饼,还有一碗泡菜,米兰嘴上慢慢的吃着,心思却不知飘到了哪里,她承认张桂兰做的饭菜好吃,明明很平常的东西,到了她手里做出来的味道就是不一样,到这里住着也有些天了,几乎每顿饭都没有重过样,哪怕是一样的东西,张桂兰总会换着花样做,让人也吃不溺。 在农村时一年也吃不上一顿面,可到了这里,几乎隔几天就吃上一顿,早上更是顿顿包子,想到自己要是不来城里,在乡下过苦日子,米兰的心就不舒服起来,如果嫁过来的是她,那么现在的好生活就是属于她的。 罗继军第一个落筷,像唠家常一样跟张桂兰说话,“今天我跟队里请了假,米兰要搬过去自己住,我过去看看。” “好,看着缺什么你就帮着添一下,她一个人在这里也不容易。”张桂兰小口的吃着泡好的油饼,心里也暖暖的。 相处下来,罗继军并不是个拒人千里之外的人,他不会甜言蜜语,可关心你时都用行动来证明,今天他能当着米兰的面这样跟张桂兰交待,足以证明在他的心里是把张桂兰当成妻子来对待的。 罗继军这几天也被妻子的话点醒了,他不能总这样拖着与米兰之间的关系,对妻子不公平,对米兰影响也不好,况且打他结婚后,就没有过旁的想法,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突然选择这种方式报恩,又断了与米兰的情,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妻子,归队之后就一直在躲避这个问题,直到家里出现了矛盾,申请妻子随军,两个人突然在一起,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去接触,也带着一抹打量的目光观察着妻子,才发现那个被传出恶名的妻子并不是传说中那样,越关注下去越让他移不开眼。 “不用,继军在部队,怎么能随意请假,况且我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等周末了我得了空再过来,这样你们总该放心了吧。”米兰笑着拒绝。 “就这么定了。”罗继军起身离开桌子,去了东屋。 张桂兰讥笑的撇了米兰一眼,一边热络道,“你在这城里就自己一个人,周末没有地方去就过来坐吧,只把这里当成亲戚走就行,一个村里长大的,你还说这些外道的话。” 米兰差点咬到舌头,“这些日子已经够麻烦你们了,我要真把自己当外人也不敢过来麻烦你们。” 张桂兰笑了笑,“这就好,没把自己当外人就行,过些日子我和继军要回村里,你有没有啥话带给家里?” “回村里?干爹干娘病了吗?”米兰一听就忙开口问。 张桂兰可不管她是真关心还是假关心,“我出来也这么久了,家里只有爸妈在,一直不放心,继军说到时休假跟我一起回去,你也知道我们结婚第二天他就赶回队里来了,也没有好好到我家吃顿饭。” 至于干爹干娘这四个字,张桂兰直接给忽视掉了,上一世她跟罗继军闹了离婚之后,一直没有回过村里,可也隐隐听说米兰认了罗继军的爸妈当干亲,不想原来是在没有进城之前就认下了,想到婆婆看自己时厌恶的眼神,张桂兰就一阵心烦。 重活一世,她仍旧不待见婆婆,看来这个是改不了了。 不过只要罗继军对自己好就行了。 一顿饭吃完,米兰也没有说要给家里捎什么话,张桂兰送着罗继军出门,罗继军没急着下楼,回头看着张桂兰欲言又止的样子,张桂兰等着他开口,到最后罗继军只点点头就转身下楼了,到底要说什么张桂兰也没有猜到。 罗继军提着包跟着米兰等客车,大院里的一看也猜到可能是送米兰走,也没有人多问,只跟罗继军谈部队里的事情,部队里要选几个人去学校学习,这事前阵子就一直在传,现在已经是定下来的事情了,只是人选一直没有确定。 去军校学习是深造,这样的机会难得,大家都想去,可名额只有那么几个,一些人知道也轮不到自己身上,到也不急了。 下了车罗继军跟着米兰先去单位请了假,这才提着包去了米兰租住的地方,与米兰上班的地方只隔了两道街,到是很近,是集体住的楼房,各家做饭都在楼道里。 屋子也不大,只室一厅一卫,不过米兰一个人住足够了。 “被褥要重新买,看看还少什么一起都买了吧。”罗继军进屋只打量了一眼,放下包就出来了。 米兰紧跟着出来,“这些我自己弄就行了,折腾了一大早上,进屋坐会吧。” “直接上街吧。”罗继军没有挑破米兰心里的小伎俩,眉头却紧皱了起来。 米兰还想尽力一博,一脸的委屈,“继军,你就这么怕我吗?连进屋喝口水都不愿意吗?我又不是豺狼虎豹,有那么吓人吗?” “米兰,你觉得咱们两个孤男寡女的呆在一个屋里好吗?让别人看到了怎么想?”罗继军语气严肃,配上一身的军装,整个人散发着说不出来凛然来。 “咱们光明磊落的,别人爱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总不能为别人活着。”米兰心虚的避开射过来的目光。 有那么一刻,她觉得心事被看穿了。 “胡闹,你这是什么想法?”罗继军的声音突然厉了起来,双后背在身后,训米兰就像在训自己的那些兵,“你还是个清白的姑娘,怎么自己不注重自己的名声?你这样不知深浅,还不如留在村里找个好人家嫁了,也省着让你父母操心。” 米兰又羞愧的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头沉得抬不起头,委屈道,“要不是你突然退亲,我也不会这样。在说我咋让你进屋坐会就不知深浅了?” 说到这,米兰底气又足了,猛的抬起头瞪了过去,“张桂兰到底哪里好?当初你明明可以拒绝她家里,干啥还应下?咋就没有想过我怎么办?” 罗继军一直觉得对不起米兰,所以米兰来找到他,他尽可能的去帮她,哪怕是到处求人,此时米兰的指责他也接受,可并不代表着他就一定要跟着米兰胡闹。 “你今年才二十,在城里都二十三四才嫁人,并不晚。你现在工作也稳定,一年后转正,找户好人家很容易,比我好的人也更多,你何苦一直纠着过去的事不忘?难道你让我离婚娶你?你不用在多想,这跟本就不可能。”罗继军犀利的回绝了她,“我看你也没有心情去买东西,那你自己抽时间去买吧。” 语罢,罗继军转身大步离开。 好在这个时候是上班的时间,左右邻居并没有人,两个人的话也没有人听到。 罗继军大步下了二楼,直接往市中心走去,米兰站在二楼看着人影慢慢消失,才失魂落魄的回了屋,原来继军早就看穿了她的想法,却一直装假不知道,她真悔啊,今天把事情给扯开了,以后要怎么再面对继军啊? 那可是她爱的男人啊。 罗继军去了供销大楼,最后买了一条红色的纱巾,花了五块钱让人包了起来,他没有等客车,从市里走到家,只用了近一个小时。 张桂兰看着进屋的人还一愣,“米兰那里安排好了?” “给你买的。”罗继军将外套脱下后,从东屋走出来,手里拿着买的纱巾。 张桂兰正在洗被子,看着递到眼前的东西愣了愣,双手往身上的围裙上擦了擦接过来,“这得挺贵吧?” 大红色的纱巾现在最流行,多会搭配围在脖子上,放在衣服里面,配灰色或蓝色的列宁装都好看,张桂兰上一世就喜欢,自己也买了两条,只是重活一世,她现在也多不注重这些了,也就没有往上想。 “你周六不是过生日吗?今天正好上街,就提前给你买了回来,也不知道合不合适,你自己试试。”罗继军说没说完,人转身又回了东屋。 张桂兰知道他这是害羞了,不善表达,做到这样也不错了,更重要的是她自己都不记得生日了,他竟然记得,纱巾握在手里,软软的,更软了张桂兰的心,更加坚定了心里的想法,这一世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幸福。 【其实八八上传时都检查过一次错别字了,没有料到、、感谢大家帮找茬,现在改过来了,有不对的地方再找啊】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上一篇   第三十九章: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