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陈友出事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399章 陈友出事

李阿妹嫁给田帅之后,日子过的一直很不错,家里都是她在张罗,田帅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两人周末有空了就到罗家坐坐,有亲戚走动,张桂兰也觉得挺好的。 闺闺现在已经十一个月了,正是夏天,已学着走路了,可惜生下来就是奶秃,只有头顶有几根头发,快顶上三毛了,眼睛闪闪有神,睡醒了睁开眼睛就笑,罗继军天天喜欢的不撒手,张桂兰看了都吃起醋来。 “你怀孕了别走远了,只在你们院里走就行,前三个月可是最重要的时候,千万别累到了,家里有什么重活,等田帅回来弄。”李阿妹也怀孕了,才一个多月,身边没有老人,张桂兰嘱咐她。 李阿妹的脸红红的,“田帅说把我妈接来,让她帮我做饭,不让我干,只让我躺着。” “这也有,有个人陪你,也不会无聊。”张桂兰是过来人,当初她怀孕就把自己妈接到身边了。 见舅妈提到母亲没有不高兴,李阿妹才放心的笑了,中午没等吃饭呢,田帅来接人了,张桂兰留了人在家里吃饭,田帅长的也挺精神,闺闺一看到,坐在对面的餐椅上就对着田帅一直的吧嗒嘴飞吻,一连弄了十多个,这可把众人给笑坏了。 等人走了,罗继军一脸严肃的把女儿摆坐在自己的面前,“闺闺,你是女孩子,可要注意举指,不能随意对人飞吻,只能给爸爸和妈妈,知道吗?” 闺闺眨着眼睛,只歪着头笑,嘴角还流着口水。 看着就知道她根本没有听明白,可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你,特别的认真,又像听懂的样子,不过闺闺有一个好习惯。就是你跟她说什么,她都点头。 所以罗继军说完后,闺闺就点了点下巴。 罗继军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向张桂兰示威道。“你看看,她听得懂。” 然后就见闺闺坐在那又是点头。 张桂兰忍不住喷笑出声。 家里的气愤正好,电话突然响起,张桂兰过去接起电话,眉头也慢慢的拧了起来,“我们现在就过去。” 撂了电话就一脸浓色的到了罗继军的身边,“阿妹流产了,在医院呢,咱们现在过去吧。” “这才把人送走,怎么好好的就流产了?”罗继军也是一愣。 张桂兰找衣服给孩子穿上。头也没有抬的回道,“路上遇到了陈友,也不知道陈友是怎么知道阿妹是海英的女儿,就上前去争论,错手把阿妹给推倒了。” 事情到底怎么样。电话里田帅也没有细说,只能到了医院再说。 夫妻两带着孩子往医院赶,到了的时候,李阿妹已经被转到了病房,正哭着,见到张桂兰的时候,哭的更凶了。“他是哪里跳出来的,我也不认识,他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妈是个荡妇,我回了他一句疯子,他就上前来打人,田帅等发现他要动手就晚了。” 想到好好的孩子就这样没了。李阿妹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 罗继军怀里抱着闺闺,闺闺到是没有害怕,好奇的眨着眼睛看着大哭的李阿妹。 田帅一脸的愧疚,“都怪我没有护住你,孩子会有你。你现在别哭,把身子先养好了。” 看田帅这样,张桂兰很满意,才去劝道,“田帅说的对,孩子还会有,到是你要把身子先养好了,剩下的事让你舅舅处理就行了。” 到底是一个孩子,张桂兰也挺气愤的。 不说旁的,李阿妹什么也没有做过,陈友就将火气撒到对方的身上,跟本就是找着人欺负呢。 “人呢?”罗继军问的是陈友。 “报警了,人在公安局。”田帅马上站直了身子回道。 哪怕罗继军不是军工了,田帅还是像以前一样害怕。 罗继军点点头,“你在这里陪着阿妹,我们过去处理。” 田帅道了谢,把人送出病房才折回来。 只有两个人了,李阿妹愧疚的哭道,“这事都是因为我妈妈才引起的,你心里别怪我妈,我妈也够命苦的,当年不管我妈做错了什么,可她到底是我妈,生我养我。” “你这个傻丫头,就因为这个哭吗?”田帅心疼的擦掉她的泪,“我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再说这事也不怪你妈,是咱们自己不小心。说起来到是我的责任大,我还是个军人呢,看着自己的媳妇在自己的面前出事,我更不配当个男人。” 一辈子遇到一个这样的男人,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李阿妹吸吸鼻了,“田帅,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跟你过日子。” “当然了,而且还要给我生孩子呢。”两人相视而笑。 医院这边,田帅把人劝好了。 罗继军夫妻才开车到了公安局,军警不离家,罗继军也都算是认识,说了来意之后,就被人带到去见陈友了,陈友看着很憔悴,人也蔫了。 特别是看到罗继军的时候,缩了缩脖子。 “陈友,有二十年不见了,你和海英的事当年本就是你的错,海英也没有对不起你,你今天却把海英女儿打流产了,你们之间的恨有那么重吗?”罗继军点燃了一吸烟,慢慢的吸了起来。 张桂兰抱着孩子在外面,跟本没有进去。 陈友此时已冷静下来,眼里还带着一抹的恨意,“这事要怪都怪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得罪了孙家,孙梅又怎么会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来,我这一辈子又怎么会这样?现在连自己的女儿都弄丢了,不是你们的错又是谁的错?我这辈子要是没有遇到罗海英,一定还是个老师,可是你看看我现在,就是一个要饭的。” 原来徐凤从大牢里出来了,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陈友赶了出去,赶陈友的时候还说出了当年的内情,什么孙梅看上陈友,不过是利用陈友给罗继军添堵罢了。净身出户,一分钱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陈友只觉得天都塌了下来。 临走的时候就听到孙梅嘲弄他。要真想报仇就去找罗海英,可惜罗海英现在过的好,女儿嫁了一个连长,每天都出入大院。 在极端的想法下,陈友这才冲到大院来,正好听到田帅和李阿妹的对话,听到李阿妹叫罗继军为舅舅,陈友就肯定了李阿妹的身份,这才上前去争吵,就有了李阿妹流产的事情。 其实一切也不过是孙家母女的挑拨。陈友才做出这些事情,等被带到公安局,冷静下来之后,他也后悔了。 “你总怪是因为我们,那有没有想过是你自己行为不端。若是形得正,又岂会被孙梅利用?”罗继军最看不起这样的男人。 把过错都推到别人的身上去。 陈友低头不语。 这时就听到门口传来一声叫唤,“爸。” 正是被张桂兰打电话叫来的陈丹。 见到失踪的女儿,陈友激动的站起来,“小丹,你从哪里来的?怎么知道我在这?” “爸,我在张总的服装厂上班。每个月都有挣二千多,爸,我能养活你,你为什么要那样做?这些年来你还看不明白吗?孙家人根本不拿咱们父女当人,哪怕真心的对他们,换来的也是他们的冷漠。”陈丹在厂子里上班后。慢慢性子也放开了,现在已经当上了小组长,“爸,你总想着过去的不如意,不管怎么样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当初没有人逼你,现在你也不能怨别人。你看看,张总就没有因为我是爸的女儿而不让我进厂子,我现在当上了小组长,爸,等我在厂里工作五年,厂里就给分房了,我只需要每个月交二百块钱,十年后房子就是咱们自己的了,咱们再也不用借住在别人家了。” 对未来,陈丹充满了希望。 陈友没有料到会是这样,错愕的看着罗继军夫妻,惭愧的捂着脸哭了起来,“我混蛋啊。” 陈丹也哭了,随后转身去张桂兰那里求情,“张总,你放过我爸吧,我爸真不是故意的,他虽然不好,可是他胆子小,不敢做出杀人的事情。” 张桂兰不好做主,看向罗继军。 罗继军叹了口气,“到底当年也是海英有些错,这次就算了,只希望你能真心改过。” 话音刚落,陈丹就跪到了地上,“谢谢。” 连磕了三个头。 见平日里自己不待见的女儿,为了自己给别人吓跪,陈友连往自己的脸上甩巴掌,“我不是个好父亲啊。” 却没有料到,最后帮了自己的,却是这个平日里自己打骂的女儿。 从大牢里出来后,张桂兰有些担心,“这样决定,阿妹那里不会生气吧?” “放心吧,她不像她母亲,知道我的用意,到底得做个了结,吃亏是福,只希望这次吃亏能换来以的的安宁。” 张桂兰听了没有再多问,二人去医院把事情跟李阿妹说了,真跟罗继军预料的一样,李阿妹并没有怪罗继军这样决定,到也默认的算是为母亲了结上辈子的恩怨了。 可等罗海英来了之后,却不干了,非要找陈友去理论,更吵着要把人送到大牢里去,一边自责。 ps: 八八新文《恶女从良》族中姐妹,费心费力帮她出谋划策,她以为是真心待她,不过是一步步将她推进恶女的深渊,毁掉她的名声,成了勋贵世家眼里的恶女。 重生回到开始,她要改过自新,报复贤淑两手抓。 任她如何贤淑,恶名仍与厩的恶少们并肩而立,元喜抚额感叹:闺秀难为啊。 恶女从良。 (

上一篇   第398章 胡家父女

下一篇   第400章 陈友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