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别扭的男人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四十一章:别扭的男人

米兰一走,西屋也空了出来,张桂兰把被单被罩又重新穿了一次凉起来,被子则叠好放到了柜子里,从东屋把自己的抱了回来。 换上新的被单,张桂兰心里还是看着这屋子不舒服,知道是自己那一点点的小洁癖在作祟,现在家里的条件跟本没有能力让她把**也一起换了,况且有能力换,罗继军那边她也不好解释。 这阵子跟罗继军住在一个屋,张桂兰以为第一晚罗继军不好走,后来会找借口住在陪队里,可他却每天都按时回来,甚至两人也从开始的尴尬到后来像老夫老妻一样,也没有了之前的尴尬。 搬回了西屋,张桂兰也没有多想,罗继军一大早就去队里了,张桂兰刚把屋子收拾好,刘小兰就来了,张桂兰又去把江枝叫了过来。 三个人一起忙着,边说话边干活到也不觉得累,中午的时候,几个人就吃着绿豆糕垫肚子,张桂兰冲了红糖水给她们,自己则喝了白开水,不是舍不得红糖,是她不喜欢吃甜的,就是糕点这些她也不爱吃。 垫过肚子之后,江枝哄李军睡觉,张桂兰和刘小兰先干,李军睡后直接放到了西屋,三个人忙到了快天黑,看着还剩下一盆多的绿豆面,张桂兰说留着做油炒面,做好的绿豆糕装了几大竹筐,刘小兰都犯愁了。 “这得什么时候能卖完啊?” 张桂兰从西屋掏了钱出来,两张五块的递给刘小兰,“咱们做着都不犯愁,卖还怕啥。这工钱你拿着,眼看着天就黑了,我也不留你吃晚饭了。” 刘小兰抽回两张递回去,“张姐,我不能要这么多,原本就是想过来帮你的,可我知道你这人要是不要钱心里一定会过意不去,五钱块也不少了,我家男人一个月也才不到三十块钱,你也别跟我撕巴了,不然我一分也不要了。” 江枝咬了咬唇,也开口道,“是啊,俺们俩十块钱就行,嫂子也不用进去再拿了,这五块钱给俺就行了。” 说完,又怕被误会,又不知道怎么解释,举措不安的站在那。 张桂兰想了想,爽快道,“行,那我不多说,还剩下一盆的绿豆面,你俩人一人一半,拿回家做着吃,这样总行了吧?要这个不同意,那就还是一人二十块钱。”其实今天有多累她明白,所以才想着多给两个人每个人五块钱,没想到两人到底没有要。 刘小兰到底比江枝闯荡,“行,回家和包米面掺在一起蒸馒头吃。” 张桂兰把先前装绿豆面的袋子找出来,刘小兰和江枝搭手,一盆面倒了一半给刘小兰装走,江枝住对门,直接用盆端走就行。 前脚把两人刚送走,客厅乱乱的还没等收拾,罗继军就回来了,张桂兰才发现时候不早了,“饿了吧?我现在就做饭。” “不着急,弄完了?”罗继军见客厅里放着的四大竹筐,“你一个人要是累,等周日放假我跟你一起进城吧。” 张桂兰拿着围裙进了厨房,掏米切菜,“不用,我跟人都说好了,帮我卖,我给他一天两块钱,我把东西送进城里就行。” 罗继军换了军装出来,进厨房搭手,“做什么菜,我来吧。” 张桂兰刚把白菜切出来,“就炒个木耳和白菜,你进去吧。” 罗继军也不多说,出去了却主动收拾起客厅,张桂兰探头看了一眼,又缩回厨房,吃过晚饭,张桂兰算了一下今天是周一,一天进一次城,卖的快这周六前就不用进城了,周六家里请客,周五把菜买回来就行,这次手里有了钱就可以租个店面,想单独弄个厂子是不行了,看来只能先自己在家把**都裁剪出来,然后拿到裁缝铺子去做。 饭后,张桂兰收拾完桌子,再累也洗了脸,才回到西屋,罗继军饭后就回东屋看书去了,两个人就像生活在一个空间却没有交集的陌生人。 张桂兰是真的累了,一大早起就没有闲着过,一直忙到现在,一回到屋里就把衣服脱了缩到被子里,闭上眼睛都没有时间想事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梦里隐隐听到有人叫自己,猛的睁开了眼睛,屋里的灯还打着,罗继军就站在**头,张桂兰惺忪间好一会儿脑子才转了起来,“咋了?” 罗继军听了心里就是一堵,饭后他回到了东屋,手里拿着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他也知道米兰一走,妻子是要回西屋睡了,他想着睡觉妻子怎么也该叫他,一直等到屋里静悄悄的,实在等不下去了,过来一看人早就睡了,心里就闷闷的。 “我那屋的被子有些潮。”罗继军胡乱找了个借口,往**上一坐,就开始脱衬衣,“明天拿出去晒晒吧。” 张桂兰这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疑惑道,“不会啊,怎么潮了?我去看看。” 这一动才想起来,自己一个屋睡了,她就把秋衣秋裤都给脱了,身上只穿了件背心,这还是她觉得被窝冷才没有脱掉,然后太累就睡了。 坐起来后就不敢再动,好在罗继军背对着她,开口已经拦下她,“这么晚了先睡吧,明天拿出去晒晒就行,还折腾什么,睡吧。” 身子一动,伸手按下墙上的开关把灯光了,张桂兰脸却滚烫,虽然只是那么一眼,她还是看到了罗继军只穿了一件大短裤和大背心,都是那种军人穿的,夏天也可以露面穿,张桂兰的脸还是忍不住红了起来。 “还坐着干什么?躺下睡觉。”罗继军说了一声,然后背过身去。 张桂兰听话的躺下,身子却一动也不敢动,虽然与罗继军之间隔着一手掌的距离,还是能感受到对方身体传来的温度,此时张桂兰的脑子像浆糊,跟本想不出一个理所然来,只纠结一个问题,今天的罗继军怎么没有穿秋衣秋裤睡觉? 活了两世,就是新婚那一晚,她与罗继军也没有这样坦诚相对过。 张桂兰脑子乱乱的,又奇怪被子怎么会潮了?跟本就没有往的地方多想。 “这被子新做的?”寂静的夜里,罗继军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张桂兰吓了一跳,下一刻又平静下来,“家里的被子我看薄了些,就用你留下的钱买了些棉花,新做了条,你屋里的也是新做的。” 说到这,张桂兰又奇怪起来了,“被子怎么潮了?昨天还没有啊。” 每天都是张桂兰铺**,她自然清楚。 罗继军心里有鬼,原本就说了谎,现在又扯到这事上,心里虚,嘴上却带着强硬道,“潮就潮了,哪里那么多原因,睡觉。” 还真是霸道。 张桂兰也没有再多想,她是真的困了,也没有再多想。 直到身后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罗继军才动了动僵硬的身子,翻过身看着眼前的睡颜,良久才给自己今日的举动找到借口,他们是夫妻,住在一起很正常。 借着淡淡的月光,打量着妻子,罗继军只觉身浑突然燥热起来,有一股说不清的冲动突然就涌了出来,军人的意志力让他将这抹反应压下去,深吸一口气,伸手将人搂进怀里,软而嫩的手感,罗继军的血再一次沸腾起来,对敌人他都没有退缩过,对小妻子却一直犹豫不知道怎么办,这可不像他的脾气,不再犹豫对着娇唇就吻了下去。 【先说三件事,一是今天更晚了,因为八八下午才起来,昨晚失眠,对不起了,还有一个就是这文要换名子了,因为现在网上打严,不能带军长两个字,文要换成《重生炮灰农村媳》,名了换了内容不换啊,还是原来的文,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八八啊,还有一件事,把物价都改了,从头改的】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上一篇   第四十章:扯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