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灌输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407章:灌输

几家欢喜几家愁,徐家里就没有这么热闹了,特别是中午的饭一过,孙米粒带着石晚生回了徐家,当场徐敏的脸就冷了下来,好在这阵子被家里人劝着,没有当场翻脸。 “晚生非要过来看看,我们就今天回来了。”孙米粒眼解往徐敏那里扫,心下不免得意起来。 石晚生看到徐敏的那一刻挺惊呀的,“你怎么在这?” 他与孙米粒结婚也有三个月了,却一直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你们认识?”孙米粒先是一愣,随后才想起来,“你当初说有一个女生跟你表白,那个徐敏不会就是我妹妹吧?” 看孙米粒装腔作势的样子,徐敏就恶心,上前来,“是啊,就是我啊,真是巧啊,没有想到原来拒绝我的人心里爱的是个私生女啊。” “徐敏,不得乱说。”徐虎在一旁喝道。 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特别是孙米粒低着头,一副委屈的样子。 石晚生脸色也不好看,“徐敏我知道你对我有看法,可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份看法加注到米粒的身上,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不喜欢你的是我,跟米粒没有关系。” 其实没有石晚生的事,徐敏与孙米粒也不对付。 此时看他维护的样子,徐敏冷笑,“石晚生,你想错了,我不喜欢孙米粒可是打知道她是谁知道就不喜欢了,你也不用担高自己,还没有到因为你的原因。我说她是私生女怎么了?她不是吗?你石晚生也不用在我面前装出高贵的样子,原以为你也不错,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你的眼光也就这个水准,喜欢的是私生女,果然口味与别人不一样。” “徐敏,滚回你屋里去。”徐虎喊着。 赵雪也把女儿往屋里推。一边沉声道,“米粒,你不要跟徐敏一样计较,她不懂事。你是姐姐让着点她。” 又跟石晚生点点头,才离开。 要是没有长辈在场,石晚生一定大骂出声,强压下心底的不快,在徐家也没有住多久就走了,一路上也闷声不响的,到是孙米粒的心情很好,看到徐敏尖酸刻薄,她就是忍不住高兴。 “怎么了?还在生气呢?当初我就和你说过我的生世,你也不要跟徐敏计较。她被宠坏了,我一点也不在意,你就别生气了。”孙米粒以为他是在心疼自己。 石晚生确在前面大步的走着。 徐敏的看不起,和徐家人对自己的冷漠,才让他反应过来。原来他们跟本就没有把孙米粒当成徐家的孩子,甚至自己娶孙米粒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一个笑话。 从小到大,石晚生年轻轻的就在部队里顺风顺水,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真到今天被徐敏不给面子的嘲弄出口,让他无地自容。 看着仍旧大步往前走的石晚生。孙米粒有些慌了,小跑的跟上去,“晚生,你在不高兴吗?” 石晚生甩开她的手,“你觉得我该高兴吗?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今天是陪着你回徐家。徐家是怎么对我的?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跟你回徐家,回去也是让他们不当回事,还受那个侮辱做什么?你以后也少回去,你把他们当成家人,他们可没有把你当成家人。在他们面前低汰做小,又不是吃不起饭到他们面前去要饭了。” 这话就像巴掌一样狠狠的甩到了孙米粒的脸上。 孙米粒又不傻,终于明白他在因为什么生气了,脸上的血色也没有了,这才刚刚结婚,他就因为徐敏的一句话看不起自己,那要新鲜劲过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她相信过自己有能力让石晚生娶自己,却没有料到石晚生会是这样一个人,只因为别的一句话,就把火气撒到自己的身上,以后别人的话更多,那怎么办? 石家不是本地的,石晚生又是后调过来的,两人的新房就是部队里的家属楼,与大院比起来,这里住的都是部队的干事,品级大一些的住在市里的大院。 两人住的地方在效区,要坐公交,石晚生不爱做,直接叫了出租车,孙米粒跟着坐了上去,一路上两人也没有话,直到部队里下了车,石晚生说去战友家就走了,根本没有回家,更没有理会孙米粒。 孙米粒跺跺脚,心里把徐敏骂了几百遍,才回家,家里空落落的,家用电器到是齐全,可只有自己一个人,显得异样的冷静。 新婚时的欢声笑语也没有了,孙米粒想着要怎么样做才能挽回石晚生的心。 大院徐家在他们走了之后,却陷入了暴风雨中。 徐虎坐在客厅里喊着,“徐敏,你给我出来。” 徐家的老人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出来,赵雪也坐在沙发上没有出声。 卧室里,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徐虎一拍茶几,“徐敏,我告诉你,你不是三岁两岁的孩子了,今天是懂事的就不会做这种事情来,我告诉你,你现在敢这样闹,是因为有家里的人照顾你,没有了家里你,你今天这样说,石晚生就敢上来打你,你可以闹,徐家左右也有了这样的事,不怕别人说了,不过你要想清楚了,那你自己以后嫁不嫁人了?名声是你自己的,你爱闹就闹去吧。我现在也叫不动你,那你以后哭的时候也不要来找我。” 徐虎是真的累了。 一直觉得愧疚女儿,所以总是随着她的性子来,现在看来却是自己错了,让她人事不懂,只知道一味的怪别人。 赵雪看到女儿这样也彻底的失望了,不是没有努力过,是人味不通,你越劝她她越觉得自己受的委屈大,以后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去吧。 卧室里徐敏咬紧了唇不出一声,过了正月,人就走了,去了南方。 这次徐家的人谁也没有多说什么,到是徐老太太骂孙梅,“咱们这个家都让她毁了,她生的不是孩子,是来折磨咱们家的。现在好了,她女儿嫁人了,把咱们家弄的稀巴烂,我当初就说,不要太照顾他们,那是喂不饱的狼,吃饱了有能力了,就反咬一口。” 徐虎能说什么?只能怪自己。 况且都是他的女儿,另一个只拿过钱,都没有照顾过,夹在中间难啊。 没有出正月的时候,罗家的兄弟和范家姐弟也走了,事婚就口头订了下来,只等着毕业了就结婚,正月初七过后,罗老汉就以家里离不开人,带着郭英回乡下了,罗继军送他们去的车站,临走的前一天晚上,罗继军给父亲一万块钱。 罗老汉一直不要,“你给的还有很多,都花不了,这钱收起来给他们兄弟两个娶媳妇用。再说你现在退休,这钱还不是桂兰的,我们花她的已经够多的了。” “我们是夫妻,分什么你我,拿着吧,这也是桂兰的意思。” 见儿子一直往手里塞,罗老汉这才收下,郭英却是高兴的,等一上了火车就要分钱,这些年来罗继军给的钱,两人都对半分,也正是这样,郭英存下了不少的钱,平日里吃用花消都是罗老汉的,好在住的是卧铺,也没有多少人,罗老汉数了五千块钱递过去,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郭英把钱收好,才躺到铺上乐了。 各家都有了新的起色,孙米粒那里与石晚生之间却有了矛盾,打过年的那件事情之后,石晚生就早出晚归的,与孙米粒的说话的时候都不多。 任孙米粒怎么示好,石晚生都一副不屑的样子,看到这样,知道这场婚姻是要完了,孙米粒哭着跑回了徐家,也不管徐家有人,就把因为徐敏说石晚生的事,而闹得夫妻要离婚说了出来。 张桂兰和田小月带着闺闺到徐家坐客,没有料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怕徐家尴尬,起身走了,着上门在楼道里还能听到孙米粒的器声。 “看到了吧?孙米粒的苦路还长着呢,谁让她有一个那样的母亲,自己又想飞高枝,受苦的只能是自己。”田小月扶着闺闺下楼。 张桂兰却想起了上辈子。 上辈子孙梅与罗继军也生了一个女儿,不过因为嫁给的是罗继军,想来命一定很好,而不像这辈子,孙梅的下场欺惨,女儿的婚姻也不幸福。 不知道为什么,这阵子张桂兰总会想起上辈子的事情,有些甚至都忘记了,却慢慢的清楚的记起来,甚至那种孤苦无助又悔恨的心情。 徐家里,赵雪咬紧牙,“那你说要怎么办吧?” “我也不知道,这日子这样下去也过不了了。”孙米粒抹着泪。 “米粒,我只是你姨,这事怎么办还得你亲生母亲帮你出主意,或者你去部队里找你爸吧。”赵雪现在连自己的女儿都管不了,怎么可能管得了别人。 况且这次孙米粒来,就是想说她的婚事被徐敏弄坏了,让徐家对她婚姻负责来了,既然这样,那就找该找的人去吧。 孙米粒吸了吸鼻子,这才去了委屈的走了,赵雪气得当天就病了。 ps: 马上完结了,还有些番外,想看的就看啊,写的是前世的一些事情,有这个想法,八八新文《恶女从良》大家多多支持啊。rp

上一篇   第406章:婚事

下一篇   第408章:好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