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强势的回归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四十二章:强势的回归

罗继军把军中训练战士的强势拿了出来,恨不得将怀里的小身子揉进自己的身子里,从军多年,罗继军身体锻炼的不是铜墙铁壁,可也差不多了,两只胳膊结实的跟铁似的。 张桂兰睡梦见觉得胸口要喘不上气了,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压在身上的罗继军,微惊之下张开的嘴,给了对方可趁之机,她的退缩的舌头让对方越发猛烈的进攻。 甚至张桂兰还能闻到罗继军身上干净的香皂味,并没有想像中的汗味,上辈子其实张桂兰虽然一直跟罗继军闹,可也挺怕他的,只觉得他人冷冰冰的,甚至有些强势,做什么事都不与她商量,像命令他的兵一样,可这辈子,张桂兰迷恋这样强势又霸道的他,一双让人惧怕凌厉的眸子,这辈子却让她觉得迷恋,而这一刻被他搂在怀里,她就像风中摇摆的落叶一般,略为丰满的身子也显得弱小起来。 上辈子她是那么厌恶冷冰冰的罗继军,这辈子却让她觉得他的冰却像毒药一样让她含恋,只有崇拜、敬意和迷恋。 月色下,罗继军结束了长长的吻,他是侦查连的营长,岂能会不发现妻子眼里的羞涩和崇拜,一颗心猛的跳动起来,说他是个营长,可还不是只是个当兵的。家里是农村的,条件也不好,能娶个媳妇已经不错了,要说他是报恩才为了娶她,可接触下来,越发让人移不开眼的妻子,他到觉得没有底气配得上她了。 特别是在队里的时候,杨宗国总会说到妻子,一脸的羡慕,还有他穿上妻子织的毛衣,四周羡慕的目光,他才惊醒她有他太多不知道的美好,让他明白她可以嫁给更好的。 这样的想法罗继军有些急了,却不知道要怎么靠近妻子,这对一切握在手里强势的他来说,却是头一次遇到了这样的困难。 可直到这一刻,看着妻子眼里的崇拜和迷恋,罗继军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了,又觉得有什么涌进了心里,满满的要溢出来,却甜甜的。 张桂兰也被突发的事情惊到了,然后告诉自己不要慌,上辈子她自己闹腾的失去了那场婚姻,最后悲惨而死,这辈子回来后她一直在改变自己,想好好珍惜这场婚姻,可两个人之间一直不远不近,让她的心空落落的,直到这一刻,两个人紧紧的拥在一起,她不想推开他,她想用些东西证明这辈子是真真实实的重来了。 两世为夫妻,对张桂兰来说这却是头一次两个人这么亲蜜,陌生又熟悉的男人体香,她有些期盼又有些羞涩,直到一双大手探进了背心里,张桂兰才惊醒。 “继军,我、、、我那个还没有走。”是了,张桂兰的月事虽然前三天过了,但是还有些,却也不多。 身上的身子整个僵硬住,最后,罗继军将头埋进张桂兰的脖子里,热气吹进来,张桂兰的身子轻轻一颤,好在下一刻罗继军就将身子滑到了**上,将人往怀里一搂,强势又霸道的丢出两个字,“睡觉。” 张桂兰一脸的尴尬,心里却也甜甜的,闻着身边男人身上淡淡的体味,没有觉得有一点不习惯,而且很快的就睡了过去,罗继军却苦笑,下次他一定要将怀里的小妻子狠狠的爱一翻才是。 次日一大早,罗继军不声不响的去队里训练了,张桂兰醒来后看着时间不早了,简单的收拾一下,带着一笔筐的绿豆糕就去了前面的小桥等车。 在大院门口时,站岗的小战士看到张桂兰搬着竹筐,主动上前帮忙,张桂兰也爽快,拿出剪开的油纸,包了几块绿豆糕塞到小战士的兜里,“拿着当零食。” 小战士红了脸,“谢谢营长嫂子。” 行了礼,一遛烟的跑了。 原来今天站哨的当值的小战士,正是罗继军手下的兵,还去过家里帮着抗绿豆。 到了城里,张桂兰抗着竹筐就去了市场,老头在,把竹筐里的绿豆糕称好了多少斤,张桂兰就直接去了供俏大楼,挑棉布的碎花布,买了几尺,又买了软尺和画片,路过卖鞋的地方,张桂兰犹豫了。 她不喜欢鞋上穿的这双棉布鞋,可皮鞋又太贵了,她也舍不得,最后终是买了鞋底和黑大绒布的鞋布,自己回家做鞋穿,最后在车站的时候,赶上肉打折,一块五一斤,买了两块钱的,想着马上就要开春了,城里的菜每到这个时候都供应不上,最后买白菜都要排队价钱也会涨起来,张桂兰干脆又买了五颗大白菜,正好自己能拿回去又不费劲,反正这两天还要进城,到时再买些,也就够这个春天吃的了。 这天难得看到商红也坐公交,车上坐在张桂半的身边,“弟妹都挣钱了,也给自己换身衣服吧。” 张桂兰穿着罗继军的旧军大衣,一条黑色的裤子,布棉鞋,与一身列宁装外面穿着黑色呢子大衣和黑皮鞋的商红一比,看着就像从乡下来的,张桂兰注意到,商红还烫了头发。 这个时候,烫头还是在大城里才流行起来,可真正烫头的也不多,都是肩膀上下的长短,中分,下面的头发从外向上卷,俗称卷花头。 这个时候烫头的人太少,一般的地方有人烫头,都会引来很多人到理发店去围观,觉得是个很新奇的事,上辈子张桂兰就随流行烫了头发,可她很胖,再烫个卷花头,整个人看着头大了一圈,美没有了,到是吓人。 商红是长脸,烫这个头虽然说不上难看,可也不好看,整个人看着像老了五六岁。 “挣点钱还不够过日子的,哪里能跟嫂子这样有正式工作的比。”张桂兰客套着。 “也是,这做个体到底不是事,要不我给弟妹看看我们学校食堂招不招工,你过去试试?”商红一脸的热情,“今天学校有事耽误了,不然我哪里会挤公交,弟妹要是去我们学校食堂上班了,到时咱们也可以一起上下班,车钱你不用担心,跟着我就行。” “到时在说吧,过阵子还要回趟老家。”张桂兰心里鄙视,面上客套着。 商红本就只是说说,跟本没有真正要帮的意思,“我看弟妹这头发挺好的,要不要也烫了?才五块钱,我这是好的,还有普通的,才三块钱,要是你不喜欢都烫了,就烫个流海,才七毛钱。” “嫂子是有正式工作的人,像我没有工作,七毛钱也不舍不得花啊。都快买三颗白菜了。”就是二分钱一斤的白菜,一般人家还吃不起呢。 况且她可记得再过不久,就是你想买白菜也得排队买,菜少人多,人们饭桌上也见不到菜了。 商红扬扬得意,目无一切的扫了眼车里打量过来的目光,抬头摸了摸头发,好在这时到站了,她扭着身子下了车,张桂兰却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被甩在不远处,放眼一看两个人差的还真是太远了,可只有跟在后面的张桂兰明白,这次商红烫头,还会跟杨宗国大吵一架,杨宗国还动了手,事情闹得挺大呢,就因为商红烫了头发。 【今天更的早,嘿嘿,表扬一下自己,以后继续努力。文里所有价钱都改了,从头改的啊,么么谢谢大家的打赏和票票,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