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有缘(番外二) - 重生炮灰农村媳

第416章 有缘(番外二)

闺闺硬着头皮上了二楼,站在范青山的卧室外面敲了敲门,没有听到里面有声,她又敲了一次,这回不等里面有没有声音,她就开了口。 “能把手机借我用一下吗?我打电话让家里人来接我。” 里面没有动静。 闺闺就又重复了一次,可仍旧没有动静,向来没有脾气的她,也不知道什么范青山总能勾起她的火气,愤然的大声道,“范青山,你混蛋。” 话音刚落,门开了。 范青山手里拿着手机,脸上却阴云密布。 闺闺知道惹祸了,特别范青山的眸子能冻死人,比爸爸和大哥的都吓人,闺闺本能的往后靠了靠,一边解释,“你没有应声….我以为你是故意的,所在才….” “所以就可以骂人?这就是罗家的教育?”范青山一脸的嘲开。 闺闺瞪过去,“你妈我可以,但是不要说我家人,还有你,既然你心里那么不高兴,当年就不该让二嫂嫁过来,现在二嫂和二哥过的好好的,你这样报复,算什么男人,就是一个小人。” 反正都这样了,闺闺鼓着两边的脸蛋,“你有有胆子,怎么不找我二哥去,胆小鬼。” 横了一眼范青山那欲喷火的眸子,闺闺调身就走。 身子却是从后面被人腾空的抱了起来,闺闺低呼一声,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范青山抗到了肩上往卧室里走。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 “胆小鬼,那就看看谁是胆小鬼,我也想知道一下。”范青山将闺闺甩到床上,自己就压了上去。 这下子闺闺可慌了,泪往下掉,“范青山,你要敢做什么,我二哥不会放过你。” “那就试试吧。”范青山不理会她的哭闹。吻就欺了上去。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打比北方回来之后,他就一直也忘记不了那个小胖丫,甚至移民到国外。满脑子里想的也是她,直到在别墅里见到,那个甜的让他忘记不了的吻,他才明白这些年来自己为什么会忘记不了,哪怕是刚刚她指着自己的鼻子骂,他的脑子里只有她那张在张开又闭上的红唇,想将她狠狠的揉进自己的身子。 身下的刺痛让闺闺从挣扎和慌乱中停下来,“混蛋。” 她竟然就这么失了身子,还是给这个混蛋。 范青山吻着她的泪,“闺闺。从打第一眼看到你,你手指戳到我的脸上,我就爱上了你,是你先来招惹我的,你得对我负责。你只能是我的。” 喃喃的细语,加上疼痛的减少,让闺闺平静了下来,一脸委屈的看着范青山,从小到大,因为家里和哥哥们的保护,还有田唱的纠缠。没有人敢靠近自己,更没有人跟自己表白过,现在有人对自己表白了,竟然还是强夺了自己身子的人。 身上的这个男人总是这样的强势,包括她莫名失去的初吻,还有现在失去的身子。 “闺闺。你真美。”露骨的表白,让闺闺愤怒的同时,脸上又升起一抹的羞涩,扭开头不看他。 可是身体慢慢的反应却骗不了人,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很讨厌他强迫自己,可是那涌起来的感觉又让想要更多,又觉得身子空空的,却不知道想要什么。 面对强健的范青山,闺闺就像风雨中零落的叶子,不知道自己最后怎么叫出的声音,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累的睡了过去,只知道在睡下的前一刻,范青山仍旧没有退出来。 清晨的阳光,透着白纱慢慢的射进来,闺闺是被浑身的疼痛弄醒的,不舒服的翻了个身子,迷糊中看到床上还躺着一个人,她才猛的坐起来,昨晚的一切都涌回了脑子里。 特别是对上范青山似笑非笑的眸子时,闺闺的脸乍青乍红,想到昨晚最后自己的还叫出声,硬是压下心底的火气,“昨晚的事情当什么也没有发生,你不说是要报复当年的事吗?现在已经报复完了。” 一边滑下床,捡衣服往身上穿。 范青山眼睛眯起来,看着地上的一件件把衣服穿上,脸上却阴得能滴出水来,“我范青山的女人,从来都只是我不要她,没有不要我的。” “那我不是你的女人。”闺闺回头喊了他一声,大步的出了屋子。 直到了了别墅的外面,双腿间的疼痛才让她停下来喘息了口气,然后大步的离去,白天了她才知道自己在一处半山腰的别墅群,这里想拦到车很难,她走了近一个小时,才打到车。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近中午了,发现家里的人都坐在客厅里,看到她进来,才松了口气。 “去哪里了?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我们就快报警了。” 张桂兰还没等靠近女儿的身边,闺闺就跳开,“妈,昨天同学过生日,玩了一晚太累了,我先回楼上,吃饭了叫我。”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闺闺跑上了楼。 张桂兰愣愣的坐到罗继军的身边,“那是咱们女儿吗?看着比往日里活泼了些。” “孩子嘛,就该跟同龄的人在一起玩,以后多让她出去玩玩,也就慢慢爱说话了。”罗继军到没有多想。 女儿的那几个同学,他也是知道的,都是出身不错的人家,也不可能有坏习惯,不然他也不会让女儿与之接触,自然也不会担心。 所有人都没有多想,关健是从小到大,闺闺就没有说过谎。 过了三天,范络络带着女儿和罗爱国的儿子来了,罗浩跟周唱同岁,今年十三,很稳重,像当年的罗爱国一样,到是罗丫是个爱说爱跳的,让家里很热闹。 范青山来了,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不过有他的地方,总会没有闺闺的身影,众人也没有多想,闺闺喜静,范青山却总跟罗丫打闹,闺闺不在跟前也正常。 周家的人也到北京来过暑假了。 周唱到罗家后,第一个去找闺闺,是一刻也不离开,就在罗家住下了,与罗浩一个房间,两个孩子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像兄弟一般,自是没有什么不妥。 可有些人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吃饭的时候周唱就像男人一样照顾着闺闺,众人早就习惯了,打周唱五岁起说要娶闺闺就开始像男人一样学着照顾闺闺,先开始大家当光趣,还逗上周唱几句,可这么些年过来,大家是见怪不怪了,范青山却冷着脸。 罗家的男人不在,罗桂兰和周付国也一起出去钓鱼了,张桂兰和田小月说话,范络络去见朋友,只有周唱发现了范青山不善的眼神,抬起头回视过去,有几分挑衅的意思。 闺闺是慌乱的吃完饭就回楼上了,周唱没有着急,翘起腿不屑的扫向范青山,“想和我争?” 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还是初中生。 范青山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继续低头吃自己的饭。 周唱这么一闹,张桂兰和田小月的视线才被引过去,“怎么了?” 周唱放下豪言,“闺闺将来要嫁我的。” 一句话说完,头上挨了田小月一巴掌,“好好说话,叫姐姐。” 周唱揉着头,“本来就是。” 看着范青山幸灾乐祸的笑,愤然的起身走了。 “行了,他还是个孩子。”张桂兰到不觉得什么。 田小月摇摇头,“还不是他爸,每天就给他灌输这种想法。” 两人就笑了。 罗浩才放下筷了,“我吃好了。” “去玩吧。”张桂兰看着孙子走了,才跟田小月摇头,“我家的却太老实了。” 罗丫的眼睛乱转,对上范青山的眼睛时,吐了吐舌头。 饭后,罗丫跑到范青山的卧室,“舅舅,你是不是喜欢闺闺?” “叫姑姑。” “我一直叫闺闺的。”罗丫眼睛乱转,“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喜欢闺闺,在罗家女人有地位,男人没有地位的,你要是娶了闺闺也得像我爸他们一样,在外面怎么风光都行,回到家就得对媳妇转。” 范青山苦笑,“那你将来嫁人了也这样告诉对方?” 罗丫一副这你就不懂的样子,“我要是告诉他他岂不是吓跑了?怎么也得先把人骗到手,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去去去,还是个孩子,说的什么生米熟米的。”范青山心虚起来。 他可是把人家人都拿下了,这几天就等着找机会呢,可那丫头像看穿了自己的想法一样,竟然晚上跑去跟姐姐睡,害得他偷摸进房都没有用,只能看着干着急,而且只有每天吃饭的时候才能看到。 没等范青山有机会,美国那边的公司出了问题,想着快点回去把事情解决了,再回来料理这边,却不想范青山走了之后,就出事了。 开学的早上,闺闺穿戴好下楼吃饭,一口煎蛋下去,就跑到卫生间吐了起来,把一家人都吓到了,连闺闺自己都吓到了,想到一种可能,脸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吐了?今天先别去学校了,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张桂兰围了过来。 ps: 此是番外,所以写的就跨越快了一些啊,今天还有一更,八八先休息一会儿去,再回来写,粉红票在哪里呢?八八新文《恶女从良》大家都去收藏吧,自我觉得不错,哈哈,大脸一个。 (